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記錄放下你的日子(不再是..修訂版)更新至ep.4

3 132

#1 雨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致:世喆

呢次應該係最後一次寫信比你啦! _ 畢業啦!都唔知應該為你開心好,定係唔捨得。 _ 死啦!好老尷,都唔知點開始好。 _ 點都好啦!比啲心理準備,因為我講嘅嘢,將會好沉重。 _ 當你睇緊呢封信嘅時候,你已經喺度享受緊自由,嗰總唔駛比考試束縛嘅自由。 _ 其實老實講,我本來一直都以為我哋分咗手之後,就永遠無辨法再見到你,無辨法再聽到你把聲,無辨法再聞到你身上嘅味,嗰種親切呢嘅味道,更加再冇權力去關心你,去掛住你。 _ 因為我嘅身份唔再係「女朋友」。 _ 我知我嗰次同你講分手,係有啲絕,對唔住呀!嗰次,我自己講完之後,都有後悔。 _ 我以為我對你己經死心,我愛你。 呢個或者係我以前會對你講嘅嘢。 即使我宜家嘅感覺比以前好咗好多,我亦都唔可以否認我已經絕對放低你。 _ 2年,的確得來不易,話放低又唔係,話仲中意你又好似太耐,不過間唔中仍然會因為你嘅嘢,而觸動到。 _ 我一直好想知道點解你要Keep住我整比你個八達通套?

_

你係咪好在意你初戀送比你嗰張聖誕卡。

_

你……仲中意我?

_

走咗之後,你會返黎嫁可?

_

其實咩都唔緊要,你幸福就好。

_

                                                         何雪嵐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

正在寫信給世喆的雪嵐,突然想起很多的事情。

想起以前,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坎坷的嗎?曾經快樂?

_

過了兩三年,我就只不過是個半死的人。

_

被你弄死我的心,回復後對世事已經麻目。

_

生離死別,也沒什麼感覺。

_

就算是在小六那年,由小照顧我大的公公,他離開了世界,我也沒半响淚水在流。

_

雖說那天放學,我媽走來接我放學,窗外天空從天藍色漸變成燈色,雲朵變得依稀,聚散成雲霧,慢慢看不見天空。

_

我如常到醫院探望病重的他,躺在病床,一切平常,心跳機的喼噫聲,呼吸機的氣聲。

_

住院的時侯,我媽沒有離開過醫院,每天也留到清晨,才接替姨姨看他。

_

我以為一切正常,每天探望公公之後,便會到樓下吃飯,然後到表姐家暫住。

_

我沒想過,只有這一天,破壞我正常的世界,平穩的空間。

_

 那天我說,我不走。

 _

 我要陪媽媽,看着公公。

 _

 那天,淩晨,過不了。

 _

 給我陪着正在病重的公公,最後的機會,抹殺了!

 _

 我聽着心跳機從急速的喼喼聲,慢慢拉長了。

 _

 50…………

 _

 30…….

 _

 10….

 _

 0..

 _

 家人也來到,大家也哭崩不停,聖經掉了下來,就像是公公給我們最後的離別,我摸着他漸漸冰冷的手,我沒有哭,只是一直思考着,永恆的和簡單的離別,有何分別?

 _

 作離別儀式那刻,我穿着黑色的連身裙,站在永生堂的中間,望着我公公的「車頭相」,他笑得和藹,再看看主懷安息這四字,我以為自己會為此哭崩,卻其實自己也沒有感覺。

 _

 到了現在,人也大多了。

 _

 生命中遇上一位,「他」

 _

好像事情來來回回,事隔也兩年多,

_

很多男人,也都一起過,也狠狠弄傷過他們。

_

雖然說,那些時光,比起和你一起,也快樂得多,也比對你,我反而笑多了,多了説話。

_

若深夜是最美麗時刻,那赤裸地換上睡衣想着是否還愛你?該是思想和肉體最自由的時刻。

_

起碼在思考當中,我會找到答案。

_

「始終·如一」

_

 

和你一起的代價是,失去原本的自己。

_

我不再笑,

_

卻換來現在面無表情。

_

謝你令我堅強?謝你令我對世界麻目?

