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苜蓿草的約定 Be mine.(更新至第三章完♥)

15 585

#1 澪柒Kirara

楔子

鳳凰花開得耀眼,整個校園彷彿被這六日的炎日燒成一片火海,將我們最後的高中生活燃燒殆盡

畢業服的黑令人熱得受不了,手裡那束庸俗的畢業捧花惹得我鼻子發癢,我極度想逃離這片陽光可以肆無忌憚照射的空地,進到涼爽的大禮堂,但我不行,我們約好了一起進去 . 任憑汗水如沙漏一樣一點一滴的落下,我就這麼呆站著,直到畢業典禮結束,而他,還是沒出現

“咦誒?!景若,妳一直在這站著嗎?”是圓欣,她一向熱心,對班上同學都很關心,是個很好的人,而她身邊站著的是她的新男友陸威 . “嗯,在等人”我微笑著回答

“妳瘋啦?!!現在外面37度誒!幹嘛不進去吹冷氣等就好?”她出自好意的唸我

“別再嘮叨了!沒看到她汗流的要被榨乾似的,我們正好要去吃冰,不如約她一起去?”陸威問

“對厚!景若,妳要不要一起來?我們有優惠卷哦~”圓欣拉著我的手說

“…好吧,別怪我當電燈泡啊!”我猶豫了一會兒後答應

“當然不會!走吧~陸威請客!!” .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請客了?”

看著他們倆甜蜜打鬧的背影,我不禁悵然 . 你應該不會來了吧?盯著手裡那封信上被汗水糊得繾綣的四葉草,我心想

“景若!發什麼呆呢!快來!”圓欣回頭催促我,我才發現我和他們已經差了一段距離

“沒什麼!”我隨手將信丟入一旁的垃圾桶,跑向他們 . 獨留那封沒發揮作用的情書靜靜躺在冰冷的鐵桶 

將我和他的故事,封印在2008年的台北

/留言去繼續看下去♥/

15 585 07/13/2018 14:43
07/13/2018 14:43

  1. #2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1-1 十年後

    一下飛機,記者蜂擁而上,白易顥脫下墨鏡,掛上官方的微笑

    .
    “各位記者朋友們,請在記者會上再發問吧!現在我一概不回答”不等記者們用各種問題淹沒他,他先發制人的說,笑容親切,語氣卻冷冰冰的
    .
    “請問這次回台灣是為了搶走爸爸的總裁王位嗎?”
    .
    “聽說你在美國就開始累積勢力是真的嗎?”
    .
    不理會那些問題,他示意保鏢們去阻擋跟上來的記者,戴上墨鏡,瀟灑離開
    .
    坐上專車,進入台北市,他再熟悉不過的街景從車窗呼嘯而過,許多回憶一擁而上,侵蝕他的內心
    .
    “劉伯伯,麻煩繞一下這間學校,我想看看”經過他的母校A中,他吩咐司機
    .
    “少爺,還有時間,不妨下去走一走?”
    .
    “……不用了,開車繞就是了”語畢,他靜靜的看著窗外,看著他的青春記憶
    .
    從校門到圍欄,都印滿了與她的回憶,一切畫面是如此的清晰,卻又那麼的虛幻
    .
    “如果下去走,可能會更痛苦吧…”他心想,自嘲的輕笑一聲,又對司機說,“可以了,掉頭吧”
    .
    車子掉頭,A中一下子被拋在後頭,然而回憶纏繞在他的心中,久久不離去
    .
    “媽,我回來了”白易顥回到家,母親黎黛芬慵懶的倚在貴妃躺椅上,一看到他進門露出開心的微笑
    .
    “小易,過來,讓媽媽看看”她纖細白皙的雙手輕輕一抬,白易顥乖順的走到母親身邊,“10年了…我的好兒子,終於回來了”黎黛芬溫柔的撫摸白易顥的臉頰,眼淚含著心疼、想念與母愛,潰堤的落下
    .
    “媽,沒事了,我這次回來,一定,會幫妳報仇的,我會讓妳過上好日子,不再被關在這間別院”白易顥眼眶含淚卻倔強的不讓它流出,輕輕替母親逝去淚水
    .
    “呦~我這是打擾了你們母子的相聚歡呢!”一個尖銳的女聲響起,不一會兒,一個臃腫的女人走進來,她是白易顥的嫡母,也就是大房夫人
    .
    “杜瑗,妳來幹嘛?”白易顥將母親護在身後,狠狠盯著她
    .
    “唉,我還是你的嫡母呢!怎麼對我就沒有感人的重逢場面呢?”杜瑗皮笑肉不笑的說
    .
    “別廢話,妳到底來做什麼?”
    .
    “老爺吩咐我來接你去記者會現場,外面都是記者,可別這樣惡狠狠的啊~呵,folio illegittimo(私生子)”她輕蔑的拍拍白易顥的臉走出大門
    .
    “媽,一切照計畫”和黎黛芬說完,白易顥快步跟上杜瑗
    .
    勾起杜瑗的手,白易顥用他一貫的笑容向記者們點點頭,下樓梯時還假惺惺的扶著杜瑗
    .
    一上杜瑗的房車,兩人馬上隔著遠遠的,異常有默契的褪下親切的笑容
    .
    他真的演累了,但他只差最後一步,他不能放棄,他得堅持下去,白易顥揉揉眉心,歎了一口氣


    07/13/2018 15:50
  2. #3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1-2 勝利

    “大家好,我是白易顥,White Sign總裁白俊誠的兒子”

