徵友表格

Why 為何


#1 Tiffany Lioung

    又在一個我已習以為常的炎炎夏日裡,盛氣凌人的太陽正高高懸掛在我們頭頂上方,用它自身的傲慢來主宰整段時間。幾乎每天都相當陰險狠毒,將我們都曬得烏漆抹黑、乾癟癟的,欺凌的狼狽不堪。

從夏季首日起,我便開始焦躁不安,因為實在太害怕悶熱,又怕自身白嫩的肌膚被狠狠曬傷。然而,在眾多生物為了需求而集體哀求下,必然永存於日常生活中。沒了它,整個地球的生物將無法健康茁壯的生長。我不得不為此著想,必須極力忍耐此時所帶來的痛苦。

    縱使我十分厭惡,卻仍有辦法暫且解決當前的困境。當我害怕燥熱時,我能品嘗各種消暑品,來排除體內的強大火氣;當我害怕曬傷時,我能塗多種防曬的保養品,盡量避免皮膚被那可怕的太陽給曬傷。

    此時,也正好是我一年當中最愛吃冰棒的時候了!

    我也能去超商買一支二三十元的便宜冰棒,靜下來獨自坐在店內的大落地窗前,來回舔過數十遍。由此減少對夏日的厭惡感,提高些喜愛的程度。品嘗的同時,想著這時的確需要規畫一番整個暑假的行程。

我並不想蹉跎掉寶貴的時間,它不等人的。等到出社會開始工作時,便真的永遠「沒有暑假」了!只會剩些固定的節日和休假日能休憩。

比如說,我有的親友就算放了假,卻不見得能好好放,他們三不五時還是會想著「何時回去上班」,時常被工作逼到難以喘息。

假使不寶貝珍惜,最終必定會成為心中極大的遺憾,爾後回想起來絕對是相當難受的。

    有些人想在這兩個月內認真唸書,不光是為了能在眾多的考試當中拿下好表現外,且期望自己能在未來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有的人跟隨了親友出外旅遊,不僅遊遍全台各地,甚至前往世界各地,奮力拓展他們的眼界,努力製造出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有些人參與一年一度會舉辦的夏令營,不只學習到課本外的浩瀚知識,還廣為結交自己生活圈外的新朋友……

    至於我呢?

不只周圍的人們不斷為我可憐,連多年來都已司空見慣的我,隨時間的迅速流逝,更加同情猶如囚鳥般的自己。

    首先,我自認為不是讀書的料子,也理所應當沒多餘的心思花在這件我認為投資報酬率頗低的事情上。再者,我並非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小孩,因此我父母不會白白將錢揮霍在出外旅遊上,每分錢對他們而言都格外珍貴。甚至,我父母也不太喜歡小孩子四處亂跑,他們倆時常告訴我們:「沒事就待在家裡,不要一天到晚想著到處亂跑!」

    我的暑假大多都待在家裡安然度過,鮮少能夠出門狂野一下,讓自己暫且成為一隻瘋癲失控的怪獸。

 

    2016628日那天,我最愛的女歌手──太妍,釋出一首十分適合夏季聆聽的新歌《Why》。一發佈後,這種獨特又奇妙的旋律,使我深深愛上,一刻都不願停止。

除了有強而有力的EDM中毒旋律,更吸引我的是那充滿自由感的歌詞大意和MV的故事。充分表達想徹底放下自身的煩躁,自在的出外旅遊,把一切煩惱都暫且給拋置腦後,沉浸於到處都藏著驚喜的當下。

    聽完過後,我感觸極為強烈。它讓我變得極力想爭取這莫大自由,去做些自己想挑戰的、懷念的或從沒做過的。我不願在時間列表上留下大大的空白,看見上頭都被填上滿滿的事情,是我喜愛和所願的。無論如何,我都會使盡全力爭取到。假使無法成功,看見上頭還猶如修正液的顏色,我便會感到十分遺憾。想立即拿起家中的煙灰缸,大力砸了自己的頭部,刻意遺忘這全部。

        「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絕對會,必須要,成功!」

 

    家裡和學校在暑假時是凌虐我的兩大場所,欺凌我的身體之外,待著總使我每分每秒都坐如針氈,渾身都不對勁。況且,我時時刻刻都認為,長期待在家裡和學校會使人呆滯、固化自己的想法。因此,我想盡速逃離這些地方!

