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I Still 我依然


#1 Tiffany Lioung

        這一天,是大年初九,也是接近寒假的尾聲。

除了多數的大學生們會晚約一星期開學上課之外,目前已有眾多的上班族和學生族都回歸平常的生活步調。我們都繼續為新的一年打拼奮鬥,期望自己能夠博得到比去年更加美滿的生活。

 

        如今我是一位寒暑假都能夠待在家裡舒爽放假的大學生。

這一天,我早上八點多起床。帶著一股懶洋洋的氣息,準備悠閒地開始活動一整天。

我習慣一起床就看手機,瞧是否有人在三更半夜時,傳給我一些有趣又古怪的訊息。如果沒有,那便是點開Instagram或是YouTube的首頁。賴在床上一陣子,爬一下最新的貼文和影片,認真玩起自己的手機。

我記得那時候點開了YouTube首頁,接著就漫無目的地用拇指一直往下滑。沒有半點頭緒,都不知道自己想看些什麼。

一邊向上天祈求,假如可以找到一部新穎有趣的影片讓我稍作提神的話,這便是最大的恩德了!

滑了一會兒,不知道是大腦裡的哪個區塊開始活躍了起來,此時竟然在腦海中,自動播放起徐佳瑩的〈灰色〉副歌的旋律。於是,我便想著:「既然副歌都已經出來了,乾脆就順水推舟,用YouTube來播放這首歌吧!不聽白不聽!」

        我非常喜歡這首歌,它是在徐佳瑩所有的歌曲裡頭,我認為是最能夠觸動到我內心的。其中它有某一段歌詞令我十分驚豔:

 

        現在過去未來都一樣。

對你除了愛沒有其他。

都一樣,多希望始終都一樣。

 

即使這首歌曲是在講述男女之間的愛情狀態,大多人也專注於此,我卻有著與眾不同的見解。如果套用在別的情況下,像是在友情上,也是頗有一番風味,似乎是能夠成立的。

我在聆聽的當下,確實有稍微勾起了我與老朋友們的過往。我十分感激,因為它的誕生,使我更加看清自己的內心,有個正醞釀著的不專一與半途而廢。它也拐個彎警惕了我,有個深深隱藏著的大錯誤。

果不其然,我將要迷失了!

「都一樣,多希望始終都一樣。」

 

高中時期的我是一個被班上多數同學排擠的對象,認為自己或許是我的標新立異,也許是我的不合群和孤僻,或者可能是我的善良與懦弱,以及更多的,使得我多次被百般的利用與被受欺凌。

相較於世界上許多的人來說,我所遭遇到的不是特別嚴重,已經是格外幸運了。只受到一些言語上的羞辱與歧視,並未有過嚴重的非善意對待。

那時的我一定有幾個普通朋友,卻鮮少有與我較為親近的,所以有很多秘密都難以啟齒,害怕自己遭受到任何的背叛,將我的秘密公諸於世。甚至,必須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來強行掩蓋最不堪、最脆弱的那一面。

其實有人暗自地一直關注我的動態,甚至有幾位曾經向我提過那些事情。我都深深地記在心中,只是刻意裝作一臉的無所謂。

他們從來沒有透過實際的行動幫助過我,我能稍微理解……

「自己都顧不來了,為何還需要不斷地對我操心呢?」

他們不是我的誰,也沒有半點義務需要拉我一把,我也完全沒有任何藉口來請求他們的援助。

我幾乎不哭的,我認為哭泣不能夠解決一切,但我時常會回到外婆家,把自己緊緊關在房間裡。除非吃飯和洗澡,如果沒有重要大事,我是不太出房門的。

進入房間後,卸下那副長時間死氣沉沉的表情,對著住在我家的靈體們表露了一肚子的不滿和孤寂,並且爾後喃喃自語著。粗魯又漫長道出了我埋沒已久的心內話。

說過很多次,我並非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十分堅強,那種東西是假的,只是用來保護我的防衛武器,不是專們用來展示的。刀劍卻總會砍到變鈍的,盾牌也會被刺穿的。用得了一時,卻用不了一世。我當時很無奈,只盼能夠盡量撐下去,祈求時間更加快速流逝……