    .
    “父親”白易顥對白俊誠點頭算是打招呼
    .
    “小易,回來了,好久不見,爸爸很想你”白俊誠拍拍他的肩膀
    .
    好一個父愛滿溢的畫面,恕不知,當初是誰把他趕到美國不准他回來的
    .
    “兒子也很想您”暫且忘掉那些令人厭惡的回憶,白易顥淺淺一笑
    .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記者會該開始了”杜瑗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說,而潛台詞是記者拍夠了,可以進入正題了
    .
    “各位記者朋友,歡迎各位蒞臨小犬歸台的記者會,想必大家有很多問題,現在開放大家發問”
    .
    “請問這次回台灣是為了奪位嗎?”
    .
    “又不是宮廷劇,哪來哪麼多篡位反叛,我回來是要和父親學經商之道,畢竟書上寫的終究是紙上談兵,父親也認為是時候讓我熟悉公司的內務,如我剛才所言,我可是父親的兒子,唯一的兒子,何必奪位呢?壞了名聲,只為了得到我唾手可得的東西?這機會成本好像有點大啊!”
    .
    “請問你是二房的私生子是真的嗎?”
    .
    “這不是我們今天記者會的主旨,很抱歉”在白易顥開口前,白俊誠趕緊說
    .
    “不,既然這位朋友那麼有興趣,我就順水推舟,向大家介紹我的生母”白易顥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又說,“順便……告訴大家,為什麼,我會去了十年,期間完全沒有回來過”
    .
    白俊誠和杜瑗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白易顥
    .
    “她,就是我的生母,大家認識的,黎氏企業千金,曾經的紡織公主,黎黛芬,大家歡迎一下吧!”伴著如雷的掌聲,大門一開,黎黛芬從容的進場,雍容華貴,有著不可一世的氣勢
    .
    “而現在發給各位的,是十年前,我們公司的帳目影本,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嗎?連當時只是高中生的我,都能發現的問題,想必大家也能看出來,有一款收入的數字與最後的金額不符合,而當時的會計負責人,正是我的嫡母,杜瑗”白易顥指向已經暗自發抖的杜瑗
    .
    “你!你胡說什麼?!我知道,小易,你一直對我有不滿,但…但你也不能這樣誣衊人啊!”她著急的說
    .
    “杜姐姐,為什麼!妳這是作假帳,犯法的!妳不能那麼作!我……我要去和總裁說這件事”
    “不需要去,阿誠是知道的,因為我就是為了他才作假帳的,公司營運有些問題,這是逼不得已,妳應該也想要你兒子往後可以繼承公司吧?如果現在去告發的話,妳什麼都得不到!”
    “我從來不覬覦你們白家的財產,這件事我一定會插手,頂多我們黎家自己養小易!”
    .
    一段錄音傳出,眾人討論紛紛
    .
    “沒錯,當時我發現了,去和我媽媽說,而她打算去告發,然而……”白易顥頓了頓,繼續說,“請看你們手中那份報紙,然而就那麼巧的,黎氏企業董事長,也就是我的外公,被暗殺了,公司的董事長,換成了杜瑗的哥哥,杜曄,我的媽媽失去了靠山,被白俊誠,沒錯,就是我的父親,軟禁、禁足在別院,而我也被送到美國,直到現在,才准許我回來”白易顥不顧面色鐵青的白俊誠,逕自說完了真相
    .
    “很抱歉,我剛才說了謊,這一次回來,不是要學商,是要把這些他們夫婦做的齷鹺事公佈於世,請求司法的介入,還我媽媽的自由,謝謝大家”
    .
    “請問這是王子的復仇記嗎?”
    .
    “請問你會搶總裁的位置嗎?”
    .
    白易顥不再回答問題,護著黎黛芬離開現場
    .
    “為勝利喝一杯吧!”一條短信傳來,是陸威,白易顥的好哥們,是個律師,這次他幫了不少忙
    .
    “Why not?老地方見”
    .
    “剛才看到新聞,看到那隻老狐狸被你電得慘兮兮,就好爽!”陸威開心的乾了一大杯啤酒
    .
    “可惜我只忙著和記者們解釋,沒注意到他的反應”
    .
    “不過啊,說正經的,沒時間開心了,現在你們公司的高層是各懷鬼胎,下個月的董事會才表決新總裁,大部分董事我都打點好了,就差一個,鳳昇集團的向總,如果要穩固他的票,可能要從他女兒下手,畢竟若結為親家,就沒道理不支持自己的女婿了”
    .
    “真沒想到,我有一天要用美色來達到目的了……還是商業聯姻,真是……”白易顥內心鬱悶,只好灌一大口酒讓自己舒服些
    .
    “我們都已經拚了那麼多年,不能功虧一簣啊!我知道你不好受,但沒辦法,你也知道向之正那個人為人硬派,就只有他女兒能打動他了”
    .
    “我知道,麻煩你安排了”


    07/13/2018 15:52
  3. #4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1-3 未婚妻

    挑高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反射七彩的光芒,眩目耀眼,高高在上,遙不可及,下頭的賓客有的談笑風生、有的獨自啜飲香檳,這場慈善晚會尚未開始,就已經十分熱鬧

    .
    “向總,你好,我是白易顥”他禮貌的伸出手打招呼
    .
    “呵!未來女婿,我知道,令堂與我談過了”向之正用力握住他的手,和藹的笑了幾聲,他的笑聲很渾厚,像是美式影集裡頭頂著大肚子的莊園老主人
    .
    “能娶到令千金是我的榮幸,不知岳父大人有沒有聽說下個月的董事會要重新選總裁一事”白易顥見他為人親善,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切入正題
    .
    “啊,你說那件事,你岳父我在商場打滾也三十多年,我能看不出你們這些小毛頭的招術?”向之正露出一個賊賊的微笑,“不過放心,商業聯姻,在場十對夫妻裡有九對都是這樣結婚的,只希望啊,你要好好待我家洛允,我老頭子就這麼一個孩子,你對她好,我哪有不支持女婿的道理?”
    .
    “多謝岳父大人”
    .
    “哼,不在意自己下半輩子的伴侶長怎樣,卻只記得提醒我爸董事會時要投給你,真是心寒啊!我的,未婚夫”一個女孩突然搭上白易顥的肩,她是向洛允,就是白易顥的未婚妻
    .
    他輕輕蹙眉,因為他不喜歡別人隨便碰他,但僅那一瞬,他又恢復一如往常的笑容
    .
    “洛允,妳來啦!那我先走了,你們年輕人慢慢聊啊!”
    .
    “洛允小姐,久仰芳名”白易顥一個轉身,巧妙的讓向洛允的手離開他的肩膀
    .
    “你最近不也是聲名大噪?”向洛允從waiter手中的托盤上為自己和白易顥拿了杯紅酒
    .
    “呵,讓妳見笑了”白易顥抿了一口紅酒,兩人再也無話
    .
    “誒,這裡好悶,我們去陽台吹吹風,好嗎?”十分鐘後,向洛允開口
    .
    “其實我…有點茫然”今晚的風很涼爽,吹拂著向洛允柔滑的長髮,她看著皎潔的月,不知是月亮照耀她,亦或是她那張陶瓷般的小臉映襯著月光
    .
    白易顥沒有搭話,靜靜等她繼續開口
    .
    “我才25歲,還有好多事沒有做過,連初戀都沒有,就要莫名其妙的嫁給一個今天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向洛允低下頭盯著手裡的紅酒杯,沉默了很久,“但幸好,不是禿頭的老頭子!”她俏皮的抬起頭對白易顥露齒一笑
    .
    “…不用這樣的”白易顥卻笑不出來,看著柔和的月,眼神載滿惆悵,一口飲盡杯中物
    .
    向洛允不懂他在說什麼,更看不透他眼裡頭的憂鬱
    .
    “明明就糟透了不是嗎?明明內心滿是不願意,為什麼還要故作輕鬆?”白易顥望進向洛允淺褐色的眼眸
    .
    “因為我改變不了現實,只好改變自己的心情啊!”向洛允的語氣帶著一絲絲無奈
    .
    白易顥一愣,可能是她太過堅強樂觀的個性令人心疼,或是酒精被月光揮發成催化劑,他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
    .
    “我們….同是天崖淪落人呢”他苦笑一聲


    07/13/2018 15:53
  4. #5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1-4 重逢