    除此之外,這些環境也令我難以安分待住。

待在家裡時,我媽幾乎每天都會為了做家事和唸書一直撈叨我,她常碎念:「你在家裡看到地板髒了要掃一下,然後看到一些地方亂了就要整理,要不然沒事的時候坐在書桌前看書,不要一直躺在床上玩手機(以前是看電視),你到底要玩到西元幾年啊!你再這樣,我要把網路(第四台)停掉,我看你以後沒網路(電視)該怎麼辦?」

我承認,我超討厭做家事,一來相當瑣碎,二是每天必做。像我這麼懶的人,尤其沒感覺時,會感到如此厭煩。此外,在讀書上我有時會心不在焉,因而不太想卯起勁來安靜去做,大多專注在手機(電視)上,來娛樂無聊到發慌的自己。

    況且,家中的通風情形不是特別良好,就算有數台電風扇對我萬箭齊發,依然倖免不了強烈太陽的悶熱攻擊。恰似熱鍋上的螞蟻不斷掙扎,積極四處尋找能消暑的救兵,或是立馬轉移陣地到外頭納涼。

    待在宿舍時,裡頭悶熱得猶如索人性命,沒有舒適的空調來調節溫度,只有一台電風扇懸掛在天花板上。對著我與室友們用盡全力吹,卻還是熱辣辣的。

我大膽推斷,大量的熱風不斷灌入,吹出的不是涼風,而是厭煩的兩股熱風。再說,內部的設計使得極少的微風被灌入,害得我們一身黏答答。

有時老天真的沒良心,不讓我們感受到一絲沁涼。

    我們全身都黏臭味,在唸書時自然無法忍受自己和他人,會急著想跑到房間外,呼吸幾口較能忍受的外頭空氣。要不更好的,每個人盡快沖個澡,把身上的氣味與髒東西給洗得一乾二淨。

儘管洗過了一次,暫時去除這些難以忍受的汙穢,爾後沒過多久,或在半夜裡,那令人想吐的又開始瀰漫在空氣中。

    因此,我無法每時每刻都能忍耐,必須立刻脫離。我不願待在那裡,眼巴巴看著我的時間從眼前逐漸流逝,做些不適合我的事,最終為了它而暗自垂淚。

    幸運的是,我收過老天賜予我的兩份大禮。這是莫大的恭維,讓我實在難以承受,我卻不要臉的還是收下了。十分感謝老天聽見我那煩人的訴求,見我長期狼狽不堪,起了憐憫之心,便找了兩段適合的時機送給了我。

既然來了,我肯定要實在把握住,絕不讓這天賜大禮宛如流水悄悄溜走,必要將它們物盡其用,並將記錄強行貼在我的空白處。

 

    就讀高中前的暑假,那是暴風雨前的一場寧靜,我和其他的新生們即將要一起進行長達三年的捉對廝殺。戰役尚未開打,卻能從中先試探他們的實力與背景,是戰戰兢兢的。

八月時,我修習為期近一個月的新生訓練和暑期課業輔導(七月都被困在家裡),是學校規定的不得不上。與其如此,我倒還想在家裡繼續放假,不願面對新事物,且不願為了「爭」而煩惱。

我依舊去上了,能有甚麼辦法來逃避呢?很抱歉,是沒有的,我想不出任何完美的辦法解決。

學校仍稍懂人情世故,讓我在開學前還有一個星期能放假,因此我最終乖乖去上課,稍微少些怨言。換個想法想,上完後還能玩「一個星期」呢!

這樣,能學習珍惜時間呢!多好?

