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鳳舞天下 腹黑王爺妖孽妃

8 148

#1 暮雨

鳳舞天下 簡介

23世紀鳳家家主,人稱笑面虎的鳳若惜穿越後,成了一個廢材?

且看她一步一步登上權力的巔峰,坐上那至高無上的皇位,她骨子裡的驕傲由不得人踐踏。

當她步向那四國之爭,以自身實力平定天下之時,她將面對的卻是千年前的愛恨情仇,百里淵,這個伴在她身邊的人,卻是前世拋棄他的人。

在重重迷霧揭開後,鳳若惜究竟是誰,千年前的恩怨又何時能了?

“淵,遊戲到此為止。”

“我的妻子,你逃不走的。”

 

“淵,你既傷了她,又何須惺惺作態。”

8 148 07/30/2018 22:13
07/30/2018 22:13

  1. #2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一章 契約玉魂

    「鳳嘯天,我鳳若惜從今往後和你恩斷義絕,再無瓜葛,你這種人渣不配當我爹! 」鳳若惜雙眼通紅,抱著她娘月沁的屍體,和鳳嘯天斷絕關係。

    「你這個孽女,現在給我滾出鳳府。」鳳嘯天大怒,命人將鳳若惜以及月沁的屍體趕出去。

    鳳若惜忽然對天大笑「哈哈哈……總有一天,我定要你們血債血償,而第一個,就是你!哈哈哈……」雖是笑著,但任誰也看得出鳳若惜眼裡滿是不甘,還有恨意。

    對上鳳若惜的雙眼,鳳嘯天感覺有一股殺意向他而來,背後一涼,卻又想到鳳若惜只是一個廢材,懼意全消。

    忽然,鳳若惜走向鳳嘯天,以只有他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說,「鳳嘯天,你以為我只是口頭說說嗎?總有一天,我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鳳嘯天大驚,「你……」 他本來留著鳳若惜不是因為什麼仁慈,而是他認為鳳若惜不會對他構成威脅,但是……容不得他多想,鳳若惜已經走了,而且走的很遠了。

    離開鳳府後,鳳若惜走進一個森林,找了個偏遠的地方,埋了月沁的屍體,給她建了個墓碑。

    「娘,總有一天,我會讓鳳嘯天這個混蛋生不如死!」 「小小年紀,沒想到小丫頭心思如此歹毒。」「誰!」鳳若惜心中警鐘大響,做好戰鬥的準備。

    「丫頭,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身上。」突然,鳳若惜身上的玉佩有一個靈魂飄出,「我是這塊玉的玉魂,你可以叫我幽玉哦」 「小娃娃,就你這小身板,還叫我小丫頭。鳳若惜戲謔。

    事實上,鳳若惜沒說錯,幽玉的身體就是一個小娃娃,還是一個穿著小肚兜的男娃娃。

    「你才小身板,你全家都小身板。我可是你太祖爺爺,不,你祖宗那一輩的。啊,別掐我臉蛋!」 幽玉的聲音軟軟糯糯的,臉蛋鼓起來,賊萌賊萌的,於是她就掐了幽玉的臉蛋。

    「這手感還蠻不錯的,軟綿綿的。對了,小說里都說可以契約的,那小幽玉,我能契約你嗎?」 幽玉傲嬌地說,「嗯~我本來不想的,看在你這麼想的份兒上,那我們就契約吧。把你的血滴在玉佩上就可以啦」鳳若惜咬破手指,將血滴在玉佩上,光芒閃過,契約完成了。

    「玉佩裡面有一個世界,你可以進去看看。」腦海閃過幽玉軟糯的聲音,於是鳳若惜默念,睜眼發現自己已在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世界里有幾座小木屋,牌匾分別寫著煉丹,煉器,陣法,等幾種職業。

    「這些小木屋裡面分別都是不同職業的秘笈,你可以自己摸索。」幽玉為鳳若惜一一講解。

    「好的,謝謝你,小幽玉。」說完還順帶著摸了摸幽玉的頭。 「你身上怎麼會有她獨門的封印,難道……」幽玉忽然發現鳳若惜手臂上的紅色的鳳凰胎記。


    07/30/2018 22:15
  2. #3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二章 廢材是天才?