    八點,白易顥的寧靜早餐時光被一通電話打擾

    .
    “陸威,什麼事”
    .
    “我今天早上幫你約了一個顧問”
    .
    “顧問?”
    .
    “是啊,她可是剛從國外回台,很多公司搶著要的商業顧問哦!有她輔佐你,你可以更快步上正軌”
    .
    “那麼炙手可熱怎麼就被你約到了?”
    .
    “因為她是我朋友啦!別廢話了,待會九點半到我的事務所吧!掛啦~”
    .
    “喂!喂!陸威?”白易顥有些生氣的看向手機螢幕,“真是,亂幫我排行程還掛我電話,我就偏不去!”
    .
    話是這麼說,但九點十五分,白易顥已經出現在陸威的律師事務所了
    .
    “一如以往的早到十五分鐘呢!你要美式咖啡無糖對吧?”陸威背對著白易顥在泡咖啡
    .
    白易顥給他一個知心的微笑
    .
    “陸威~好久不見!”白易顥朝思暮想的聲音從門口響起
    .
    他拿著咖啡的手停在半空,不敢相信自己能在遇見她
    .
    “哈囉,我是溫….”她走到白易顥身邊也一愣,“白易顥?是你?”
    .
    溫景若眼眶瞬間盈滿淚水
    .
    白易顥感到心疼,想抬手摸摸她的頭,像以前一樣,突然,電話響起,是向洛允
    .
    “不好意思”白易顥禮貌性的點了個頭,到外頭接電話
    .
    “你們認識?”陸威小聲的湊近溫景若
    .
    “嗯,好久沒見了”溫景若望著白易顥的背影說
    .
    “真巧啊!他現在可是個妻奴了,老婆一打來就急著出去接”陸威好笑的說,沒注意到溫景若的心情,因為他不知道他們的故事
    .
    “他…..結婚了?”溫景若不敢置信
    .
    “還沒啦!就是有未婚妻了,等公司局勢穩定就要結婚了”
    .
    “這樣啊……”溫景若垂下眼簾,內心很是複雜
    .
    “抱歉,我是白易顥,我們….認識嗎?”白易顥回到辦公室內,裝作忘記她的樣子,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不能再傷害她和向洛允
    .
    “啊…..你忘記啦?也是,十年沒見了,也該忘了”溫景若扯了扯嘴角,擠出一個連陸威都看得出的苦澀微笑
    .
    白易顥心又是一揪,極力忍住自己想抱她的衝動
    .
    “沒關係,那我們就重新認識吧!我是溫景若,你的商業顧問,可以稍微闡述一下貴公司的情況嗎?”溫景若換上工作模式,暫時掃去所有私人感情
    .
    “那….合作愉快囉~白總,陸威,我走啦!記得下禮拜三圓欣的生日派對,可別再忙到忘記啊,先走了”討論結束已經是中午,溫景若道別後離去
    .
    注意到溫景若換了稱呼,白易顥一陣莫名的失落席捲而來,“呵,不是自己推開她的嗎?”,他自嘲的想


    07/13/2018 15:54
  5. #6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1-5 約會

    離開陸威的事務所,白易顥獨自開車到位於山區的樂園

    .
    “小易,這裡!”
    .
    白易顥聞聲轉頭,看到向洛允身著粉色碎花小洋裝,白皙的腳配上綴著蝴蝶結的高跟鞋,甚是可愛
    .
    “洛允,怎麼那麼突然,想來遊樂園?”白易顥跑到她身旁,一邊與她一起走入園區一邊問
    .
    “偶像劇裡面,情侶不是都會來遊樂園嗎?感覺很浪漫,就想和你一起來”向洛允有點難為情的說
    .
    “呵,沒想到,堂堂千金,還挺少女心的啊?”白易顥湊向她的臉,壞笑道
    .
    “你別靠我那麼近,雖…雖雖然你是我未婚夫,但我還沒準備好獻上初吻的!!”白易顥沒想到一個無心的動作,也可以令她那麼害羞
    .
    “怎麼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妳有點期待啊?嗯?”白易顥不知為何想要逗逗她
    .
    “哪…哪有啊,專心走路啦!”向洛允羞紅了臉,撇過頭,故作鎮定的看向前方繼續走
    .
    “真是可愛呢,我的未婚妻”白易顥輕笑幾聲,不再逗她,默默牽起她的手
    .
    向洛允瞪大了眼睛,卻也沒有掙扎,軟軟的手任憑白易顥那修長的手指與厚實溫暖的大掌包覆著
    .
    終於進到園區內,向洛允興奮的像個小孩一樣蹦蹦跳跳
    .
    “哇啊啊~你看!!摩天輪!!”
    .
    “欸~那個最高的東西是什麼啊?”
    .
    “小易!!!旋轉木馬誒!!”
    .
    白易顥像個爸爸一般,在一旁看著她左跑跑右看看的,任憑她拉著他去玩各項設施
    .
    “妳是沒來過遊樂園哦?”所有設施除了雲霄飛車都玩過一輪後,已經是黃昏,坐在面對夕陽的長椅上,兩人喝著碳酸飲料,白易顥問
    .
    “嗯….因為,我大學以前,都在醫院裡,大學被送到英國後,因為爸爸擔心我,所以派了隨行的醫療團隊看管我的生活,基本上除了上課,我也無法出門,今天,算是我第一次出門玩哦~”向洛允對白易顥嫣然一笑
    .
    “妳生了什麼病啊?那麼嚴重”
    .
    “先天性心臟病,不過,做了手術,以及這些年來的調理,我已經和正常人沒兩樣了,只是不能太過激動,或是太激烈的運動罷了”
    .
    “難怪…剛才沒有去玩雲霄飛車”白易顥點點頭
    .
    “不過….真可惜,這輩子體驗不到雲霄飛車的快感了….”向洛允低下頭嘆口氣
    .
    “…在這裡等我一下!馬上回來!”白易顥突然這麼說並起身跑向雲霄飛車
    .
    向洛允不明所以,但還是乖乖在原地等他
    .
    半小時後,天色已晚,白易顥終於氣喘吁吁的回來了,將手機遞給她,並播放一段影片
    .
    “洛允,妳不能體驗雲霄飛車,我替妳坐,現在車子啟動了,我有一點緊張呢!”開頭是白易顥的聲音
    .
    螢幕中是白易顥的視角,只見他緩緩移動,爬上軌道,幾乎面向天空
    .
    “要滑下去囉!3、2…咦咦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還沒倒數完,列車便垂直掉落
    .
    因為是第一人稱的視角,令向洛允也不禁嚇一跳
    .
    “好了洛允,我下來了,我可是冒著會被工作人員罵還有手機會飛出去的危險拍給妳看的哦!”
    .
    影片結束,向洛允卻遲遲不抬起頭
    .
    “….怎麼了?太刺激了嗎?”白易顥見她毫無反應,緊張的問
    .
    向洛允抬起頭,小臉蛋掛著兩行淚珠
    .
    “怎…怎麼哭了?”
    .
    “謝謝你…..”她一把抱住白易顥,白易顥先是一驚,會心一笑,回抱她
    .
    五彩的煙火在他們身後綻放,點亮了黑藍的夜空


    07/13/2018 15:54
  6. #7 菜先生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支持!繼續!