整個課程結束過後,我很高興終於脫離了這焦躁不安的日子,我快速地從學校搭上公車到火車站,又坐上火車回到了家裡,想盡情享受只剩七天能放肆的時間。

我一回到家,立即放下身上的行囊,什麼都不先整理也不去洗澡,便開始窩在房間裡邊喝綠茶邊思考,規劃僅剩的時間需要做什麼。

當然,這種行為回家一定是被罵:「趕快去洗澡,我要關熱水器了!」

我聽了話,快去快回。事實上是窩在浴室非常久,約莫三十分鐘,在裡頭有一半的時間就是放歌舞動。總之,我洗完澡挨了一頓罵,又繼續做之前的事。

我太興奮了,都專心想著後面七天的行程,沒閒暇的時間去完成其他的事,還為此想到隔天早上。

隔天早晨,我依舊沒半點頭緒,想得都快抓狂了,大喊自己不想再用了。此時,見我一臉煩躁的妹妹便偷偷告訴我一件事:「你今天晚上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海邊烤肉?一樣的人。」

    「為什麼會有烤肉?難道是他們之前早早規劃好的?」

    「對啊!剛剛表姊就突然傳LINE給我,說表哥與表姊想著剛好許多人都回來了,於是計畫要在海邊烤肉,小聚一下。」

    「是這樣呦,原來如此!」

即使我一臉若無其事,老實說心中是興高采烈的。

    我很感謝他們在我最需要幫助時施以援手,讓我能夠出外遊走,否則一直窩著,我可是會悶壞的!

卻仍免不了媽媽這一大關卡,假如只憑我和妹妹的說服功力,基本上她是不太可能將我們暫時放生的。甚至,再說些已聽得厭倦的話,要我們洗耳恭聽:「你們沒事就好好待在家裡,不要只想到處亂跑!」

    當然,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明白只有我們會力不從心,因此勢必會使出殺手鐧——我們的兩位表姊妹。

她們姊妹倆自幼與我們家的關係密切,猶如我們的家人,時常互助、慰問彼此。我們和她們在小學時還讀了同一間,在課業上互相照應。而我父母曾在她們童年時短暫照顧過她們,也在她們的家長出外無暇照顧他們時,將她們倆送來我家住幾天,也造就了我們日後如此深厚的感情。我們是有好康的大家分,有困難時惺惺相惜,同舟共濟。

我和妹妹則打算趁現在放大絕,讓頑固的媽媽能夠允許。儘管利用了她們,心裡總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如果現在不用,今晚肯定是去不了。

    那天中午,她們到我們家拜訪。除了許久沒有碰面外,更重要的,我們請她們幫我們說服媽媽,希望她能答應今晚可以外出,讓「我們」一同在外大力呼吸。

    「舅媽!我們今晚要去海邊烤肉,他們倆能跟我們一起去嗎?」

    「幾點回來?十點?還是十一點?」

    「你們就去啊!沒關係。」

    我沒意料到她竟然爽快答應我們!

是因為今天她心情特別好,她鳳心大悅決定放生我們?還是看在她們倆的面子上,看我們倆有些可憐,於心不忍答應了呢?總之,她說可以去就是能去,誰要管他媽的原因?更驚人的是,她也沒有說「門禁何時」,表示說我們玩到多晚她完全無所謂,反正便盡情享受吧!

‘’Let’s go to this fxxking gorgeous party!’’

我們就這樣拿到通行證,順利出來放風了!

 

    迷茫的傍晚,我們一共七個人(另加三位其他朋友)全都搭上表哥的小貨車一塊下山,沿途未有風光明媚、水碧山青,一切都黑鴉鴉的。在白天全看得見的自然美景,全都被黑夜給遮住,真是掃興。唯獨上天能安慰我們的,只有一路上疾馳的狂風往我們吹著,完全不像被賞了多記耳光,而是滑溜溜地與我們急促擦身而過,十分舒暢。

    沿途經過被黑夜給弄得像團霧、看不太清晰的產業道路後,最終抵達了山下的村落。

首先,我們先到一家蔬果店與一家雜貨店,購買烤肉所需的食材和用具。再到距離海岸最近的超商,買了好幾打的啤酒,那可是最不可或缺的。最後,小貨車開到海邊的沙灘上,全員下了車,東西也一併被帶下車並放到一旁。開始撿拾木材,希望能在天黑以前拾取到能燃燒三小時的量。

    撿木材的同時,遠遠望去那片沿著南迴公路的海岸,有不少的漂流木猶如群群擱淺的死魚們,全都奄奄一息平躺在沙灘上。

我還記得那是2009年的八八水災所造成的悲劇,那場恐怖的災難是臺灣民眾心中還留下的一道巨大醜陋傷疤。不僅使多數的民眾在那三天裡一位位撒手人寰,還極盡摧殘了我們原本美麗純樸的家園。