    「她?她是誰?」鳳若惜發覺到幽玉有點不正常,遂問道。 「沒,沒什麼。」幽玉發現自己說的太多了,連忙停止話題,「你有沒有感覺到這裡的靈力特別充沛?」

    鳳若惜聞言,翻了個白眼,「幽玉啊,我是個廢材好嗎?怎麼感覺到啊。」幽玉這才想起,仔細打量鳳若惜,搖了搖頭,「不,你不是廢材。」

    說畢,幽玉手上就多了個水晶球,「這是測體質的工具,把你的手放在上面就可以了。」鳳若惜按著幽玉所說的做,她剛把手放上去,水晶球忽然光芒四射。

    幽玉驚呆了,說道,「你,你,你竟然是千古難見的上古靈體,怎麼會啊?上古靈體上一次出現已經是一千年前了。」鳳若惜一頭霧水,遂追問道,「什麼呀?上古靈體?究竟我是不是廢物啊?」

    「你怎麼可能是廢物!上古靈體可是極為稀有的體質,雖然需要的靈力較為多,但上古靈體卻是修煉全屬性的。」幽玉激動不已,但也為鳳若惜解答了她的疑問,他繼續說,「因為這大陸的靈力越來越稀薄,而且只剩下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所以他們就以為你是廢材唄。」

    「那我怎麼修煉?」鳳若惜直接道出問題,幽玉回答道,「你在這大陸上要修煉是不可能的,可是,你有幽玉空間啊,空間的靈力更充沛,還有,空間有更多的屬性,雖然沒有稀有的光明和黑暗屬性,但其餘的金木水火土,雷電,冰,也是有的。」

    「要如何開始修煉?」鳳若惜決心要變得強大,強大的可以保護自己重要的人和物。幽玉也看出她的決心,也不隱瞞,直接告訴她,「盤坐,閉上眼睛,感覺到附近有光點嗎?」隨時如此問道,但他並不認為鳳若惜能立刻感覺到。

    如是者,鳳若惜打坐了若莫一刻,也就是大約十五分鐘,她忽然開口,「幽玉啊,要怎麼才能將那些不同元素的靈力引導去丹田啊,我試了好多次都失敗了,我是不是好笨啊?」

    「你感覺到光點了嗎?什麼時候感覺到的?」幽玉大吃一驚,問道。 「閉上眼就看到了,但我就是引導不了它們。」鳳若惜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這個妖孽,要是你笨,外面的人都不用活了!」幽玉嚷著。

    鳳府

    鳳嘯天,大夫人慕螢歌,還有女兒鳳韻依正在聊天,鳳嘯天摸著鬍子,對鳳韻依滿意地贊賞,「韻依啊,你小小年紀就達到了靈師九階,即將踏進大靈士前途無可限量啊。」

    鳳韻依開心道,「謝謝爹爹的贊賞。」但鳳嘯天下一句話讓她臉色一變,「你既如此能幹,就去解決了鳳若惜吧。」她乖巧應下,但眸子卻閃過不屑。 「明日你就去吧。」鳳韻依心裡不忿,憑什麼哪個廢物可以與她相提並論。

    然而,此時正顧著修煉的鳳若惜並不知曉鳳府等人的算盤,就算知道,她也不會管,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又能怎樣。

    鳳若惜跟著幽玉給的口訣,一步一步的嘗試。終於,在她第三十次的嘗試,她成功了。她引領靈力在體內轉了幾個周天,然後成功晉級了。

    「呼,終於晉級了,花了整整一個時辰,不怎麼好。」幽玉已經沒有一開始的激動了,他只道了一句,「要是外面那群人聽到他們口中的廢物竟用了如此快的速度入門,他們應該得吐血了。」

    的確,雖說外面的靈力極為稀薄,大部分人入門也需要一個月,就算是天才,也得用一個星期。但是就算在空間里,他們也需要至少三天,像鳳若惜如此的速度幾乎沒有。

     