    07/13/2018 19:49
  7. #8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感謝 #7 菜先生 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07/13/2018 20:45
  8. #9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1 學妹

    今天是董事會舉辦的日子,溫景若依照與白易顥約好的時間來到White Sign
    .
    “欸?景若學姊”在洗手間,向洛允驚喜的看著正在洗手的溫景若說
    .
    “…洛允?好巧,怎麼妳也在這?”溫景若開心的笑了笑
    .
    “我送爸爸來參加董事會,因為等等有約,要先回去了,學姊呢?”向洛允邊解釋邊補妝
    .
    “我啊,來陪老闆參加董事會的”溫景若拿起紙巾擦擦手
    .
    “學姊那麼好,不知是哪位董事長那麼幸運,請到學姊~”向洛允收拾好東西,朝溫景若甜甜一笑
    .
    溫景若僅回以一個淺淺的笑,沒有多說
    .
    “和學姊研究所畢業之後就沒再聯絡了,要不要留個電話號碼,改日一起喝個咖啡敘敘舊~我聽說我們在英國最喜歡的咖啡廳進駐台北囉!”向洛允也沒有逼問,轉個話題說
    .
    “當然,回台灣之後能遇到妳,真的很開心”溫景若給了她名片,兩人走出洗手間後各自離開
    .
    “董事會要開始了,怎麼那麼久?”回到會議室,白易顥問,語氣沒有明顯的情緒
    .
    “在洗手間遇到大學學妹,稍微寒暄幾句,抱歉,讓白總久等了”溫景若微笑著坐在白易顥身邊
    .
    “各位董事請坐,董事會現在開始”陸威作為White Sign的法律顧問,也充當了此次會議的主席,坐在會議桌的最前方
    .
    “今天要表決的項目,是新執行長的人選,請大家提名”待所有董事就定位,陸威宣布
    .
    董事們提了幾個人選,其中也有白易顥
    .
    到了候選人發表的時間,溫景若作為白易顥的代言人,自然得幫他發表
    .
    “各位董事好,我是白總的顧問,代他向各位發表他對公司的期許與想法”溫景若對著麥克風說,“White Sign一直以來都是彩妝的龍頭,可近幾年的韓系彩妝搶走了我們不少的客源,因此,我們希望可以帶領White Sign與韓國藝人合作,藉著K-pop的風潮,將台灣彩妝推廣到世界,並學習日系彩妝的嚴格品質管控和歐美的精緻度,以平價卻有專櫃品質的商品吸引客戶……”
    .
    “謝謝大家,我們的發表到此結束”溫景若說了整整十五分鐘,看向各位董事的表情,這執行長的位子應該是勢在必得
    .
    投票結束,許多董事原先舉棋不定,因為向之正的支持,讓那些董事也陸續更進
    .
    “恭喜白總,不,白執行長”溫景若伸出手,和白易顥來個勝利之握
    .
    “多虧溫顧問的建議,才吸引那些董事的支持”白易顥回握她的手,表情還是緊繃著,可從他的嘴角,溫景若便知道他內心非常高興
    .
    “我只是盡了我的本分,往後的合作,也請執行長多多指教”溫景若鬆了手,客氣的說
    .
    “兄弟,恭喜啊”陸威擁抱了一下白易顥,白易顥也開心的展露笑顏
    .
    “只對我這樣冷冰冰的嗎……”溫景若感受著剛才白易顥的手的餘溫,心情黯淡了幾分


    07/17/2018 11:35
  9. #10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2 派對

    一家高級餐廳內,空無一人,卻播放著悠揚的古典樂

    .
    溫景若帶著路圓欣進入餐廳,坐在中間的位置
    .
    “奇怪….陸威怎麼還沒來?”溫景若探望四周,疑惑的問
    .
    “對誒…我們都已經用女主出場的模式遲到那麼久了….他不會又忘了吧?”路圓欣肉肉的臉蛋瞬間寫滿了失落
    .
    “…不會啦!一定是他還在忙”溫景若連忙安慰
    .
    又等了半個小時,路圓欣的臉色明顯不好看,而此時陸威才來
    .
    “…抱歉,來晚了,景若,我有事,想和圓欣單獨談談”陸威也沉著一張臉
    .
    “可是我們往年都一起幫圓欣慶生的啊…”溫景若不明所以,但看到陸威一臉嚴肅,點點頭,“好,我走,你們好好談,我回家吃泡麵”
    .
    “圓欣”沉默了很久,路圓欣都已經喝了第三杯水,陸威才歎了一口氣叫她,“我們交往了十多年,耽誤彼此那麼久,是不是也夠了?”
    .
    “什…..什麼意思,陸威”路圓欣一僵,嘴唇微微顫抖
    .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要妳當我女朋友了”陸威認真的看著她
    .
    “陸威!!你…你有沒有良心?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為什麼要那麼殘忍?我付出了所有的青春……”路圓欣淚如雨下,崩潰的大罵陸威
    .
    一個深深的吻堵住路圓欣的嘴,“別急,聽我說完”,陸威放開她,單膝跪下,拿出早準備好的鑽戒,“都十年了,不能再耽誤妳了,我不想要妳當我的女朋友,我要妳當我的老婆,負責妳的下半輩子”
    .
    “陸威,你….你真的很白目誒!!”路圓欣破涕為笑,感動的淚水停不下來
    .
    “路圓欣,妳願不願意,讓我成為妳的丈夫?”陸威深情的看著她
    .
    路圓欣難得嬌羞的點了頭,陸威替她戴上戒指,把她抱起來轉了一圈,躲在一旁許久的溫景若、白易顥和其他陸威的朋友都跑出來放拉炮
    .
    “溫景若!!妳也事先知道?!!”路圓欣震驚的看向將生日蛋糕推出來的溫景若,“你們演技真的很好誒!!”
    .
    “好姐妹,祝妳幸福!”溫景若挑眉裝傻,上前抱住路圓欣,同時感動的掉淚
    .
    “妳也要快點找到妳的幸福!”兩個好姐妹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
    “恭喜囉~兄弟,娶得美嬌娘”白易顥拍拍陸威的肩
    .
    “也謝謝白執行長~撥空來幫我這個小小律師囉~”陸威開玩笑的說
    .
    “呵,三八!”白易顥忍俊不禁,揍了陸威一拳
    .
    “…白易顥?你來幹嘛?”路圓欣看到白易顥,臉上有了怒色
    .
    氣氛一陣尷尬,白易顥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
    “圓欣,他是我的老闆啦!”陸威趕緊圓場
    .
    “但是….”路圓欣看向溫景若用眼神示意她解釋
    .
    “圓欣,今天是妳生日,別這樣,他已經忘記了,都過去了,沒事”溫景若輕聲說
    .
    “什麼叫忘記了!!你們的感情那麼深….”直腸子的路圓欣忍不住氣的說
    .
    溫景若面有難色的搖搖頭
    .
    “圓欣!!來這裡拍照~”另外幾個女生從餐廳另一頭叫圓欣
    .
    “回家再好好跟我解釋!”路圓欣勉為其難的點點頭,離開前瞪了一眼白易顥
    .
    白易顥與溫景若對到眼,又不約而同的避開彼此的目光


    07/17/2018 11:36
  10. #11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3 苜蓿草