比如說慘不忍睹的小林村,在一夕之間被滾滾土石流給一手掩埋,從此看不見原本的安詳寧靜,最後變成一大片死氣沉沉的泥土地,留著給我們作警惕。後來,小林新村蓋了起來,卻是另闢新地建造的。而原址的附近成立了紀念公園,來緬懷當地逝世的親友與族人,不禁使人哀傷。

許多舊人固然已離世,只留下幾位繼續延續過去的美好,卻也背負著傷痛持續前進。老實說,這兩者中間依舊是模糊的,人們依稀還能分別這其中的些微不同,卻無法像從前那般很徹底。

類似的,當時金帥大飯店的地基被波濤洶湧的黃土河流給掏空了。最終承受不住,直挺挺面向河水倒塌了。約莫過了一個月,眾多的新聞台播報著相關的新聞,我從畫面中看見它倒塌,心中不禁感嘆:「這曾經輝煌一時的,如今這般落魄!嗨——」

    這種與他們很相似的情況也活生生出現在我的面前。

山林中的有些樹木由於受到強大雨水的侵蝕,短淺的根無法牢牢抓住鬆散的泥土,最後被迫跟隨泥河的流向,一同被送往海岸,遺落在這原本不屬於它們的地方。其實這些樹木根本不是屬於在地原有的,而是原本的被砍伐後,種植了最常見的經濟作物——檳榔樹。它短淺的根無法抓住鬆散的泥土,因此水災一來,許多樹木連帶遭殃,一同被泥水給沖走了。

    「我同情海邊。」

經過那三天莫名奇妙的怪事後,這裡從此就變成這群群木頭壽終正寢的場所。

「不!這裡應該是亂葬崗才對。」

我十分憐惜漂流木。由於法規限制,我們無法光明正大搬走它們,將它們化腐朽為神奇。因此至今為此,他們只能作為裝飾台東海岸的「最難看裝飾品」。

    「能想出更好的辦法解決嗎?」

很抱歉我不夠聰明,想不出來。我只能在一旁深深嘆息,要不就只能盡一點綿薄之力,去火葬掉一部分的屍體。不僅將資源善加利用,並幫助海邊能早日復原為昔日。

「如果沒有認真注意到這部分,我想到世界末日還是無法達成的。」

 

    天快漆黑了,拾取的量也剛好差不多。起了火、放木柴,放上大烤肉架開始烹煮食材,我們的聚會也隨之開始進行。

在這當中,儘管只有微微的團火,大家的心卻如火燒厝般,全都是亢奮的。除了一同品嘗滿滿醬油味的烤肉,一罐罐的黃湯下肚,同時瘋狂又豪邁聊著有趣又荒唐的往事。

表姊大談自己在醫院實習時,自己的組員是多麼的不靠譜。

「欸!我跟你們說,你知道這個人有多雷嗎?她竟然給我把這個東西拿到別的病患那裡,她明明就是這位阿伯,是沒有在聽老師說嗎?難怪她會被罵。哈——哈——,活該!」

表妹還說了自己的某位女同學是多麼矯情。

「幹!這位女生是妓女嗎?偷改考卷的答案,那位老師竟然還視若無睹,八成是有跟他發生關係。在別人面前給我裝哭,是想被我打嗎?她以前不是這樣的人,為什麼現在要把自己搞成這樣?我覺得好可惜,她是一個可塑之才。」

「根本就是綠茶婊嘛!叫她過來,我們來教訓她。」我大聲附和了她的話。

「其他人敢就一起啊!」

還有某個人在此時正走心的談著自己的前男友。

「我跟你們說,我們回不去了。」

「欸瑞凡,我們真的回不去了。我現在仍念念不忘著你,我真的非常愛你。」

「你知道嗎?你知道嗎?你啊!真的知道嗎?」

……

她很聒噪,想必是真的醉了,真是令我很火大,又逗得我捧腹大笑。

「真的是很靠腰!」

    海風也輕輕拂過我們每個人的肌膚,彷彿被濕紙巾滑過般,令人感到萬分舒適。對著我們吹拂的同時,順勢挾帶了來自太平洋的鹽味。有的人不願嘗到,為此不想到海邊遊玩。可是我們從不在乎,因為待在這必然是要承受的,況且我們欣然接收這個源自天然的養分。

一罐啤酒、一道美味的佳餚,還有那溫柔的海風,讓我們徹底的消暑,暫時不再抱怨夏天是多麼猖狂。我真的喜歡這種感覺,一刻都不願脫離,去面對這令我焦躁的現實生活。

 

    彼此的歡愉正十分濃烈時,我的胃突然開始劇痛起來,或許是進食量不夠,近似空腹喝酒而使我百般不適。我真的很掃興,為何自己的身體偏偏要在此時警告我立即停止喝酒呢?