    當然,這和上古靈體也有些關係,上古靈體不僅可以修煉全屬性,在靈力充沛的地方修煉速度可以快上一半,但也要一天,一個時辰入門真的是妖孽中的妖孽。


    07/30/2018 22:17
  3. #4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三章 神秘男子

    當然,這和上古靈體也有些關係,上古靈體不僅可以修煉全屬性,在靈力充沛的地方修煉速度可以快上一半,但也要一天,一個時辰入門真的是妖孽中的妖孽。

    鳳若惜多用了半個小時修煉,成功晉級到靈師二階,並鞏固實力,便停止修煉。就算沒修煉過,憑著她穿越前看的各種各類玄幻小說,也知道一次不能晉升太多。

    修煉者分了不同等級,在各個大等級中,靈士是最實力最低的;而在每個大等級里,又劃分了十個小等級,而一階最低。

    鳳若惜現在的實力是靈士二階,可以說是大陸上實力倒數的其中一個。但是,她只用了一個半時辰,就達到這個等級。只要給她充足的時間,她定會有一番大的成就。

    「糟糕,只顧著修煉,忘記自己現在沒地方住了。啊,這下慘了,該不會要睡在街上吧。」鳳若惜忽然想起她已經和鳳嘯天斷絕關係,她可不要自己打臉,跑回去鳳府住。

    幽玉才緩緩吐出一句,「別擔心,空間有地方給你睡,但是這不是長久之計,你得賺錢,買房子。」

    「你這話說得容易,可是我有啥能賺錢的技能啊?」鳳若惜抬頭望天,想想自己在現代到底學了啥,外語,中國舞,古琴,畫畫,醫術,書法……

    現在這情況也就醫術有點用,鳳若惜從來沒試過如此後悔,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好好學些有用的東西,要不然現在就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要不我去開藥房,當大夫?可是我沒錢誒。算了,不管了,明天先出去走走,看看有啥賺錢方法。」鳳若惜自言自語,最後決定先出去看看。

    幽玉忽然插嘴,「你會醫術?你可別忽悠我。」被質疑的鳳若惜不樂意了,「什麼叫我會醫術?我會醫術很神奇嗎?我可是有執照的醫生,還會中醫,好嗎?」

    「我沒想過你這個富家女專業的嘛。」幽玉憤憤回答,他可沒想到鳳若惜這個千金大小姐竟然會有醫生執照,連中醫也會。

    「不跟你說了,我出去啦。」鳳若惜留下一句,然後就離開空間。出去森林後,還四處張望,看到四周沒人就慢慢走出去。

    可是她沒發現,在不遠的一棵樹上,有一個帶著面具的紫衣男子,往她離開的方向低語,「有趣。」就在下一秒,他就消失不見了,恍惚從未有人來過。


    07/30/2018 22:18
  4. #5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四章 路上遭調戲

    可是她沒發現,在不遠的一棵樹上,有一個帶著面具的紫衣男子,往她離開的方向低語,「有趣。」就在下一秒,他就消失不見了,恍惚從未有人來過。

    月沁的死,令鳳若惜認知到,實力比任何都重要,不然,下一秒死的,可能是自己或者身邊的人。

    連續兩次,鳳若惜眼睜睜看著身邊的人離開自己,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她討厭這種感覺,所以,這種情況,她不會允許有第三次的出現。

    月沁雖然和鳳若惜相處不久,但她感覺到月沁非常疼愛原主。以至於,她為了保護自己,甘願被鳳嘯天打死。

    想著,鳳若惜已經到了大街,但她還在自己的思緒中。一不留神,就撞到一個人,一個她不想見到的人。

    「你這個廢物,撞到本世子,還不趕快……」面前的人臉色不佳,用厭惡的眼神看著鳳若惜,就好像她有什麼傳染病一樣。

    可他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了。因為他看清楚了鳳若惜的打扮。鳳若惜身穿簡單的水藍色的紗裙,青絲隨意地用絲帶綁著。

