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

20 249

#1 冰墨❄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0

他是心思縝密、城府極深、手段狠辣的腹黑少主。她是心機謀略、笑裡藏刀、陰險狡詐的流氓女王。第一次見面,她救了他;第二次見面,他吻了她;第n次見面後,他們愛上了對方……

“喂,權少楠,你到底要不要當我男朋友?”

“不要。”

“那你想當誰的?”

“我都不要。”

“那你到底想怎樣?”

“想當你老公。”

20 249 08/01/2018 21:29
08/01/2018 21:29

  1. #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1

    “爸!媽!”權少楠衝進早已血流成河的別墅,腳下是慘死可怕的屍體,但他卻毫不在乎,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父母。雖說,他早就猜到他們可能已經不在了。

    正在打鬥的雙方人馬都聽到了權少楠稚氣卻充滿決心的話語

    “是那兩個人的兒子!快去殺了他!”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聲音大而宏亮,聞言,身著黑衣的那方人馬馬上解決了眼前的對手後,快速地往權少楠的方向前進。

    “少主,快跑!”忠心耿耿的屬下們全不顧自己身上的傷,拼盡全力的擋下黑衣人,也要保住年僅10歲的權少楠,他是他們組織最後的希望,沒了他,權家就真的完了。

    權少楠年紀是小,但他卻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他父母死了,因為他們要保他。

    “要走一起走!”權少楠看著眼前搏命奮鬥的屬下,努力的控制住眼眶中的淚水不掉,他父母死了他很難過,但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群為他父母效命長久的屬下也死在他的眼前。

    “少主,如今家主已不在,權家僅剩你一人,要是連你也喪命於這裡,那權家就沒有繼承人了。你忍心看著你祖父打的江山就這麼被外人奪去嗎?我們這麼拼命就是為了你,難道你要辜負我們嗎?”待某個屬下喊完,一個不注意,一隻脈搏就這麼硬生生的被砍斷了,血毫不客氣的噴出。

    “啊!”權少楠在怎麼大膽,畢竟是小孩,顫抖的小身板明顯被嚇到。只看到那個人最後倒地後還是看著他,但卻再也沒有力氣吼出來了,於是權少楠只看到他的口型,便再也不猶豫的轉身跑了。

    他看清楚了他說的那兩個字:快跑!

    他讓他快跑!


    08/01/2018 21:29
  2. #3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2

    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他又做夢了嗎?夢到自己小時候最不願意面對的那個場景。

    權少楠的金眸黯淡了幾分,這些人,不得好死!等他查出真相,他們做的那些事他全部都會百倍奉還,他要讓他們生不如死。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話說,他現在在哪裡?

    回想了一下,昨天他好像中了3槍,昏倒在路邊草叢,然後……打量了一下他所在這個小房間的裝潢擺設,主人很有品味,那應該就不是藍霸天那群人,何況還給他治療包紮,權少楠更確信不是藍霸天他們了。

    但…不是歸不是,不殺他並不代表不會是他的敵人,畢竟……他這個家主的位置可是權利的代表,藍霸天就是想要取代他這個家主位置,才會對他動殺心,呵呵…敢做出這種事,就要忍受得住來自他的報復,他最討厭被背叛了。

    忽然,對聲音一向敏銳的權少楠聽到一陣聲音,立刻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因此,當白璃一推開房間的門,就看到權少楠那雙深邃的金眸緊盯著她,呃…她犯錯神馬了?