        奇妙的是,我沒有生病。應該是時間不夠長,或者是上天庇佑,讓我平穩度過了難關。否則,在這個強大的壓力之下,罹患憂鬱症是極有可能的。那可是好幾面存於心中的高牆被摧殘得一乾二淨,需要長期的恢復才能夠重建起來。

畢業前一年,我甚至一度認定了這個衰運的附身,本來打死都不信的我,竟然逐漸退讓,無奈地接受了它跋扈的纏身。

「要再找到那類朋友,別妄想了!」

我只願自己盡快畢業,展開一個截然不同的全新生活,想積極結交新朋友、盡情玩樂。我必須稟告一件大事,這件事情已經藏在我心裡很深的位置,埋藏許久。我從未告訴那位女生,只有告訴我的新朋友們,或許她已遺忘自己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了,對我而言卻是難以抹滅。

那個時候是高二下學期,距離大考的時間是越來越近。

某次晚自習結束,我整理完自己帶來的東西過後,就要離開教室,回到宿舍準備就寢。當時我已精疲力盡,只想要盡快離開、準備休息,因為明天依然要做同樣的事情。

我坐在她對面,瞟了幾眼正在整理東西的我,同時與坐在她附近的同學打屁哈啦。我實在不明白究竟招惹到她什麼,也不明白哪來的勁,她頓時語出驚人,當眾對我說:「你在高中沒有半個朋友!」

儘管我當時是冷靜的,也沒多說,依舊靜靜地將桌面給收拾乾淨,默默離開現場。內心卻是異常澎湃的,是生氣,也是嘆息;她說錯了,也說得對。

她當眾戳到我的痛點,讓我真正覺醒。我當然感謝她,讓我開始正視這個重大的問題;但也少不了萬分記恨,我真的很想要讓她徹底後悔她所說過的話!

我也感謝上天願意拉我一把,漸漸開始賜予我許多機會,讓我能夠更加順利地開始與人深交。

        而我,從高三下學期過後就開始變得十分不同。

 

高中第一位真正的朋友:

 

        她是大鬼,和我一樣來自好山好水又淳樸的台東。有一副平凡的長相,實際上卻是個不平凡的女孩,有個性、有想法的,與她聊天可以暢所欲言。更令人詫異的是,她曾經被學校選為代表,前往神奇的紐西蘭,與當地的原住民進行文化交流。

        與她相處一陣子過後,我發現到她有這兩大特點。

第一,她時常為了原住民族奮力發聲。無論是在網路上,還是在私底下,都會盡量發表她的憤慨言論,也把反對者批評的體無完膚。有時我會成為一位輔導小幫手,去撫平她的情緒,讓她靜下來思考整個問題和邏輯,同時協助她想出新的解決方法。

她往往擔心,自己所堅持的,最終會不會是正確、成功的。有時,她會坦承內心的恐懼,我都不厭其煩地要她別擔憂。說完了,她仍然害怕,我知道這很正常,所以我會故意用不耐煩的口吻再說一次。

「馬的!你到底在怕殺小啦!」

「我就怕可能會……雖然人家都說不要害怕了,但我心裡還是會害怕啊!」

「你給我閉嘴啦哈哈哈哈哈!你再講一次我就要掛電話了!」

……

我也曾經歷過,因此我從來不會真的生氣。倒是很心疼她,必須要經歷這百般痛苦的過程。

 

我幾乎忘記第一次遇見她究竟如何!

不太清楚我們到底是如何認識的。我依稀記得認識一陣子後,她慢慢卸下身上的防具,是那個承擔在身許久的受限的外在。開始沒有形象的扮醜、化身一微小騷貨,沒完沒了噴一長串幹話和大開黃腔。

我還記得她曾經跟我提過對我的第一印象。

她說,在她尚未實際了解我以前,是有點討厭我的。

從外表上看,明顯擺出一副吊兒啷噹的樣子。偶爾會從別人的對話中聽見,不僅漠視班上的大事,對其他的事情也不太在乎。因此,她不想在我面前放開自己,就怕放太多,最後換來的並非真心對待,而是被我耍得團團轉。

那種感覺我能理解,第一印象是我們要交朋友前,首先必須注意的。我已經表現夠差了,加上我又被多數人排擠。如此,誰願意去認識真正的我呢?