    水靈靈的眼睛里帶著一分倔強,狠狠地瞪著自己,讓他很想看著她在自己膝下承歡,眼睛里不再是倔強,而是求饒的目光。

    「若惜啊,跟槿哥哥去王府玩好嗎?槿哥哥想跟你玩。」玄槿毫不掩飾地上下打量鳳若惜,讓鳳若惜覺得自己好像沒穿衣服,感覺異常惡心。

    「槿哥哥,若惜今天還有事,就先走了。」鳳若惜隨便找了個藉口,想要趕緊離開。可是被玄槿攔住了,「別急著走,讓槿哥哥好好疼你。」

    鳳若惜心裡已經不知吐過多少遍,可是她走不了,玄槿身邊幾個侍衛把自己包圍了,她又沒那突圍的能力,看著玄槿一步一步走近自己,鳳若惜只能向後退。

    就在此時,一把聲音響起,「鳳小姐,我家月公子有請。」一個小廝緩緩走向鳳若惜他們的方向,將鳳若惜帶走。

    本來玄槿不想放鳳若惜走,可當他聽到那名小廝是月瑾言的人,他就慫了,只能看著鳳若惜跟著小廝離開。


    07/30/2018 22:19
  5. #6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五章 月家公子名瑾言

    本來玄槿不想放鳳若惜走,可當他聽到那名小廝是月瑾言的人,他就慫了,只能看著鳳若惜跟著小廝離開。

    鳳若惜跟著小廝走,順便套一下話,裝作隨意地問道,「你家公子可是月瑾言,月公子?」小廝恭敬地回答道,「正是。」

    月瑾言這名字鳳若惜是知道的,月瑾言可是個厲害的人。他雖只有十八歲,但卻已經把月家的產業分布到各國。最重要的是,他容貌俊美,被人譽為京城四大美男之一。

    「你可知,你家公子找我何事?」鳳若惜又問小廝。 「鳳姑娘莫急,我家公子就在雅閣里,易風就守在這裡,不進去了。」

    鳳若惜慢慢走了進去,她倒想知道,這大名鼎鼎的月公子,為何要出手幫助她這個「廢物」,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走進雅閣,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男子,他一襲白衣,飄逸的長髮用一支玉簪固定著,一雙鳳眼藏著柔情,容顏比女子還要美。

    他轉身看見鳳若惜的一瞬間,眼裡閃過詫異,好像她不該是這個模樣似的,但很快,他又恢復翩翩公子,可這不代表鳳若惜看不見,相反,她看得極為清楚,她更是懷疑月瑾言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世。

    月瑾言像是察覺到些什麼,溫潤笑道,「久聞鳳姑娘大名,今日一見,鳳姑娘清秀可人,並不像流言說的廢物醜女。」

    原主鳳若惜倒是瘦瘦黑黑的,這樣子又怎能說是好看呢,可鳳若惜一來,愛美的她怎麼會讓自己頂著這副皮囊,於是就自己制了些美白膏塗抹。

    正所謂一白遮三醜,變白的鳳若惜雖不算傾國傾城,但也是溫婉動人。她的那雙桃花眼,清澈淡漠,再加上她前世受過訓練,無論對著誰,也要隱藏情緒,笑臉迎人,更是更讓人喜歡。

    「月公子說笑了,若惜不過是一個毫無靈力的廢材,就算再美,也不過是一個草包而已。」鳳若惜笑了笑,溫婉回答月瑾言,絲毫沒有感到困窘,落落大方。

    「月某會一點醫術,鳳姑娘可介意月某為你把脈,找出無靈力的原因?」月瑾言含笑看著鳳若惜,問道。

    「月公子願意,若惜自不推卻。」嘴上如此說道,但鳳若惜卻腹誹道,這人,不簡單,他到底想怎麼樣,原主應該並沒見過他吧。

    走近月瑾言,撲鼻而來的是淡淡的竹香,不似濃烈的香水味,這竹香淡淡的,隱隱約約的,讓人心安,更讓鳳若惜的靈魂感到熟悉,令她的警惕變低。

    「鳳姑娘,請問你手臂上的鳳凰印記可是自出生便有?」月瑾言乘機翻開鳳若惜的衣袖,如他所料,手臂上有一隻鳳凰印記,但為了保險,他還是要問一下。

    「月公子,你想幹什麼,若惜以為月公子是個君子,現在看來,是若惜看錯人了。」鳳若惜很及時地清醒過來,她語氣疏遠,向月瑾言表示不悅,以及帶一點厭惡。

    月瑾言的竹香的確會讓平常人心安,可鳳若惜不是,她這個鳳家小姐可不是好當的,從小長輩就一直就強制要她學醫,長大後更是受過各種各樣的訓練,而恰好,精神意志便是其中之一。