    生日派對的氣氛正熱,不知為何平常很是節制的白易顥卻喝的爛醉
    .
    溫景若發現爛醉的他在外面草皮吐,趕緊拿水過去關心
    .
    “白易顥,喝那麼醉做什麼呢?來,喝口水”溫景若替他順順背又遞給他水杯
    .
    水還沒嚥下去,又吐的一塌糊塗
    .
    “沒事吧?真是的,我去找陸威帶你回去”溫景若透過落地窗看向餐廳內
    .
    陸威正忙著和路圓欣擁吻,應該也是喝醉了,估計待會路圓欣也不會回家
    .
    “這…..”溫景若猶豫良久,“算了,我載你回去,能自己走嗎?”
    .
    白易顥神智不清地搭著溫景若東倒西歪的走向停車場
    .
    回到溫景若與路圓欣合租的小公寓,溫景若將白易顥丟在沙發,自己坐在地上喘口氣
    .
    “哎呀,襯衫都被你吐髒了”溫景若小心翼翼的替他脫下襯衫,清洗乾淨後晾在陽台
    .
    把他的姿勢喬好,從房間拿一條毛毯替他蓋上
    .
    溫景若洗漱好之後,坐在沙發旁的地上,看著那張好看的臉
    .
    “白易顥……你真的忘記了嗎?苜蓿草的約定啊….怎麼可以連我是誰都忘記?那年到底去哪了?為什麼現在毀約和別人訂了婚?”溫景若邊哭邊說,不能自己…..
    .
    十年前
    .
    “喂,叫你們班溫景若出來”幾個學校裡有名的混混突然跑到溫景若所在的資優班
    .
    “…有事嗎?”溫景若警惕的看著兩個比自己高一顆頭的壯漢
    .
    “我們老大看上妳了,聽說妳今天生日,要和妳吃頓晚飯”壯漢向兩邊讓開,全校連老師都怕的富二代趙強走向溫景若
    .
    “沒空”溫景若冷冷的回答
    .
    “妳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趙強高傲的說
    .
    “可惜我不喝酒”她輕輕一笑,轉身進教室
    .
    趙強臉色一暗,兩個壯漢一把抓住她
    .
    “你們要幹嘛?!放開我!!”溫景若驚慌的大叫
    .
    “讓妳知道不聽話的下場,帶走”趙強手一擺,壯漢將她直接架起雙腳離地,走向後門
    .
    “你們幾個王八蛋!放開她!”白易顥過來送她生日禮物,碰巧看到這一幕,趕緊衝上去阻止
    .
    “呦~來一個多管閒事的小白臉啊?”趙強扭了一下脖子,一拳打上白易顥的臉
    .
    白易顥也是不是省油的燈,三兩下就解決了趙強,兩個壯漢見情況不對,丟下溫景若前來助陣
    .
    “小易!!停手!!別打了!!”溫景若內心一陣感動,她從不知道原來她的儒雅竹馬也那麼能打,將壯漢一一打趴在地
    .
    “滾!!敢再來騷擾溫景若,跟你沒完!”白易顥生氣的全力踢一下趙強,三人連滾帶爬的逃之夭夭
    .
    “沒事吧?”白易顥自己滿身傷,卻先關心溫景若
    .
    “沒事,倒是你,滿身都是傷”溫景若有些心疼的摸白易顥額嘴角的傷痕
    .
    “嘶….”白易顥痛的皺起眉
    .
    “走吧,我們去保健室擦藥”溫景若扶起他
    .
    “下次別那麼衝動了,幸虧這次只是擦傷,下次如果被打成重傷怎麼辦?”溫景若溫柔的為他擦藥
    .
    “妳在擔心我?”
    .
    “當然擔心啊,你要是怎麼了,我怎麼和黛芬阿姨交代?”
    .
    “對了,我剛才去找妳是要送妳生日禮物的”白易顥將包裝被用爛還沾著血漬的禮物盒遞給她
    .
    “謝謝啦~可以拆嗎?”
    .
    白易顥點頭答應,溫景若興奮的拆開包裝
    .
    “幸運草?”溫景若拿出盒內物,是一條吊墜是銀製四葉草的項鏈
    .
    “我替妳戴上吧!”白易顥接過項鏈,溫景若轉身背對他,將頭髮撩起
    .
    走到鏡子前看,草綠色在溫景若白皙的鎖骨上閃耀著柔光,甚是好看
    .
    “喜歡嗎?”白易顥下了床走到她身邊
    .
    “嗯,很好看,謝謝你”溫景若目不轉睛的盯著鏡中的項鏈
    .
    “妳知道,四葉幸運草的花語是什麼嗎?”
    .
    溫景若抬頭看向白易顥,歪頭一想,“四葉幸運草….不就是幸運嗎?”
    .
    “不是,它的學名是苜蓿草,花語是”白易顥搖搖頭,突然溫柔的笑,“Be mine. ”
    .
    “Be mine?”溫景若紅了臉,愣愣的看著他
    .
    “嗯,Be mine. ”白易顥輕笑一聲,摸摸她的頭後,雙手插著口袋,嘴裡吹著口哨的離去
    .
    “這….這算是….告白嗎?”溫景若看著苜蓿草吊墜心想


    07/17/2018 11:37
  11. #12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4 舊情復燃