「我不怪她,就全怪我吧!誰叫我自作自受呢?我活該。」

我對她倒是從未扣分過,相反的還持續攀升,一直以來都特別好。我極度讚賞勇於做自己的人,喜歡她會收放自如、懂得自嘲,也禁得起他人的玩笑,甚至羨慕她有滿滿的內涵又多才多藝。

 

我們從何時開始變熟的?

我記的十分清楚,發生在高三下學期,開學後一週的禮拜天傍晚。

那時她有一樁長期困擾她的心事,關於她心裡的感覺,她只想找個人聊聊。

我始終不明白為何找上我,我也從來沒有問過她,或許是老天給的機會,讓我去扭轉那一切吧?既然老天都給我機會,那我就全力以赴、絕不放棄,於是我沒再多想就立刻答應了她。

        為了能夠讓她舒坦一番,無需顧慮地將事情給說出來,我就找了一小塊人煙稀少的地方,讓她放心坐下來說。

當然,坐久了屁股會變大,血液循環也會變差。

「別看我們這樣,其實我們很養身的!」

「放屁!」

我們不斷地坐了又站、站了又坐,沿著一道長長的校園鐵絲圍牆持續徘徊。同時,我全神貫注聽著她滔滔不絕地說出自己的煩惱。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跟他說欸?」

        「如果你真的對他有感覺,就去試看看啊!不管結果如何,我們做人要大器一點,尊重他的選擇。因為這是他的感覺,不能去逼他接受你。」

        「其實當朋友也沒差,至少你們的關係是和平的,不要像有些人還搞到互不往來呢!你不要給我最後搞成這樣欸,知道嗎?」

        「我知道!我絕對不可能,我一定會好好的。」

        「那就好。記得要說出來,別一直憋在心裡。」

        「好的!」

        ……

        那次過後,她逐漸向我展露更多的自己。我越來越開心,因為竟然開始有人在我面前掏出了自己埋藏較深的……

儘管我大概知道她的另一面,我完全不意外她會掏出來,因為我很懂得察言觀色。但我依舊要真心感謝她願意向我分享,使我們距離慢慢拉近,進而一步步抹去從前的那堆偏見。

 

你們一定很困惑,這些不良的印象,她究竟是怎麼告訴我的?我告訴你們,她是寫在卡片裡。是怎麼樣的卡片呢?

這張卡片,是畢業典禮結束過後,在我走之前,她親手遞給我的。

我看到其他同學們的手上,都會有一束鮮花和數張的祝福卡片。轉過頭來瞧瞧自己,手上只有一張她給的,那可是畢業過後所收到的唯一一張。不像別人雙手抱滿他人給的祝福,我卻非常滿足,這一張絕對是最具誠意、無可取代的。

 

這是她大致所寫的內容:

曾經我對你有過不好的印象,當你卻給予我極大的鼓勵之後,我對你的印象從此改觀了。真實的你不如外表那樣表現輕浮,是一位有責任心、很有想法的好人。你是一個很棒的人,謝謝你願意協助我解決眼前的問題。

如今的你即將離開,我祝福你未來的生活能夠順利美滿,也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盡量做最真實的自己。加油!烙席辣!

 

        我當下看完這張卡片,心裡頓時產生一股酸勁,從未有人寫給我的卡片是十分真實。我曾經在國中小時期收過許多卡片,可是這堆卡片上頭卻寫上官腔十足的字句。

 

大致上是這樣的:

        「祝你未來幸福快樂,要加油呦!」

        「有你這樣的朋友真的很棒,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懂得做最真實的自己,不要被他人所打敗。」

        ……

 

        他們能送上卡片我心存感激,但上頭少了些我所期待的真切,感覺不太到。我不責怪他們沒有對我用心,而是自責是否付出太少,使得在字句中感覺不到真實感。所以,我猜大概是為了不讓我失落,就簡單交差了事吧!