    說是書香門第,可鳳家裡面混亂程度卻不比黑道組織低,甚至可以說更亂,從小到大便在這個環境長大的她,要論耍心機,沒誰比她更厲害,至於這種迷香,對她更是沒什麼用。

    只不過,那竹香卻讓她有一瞬間失神,那味道十分熟悉,靈魂有一把聲音告訴自己,月瑾言並不會傷害自己,反而值得依賴,信任。

    「是月某失禮了,在此向鳳姑娘道歉,只是你這印記非常特別,月某才會做出如此不合禮儀的事,過幾日月某定會帶賠禮登門向鳳姑娘好好道歉。」

    既然人家說的如此誠懇,鳳若惜也不好繼續計較,可是登門道歉?她現在連住的地方也沒有,叫月瑾言怎麼登門?好歹也是個大世家的少主,一間房子應該難不了他吧,要不,就先坑坑他。

    作出決定後,鳳若惜便一副難為的樣子,「若惜現在已離開鳳家,還沒有落腳之處,這可如何叫月公子登門道歉啊?」這動作神情都拿捏的剛好,不會讓人覺得感到不喜。

    「鳳姑娘若是不介意,月某幫你勸勸鳳將軍,兩父女沒有隔日仇,相信鳳將軍也不會為難鳳姑娘的。」月瑾言不知鳳若惜與鳳嘯天的恩怨,只以為兩父女吵架了,於是便提議道。

    原先鳳若惜打算拒絕,可轉念一想,她還沒好好「報答」鳳嘯天一家對原主和月沁的好,不坑她們一把對不住自己還有原主,於是便點頭笑道, 「真是麻煩月公子了。」


    07/30/2018 22:20
  6. #7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六章 瑾言陪同回鳳府

    原先鳳若惜打算拒絕,可轉念一想,她還沒好好「報答」鳳嘯天一家對原主和月沁的好,不坑她們一把對不住自己還有原主,於是便點頭笑道, 「真是麻煩月公子了。」

      -

      「鳳姑娘無需客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前往鳳府,如何?」月瑾言客氣道,也不知為何,他比鳳若惜還要著急,給鳳若惜就像準備看好戲一般。不管他有什麼心思,只要對自己沒害,而她暫時並沒有從月瑾言身上感覺到惡意。

      -

      「極好。」鳳若惜也不著急,從從容容地站了起來,緩緩地步出雅閣。對頭碰見一個嬌艷欲滴的粉衣少女,擋住鳳若惜的去路,陰陽怪氣道,「喲,鳳若惜,你這個廢物也出來閒逛了嗎,我要是你,就不出來丟人了。」

      -

    鳳若惜倒也不怒,淡然一笑,向少女屈膝行禮「彌郡主好,若惜確實是廢物,不污了郡主的眼了。若郡主無要事,若惜先行告退。」她表面順從,但心裡早就冷笑,我毫無靈力又怎樣,藥粉一撒,你就可以拜拜了。

      -

    而原本尾隨鳳若惜的月瑾言則是含笑看著兩人,彷彿一切與他無關,直到看見鳳若惜不停用眼神示意,才溫柔地對女子道,「彌郡主安好,月某和鳳姑娘還需去鳳府一趟,郡主可給月某一個面子,讓鳳姑娘離開?」

      -

    原本還一臉高傲的女子在聽見月瑾言說話後,立馬變得一臉嬌羞,連聲音也變得嬌聲嗲氣,說道,「瑾言哥哥叫我彌兒就好,瑾言哥哥要造訪鳳府,可是鳳姑娘闖了什麼禍?」粉衣女子是玄槿的妹妹,玄彌,彌郡主,她直接認定鳳若惜闖禍了,不然月瑾言怎麼會去拜訪鳳府呢。