    隔日一早,白易顥早早起床,並在陽台找到了自己曬好的襯衫穿上

    .
    看向趴在矮桌上睡的很熟的溫景若,白易顥眼底閃過一絲柔軟,走向前將她抱上沙發,並輕抹去她乾掉的淚痕
    .
    細白的頸子上閃耀著綠光,白易顥定睛一看,是那條苜蓿草項鏈
    .
    “對不起,景若…..”他心裡揪痛,卻無能為力
    .
    “小易….小易….為什麼忘記我?小易…..不要走好嗎?”溫景若抓住他的手,模糊不清的說
    .
    白易顥一驚,發現只是夢話後鬆了一口氣,可眼眶有些模糊
    .
    忍住淚水,輕輕吻了她的額頭,白易顥走到廚房做早餐
    .
    “好香….”溫景若睜開眼,看向廚房,白易顥穿著圍裙正在煎培根,配上傾落的陽光和他好看的側臉,形成了一副美麗的畫
    .
    “小易?額…白執行長,早安”溫景若爬起身,沒有注意到自己從地上移到了沙發上
    .
    “醒了?抱歉,逕自用了廚房”白易顥沒有抬頭,平淡的說
    .
    “沒關係,能吃到白執行長做的早餐是我的榮幸”溫景若微微一笑,走到流理台前,替他打蛋
    .
    白易顥額頭出了汗想擦,手卻髒髒的不能擦
    .
    溫景若拿起手帕,輕輕按了按他的額頭,替他擦汗
    .
    白易顥一愣,看向溫景若,兩人對看了宛如一世紀那麼久
    .
    “抱歉,踰矩了”溫景若收回手,尷尬的不知道將手擺在哪裡
    .
    “不會,謝謝妳昨晚收留我”
    .
    “沒事,看陸威似乎也喝茫了,就擅自做主帶你回來”溫景若用另一個爐子煎蛋,兩人不再說話
    .
    “景若~對不起~我昨晚和陸威……”路圓欣回到了家,看到他們一起下廚停下動作
    .
    “你們…..不會…昨晚….?”路圓欣曖昧的看著兩人
    .
    溫景若在白易顥身後瞪大了眼,用力的搖搖頭
    .
    “…我煮了兩份,妳們吃吧,我去公司了”白易顥莫名其妙紅了臉,尷尬的脫下圍裙,拿起外套離開
    .
    “溫、景、若??”路圓欣瞪著溫景若步步逼近
    .
    “路圓欣,他只是喝醉了,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好嗎?”溫景若未等好姐妹上刑就回答完了
    .
    “真的?”
    .
    “真、的”溫景若將煎蛋和培根分成兩份,遞一份給她
    .
    “這次先相信妳”路圓欣用叉子用力插了一塊培根吃掉
    .
    “也不會有下次了好嗎?”溫景若翻了個白眼,大口大口吃起早餐
    .
    溫景若踩著噠噠噠的高跟鞋,一進公司大門便吸引了職員們的注目
    .
    “景若姐怎麼永遠那麼有氣場啊”
    .
    “我告訴你,她現在是我的新女神了”
    .
    “噗,上禮拜小微、上上禮拜Linda,拜託,景若姐怎麼可能看上你這個沒錢沒臉的花心大蘿蔔啊?!”
    .
    溫景若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正在嚼舌根的部門
    .
    所有人瞬間解散,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
    “謝謝你,請你喝咖啡,以後好好工作,別再來公司只看美女了”溫景若挑了眉,對那個「大蘿蔔」露出大方卻疏離的笑容,將自己手中還沒喝的咖啡放在他的桌上
    .
    “謝…謝謝溫顧問,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為公司付出的!!”大蘿蔔尷尬的鞠躬道謝
    .
    連他的話都沒有聽完,溫景若已經視若無睹的走到執行長辦公室門前了
    .
    “哇!!你有看到景若姐剛才的笑容嗎?超美的啊!根本就……”獨留大蘿蔔一臉興奮的和另一群男同事討論
    .
    “白執行長”溫景若敲敲門
    .
    “請進”一如往常,不,應該是只針對溫景若,用那冷冰冰的語氣回答
    .
    “執行長,這是和韓國經紀公司的合約企劃案,請您過目”溫景若將一本厚厚的資料夾放在白易顥桌上
    .
    “放著吧”白易顥撇了一眼,頭都沒抬
    .
    溫景若握著頸上的項鏈,忍著心痛
    .
    “可以出去了”白易顥見她一直站在面前,才終於抬頭看她
    .
    “哦!好,那個…執行長,吃早餐了嗎?”溫景若回過神問
    .
    “還沒有,不過我不餓,沒關係”白易顥的語氣軟了幾分,聽起來也比較沒那麼一板一眼
    .
    “小易!!我替你做了早餐~”一個人還未敲門就闖進來,是向洛允
    .
    溫景若回頭看到是她,十分震驚
    .
    “欸~學姊?!難道妳那天說的老闆是….小易?”向洛允很開心又遇到她,天真的燦爛一笑
    .
    “沒錯,那洛允妳是…..?”
    .
    “啊~我是小易的未婚妻啦!”向洛允走到白易顥身旁,調皮的親一下他的臉頰
    .
    “不,他不喜歡別人碰他的臉頰”溫景若心想,笑容垮了下來
    .
    “洛允,這裡是公司”白易顥帶著些許警告的語氣推開向洛允
    .
    “知道啦!親一下而已嘛!”向洛允撒嬌的嘟嘴
    .
    “那,我就不打擾了”溫景若淺淺一笑,離開前深深望了白易顥一眼,極力忍住眼眶的淚水走回辦公室
    .
    “洛允,我現在再忙,待會再來好嗎?”白易顥的內心也沒有多好過,耐著性子,笑著對向洛允說
    .
    “我就在這坐著看你工作,不出聲吵你的!!”向洛允用拉拉鍊的動作拉起自己的嘴巴
    .
    “向洛允,我的意思是,麻煩妳出去!”白易顥按住一跳一跳的太陽穴,語氣頗兇的對她說
    .
    向洛允一僵,拿出包包甩門離開
    .
    “我到底在幹嘛……”白易顥有點崩潰的埋住自己的臉
    .
    此時,溫景若正在辦公桌前心神不寧
    .
    “怎麼可能是她?她可是我大學最好的朋友……我要怎麼面對她?”這些問題在她腦中盤旋不去
    .
    “夠了,溫景若,不關妳的事,專心工作,對,工作!”她拍拍自己的臉迫使自己提起勁


    07/17/2018 11:38
  12. #13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3-1 動情

    今天是與韓國經紀公司簽約的日子,溫景若、白易顥和陸威在會議室與韓國方的承辦人員開會
    .
    “公司方面是希望招待白執行長和溫顧問親自到韓國監督拍攝廣告,並藉此拉近兩公司的距離,使往後的合作更愉快”韓國方的發言人說
    .
    “這……可能要再安排一下行程再行定奪,而且關於拍攝廣告……”溫景若為難的看向白易顥,委婉的推辭著
    .
    “不,既然貴公司那麼有誠意,我們一定會到韓國一訪,祝我們合作愉快”白易顥打斷溫景若的發言,向對方伸出手
    .
    “呵呵呵!合作愉快!”對方客套的笑,用力回握白易顥的手
    .
    過了一週,來到出發的日子
    .
    商務艙上,白易顥和溫景若坐在一起,甚是尷尬,幸好白易顥剛啟程不久就睡著了
    .
    “…和小時候一樣,上了交通工具沒兩下就睡死了”溫景若想到往事,柔柔一笑,替他蓋上毯子
    .
    “景若……我好想妳……”白易顥含糊不清的夢囈
    .
    溫景若一愣,“你不是說…忘了嗎?”
    .
    第一天的行程幾乎都是韓國方招待的遊覽,兩個人的距離在旅途中也漸漸變近
    .
    “這裡是景福宮,兩位都是俊男美女,要不要穿韓服拍幾張照呢?”韓國公司的董事長秘書問
    .
    “執行長,看你吧…”溫景若看了一下白易顥
    .
    “妳明明就想穿吧?”畢竟是他那麼愛的女人,一個表情,他就知道她的想法
    .
    “都來了…就體驗一下嘛!”溫景若有點害羞的低下頭
    .
    “那就麻煩您了”白易顥對秘書說,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
    .
    “好的好的!”替他們租好韓服,秘書就因有事先行離開,並約好中午載他們去吃飯
    .
    “欸妳看妳看,那邊那個男生好帥啊!”旁邊的外國女生用德語看著白易顥,向一旁的同行的朋友說
    .
    “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就別肖想了”同行的友人說,兩人一起惡狠狠的瞪著溫景若
    .
    溫景若不禁汗顏,難怪人家說語言是利器,她高中學德語時從來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
    .
    “她們一直很凶的看妳,好像是德文,再說什麼啊?”白易顥小聲的問她
    .
    “她們說你很帥然後誤以為我是你的女友,所以非常忌妒的瞪著我”溫景若照實回答,頓了一下,“執行長怎麼知道我會德文?”
    .
    “額…妳的履歷上寫的”白易顥也是一頓,慌忙的解釋
    .
    “我的履歷上沒有提到吧!”馬上被溫景若打臉
    .
    “那…那就是聽陸威說的吧!總之我有好像聽說妳會德文”白易顥尷尬的摸摸耳朵
    .
    “你小時候說謊都會摸耳朵的”溫景若懷疑的盯著他看
    .
    “我…我…誒小心!前面有水坑”白易顥突然指著地板,然後將她打橫抱起,走過水坑再放下她
    .
    “謝謝”溫景若臉紅的像顆蘋果
    .
    “沒事,只是看妳穿白鞋,會弄髒”
    .
    “你怎麼…還是一樣體貼啊…”溫景若低下頭,那抹微笑似乎除了幸福還有一絲感傷
    .
    “是…是這樣嗎?”白易顥回答,氣氛瞬間尷尬了起來
    .
    “其實我們好像,蠻多相似的地方”白易顥索性換了個話題,溫景若看向他,示意他繼續說,“我們都不太表露自己的內心吧,像是妳平常都是很強勢能幹的樣子,沒想到會想要穿韓服”
    .
    “執行長平常這樣對我那麼冷淡,裝著一副高冷的樣子,也沒想到你會那麼體貼啊”溫景若背著手,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白易顥前頭
    .
    回眸,兩人對視一笑
    .
    剎那間風起,剛盛開的櫻花隨風飄落,兩人之間宛如漫畫中的場景
    .
    “額…妳頭上有一朵花”白易顥伸手,替她拿下那朵粉嫩嬌艷的櫻花,遞給她
    .
    “這朵花……蠻適合執行長的呢!”溫景若調皮的把花別在白易顥的耳朵上後快速跑走
    .
    “什….溫景若!妳別跑!!”白易顥追上溫景若
    .
    “好了好了,我投降,你怎麼能跑啊?”溫景若氣喘吁吁的嬌嗔道
    .
    “呵,敢捉弄我,死定了,別動!!”白易顥抓住她的肩膀,小心的替她一朵一朵的別上花
    .
    溫景若屏息,看著只離她咫尺近且不輸給韓國歐巴的完美臉蛋,小鹿在心中都快撞死了!
    .
    “好了~看吧!很美的!”白易顥像個小男孩般露出得逞的賊笑,那瞬間,溫景若彷彿看到高中時那個仍舊天真的他
    .
    “啊~這樣很像村姑誒!!”溫景若用手機看了一下,不滿的哭喪了臉
    .
    “哼,誰叫妳捉弄我?”白易顥搭上她的肩,如同炫耀戰利品一般,驕傲的走著
    .
    看向搭在她肩上的大手,溫景若有些害羞,又抬頭看身側的他,他們離的好近,她感覺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了
    .
    “糟糕,心跳的那麼快,他不會也聽到了吧?”想到這,溫景若觸電般推開白易顥
    .
    “我們和秘書約的時間快到了,趕緊去換掉韓服吧!”溫景若恨不得找個洞跳進去,逃跑似的跑回韓服出租店
    .
    “怎麼連害羞都那麼可愛呢?”白易顥摸著自己的心臟,感受剛才溫景若的餘溫和自己飛快的心跳