    「媽的我現在胃很痛,我先去車上躺一下。」

    「以後前面吃多一點再來喝,才不會痛。趕快去車上躺一下!」

    我聽了他們的話,乖乖上去貨車後面躺了一會兒。躺了十五分鐘後,疼痛感逐漸消逝,但為了避免相同的事再次發生,我到回家以前都滴酒不沾。只靜靜地專心吃烤肉、喝飲料,並與他們拍了好幾張出遊團體照。

    爾後,時間已經來到九點半,我想回家好好休息。他們也似乎感覺到時間不早了,紛紛開始將垃圾和剩下的食材給收拾打包。當一切都完成時,我們坐上貨車,一起回到此時正鴉雀無聲又黑漆漆一片的部落。

    我實在很疲倦,差點在車上呼呼大睡,倒是他們還神采奕奕,正討論著是否要在小學的司令台上頭續攤。我妹認為時間太晚,於是放棄與他們繼續暢飲;而我不想掃了他們的興致,正懸走在一條細長鋼索上,假如硬待下去,我隨時會在談話過程中掉落於深谷內,這對他們而言是相當擔憂的。

    最後我們倆婉拒了他們的邀約,變為兩隻乖寶寶回家洗漱、即刻上床入眠。很可惜當時我正走在鋼索上,不然我才甭管妹妹的想法,一意孤行地只想與他們一同暢飲、談天說地。

 

        在我國一升國二的暑假裡,七月依舊是免不了要上學校開設的暑期課程,但起碼比高中要輕鬆多了。除了老師的講解相當有趣之外,不需要住宿,也只有上半天的課。完全不像高中還要住宿,還要上一整天,真是有夠折磨人的。國中倒還相對輕鬆自在,有多餘的時間想著下課後是否要在附近逗留一番呢!

        月底時,暑期課程大都陸陸續續地結束,這時我們倆正盼著其他人能盡快回來,來場真正的大合體。無庸置疑的是,合體後的我們勢必會在八月之內聚會至少一次。

        這時必然是我們的空檔時間,大多的成員都已經上完暑期課程了。當然,沒有出外活動就不是暑假,便只會像個窩在室內的公務員般,呆板至極,將人給悶得死氣沉沉的。因此,當時我們所舉辦的第一場聚會是「野外火鍋趴踢」。這也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活動之一。

 

        某天吧!我也不太記得了,總之就是某天。

那天的天氣意外涼爽,來自某方的沁涼微風緩慢穿過了大街小巷。再者,部落所在的海拔高度偏高,占有相對的地理優勢,所以那天我在這裡所感受到的是「快意當前」,他們和我感受相同吧?

此刻表姐和表哥又發現到此時機不可失,於是他們一大清早開始快速討論著全新的活動。約莫九點時,他們討論出結果。便趁著大家似乎都沒啥事情,打算集合大家,又一起坐上小貨車,跑去山上吃火鍋。

        我和妹妹本認為今日百無聊賴,依然慵懶地躺在床上滑手機打發時間,對於今天並未有其他想法。躺著一動也不動,漸漸消磨掉自個的時間,看著時常都在更新動態的臉書,相當枯燥乏味。

此時,妹妹的手機突然有一通來電,是表姐打來的。

        「喂,你們要不要去吃火鍋?」

        「好啊!在哪裡吃?」

        「我們去P山吃啊,我和他(表哥)待會要下山買火鍋料,就當我們的午餐吃吧!你問媽媽說可不可以跟我們一起去。」

        嗯嗯好啊!我等一下問媽媽。」

        說完以後,她興高采烈告訴了我,他們打算要去P山吃火鍋,希望我們也一起來。她同時又擔心著,害怕自己說服不了媽媽,於是要我出馬去徵求媽媽的允准。我本不願意去(我本身很懶惰,再者有時詢問是自討苦吃),最後我仍答應了她苦苦哀求,跑去詢問一番。

        「欸媽!我和妹妹跟表姐他們一起P山吃火鍋呦,可以嗎?」

        「嗯……好。」

我猜她八成是想著能不煮我們的份,所以才允許的吧!