_

剩下的只是破碎如玻璃的回憶。

_

說起回憶,並不是表白的那刻,

_

從閨密說起你的名字時,我才留意你。

_

只想起以前閨密對男生愛誰特別有興趣,每次坐綠色專線小巴回家,就是我們談心的時候。

_

只是那時還是大家也剛開始,朋友,社工,師長,才剛算熟悉的關係。

_

朋友,以前也一直以為真心就可以,

_

在層面上,憧憬着會保證永遠的友誼,

_

其實友情和愛情一樣,也複雜如此,

_

只是一直幻想,那種美好,很簡單就能擁有。

_

我不是一個很懂交際的人,在和別人打招呼前,總雖要鼓起100%的勇氣,才可開口。

_

甚至有時我懷疑自己有社交能力障礙。

_

其實本來朋友在腦海裏純白如許,

_

沒想過背叛是如此黑得如墨。

_

當黑白,換成中間色調,變成灰,卻讓我找到唯一的樂土,令我可自由呼吸的地方。

_

真正屬於我的位置,絕對比誰也了解我的閨密。

_

當天,在換成淡藍的夜色時,妳才提起了他,我才銘記這個人的名字。

_

「有一日,我坐觀塘紅van返屋企,我見到世喆。」

_

其實我和你並不熟悉只是,每一次看見你,你的熱情令我害怕,我只是你是比我大的師兄,你是我們組租借康樂用品的組長大人,我們很少說話,你有種獨特的氣場。

_

「然後呢?」其實對於這個人,我並沒有興趣。

_

「佢話,其實如果唔係你有人喺身邊,佢都想同你一齊。」

_

「認真呢?不過……..我對佢…冇興趣。」

_

「一定係我條囡囡太可愛,令到怪叔叔心動!」

_

「算啦!可愛?我自己都想嘔!」

_

收到這句話,我並沒有去想,只是無意中,留意了這個如此神秘的人。

_

你進入了我腦海裏。

_

不過我每天睡前,也的確不斷回想起,閨密給我說的話。

_

究竟你是一個怎樣的人?

_

你這句,「其實若果你唔係有人喺身邊,我都想同你一齊。」

_

不停在我腦海迴盪,困擾我整個學期。

_

上課時,睡在床上時,吃飯時,也令我無意間想起你,好奇你是一個怎樣的人。

_

這種感覺,比以往的也不同。

_

以前我也試過和其他人一起過。

_

但感覺卻完全不同,以前感覺的是友誼較多,愛情,心動卻沒有。

_

以前分手,也是因為我對那個人感到心寒。

_

但至今,你給我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_

這種感覺一直維持到中三開始時,我仍然沒法完全擺脱。

_

我還是記住這個人,

_

漸漸就愛上你,這個神秘的人。

_

那時的我,單純地看愛情,跟本沒想過,有些關係不能接觸,不然會很傷。

 _

不愛看書,不愛聽流行曲,只愛動漫,只愛畫畫,只愛追求夢想,不愛出街,更不理會打扮,鬆散懶惰的女生,那個就是以前的何雪嵐。

_

初戀,不是真的,只是被朋友迫後,又對拍拖感好奇,我才去拍拖。

_

當初那個追我的男生,雖然送我很多禮物,但我的感覺,依然沒有到友情以外的關係。

_

跟他走着海濱,他又送我漫畫周邊,我開始覺得内疚,因為我的心,不是用物質做的。

_

兒戲的關係,回想也覺怪。

_

很快,我就跟他分手了!

_

_

因為一直其實,我關注的,也是他。

 

 

3 132 01/25/2019 18:58
01/25/2019 18:58

  1. #2 雨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初見-ep.2

    2年前,初中三年級,那年我14歲,你16歲。

    _
     那時的我,真的會認真讀書,平時在班上也不出一句聲,因為我是個極度慢熱的人,面對着陌生的人,我不會説話,只是一切也很和諧,平靜,簡單。
    _
    在班上,我也總是很靜。
    _
    每次家長會,老師第一句也是,而我母親也總會收到,很乖,很靜的評語。
    _
    只是我成積也平平無奇。
    _
    那時我和你跟本不太熟。
    _
    我很記得的一件事,令我明白不可以完全相信人。
    _
    我是一個被動的人,所以到了中一不久我也沒在班裏結識一個朋友,有時也會羡慕那一班玩在一起的女生,很想可以和她們玩。
    _
    後來我的確有和她們玩,也過了一段令我感到快樂的時光,我以為我們是真的朋友,卻沒有想過女生,閏密的世界比什麼也複雜,不會像兄弟般把真性情和義氣就能做一輩子的朋友,女生的世界,不只是朋友,會有妒忌,會有虛偽,但真的卻只有小數。
    _
    開初,聽說中學認識的朋友,會是一輩子的。
    _
    我很憧憬這種友誼。
    _
    我以為一切會變好,卻沒想過友情也能不簡單。

    _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被討厭。也不知道得罪她們什麼,就這樣被排斥。

    _

    後來才認識真正的朋友,她也跟我一樣。

    _

    什麼也試過,不論是女生說的壞話,行動,也都一一試過。

    _

    有一次,很深刻一班女生走到我們坐着的坐位,一人一句的罵着我們,如連成一個圈子,我們想着辨法逃離她們的圈套,我們想走出去這個課室,終於我們走出了!