    07/24/2018 09:41
  13. #14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3-2 復合

    很快的來到在韓國的最後一晚,兩人在計程車上要回飯店

    .
    “白易顥,我們還沒去吃韓式炸雞呢!明早就要回台灣了,我們…現在去吃好不好?”溫景若提議
    .
    “可以啊,我也想試試”白易顥對她溫柔一笑,這一個月裡,兩人的關係彷彿回到從前一般的親密
    .
    知名韓式炸雞店內
    .
    “其實我…一直很想問你一件事”溫景若乾了幾杯啤酒壯膽後開口
    .
    “問啊~”白易顥專注於啃炸雞腿,不在意的說
    .
    “你在飛機上睡著的時候,喊了我的名字,我想問你,你…真的忘記我們的過去了嗎?”溫景若看向他,白易顥停下動作,尷尬的回看
    .
    白易顥放下雞腿,沉默不語
    .
    “沒錯”白易顥擦擦手,吐了口很長的氣,“我原本以為,我這輩子不會遇見妳了,當我再見到妳的時候,我很震驚,也發覺妳這十年來其實從來沒有離開我的心裡,但我有了未婚妻,我不想傷害她,更不想二度傷害妳,所以我說了謊,說我忘了妳,而且刻意的疏遠、冷淡,以為這樣我就可以真正忘掉妳,妳也可以死心,但這個月下來,顯然一切都破功了…”白易顥自嘲的輕笑,搖搖頭
    .
    “好像越來越愛妳了,溫景若,妳說該怎麼辦呢?”白易顥抬頭,苦笑著喝下一杯酒
    .
    “小易…”溫景若低下頭,握緊了拳頭,還是忍不住的流下眼淚,不停的啜泣
    .
    “別哭,景…別哭”白易顥捧著她的臉,說出十年來自己一直刻意避開的暱稱,抹掉她臉上源源不絕的淚水,自己卻也流下男兒淚
    .
    兩人相擁而泣,這一刻,彼此十年來壓抑的情感一次爆發
    .
    “我愛妳,十年來,沒有變”離開炸雞店,兩人回到飯店,在白易顥進房前,他對溫景若說,低啞的嗓音令人沉醉
    .
    “苜蓿草的約定,現在還算數嗎?”溫景若從領子下抽出一直帶著的項鏈,沾著淚的雙眸使人憐惜
    .
    “…Be mine…”白易顥盯著那草綠色的柔光喃喃道
    .
    突然,他將她拉進自己的房間,用一個用力的吻回答她的問題,把她壓制在門板上,連燈都來不及開,兩人吻的令人窒息
    .
    褪去彼此的衣衫,這時候的他們,世界只有彼此……
    .
    隔日清晨,白易顥先醒了,他側著身,看著溫景若均勻的呼吸
    .
    輕輕撫摸她柔軟的髮絲,看向她胸前的紅纓點點,身體不自禁的熱了起來
    .
    溫柔的覆上她的唇瓣,小力的挑逗著她,溫景若小貓般的蠕動了一下身軀,緩緩睜開雙眼
    .
    “小易…你…”看到身上的男子,她紅了臉,著急的想推開他
    .
    “景…我要…”白易顥在她耳邊拂氣,眼神充滿了獸性
    .
    “不可以…該去機場了,啊…”溫景若拒絕,卻又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
    .
    “真的不想要嗎?”白易顥壞壞的看向她,手依舊不得空的挑逗著
    .
    “我……”話還沒說完,白易顥又用舌頭鑽入她的嘴中,惹得她喘不過氣
    .
    又是一陣翻雲覆雨……


    07/24/2018 09:42
  14. #15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3-3 過往

    回台後,兩人如同剛熱戀的小情侶,常常出去約會
    .
    “這週末要去哪?”溫景若傳了個訊息給白易顥
    .
    “回學校看看如何?我已經在妳家樓下了”白易顥秒讀秒回
    .
    溫景若幸福的輕笑,整理好頭髮,補一下妝,提起包包下樓
    .
    “怎麼會突然想回A中?”溫景若和白易顥牽著手,漫步在校園裡,她好奇的問
    .
    “從美國回來之後就一直想要去了,但那個時候沒有妳,所以怕去了只會徒留傷悲”白易顥看向眼前熟悉的校園,無限回憶宛如跑馬燈在腦中播放
    .
    操場上的打鬧、教室裡的浪漫、保健室裡的告白,一切都歷歷在目
    .
    走到了禮堂,溫景若停下腳步
    .
    “你畢業典禮那天去了哪?不是說好一起進去的嗎?”
    .
    “那天,被我爸趕到美國,聯絡也被迫全換,自此,就不曾聯絡過妳了”白易顥回憶著往事,嘴角掛著淺淺的笑
    .
    “今天和那天一樣熱呢!我在這裡站了整整三個小時,就為了等你來”溫景若轉了個身,面對白易顥,“你知道我那天原本要幹嘛嗎?”
    .
    白易顥搖頭
    .
    溫景若清了清嗓子,開口說,“白易顥,我答應你,Be your girlfriend!”
    .
    “我那天原本要這麼說的”溫景若拿出項鏈把玩著
    .
    “Be mine.”白易顥也看著依舊閃亮的草綠色苜蓿草,“這個約定遲了十年才實現,對不起”
    .
    “如果你現在重新正式和我告白,我就勉強原諒你吧!”溫景若俏皮的歪歪頭
    .
    “溫景若,我們從五歲就認識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妳在我心中就已經不僅僅是青梅,我愛妳,第一次有想對妳說這句話的衝動,是高中我們居然又同校時,終於,我在妳的十八歲生日對妳告白了,但始終沒有說出那句話,沒想到就這麼錯過了十年,老天爺讓我重新遇到妳,我想這是命中注定吧!從妳戴上那條苜蓿草項鏈的那刻,妳就注定Be mine. 我愛妳,溫景若,妳願意Be my girlfriend嗎?”白易顥深情的看著她
    .
    “我願意”溫景若感動的開口,兩人輕輕一吻,如同一對新人在神父面前般神聖莊嚴
    .
    兩人漫步在林蔭道下,一句話都沒說,就這麼沉默的牽著對方的手,但兩人幸福洋溢卻藏也藏不住
    .
    回到家,白易顥撥了一通電話給向之正,爾後駕車至鳳昇集團
    .
    “小子,我向之正的女兒,可不是利用完就可以丟的”向之正冷冷的說
    .
    “利用?向蕫您也說過,這商場,利用無處不在,更何況,我這段時間也真心待洛允,如果沒有遇到景若,我會一直下去,但她是我朝思暮想,愛了十多年的女人,向蕫,我知道這樣很失禮,但請您體諒我的心情”白易顥說完跪了下來
    .
    “做什麼?!快起來!跪再久我都不會答應你悔婚的!若不想要你執行長的位置和那個叫溫景若的女人出什麼事,你該怎麼處理你應該清楚,我不會把今天的事告訴洛允,就當作你沒來過吧!”向之正擺手要他出去
    .
    白易顥心如死灰的站起,落寞的走出鳳昇集團的公司