總之她點頭了,這樣好的機會怎能夠錯過呢?

        拿到通行證的我們猶如天下無敵、無法無天,妹妹便大膽地回撥了電話給表姐,向她說明我們倆也要一同前往。爾後沒過半小時,表姐又撥打給每個人各一通電話(除了我),告訴我們全員在十一點時到表哥家集合,要一同坐車前往P山。

 

        P山是我們部落的著名景點之一,它的海拔與部落相比,大概還要再高個一百公尺左右,是一塊既沁人心肺,又好玩有趣的休閒空地。類似露營場地,佔地面積寬闊無比。我們始終不太把它當作露營場所,只作為有時需要舉辦活動而使用的一塊場地罷了!

        身為本地人必定要去過一次,才是真正的本地人。

當然,我們都已跨過門檻太多次了。只要有外地的朋友想要來這裡時,大致上身為本地人的我們只要有車有時間,也許會帶他們去一次。手機也能收得到一些訊號,如果想在這裡發文打卡,自然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不僅能玩得有趣,P山上的氣溫也使人安閒自得,根本不需要開那浪費能源的空調,也不需帶件輕薄的外套,完全是夏季的避暑勝地。

        應該有許多人想著,不將這裡變成一個觀光景點是多麼可惜。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擁有觀光客的地方相對垃圾也多,我和部落的居民們沒有那麼多的美國時間去收拾他們所丟棄的髒東西,反而是破壞了這裡原有的安寧與純樸。我想保持原樣特別的好,無需那麼多人上山,自己帶來的垃圾自己也帶走。我且討厭人多口雜,一切自然純粹便是好。

 

        十一點時,大家都已準時抵達表哥家集合了,然後齊力將所有食材和鍋碗瓢盆給放在上車,我們各自就定位,一切就緒便上山去了。

        路途上,表哥將車給停在路邊,告訴我們需要去撿足夠數量的木材,要做為生火用的。想到要撿木材來生火,我便想起以前我們家也是利用從山上砍下的或撿拾來的木材煮洗澡水。用這些木材將山水煮沸後,作為洗澡水中的熱水,並混合一般的涼水,變成當時每天的洗澡水,實在令人懷念。

        如果是在路邊撿拾的,量肯定是不夠多。我們還須砍伐約一兩株的小竹子和三四棵大樹的樹枝,這樣才夠我們燃燒、烹煮火鍋。

表哥早早計畫了這次不需攜帶卡式爐,盡量就地取材,以環保為主。在他的車上早已預備一把鐮刀,他拿出來給了我們,請幾個人把它們給砍下來。剩下的人並非坐在車裡頭看好戲,共同都到附近繼續撿拾若干數量。老實說挺難找的,絕大部分掉落的是細小樹枝,需要細微觀察才能尋覓到。

        他們砍完了,我們也撿完了。大家共同將龐大的樹枝群給擺放好,安置到車上的其中一角。相對而言,我們能坐的面積自然也小了許多。我們都無妨,只要忍過這一時,稍過一會便能夠忘我品嘗著味道鮮甜的火鍋了。

後面的座位重整一遍後,大夥兒依序上車坐好,繼續前進。

        約過五分鐘,我們終於抵達了。所有人都下了車,包含木材的一切東西也隨之被拿出車外,接著開始分配各自要做的事。

有些人在洗手台清洗火鍋料;有些人在爐灶用各式各樣的生火用具,將剛才取來的木材生了火;有些人等到其他人的份內事都做完後,他們負責烹煮,大膽決定稍後料理的味道將是如何。做完份內事的我們,想聊天的就坐在石椅上放肆地聊,想拍照的便到處拿著手機拍了好幾張。

        至於我的話,先是拍完一輪照片,有風景的也有人像的。然後坐下來,查看剛剛所拍的照片,好看的上傳到社群網站,失敗的立即刪除。檢查完後,於是拿起放在桌上的特大瓶可樂倒一杯出來慢慢喝,並與他們開始聒噪起來。