      -

    月瑾言本來打算出口解釋,但被鳳若惜打斷了,她帶著歉意說道,「是若惜不好,衝撞了月公子,使月公子不喜。」聽到這句話,玄彌更是覺得鳳若惜闖禍了,她壓著心裡的喜悅,便轉頭藐視地向鳳若惜說道,「哼,你這個廢物好自為之,別再出來給人添麻煩。」

      -

    「若惜知道,若惜告退。」鳳若惜低頭順從,誰也看不到她眼底藏的深意,在絕對的實力前,皇權並無何用,但她現在只是一個廢物,只能遵守這個世界的規則,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潛伏,待他日報仇雪恨。但她也可以在暗中給他們添堵,比如彌郡主得怪病,抓破自己的臉,又或者鳳府出了不同的問題,她鳳若惜可是個小氣的人,誰招惹她,她定會加倍奉還。

      -

    擺脫玄彌後,路上再也沒遇上問題,兩人順利到達鳳府,才剛進門,鳳歆寧,鳳家三小姐,也是鳳若惜除了鳳韻依,另一個庶女,尖聲怪氣地說道,「喲,廢物回來啦?我要是你,我就不會到外面丟人現眼,跟著你娘死去了。」

      -

    鳳歆寧的天賦僅算一般,是靈師三階,只比現在的鳳若惜高一小級,但若真要算起來,鳳若惜的勝算比較大,鳳歆寧根本沒有什麼實戰經歷,但鳳若惜則相反,前世為了變強,她身手也是一流的,鳳歆寧那種花拳繡腿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

    「妹妹此言差矣,若不是娘為父親擋下一劍,現在死的,恐怕就是父親了。難道父親是如此無情無義的人嗎?」鳳府不是向外公開月沁是為了救鳳嘯天而死的嗎,鳳若惜就讓他們感受一下什麼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鳳嘯天做這麼多不就是為了扶慕螢歌為正室,她鳳若惜偏不讓他得償所願。

      -

      「是惜丫頭回來了嗎?」一個年約四十歲的中年男子慢慢步了出來,他眉宇間帶正氣,不難看出年輕時也是個俊美的男子。

      -

    鳳若惜在看見來人時,眼底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恨意,只不過很快就被她斂起眼底的戾氣,乖巧有禮地向他屈膝請安,說道,「爹,是惜兒不孝,惹您生氣了。」


    07/30/2018 22:21
  7. #8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七掌 庶妹失言被禁足

    鳳若惜在看見來人時,眼底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恨意,只不過很快就被她斂起眼底的戾氣,乖巧有禮地向他屈膝請安,說道,「爹,是惜兒不孝,惹您生氣了。」

      -

    「這不就回來了嗎,小孩子嘛,總會有不懂事的時候,你妹妹韻依她可擔心你呢。」鳳嘯天的話表面顯得自己很慈祥,諒解女兒,卻是暗指鳳若惜你妹妹比你小,還比你懂事。

      -

    鳳嘯天顯然知道月瑾言的存在,在這裡上演父慈女孝的戲份,但鳳歆寧顯然不知,看到月瑾言的時候,還出言諷刺,「你難道是這小賤人的姘頭,樣子還不錯。」

      -

    月瑾言皺了皺眉,「都說鳳家三小姐溫柔可人,今日看來,連長姐都不放在眼裡,實在是流言不可信啊。」「就你一個靠廢物的男人,有什麼資格……」「閉嘴,孽女,為父怎麼教你的,竟敢對月公子無禮?給我閉門思過一個月,沒我的命令,不許踏出院子一步。」

      -

    「月,月公子?月瑾言,月公子?」鳳歆寧的臉色一下子不好了,小臉煞白煞白的,心裡後悔不已,只要不得罪月瑾言就好了,同時又在嫉妒鳳若惜,憑什麼她一個廢物能得到月瑾言青睞,她相貌平平,又無何特別之處,月瑾言為何會喜歡她。