    _

    我拖着朋友的手,拉着她一路跑,走過走廊,又下了樓梯,她們追着,就像不留丁點的空氣給我們呼吸。

    _

    終於走到視藝室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_

    我們只想簡單地做最單純的朋友,為何友誼只能互相比較,互相妒忌嗎?就不能共存?

    _

    不是這個朋友,我不會遇到這一個的你。

    _

    就是從我成為了服務大使開始。

    _

    我們學校有一個特別的學生發展中心,之後的朋友,就算是經常和我乘車回家的螢芷也是我從那裏認識。

    _

    那時我加入了社工的服務團隊,成為了服務大使,那時你是組長,面對着新組員,你很熱情。

    「組員你好呀!呢度呢就係借下康樂用品比人咁!唔洗咁緊張嫁!」

    _

    我和那個朋友也只能傻笑,不知如何回應。

    _

    另一個組長啊明也隨即附和世喆。

    「組員們,以後我哋就係大佬,如果啲同學借嘢唔還都可以同我哋講,我哋會處理㗎啦!」

    _

    我們又再次傻笑着。

    _

    過後,當我和朋友討論這兩位組長時。

    「你覺唔覺我哋嗰兩個組長好搞笑?」_

    「係囉!怪叔叔!」

    我們也笑了起來。

    _

    其實那時我才知道從閨密口裏說的那個鄺世喆就是他。

    _

    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_

    那時的我就是把所有的事也想得很簡單,從來沒有想過拍拖是那麼深奥的事,那時我知單純的那種愛情,從來沒有想過情侶有很多種,甚至沒有想過,真正的你是個什麼的人。

    _

    甚至沒有想過我們真的有可能在一起,

    _

    而你改變了生活於那時的我,讓我成為現在的自己。

    _

    那個能堅強地做自己。

    _

     


    02/03/2019 15:56
  2. #3 雨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吵鬧如常的日子-ep.3
     
    剛來到這個新的環境,新的地方。                    
    _
      總會感到不習慣,但這裡的人總是比我班内的人真。                                                           
     _                                                                             他們會子熱情對待我,不論是社工,又或是那裏的同學也是。  
    _
    他們很能玩,有時我也想容入他們。但我不知道如何才可和他們搭話。
    _
    那時的我遇到了一位師姐,熱情又令人感到親切,一切的事,因為她,我才認識了一班好好的朋友。
    _
    那時我才知道什麼是現實的世界。
    _
    這位師姐和我的性格完全不同。
    _
    她是一個很爽朗的女子,老是很有義氣,很愛為人出頭。
    _
    我卻不是。
    _
    所以也因為此,我多去了社工那裏,也因為這樣,認識了螢芷,也意識到你這一個人的存在。

    你的存在。

    有的笑聲,有的滿口粗口,有的還是不像15歲說的話,你越是這樣,我漸漸對你的世界,對你的所有,有了與趣。

    值班你也永遠最早到,你也是如常的重複做以上的動作,我最後也習慣了!

    我總不敢說出心裏那句話,每次走的時候,我也和瑩梓一起走,每一天坐小巴回家就如家常便飯,我們也會在這個小小只屬我兩的時間,傾談少女心事。

    也許妳連之前說過關於他的事,

    你也一早忘了。

    我引不住說,妳也驚訝不已。

    我只能說出來,不知道是那來的勇氣,

    理直氣壯地說,「我喜歡了鄺世喆!」

    「不是認真的吧?」

    「認真的。」

    我也找不到我為什麼愛上了你。

    會是你那句那次說的話,觸動了我嗎?