「你不是說某某某要回來,什麼時候?」

「她沒有要回來,她不要回來啦!煩死了。」

「為什麼?」

「回來幹嗎?掃我們的興嗎?」

……

 

        拍攝這裡的壯麗風景,是來到P山上必做的事情之一。這裡風光明媚,還呈現出一種清淡的歷史味道,令人陶醉其中。假使不將它拍起來,的確會不禁仰天長嘆。尤其是那一大片蔚藍的海洋,我放眼望去前頭是碧海藍天,閃閃動人的樣貌。倘若還晴空萬里,便能用肉眼勉強看見那微小的綠島,甚至是難得一見的蘭嶼。在我眼前,完美呈現出祥和的樣貌,果真如其名——「太平」洋!

後面的姿色也不亞於前頭,從後面的高處俯瞰著部落,頓時會在心中產生一種時代感。今日看完是A樣貌,下次看過則是B樣貌,以後來看或許會變成C樣等。時間總是向前走,歷史也持續大量被創造,從小在這裡成長,看到它已然改變許多,變得不再是從前。從前放學會聚在一塊的籃球場,如今變成一棟新穎又時髦的體操館;從前某間安寧的住家有塊小空地,如今建造了一座基督教信徒每星期日會來做禮拜的小型教會……

人也變了!從小稚嫩的小屁孩多數成為正叛逆的,時常在學校打架鬧事的青少年;青少年一同變成了成熟穩重、打理家務的大人們,許多長輩們共同邁入了寧靜萬分的老年……

「景物不依舊,人事己非。」

我希望時間能夠完全凍結,永遠停留在我兒時階段,那時的大家是最純真美好的。我依然欺騙不了自己,它才懶得鳥我,我行我素繼續邁進。我只能聽話,沒辦法,誰叫我擺脫不了它牢牢控制呢?只能祈求在心中加速產生時代感,不斷回味著從前的美好,替代我所許下的天方夜譚的請求了。

 

        過一陣子,可樂正喝到一半的我停下了手,因為火鍋煮好了!大家通通站了起來,各自拿起一雙碗筷,到旁邊的烹煮區盛裝火鍋料和高湯,盛裝完後就各自回到位子上就定位,專注品嘗著這道自然的佳餚。

        「我覺得那個湯很好喝欸!非常甘甜。」

        「高麗菜也很好吃,吃起來很爽。」

        「你真的很會煮欸!」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拿過證照的人欸!」

        ……

        說實在的,我實在不太會評論美食,但我認為自己的味蕾意外驚人,可判定是否為「好」吃。

        「聽起來也沒覺得多厲害啊!遜斃了。」

每當我在收看美食節目時,我很真心敬佩那些主持人和饕客,因為他們需要可圈可點的口才和頂級的味蕾,去評判他們所品嘗的料理。他們在分析時,他們敏銳的味蕾能仔細品嘗出每個潛藏於內部的味道。並需要使用大量的詞彙,慎重告訴廣大的觀眾們料理其中的獨特,最後還告訴我們這是否值得花錢品嘗。

這相當的驚人,而我絕不可能像他們一樣做得到,頂多耍個三腳貓功夫,騙一騙周遭的親友。

        「這裡頭的料很好吃,湯也很好喝。」

這是我對他們極度沒誠意的簡短評論。很抱歉我詞窮,但我打從內心認為這道料理鮮嫩可口,我吃得津津有味。吃完這頓火鍋後,我大汗淋漓,整件上衣都濕了一半。儘管如此,我感覺很舒爽,徹底排出了我體內的燥熱。搭配上這裡的大型空調,瞬間將我過往的焦躁給暫時給排解掉。

        其實食物不是特別重要,那只是一個能讓大夥兒聚在一塊的由頭罷了。

此時聚在一起的我們,當然不能錯過這段美好的時光。有些人拿出自己的手機和相機,將這個時刻用數張相片的形式给完美記錄下來。

        「欸我們排成一列,我們來拍一起跳起來的畫面嘛!」

「好啊!那一定會很好笑。」

還真的很好笑呢!