      -

    鳳歆寧雖然腦子不好使,但也沒到沒腦子的地步,她很清楚如果她不跟從鳳嘯天的指示,等待她的會是鳳嘯天的厭惡以及月瑾言的憤怒,「是的。」說完便回去院子,離開前還不服地看著鳳若惜,鳳若惜向她咧嘴一笑,輕輕的說著,「妹妹再見,咱們來日方長啊。」

      -

    「月公子先隨老夫到廳里坐一坐吧。」鳳嘯天向月瑾言示好,請他到前廳一坐,卻被月瑾言婉拒,「鳳將軍有理了,月某今日只是為了送若惜回來,並無別的事情,告辭。」說畢便轉身離去,離去前還不忘跟鳳若惜告別,「若惜,我相信我們很快便會再見的。」

      -

    鳳若惜臉上還是一副溫婉的笑容,柔聲回答著,但心裡早就在想如何避開月瑾言,月瑾言並不像他外表如此人畜無害,這是鳳若惜打從見到月瑾言就得出的結論,站在高處,又豈會是好惹的。

      -

      只是她不知從她今日見過月瑾言後,她就再也躲不開了,不只因為月瑾言的刻意接近,也因為她身上種種的謎團,比如她手臂上的鳳凰封印。命運總是驚人的相似,等她回過頭來,就會發現一千年前,他們的相遇也是如此的奇妙。

      -

    送走月瑾言後,鳳嘯天對她的態度也並不想以前一樣冷淡,高高在上,反而是以一副慈父的嘴臉去「關心」一下為何自己會認識月瑾言,他並不認為鳳若惜不會驚喜若狂,既然這個女兒還有用,他不急著殺掉她。

      -

    「若惜也是機緣巧合之下認識月公子他的,他彬彬有禮,對若惜十分照顧,為了調解父親和若惜的誤會,於是送若惜回來。」鳳若惜小臉紅彤彤的,眼睛有說不出的雀躍,也夾雜了一點不安,就像因為父親的改變而感到欣喜,又怕有一天父親會繼續冷落她,厭惡她,就像以前一樣。

      -

    不得不說,鳳若惜的演技非常不錯,如果當初她選擇去當演員,也許能拿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一切的情緒都被她藏在心裡,眼睛里的雀躍不安倒是極為逼真。

      -

    鳳嘯天看到鳳若惜的表現,不由地笑了出來,難怪月瑾言對他這個大女兒動了心,這個女兒的相貌雖然不像二女兒一般傾國傾城,但添了一份溫婉動人,以及更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

      打發了鳳嘯天後,鳳若惜忍著心裡的惡心,趕緊回去自己的院子,惜月院。看見院子的牌匾,鳳若惜心裡冷笑一聲,呵,惜月,鳳嘯天他有做到嗎,他根本就沒有好好珍惜月沁一個好妻子,倒是殺了她,這個仇,她定要鳳府的人血債血償。

      -

      -

      同時 夜王府

      -

    「啓稟王爺,月家的少主月瑾言今日親自送了鳳大小姐回府,這個大小姐,好像不一樣了,可是又好像沒有任何不同。」夜王的暗衛流影將今天他跟蹤鳳若惜所看到的事彙報給夜王,百里淵聽,而百里淵正正是當天在樹林出現的那名紫衣男子。

      -

    「她自是有所不同。」百里​​淵低語一聲,接著道,「這個,才是真正的鳳若惜,真正的她。」流影雖有所疑惑,但並無多言,他是暗衛,只需服從主子的命令便可。

      -

      「看來明天,本王得去見見本王這位未婚妻了,鳳若惜。明天會很有趣呢。」百里淵邪魅一笑,本來驚為天人的容貌,變得更為俊美。如果說月瑾言就像天上的月亮,那麼百里淵就是黑夜,一個溫文爾雅,一個邪魅自負。


    07/30/2018 22:22
  8. #9 暮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八章  未婚夫不按套路走