        這張卡片彷彿回憶的懶人包,大大濃縮我們進展的精華。

從她起初對我有個差勁的印象,不願意靠近這位邊緣人。因為某件事情,進而發現到我有截然不同的另一面,並且開始嶄露她最真實的自我。到後來我畢業了,頭也不回地黯淡離開了高中,身為在校生的她卻只能留下來持續奮鬥,心裡頭是很依依不捨的。誰會希望好朋友離開呢?

裡面有寫到,她真的不捨得我離開,但最終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只能真心祝福我的未來能夠一路順遂。當然,我也是十分捨不得的,但該做的、該走的仍然不能停歇。最後我們相擁,對她說:「真的很感謝你在乎我,但是我必須說聲再見了。好好祝福我鵬程萬里吧!」

相較於之前的卡片,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那期盼已久的用心。就像是得獎一樣,如願以償,我是興高采烈的。所以,我願意繼續跟她當好朋友,維持良好的關係,相互打氣和勉勵。

 

        上了大學以後,我的生活過得既暢快又自在,偶爾會透過Messenger隨機挑選幾位正在線上的老朋友,打給他們聊個沒完沒了,大肆分享我在這裡所遇見的好多奇聞趣事,還有關心他們最近的情況。

在這些我已撥打過的名單當中,她的確是時常在線的人,所以你們一定會這樣想——我第一個會鎖定她。沒錯,我確實第一個會鎖定她,卻並非因為她時常在線,而是我已將她列入好朋友的名單裡,因此我會第一發瞄準她。尷尬的是,她那時必須要打一場非常重要的戰役——學測。

她幾乎忙著認真複習、習寫各式各樣的考古題。婉拒了我的來電,或是不太去看當時那充滿誘惑的手機。她是一位勤奮的考生,需要心無旁鶩地準備兩項考試。我很白目,其實不應該去打擾她的。不過身為好朋友就需要稍微關心一下現況,不想認她感覺我漸漸漠視了她。

她拒絕了,我其實不會生氣,倒是感到很欣慰,看來她沒有放棄自己,十分努力去實現那幾乎遙不可及的理想。

偶爾她精疲力盡、想暫時停下腳步休息了,她會接起電話。先用不正經方式來問候彼此,然後才向我傾訴她當下的漫長艱難,結束前還一直徘徊在那條單行道上,遲遲還不願意離開……

最近一次我與她通話的時間是在大年初一的深夜。她歡喜鼓舞地對我著說,非常高興自己終於熬過這段時間,可以開始繼續和我一起打屁哈啦,並且告訴我幾條想前進的明確方向。

我真的很替她感到驕傲,她終於奮力走完我曾走過的,她也歡天喜地。她卻仍然害怕,接下來也許會抵達不到終點,或是感受不到成功的喜悅。我告訴她不必嚇自己,只需隨心即可。

「小姐妳可以別再嚇自己了嗎?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要做好自己,才能叫人家閉嘴。」

「我應該叫她去聽一下A-Lin的〈一直走〉或〈隨心所欲〉才對,這樣她就不會一直囉哩八唆!」

「我真想以後在電話中跟她講這句話,可是我都常常忘記要說……果然上大學過後,我的記憶力嚴重衰退啊!」

 

高中第二位真正的朋友:

 

        另一位則是小朗,來自廣大遼闊的屏東平原。長得也是稍微平凡些,不如大鬼擁有雄厚的背景,也不是多才多藝的好學生,他卻是一位八面玲瓏、總是為他人著想的好人。

時常被我和其他朋友欺負,但不會為此勃然大怒,而是把這些當作嬉戲、玩笑話。對周遭的朋友也相當慷慨、豪不吝嗇。只不過,他有幾個特點總會把我惹毛,必會當著他的面翻數百次的白眼(都是懸在上面的那種)。

 

第一件,他的櫃子裡總會放些小零嘴,當他嘴饞時,就能拿出來稍微解饞。只是……他三不五時會跟我們說他正在減肥,不想吃那堆零食。惹怒我的是,他瘦骨如柴,還跟我們說他要認真減肥。我實在不理解,他為什麼要自討苦吃?