    明明你不英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華,吸煙,粗口,你全部也有。

    你的樣子,不像一個正常的男主角,不是比雪白的皮膚,也不是瘦得像木頭,而且也不是高。

    你的肌膚是啡色的,不是一個滿身充滿肌肉的男子,該是説你有一個「肥仔波」,帶著黑色的眼鏡,沒有明顯偶像那麼高,不過也比我高一點,唯一的是,你比誰也幽默。

    「你愛他什麼?」螢芷帶有疑問地問我。

    「我也不知道。」那時的我是這樣答覆她的。

    「要不要我幫你問些問題?」螢芷邪惡的笑容現了出來。

    「我…我想知….他有沒有喜歡的人。」我含羞答答地說了出來。

    「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愛他。」螢芷疑惑到反了一下白眼。

    就是那時,你說的答案令我决定放棄愛你的想法,盡力把我對你的好感消退。

    那天的吵鬧,熱鬧的空間,連空氣也突然有種令人憂傷的感覺,不過也只是我能夠感覺到。

    玩三國殺的,借羽毛球拍的,吃午飯的,也有種朋友的笑聲。

    「喂!好奇問你一句,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螢芷笑着問。

    「我?你估下。」

    「妖,問你就講啦!仆街!」

    「有呀!」

    「係邊個呀!」螢芷又再顯出她邪惡的笑容。

    「唔通中意邊個又話你知咩!」世喆笑着說。

    「係呀!」

    「出面學校㗎!八卦!」說了,便走了。

    我跟自己說別要在意你說的所有話,

    你那句特別刺進我心裏的話。

    我叫自己不要在意,還是在意到在作文堂,的那個作文題目,「一個你想感謝的人」裏,寫下了你。

    可能是因為你在小巴上說的偉論。

    那時我說,「唉!from3了!TSA好大壓力呀!」

    只是你帶點淡淡的唏噓,也有獨特見解,「其實學生明明要的是真正的學習,並不是不停地考試,不停測驗,不停做past paper,操卷,練習,這種沒意思的分數遊戲。」

    我只是淡然笑了一下。

    「你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不好一天,好也只是一天,真的撐不住的話,就休息吧!我真的認為,這樣的生活,根本背棄了學習的原意,學習是要學生記住有意思的事。」

    「也對的。」我笑着說。

    其實我是同意的,也覺得你說的有道理。

    這些話我就一直記着。

    令你成為了,鼓勵我的人。

     


    03/01/2019 19:06
  3. #4 雨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巴士_ ep.4

    就這一次,我們第一次獨自相處了。

     

    我永遠記得的第一件有關你而刻骨銘心的事。

     

    我永遠也會記得和你第二次一起乘車回家的境況。

     

    那一天,我們如常地乘車,但不同是本來你在我心中的身份,第一次的時候,你比較像是一個朋友,那時你問了一個問題,

     

    「你和那個人是一起的嗎?」

     

    我只能尷尬地説,「是….但我不喜歡他,他像一個孩子,這不是我愛的類型。」

     

    你說,「那又是,怎說他也不能好好保護到你。」

     

    其實從小到大,我也很怕異性,並不是一見到就想一拳打到男的來自衛那種,而是溝通起來,我便會特別緊張,可能男同學總會以為我不而親近,而不找我玩,其實只是每次我也會害羞,所以今次也沒有例外,我的確也是害羞到在大家也沒有說話的時候感到尷尬,手心冒汗也正常不過。

     

    看見了一處令人放鬆的夕陽,照到我們的校服上,陽光照射在你黑黝黝的皮膚上,感覺和你看到此情此景,分外溫暖。

     

    這就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一瞬間。

     

    即使我知道自己沒有機會,也希望你能幸福。

     

    你畢業後就會走,這是我知道的事,你會到你爸爸居住的地方定居,你可能不會再回來。

     

    我們不會再在同一個城市生活。

     

    我早就打定輸數,要把我對你的好感消除,只是我沒有想過,我們真的一起了!

     

    那天,我們還是如常一起乘車回家,但今次不同,你給我的感覺不像以往那種朋友的模式。

     

    只有相同的是,你依然愛坐小巴那最後的位置,而且還給我坐近窗的位,自己再坐,很溫柔,跟你以前在大眾面前那豪爽的感覺也抹掉。

     

    天也沒有剛相識時亮,夕陽也走了,入夜在車上的我們。

     

    你把你的手臂擁我入懷,叫我休息,感覺就令我的心為你溶了一半,其實那時我根本緊張到睡不了,睡在你暖暖的肩膀,感覺就是,我比誰也更幸福。

     

    把之前說過放棄你的事也抛諸腦後。

     

    一路上,經過了山,經過了樹,不再是自己一個人,冷氣吹下來的風,也慢成暖氣,或許這就是戀愛的時候,車程變慢也好,感覺未來也會好起來。

     

    「是太累了嗎?」世喆帶點溫柔説看。

     

    我睡眼惺忪的望着他的臉,他也望著我,就像韓劇那樣,對視大家兩秒,就已經很慢長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你很親切地,把我的身體更貼近你那裡,溫暖的手心摸著我的臉。

     

    我感到很意外,腼腆地說,「你幹..什麼呀?」

     

    世喆沒有回答我,漸漸我和你越來越近,你的面容越來越近,使我不能對焦,突然你的唇邊漸近,我睜大了眼睛,你親了我的額頭。

     

    我驚得無言以對,興奮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想不到會那麼好運。

     

    微微從你口中,在我耳邊說了句耳語。

     

    「這是一個秘密,只許我們知道。」

     

    好,我輸了!

     

    我另一邊的心,也溶掉了!

     

    你令我回到家後胡思亂想。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想起了那時的景,那時的我和你,

     

    看著可愛的公仔,我開始像青春偶像劇的女主角,傻笑著,也自言自語起來,想着我明天回校,該怎面對你。

     

    我和公仔說「怎麼辦?」

     

    望着茫茫的天花,令我不斷回憶着那一刻,我們所發生的事。

     

    從那天開始,不再是你,不再是他,而是他們 · 倆

     

     

     

     

     

     

     


    03/09/2019 12:39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