    07/24/2018 09:43
  15. #16 澪柒Kira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3-4 現實

    “喂…小易…”溫景若從被窩裡伸出手,半睡半醒的接起電話
    .
    “景,昨晚睡的好嗎?”就算沒有見面,但溫景若完全能想像出白易顥現在充滿甜蜜的笑容
    .
    “嗯…如果你晚點打來就睡的更好了”溫景若懶懶的起身,走到浴室刷牙洗臉
    .
    “妳在幹嘛?”
    .
    “偶在刷嗄,有神馬速?”因為嘴裡有牙刷,溫景若口齒不清的問
    .
    “只是想要和妳吃個早餐,再一起去公司”白易顥忍著笑,語氣裡有滿滿的寵溺
    .
    “噗!”溫景若吐掉泡泡又漱漱口後才回答,“好啊,去哪吃?”
    .
    “去我們之前常去的早餐店如何?我去載妳,大概再十分鐘就到妳家樓下了”
    .
    “好啊,那我趕緊準備一下~先掛”溫景若不等白易顥回答就逕自滑掉了電話,哼著小曲去挑選衣服
    .
    “圓欣~我今天不和妳吃早餐了,先走啦!”溫景若宛如少女般開心的要出門
    .
    “站住!!溫景若,為什麼妳自從韓國回來後就變得怪、怪、的?整個人散發著戀愛的氣息,還常常晚上不回家,說!妳和白易顥是不是……”路圓欣拉長尾音,指著她問
    .
    “是不是…….?”溫景若瞪大眼睛裝沒事,跟著路圓欣一起拉長尾音
    .
    “還在裝傻!!快如實招來!!說!妳招不招?”路圓欣大喊,手不安分的搔癢溫景若,惹得她咯咯笑
    .
    “好好好,路大人饒命!!我招、我招!”溫景若快喘不過氣似的趕緊求饒
    .
    形成一個奇怪的畫面,兩個十年好友難得正襟危坐,一個狠狠瞪著對方,另一個則一臉心虛
    .
    “妳傻啊妳?他有未婚妻誒,這樣妳根本就是…就是…”路圓欣捨不得說出那個詞傷害好友
    .
    “根本就是第三者,我知道,但我們已經錯過了一次,我不想再錯過第二次,我會努力爭取,我不想再眼睜睜看他離開”溫景若眼神堅定的說
    .
    “就算會傷害到自己大學的好友也無所謂,是吧?”路圓欣蹙眉
    .
    “…我會好好和洛允說的,盡可能的,把傷害降到最低”說起向洛允,溫景若開始飄移不定
    .
    “我知道你們兩個很相愛,但…….”路圓欣很不贊同,想要勸說,但被溫景若打斷,“好了圓欣,有什麼事晚上再說吧!他已經在樓下等我了”
    .
    溫景若躲避路圓欣的眼神,抓起包包開門
    .
    “景若!”路圓欣再次叫住她,“不管如何,我都陪著妳”
    .
    兩人相擁了幾分鐘
    .
    “好了,我要下去了,他等很久了”溫景若離開路圓欣的懷抱,擦擦淚水和路圓欣揮手道別
    .
    “再見,晚上一起喝酒吧!”路圓欣也揮揮手,目送溫景若下樓
    .
    “久等了,出發吧!”溫景若上了車後說
    .
    “怎麼了?看起來哭過”白易顥關心的問,同時將車開出巷子,往A中的方向走
    .
    “圓欣剛才知道我們的事,她擔心…我會受傷”溫景若淡淡的說
    .
    “我好像…也無法對妳保證不讓妳受傷,畢竟洛允…”白易顥的聲音很沉,看表情似乎很自責
    .
    “你現在已經成功讓我受傷了”溫景若幽默的說出心中的落寞
    .
    “對不起,不應該說這個的”白易顥溫柔的對她淺笑,可嘴角帶著些許的苦澀
    .
    吃完早餐,兩人為了避嫌,一前一後的進了公司,而白易顥剛在位置上坐下,陸威就闖了進來
    .
    “小易,圓欣和我說了,你和景若…”陸威一臉不解,欲言又止,“你不會忘了你和向洛允的關係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向之正在商場的地位,你才剛上位,他想要換掉你就可以…”
    .
    “夠了!!”白易顥解開襯衫的第一個釦子,崩潰的大喊,“陸威,我和她並不是一時的衝動,我愛她已經超過十年,你要我怎麼割捨?!”白易顥顫抖著哭了,手扶著額,不停啜泣
    .
    “…你慎重考慮吧!江山還是美人,自己斟酌”陸威留下這句話就走了
    .
    溫景若在門外聽到了一切,捂著嘴避免自己哭出聲
    .
    陸威深深望了溫景若一眼,那一眼,彷彿是指責,又像是不解,令她十分受傷
    .
    整理好心情,溫景若再次來到白易顥門前,直接轉動門把進去,裡頭連燈都沒開,只有那一大片落地窗灑進的陽光
    .
    “小易”溫景若輕喚,坐在正在喝酒的他旁邊,為自己也添一杯
    .
    白易顥茫茫的看向她,他不希望讓她看到他現在的樣子
    .
    “你從不在公司喝酒的”溫景若笑著打破沉默
    .
    “我愛妳”白易顥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
    .
    “我也是”溫景若的一滴眼淚落入琥珀色的液體中,她終究還是忍不住
    .
    一個突然又霸道的吻,溫景若手中的杯子落地,應聲碎裂,他將她抱上書桌,欲解開她的釦子
    .
    溫景若沒有拒絕,熱烈的迎合他,兩人都用盡全力,因為彼此都心知肚明,這是最後一次了
    .
    “小易,其實,只有這一小段美好,我就心滿意足了”完事後,溫景若從後面抱住站在窗前抽煙的他
    .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白易顥吐出一朵雲煙,聲音沙啞,溫景若知道,他也在哭
    .
    “我愛你,所以沒關係”溫景若搖搖頭,語畢,兩人沉默了下來,一點一滴的感受彼此的體溫


    07/24/2018 09:44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