「馬的!你已經瘦成這樣了,你還要減肥,你有病啊?」

「你以前是很胖啊,但現在真的太瘦了。請你別那麼變態好嗎?這位先生,請問一下你是神經病嗎?」

儘管他已經意識到這樣是有點變態,對於是否要打開來吃這件事他仍躊躇不決。這時候的我都會放大絕——連飆一連串的髒話,強迫他立刻進食。

×你娘欸!你現在給我吃,少在那邊囉哩八唆!我叫你吃就吃,你多瘦?不要給我說你要減肥!你欠揍嗎?」

    「吃一點又不會死,你又不會變胖。那個才一點點而已,你他媽倒底在猶豫什麼啦!吃就對了,聽話,乖!」

    某次,他終於聽進去了,將一顆巧克力給吃進肚子裡。可是到了下次,我還要化身成為雷公,硬逼他將糖果給吞下肚。

    其實有時候,他會背著我偷吃好幾片餅乾,但他都會在深夜默默向我自首。他每一次都會問我:「怎麼辦?我已經吃了好幾片餅乾,這樣會不會變胖啊?」

    每次他向我自首,我心裡一直都很感動,並對他說:「這樣非常好啊!繼續保持下去,不要再為了減肥就不吃,能吃是福。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沒東西可以吃嗎?所以你要好好珍惜那堆零食,不要給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懂嗎?」

    我愛對朋友們說些大道理,把自己搞得像他們的媽媽,用外鋼內柔的口問去叮嚀,期望他們能夠脫胎換骨、有所成長。他也不例外,每當我說話時,都會全神貫注細細地聽。他已經聽了好幾十遍,我畢業過後,就很少聽了。

上一次見面時,他跟我爆料自己最近胖了好幾公斤,吃得十分豐盛、胃口大開,因此下定決心要減肥。我從頭到腳上下打量一番,明顯看出來有變胖了。他說的那句話,我倒是沒回應什麼,只稍微點個頭,答覆一聲「好的」。心中卻感到相當欣慰,他終於有把我的話全部給聽進去,不再像過去,為了減肥而過度節制自己的慾望。

 

第二件,他曾經跟我透露,自己從國中開始就罹患輕微的憂鬱症。以前病症發作較為嚴重,現在由於有按時吃藥和定期回診的關係,病情逐漸減緩下來。縱使有醫學上的大力協助,想法卻有時會變得悲觀,讓我和其他朋友們需要花長時間來開導他。我不否認,有時候我會有點不耐煩,不過我依然要繼續做。

我十分心疼他在這個年紀時就罹患了,有的人會認為處在這個年紀的罹患者也許多少會被排擠、邊緣化。幸運的是,他未曾遭遇,周遭的人們倒還是把他當作普通人,我也不例外。

他透露自己是罹患者時,是某天晚上他突然跑到浴室裡獨自嚎啕大哭。

他哭完後,我問他剛才為何哭了。他說他偶爾會這樣子,有時候是沒有任何原因的,有時是想起過去那些往事。然後會哭最少半小時,不過哭完後心裡非常舒坦,但他無法確定下次究竟何時。

我很淡定看待,沒有像其他人會吃驚。爾後,我對他說很長一番話,大概忘記自己曾說些什麼,只依稀記得:「你這種病一定要去看醫生,不然病情會加重的。平常要讓快樂一點,而不快樂要懂得抒發。然後你在尋求快樂時態度要積極點,消極是會淪陷的。明白嗎?」

知道了,老實說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實在滿討厭某些人這樣,不願接近他們,甚至還口出惡言。

以前我看過的眾多偶像劇當中,就有一部劇中的女角色是有罹患的。我忘記那部劇叫做什麼,總之她因為憂鬱症,被其他的角色刻意疏遠,使得她的病情不斷加重。儘管最後全然康復,挑動的人依舊還在,持續想讓病情復發。