我們NG數次,身為掌鏡人的我縱然雙手已僵硬到非常痠痛,我與他們卻依然拍得樂此不疲。

「欸我在倒數的時候,你為什麼給我搶拍?哈——哈——」

「欸你們要一起跳,你跟她不要給我慢半拍!哈——哈——」

「以啊!到底啦?要拍到什麼時候,我快累死了,想睡覺!」

「你不要再給我當老鼠屎,再來一次。」

「好——」

我們每個人的臉上都顯露出一道浮誇的咧嘴笑,合不攏嘴。有些人更厲害,笑到全身都沒力氣,雙手和雙膝必須支撐著地板。我還對他們說:「欸!你給我起來,我兩隻手很酸,趕快拍完。」

我們隨後也快速拍攝完畢,也瞧了我手機上數十張有趣的照片,大家不禁哄堂大笑,個個說著自己是多麼的糗人、多麼的好笑。

看完認為每張都十分成功後,最後表哥說要來拍張大合照,我們也不勝欣喜立刻說好。他拿起了自己的數位相機,腳架調整好後,最後大喊「三、二、一」,又創造出一段全新歷史了!

拍完過後,我們將放置在各地的物品一一給收拾乾淨,該吃的將它們吃完,該丟的必須帶到山下的家裡丟掉。我們仍坐著小貨車下山,玩得很是疲憊,沒啥時間在路途上欣賞山明水秀的風景。只管著吹涼風,在車上開始呼呼大睡。

「欸你看她的睡相真的很醜,趕快拍起來!」

「白癡呦!馬上給我刪掉,快點啦!」

「想得美,除非你叫我村花三天,我就讓你刪掉。」

「去你的。」

十分鐘後我們下了山,丟棄全部的垃圾、將烹煮用具歸位後,最後我們在表哥家原地解散,回到各自的家裡休息。雖然我們都滿懷欣喜,心裡卻非常不捨。因為下次不知何時能夠聚在一起,去創造更新、更獨特的我們的歷史。

 

        我非常感激上天送了我這兩份令我難忘的大禮。

除了讓我在這燥熱的暑假當中能放開身邊的一切,盡情與他們遊玩,還能在這當中發現與體悟到少數人會關切的事物。我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能細心觀察一切事物,並非是自己厲害,而是它們激發我去用心感受。今後,我且希望自己能夠登峰造極,體悟出更多有趣和獨特之處。

很可惜,很多美好的時光不能倒帶重來,能夠到處遊玩的機會也實在少之又少,我還想要再多些……

做人不可過分貪心,我能擁有兩次機會就該暗自竊喜了。世界上其他與我同齡的孩子們並未像我如此幸運。我想有些人或許還在努力取得一頓餐,來溫飽自己和一票的家人;有些人或許正處於病痛當中,奮力和頑固病魔在病床上相互決鬥……

        現今,我能持續努力等待著,期望有段稍微自由的暑假,甚至是寒假、特定假期等。

許多時候,自己特別想實現的事,多半無法在自己認為可行的時間順利執行,總會遇到數群的阻力盡力阻止我們邁進。像是缺乏一筆足夠的經費,或是家人們強烈反對等。我想,那時也許不是屬於我們可行的時機吧!

機會可遇不可求,我們仍要相信奇蹟是可能會發生的。在我身上已然發生過了,因此我全然不信其他人會沒有。上天是公平的,必定會輪到其他人,只不過此時還沒輪到自己罷了。

當機會來臨時,我希望我們都能夠好好把握,因為它難得可貴,是我們長時間夢寐以求的。

「不知道下次輪到我會是何時?」

那我還是繼續聽著太妍的《Why》,硬逼自己的腦海產生一種假自由感。一邊看似漫無目的地待在家裡,做些小事努力等待機會。忍耐著近幾年變得極端的天氣,狂發牢騷吧!

「你怎麼變得那麼消極,不是說要爭取時間,怎麼會變成等待老天施捨?」

「完全不對啊!應該是自己要懂得規畫時間,機會來了並要好好把握啊!」

「幸虧老天還肯幫你,不然看你絕對會繼續浪費時間。」

「你這個心態還需改進,不然你生活會變得漫無目的。」

「還什麼叫『看似』漫無目的,本來就是漫無目的了。別把自己說得像受害者一樣,你就是自作自受,別為你的可憐找太多藉口!難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不想幫你說話了,自己看著辦。」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0 40 05/19/2019 16:26
05/19/2019 16:26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