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請帶我走_邪惡的信仰


#1 realHiWriting

邪惡的信仰

 

不知道過了多少個夜,夾娃娃機裡的娃娃聚集在一起,

族長小山把族人聚集在一起,說著要把族人帶離開:

「各位,我作為你們的族長,一直都為了你們謀福祉,

我們的唯一一個心願都一直是可以離開這個地方,

而我今天就想到一個方法讓我們離開-

雖然我們的位置不是在一個大城市裡面,

但我們的小鎮上也會有一定的人來帶我們走,

所以我就想我們可以在下一次有人來帶我們走的時候,

我們手牽手,連在一起地離開這裡。」

 

夾娃娃機裡的娃娃都知道小山從來沒有做過甚麼,

比起奇怪來說,更是安慰了。

 

看了看眼色,虛榮感油然而生,小山威脅著阿虎:

「不過要是能做到這點,就得靠阿虎……」

 

其實他們不敢說是討厭阿虎,

畢竟自己的生死有多少都掌握在他手上,

與其這樣說,或許更多的是不解或憤憤不平。

若有一刻被牢籠困住,即使再有多少的虛華,

都被濃縮,成一股信念–逃亡。不管甚麼代價,

只,想,要,離,開。

但是阿虎在他們心目中卻是一個壞人的角色,

他不是把他們用武力擊敗,而是一次又一次,

給予他們假希望,在釋放和被困的邊緣上徘徊,

把他們的信仰一次又一次地擊潰。

 

阿虎卻總是不明白,為何他們總想要離開?

夾娃娃機是由工廠做出來的,大部分時間,

一間廠是不會完成所有的工序,齊集各廠的零件,

才能成為完整的夾娃娃機。在穿州過省的期間,

阿虎看到他一生不會忘懷的畫面–他看到被支解的廢鐵,

被晾在路邊;也看過娃娃未被完成的畫面。

這就是阿虎對所謂大城市的理解,就是不理解。

阿虎是被獨立製造的,所以他有靈魂,

但是布娃娃在未完成前是不會有靈魂的 。

 

「他就是小山。」小桃操著平扁的聲線說著。

 

「不用那樣害怕,小桃的聲線是這樣的,

不過她是很善良的。」小漢的話語中透露著一絲愛慕。

 

第二天,有一個男人來到了夾娃娃機前,

捧著一個滿滿的零錢包,

小心翼翼地把夾娃娃機的傷口再次撐開。

這個男人的目的十分明確,是在機器中間的小山,

男人和之前任何一個人都不一定,他是採取調整的方法,

不是用一股熱情,一股作氣把娃娃拿起,

放在洞口;而是一下下地抓在娃娃身上,

雖然人類看不出娃娃身上的抓痕,娃娃卻能明確地感到,

但是這也是小山口中所說的方法之一。

 

「再見了各位,我要離開這裡了。

你們就繼續在絕望的死海中浮沉吧! 」

小山卑賤地調侃著夾娃娃機裡的每個有靈魂的靈魂。

 

「他就是小山。」小漢操著平扁的聲線說著。

 

 

0 55 09/09/2018 23:25
09/09/2018 23:25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