我希望他以後能別遇見,也祝福他早日康復。在我畢業以前,只要我們還聚在一塊,我都盡量會帶著他一起跟我們瘋,或者多多地有說有笑……

「人生海嘯快樂一點,你看你又在那邊!欸……」

「好啦!我不會這樣!」

「你已經比人家好了,你要珍惜!」

「好的!知道了!」他又聽得不耐煩。

然後我又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只要我開始跟別人交朋友,我一般都會問他們:「對我的『第一印象』究竟如何?」

一群人說我浮誇、有點單純,難聽是呆頭呆腦的;有的人說我很認真,無論是課業,還是其他事情,有自己的規劃,並且努力實踐;有些人認為我說話有點犀利,甚至會口無遮攔……

他對我的是十分典型,就是很「戲劇化」。乍聽之下認為沒什麼,我也只聽過就算了。沒有多想,只有簡單的作為長期記憶儲存。

至於我對他也是很多人認為的,就是「偶爾浮誇、熱心助人」,不太特別。我想他聽過應該就將它忘了吧!

那我們又是怎麼變熟的呢?

當時我即將要畢業了,手上也有幾個學校的錄取資格,可以隨心所欲地晚上跑去跟朋友們打屁哈啦。某個星期二的晚上,其他朋友都已經呼呼大睡,但我和他依然輾轉難眠。於是,我們先後離開房間,到樓梯間一同坐著聊天,碰巧他和家人最近出了一些問題,讓他格外頭痛。

「啊我爸就那樣啊!哪知道他?」

「那你有跟你爸爸講嗎?他說什麼?」

「有啊!他說他希望我能往那個方向前進,可是我有點不想。」

「那你就要跟他講清楚。」

「還好我們家的人不太逼我,否則我心裡會超級不爽。」

「那個工作有什麼好的?無聊死了!興趣比較重要,為什麼有些家長很愛逼自己的孩子要做什麼呢?怎樣!囉嗦個屁啊!」

「就算他們為了小孩好,也不能這樣啊!幹嘛?那麼怕餓死啊?」

「到底是想怎樣啦!一群餓死鬼呦?」

……

我攬著一個潑婦樣,大肆批評他父親和那些不可理喻的家長們,便是為了讓他有個管道可以紓壓、釋放在他心中的焦躁。顯然,在他身上的煩惱瞬間灰飛煙滅,顯露一道咧嘴笑。開始不去在乎家長的看法,振作自己,為興趣而行走。

從此之後,只要他有心事,都私下跑來找我,大肆分享。

我當然喜不自勝,一方面是他竟然願意找我,一方面是感激上天給我機會去盡力培養感情。當然,我不可能錯過這樣的好機會,投入了多少的心思,那可是連與其他人交流的時間都投進去了呢!

一陣子過後,我認為我做得還不錯,顯然地,我們之間的友誼更加堅固。無論在私底下的雙方交談,還是在公開的相互回應,不只我們兩位都察覺到,周遭的人們也很難看不出來。結果證明了,捨去別人的時間換來他的願意,我認為是十分值得的。

 

畢業前幾天,我將畢業紀念冊拿給他,他是我第二個給的人。我希望他能寫些勉勵我的話,讓我把它當作回憶,帶到未來。當我親手給他的時候,他二話不說答應了我的請求,拿過來,並把它帶到教室裡寫。我記得很清楚,除了寫一堆滿滿的祝福語之外,最後還簽上了像是鬼畫符般的親筆簽名。

幾天後是畢業典禮,儘管他當天沒送我一張卡片或一份禮物,我有些失落。我正準備要離開學校前,我親自遞上畢業證書的外套,他竟然二話不說又拿了過來,再次簽上那看不懂的簽名。最後,還送上一句祝福的話:「祝你畢業快樂,然後記得大學要好好玩喲!」

不像大鬼,內有滿滿的誠意獻上漂亮的卡片,他只給了簡陋的東西,而且還是我去向他討要的。不過,我依然感謝他對我說了那些話,使我能夠往前邁進。但願這輩子永不遺忘……

 

上大學後一段時間,我拜託了他協助我圓夢,我的願望是能夠跟最好的朋友們。一起拍個短短幾天的Vlog和照片,為的是大大新增我們的回憶,以及那期盼已久的見面。他沒多想,就立刻答應了赴約,甚至帶了一位我們共同的朋友,一塊到我家住上三天兩夜……