    - 

    如果說月瑾言就像天上的月亮,那麼百里淵就是黑夜,一個溫文爾雅,一個邪魅自負。

      -

      鳳若惜正在空間裡爭取時間修煉,她現在只是靈師二階的修為,在世家子弟裡可以說是最差的一個,像她十三四歲的年紀,應該要到大靈師才算及格,而比她小一歲的鳳韻依則已經有靈師九階的修為,不出三個月,便能突破,成為大靈師。

      -

      雖然看上去鳳若惜僅僅用了一個時辰多一刻便入門,並且晉升了一個大等級和一個小等級,從毫無靈力直接飛躍到靈師二階,但這只是因為上古靈體並沒有在靈力覺醒後馬上吸收靈力,才會導致如此大的躍進,以後她晉升的速度會變得慢,不過這只是跟這一次比較,她晉升的速度自是會比別人更快一些。

      -

      雖然知道時間緊迫,鳳若惜並沒有急著將吸收的靈力用於晉升,反而是慢慢的鞏固自己的根基,就算不太懂修煉的規則,在前世飽覽玄幻小說的她也知道不能急於求成,腳踏實地才是皇道。

      -

      “看時間,我的渣男未婚夫應該出現才對啊,怎麼還不找我退婚呢?他不來我怎麼坑他一把呢?”將根基鞏固好後,鳳若惜從空間出來,看著自己只有四面牆,一張床,一張桌子,兩張椅子的院子,鬱悶著,不是說女主穿越不久就會有渣男未婚夫來退婚的嗎?原主明明有個皇子未婚夫的呀,他不來自己怎麼坑他一筆。

      -

      “大小姐,老爺喚你去前廳,三皇子殿下過來找你,請你速速過去。”鳳若惜一聽,兩隻眼睛都冒愛心了,渣男終於來了,她有錢啦,心情好的不得了的她匆匆趕去前廳,一路走一路想,要怎樣坑,才能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

      “惜兒參見三殿下,父親。不知三殿下找惜兒所為何事?”雖是欣喜若狂,但鳳若惜仍然是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這讓鳳嘯天極為滿意,自從昨天目睹月沁死後,鳳若惜的性子像是改變了,可又像從前一樣,是什麼時候她慢慢改變的,似乎是一個星期前一次落水開始的。

      -

      “本王只是聽說鳳夫人因遇刺身亡,所以來看看本王的未婚妻罷了。”百里淵並沒有說出鳳若惜期待已久的答案,他似乎不是來退婚的,反而更像是探望自己,原主什麼時候和這個掛名未婚夫怎麼好啊,還是說,他另有所謀。

      -

      鳳若惜的腦子正在高速運轉,她想出了幾種可能性,一,她那個未婚夫轉性了,二,皇帝或其他人向他施壓娶自己,三,她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而這一切都沒什麼可能,也許,她的身份並不僅僅只是一個將軍府大小姐如此簡單。

      -

      同時,鳳嘯天也想起一個問題,月沁的屍體被鳳若惜拿走了,那他怎麼舉行喪禮,這事情十分重要,只是昨天月瑾言的到來,讓他把這事兒給忘了,他必須盡早找到月沁的屍體,然後為她舉行喪禮,這事,不容有失。

      -

      “謝謝三殿下關心,惜兒雖悲痛不已,但惜兒相信自己種的因,必會得到相應的果,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說此話的時候,鳳若惜還流下淚來,是痛恨自己無用的眼淚,亦是來自原主靈魂的悲傷。

      -

      “這是本王的帛金,惜兒你收好,除了你之外,誰也不能動這筆錢,就連本王也不能,你儘管放心。”說這話的時候,百里淵看見鳳若惜的眼睛不停向鳳嘯天瞄去,就似怕他搶走一般,非常貼心的向鳳若惜保證,並且非常善意地詢問鳳嘯天,“鳳將軍,本王說的沒錯吧?”

      -

      “殿下的話自然沒錯,若惜就把錢好好收好。”在百里淵的目光看著自己時,鳳嘯天只覺四周的空氣都壓在自己身上,只得附和百里淵的話,同時,他心下一沉,自己的修為也達到了靈王八階的實力了,但百里淵的威壓卻將自己


    07/30/2018 22:24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