我很高興的見證到,我做人其實沒那麼失敗。只不過是過去遇人不淑,或者遇不太到我想要的人,又或是我錯失良機和不懂得珍惜……

最近這幾個禮拜,我們經常在Instagram的上互動。他一句,我三句;我兩個字;他七個字。他搬出Taylor Swift的〈Look What You Make Me Do〉,我則是回應了Ariana Grande的〈Into You〉;他提到了〈連名帶姓〉,我順勢用〈傲嬌〉延續話題……

到今天為止,我們之間的相處一如既往相當愉快,從來沒有真的吵架過,也從未使彼此走心、失落過。許多人說,要成為好朋友、好閨密之前,必要跨過這一道驚險的關卡——大吵一架。我們卻不同,至今這條路上還未出現,我們也盡力阻止不讓它產生。

「是誰規定升等是需要破關的?需要透過這方式才可以確定情感狀態嗎?」

「我始終不這麼認為!」

這道關卡只不過是用來檢視彼此的狀況究竟出現何種重大的問題。況且,這不是人人必定要走,如果我們都時時警惕彼此,其實它根本不需要存在。

        「多麼慶幸一直以來都保持得相當穩定!謝謝。」

 

最近大鬼考完了學測,我猜,她暫時可以放鬆了。七長八短的是,小朗卻成為了一名考生,必須全神關注地複習過去兩年半上課所學的內容,不能被任何人打擾,也要暫且斷絕與他的聯繫。既然如此,我想應該暫停互動,就盼著他得以金榜題名,錄取理想的校系。

 

我自己:

 

        「你認為自己成功交到朋友了嗎?」

        「我覺得自己成功做到了,心中覺得很爽、很開心。」

        「我期待,未來得以交到更多的好朋友。讓我覺得除了家人以外,自己不再是一個人去面對人生的大風大浪,而是有人陪著我一塊走的。」

        畢業以前,我終於達成我的願望,結交到兩位優秀的朋友。

交到這兩位之外,還多了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不敢肯定是不是他們傳開的,我查覺到周遭的人們,慢慢去發掘我的不同面。他們開始願意接近我,去欣賞和挖掘我的優點,並有意與我結交。

還是不要問比較好。總而言之,因為這樣,我還多了幾位新朋友,即使沒有很熟。當我有困難時,他們願意賦予我一股莫大能量,支撐我繼續前進。

 

        某天,大約在畢業後兩個星期,那位女生用Instagram私訊我:「你不要這樣嘛!你就來追蹤我,可以嗎?」

我最初的打算是不追蹤她,也不將她封鎖,就保持單純的不認識。畢竟,畢業前她對待我還算不錯,算是功過相抵。而當她說完那句話後,眼看自己的人際關係也逐步改善,於是我徹底改變了做法。

先答應她去追蹤她的帳號,給她台階下。過了幾個月後,我再退掉,從此斷絕聯絡。我並非狠心的人,只不過她並未反省自己的態度,因此我打算這麼做。

起初我們保持往來大概一個月,第二個月後卻鮮少互動了。只會查看彼此的最新現實動態與貼文,一旦發現有趣的發文,便會向對方分享。

第三個月,我悄悄退掉他的帳號,但她發覺了。於是,她急匆匆傳給我一則訊息,跟我說:「欸!你怎麼退掉了,趕快加回來!」

我假裝照著她的話做,立馬追蹤回來。心裡頭還堅持著,過一會兒,我必須退掉追蹤。

最後的第四個月,我又做了一遍,她最後還是發現。我非常訝異,她未做出任何表態。

 

我猜,她大概明白我早已不願繼續與她往來。我原本以為她會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事實上從未問過我,她也大略猜出來我不願回答吧!她最後選擇放棄,也解除追蹤我的帳號,目前彼此再無往來。

老實說,我偶爾會偷偷查看她的帳號。看完後,既得意又感慨。得意的是,我現在過得比她還多采多姿;感慨的是,可憐她現在過得有點痛苦。

先是與學長交往沒多久就分手,加上課業壓力特別沉重,想來實在是滿可憐的。我認為她活該,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看見老天已為我伸張正義,受盡了報應,因此我不再記恨她,放棄報復。我心裡卻依然放不下,不願重修舊好。

假如,有天我們無意間撞見對方,她向我打招呼我會回應,我也會向她寒暄幾句。不過,我不肯繼續聊下去,我仍認為彼此沒什麼可聊的。

        「暫時要向你道別了,這位小姐。」

        “Thank U, Next”

「你是我半個恩人,徹底點醒了我;卻也是半個仇人,說出那句令我永生難忘、難以原諒你的話。」

 

我非常感激老天幫助了我,讓我的不同面貌能夠被他們發覺。

更要感謝他們,願意接納獨一無二的我,讓我成為他們的朋友。

我不強求自已變成他們最好的朋友,只在乎是否在他們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觀察了好久,目前我能肯定的是,我已經佔有了。我心滿意足,別無所求。

 

在大學的生涯當中,由於人數相較於高中多上好幾倍,無可避免,多少都會認識各種類型的同學。其中,一定有特定幾位會與我們長時間相處,彼此更加深入,最後也許會成為新(好)朋友。我擔憂的是,我怕自己會喜新厭舊。只顧著與新人組成小圈子,全然遺忘,甚至厭棄他們。

我猜,結交新朋友導致的結果將會是以下這兩種:一種是彷彿下探到馬里亞納海溝,最終由於抵不過沉重的水壓,悲劇收場。另一種是純潔的白色友誼,與經過重重磨練所代表的黑色,巧妙融合為漂亮又純淨的〈灰色〉。

我願我得以成為那〈灰色〉自己,不願只存留黑色,全然覆蓋了原來舒適的白色。我想,是沒必要去擔心是否會成為前者。與其期盼著「多希望始終都一樣」,不如使勁做到「過去未來都一樣」。

 

現在過去未來都一樣。

對你除了愛沒有其他。

都一樣,過去未來都一樣。

 

這段歌詞,相較於前一段更加肯定。

因此,我現在不該只向上天祈禱,而是要不遺餘力去達成。我不敢保證最終會幻化成悠然萬分又純潔的〈灰色〉自己,但我絕不讓自己從此懊悔不已。

 

前一天晚上約莫八九點,徐佳瑩釋出了全新的MV〈現在不跳舞要幹嘛〉。這首新曲,是她最新專輯《心裡學》裡頭的第四波主打曲。這部MV釋出後,即刻上了YouTube發燒影片排行榜中的第二十五名,果然唱作小天后一出手就不同凡響啊!

那晚我點播了好幾次,果然怪好聽的。這種風格是我最近滿哈的,會使我忍不住想離開椅子,跑去站在一塊小小空地上。想像自己是一位活在七八零年代的年輕人,隨著音樂起舞、搔首弄姿,陶醉在這三分多鐘裡……

那天下午,我聽了〈灰色〉數十遍,我想應該換首歌來聽了。

「整個下午,一直在我腦海裡循環著白色。白色來白色去,害我差點忘記其他顏色了!」

「嗯……」

「〈言不由衷〉和〈心裡學〉都聽過了,〈連名帶姓〉和〈傲嬌〉已經聽了N遍,到底要換哪首歌呢?」

「既然昨天她發布新MV,不如就用這一首重新洗過。」

於是我在YouTube上搜索這首歌,接著用了滑鼠點播她的新MV,歌曲就開始播放起來。

 

說不定哪種風格

你決定跟什麼風

他快樂所以快樂

這次可行不通

 

好嗎聽腎上腺素想說的話

別說你急著走

好啦打幾個飽嗝預告今晚

悶騷已久的筋骨要解開

 

現在不跳舞要幹嘛

微微的壞掉都可以原諒

停滯不前的關卡選擇性遺忘

流點汗再回家

 

現在不跳舞要幹嘛

又沒人約力氣用在哪

與其抽絲剝繭愛一根頭髮

不如消耗熱量

……

0 21 05/18/2019 00:27
05/18/2019 00:27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