    “唷唷唷你醒啦!”白璃對著權少楠微微一笑,眼神乾淨純真,當然,她是裝的。


    08/01/2018 21:30
  3. #4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3

    看著眼前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的眼神,疏離中帶有一絲防備,讓白璃感覺到了一點危險的氣息。當初看到這個渾身是血的男人時,第一時間她是想直接送醫院了事的,但是後來卻發現這個男人中的是槍傷,所以才親自幫他包紮。女人的第六感偶爾是準確的,這個男人,不簡單。

    儘管白璃偽裝的很好,可權少楠是什麼人,他是權家的家主,神秘組織的boss,白璃眼中那一閃而過的懷疑和猜忌還是被權少楠捕捉到了。

    “你是誰?”權少楠稍微打量了下眼前嬌小可愛的女孩,看起來天真單純,精緻的面容不含有一丁點兒情緒,漆黑的眸子清可見底,怎麼看都恍若鄰家妹妹一般可愛。但是他知道,白璃不可能如他所想的那樣只是個可人的女孩,看房間擺設就知曉,復古平凡,簡單而優美,所以白璃,是裝的無誤。

    “我?”白璃明知故問的指了指自己

    “我叫白璃。”白璃俏皮的吐了吐舌

    “我看你倒在路邊,所以…我就把你帶回來了,這裡是我家。”

    白璃還想裝,權少楠可不想陪她過家家,直接就切入主題

    “一般人看到受傷往往是送進醫院,而你卻把我送到你家,很難讓人不懷疑你是有什麼目的的吧?”看了一下白璃的目光,沒什麼變化,繼續道

    “而且,如果我沒記錯,我中的是槍傷,你一個女孩怎麼會取子彈?”

    聞言,白璃並沒有被抓包的情緒,反倒是,眼底多了抹興趣和狡黠。


    08/01/2018 21:32
  4. #5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4

    “呵呵。”白璃輕輕笑了兩聲,清澈的眼神一抹,取代的是深不見底的黑暗!

    “你猜啊!”白璃瞇起眼睛,挑眉笑的恣意挑釁。權少楠沒回答,可心裡也在默默揣測。想從白璃如星光閃耀的眸中看出什麼,無奈,剛剛的眼神是白璃裝的所以格外明顯,現在取之的是白璃原本的黑眸,黑暗而深奧的眸,彷彿是要把權少楠吸進去的無底洞,他看不懂,但卻也相信白璃不會是他的仇人。

    “哎唷你一直這樣看我我會誤會你愛上我哦!”白璃對權少楠眨了下眼睛,後者似乎不太想理她。好吧,一個巴掌拍不響,白璃也覺得無聊。

    “好啦不鬧了,嗯…早餐。”白璃從剛回來就一直拿在手上的白色塑膠袋中拿出兩份早餐,一份遞給權少楠。

    既然確定了白璃不是敵人,只是單純想救他的人,權少楠臉色才好了一點,四周的低氣壓也減緩了一點。

    權少楠接過早餐,道了聲謝,畢竟他昨晚沒吃晚餐,確實也餓了。吃過早餐後,權少楠又重新打量了下白璃,身材偏向纖細,但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精緻的五官堪稱完美,漫不經心的視線帶著傲然坐在他旁邊的沙發上玩著遊戲。


    08/01/2018 21:32
  5. #6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5

    這個女人…跟他所理解出來的女人,好像不太一樣!權少楠深邃的金眸似乎閃過一抹什麼,快速的讓他本人也沒發現。

    “我要走了。”權少楠低沉有如大提琴的酒嗓聲在白璃的耳畔邊響起,聞言,白璃“啪”了一聲,大力的把手機扣在旁邊,轉頭對上權少楠好看的眼眸

    “你中了3槍。”白璃挑眉

    “無妨,我的人會來接我。”語畢,權少楠翻身下床,動作乾淨俐落,一點都沒有受傷的感覺。估計,若不是因為失血太多,她覺得這個男人就算中了10槍也會面不改色的。

    果然,就在權少楠落地的第一個瞬間,外面的門就被撞開,聞聲望去,白璃和權少楠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情況

    “靠!”白璃低聲罵了一句,接著又看向權少楠

    “你要賠我一個門!”看著那張精緻小臉上委屈的表情,權少楠既好笑又心疼。心疼?一個毫無感情的權少楠根本就沒意識到這個!

    “小少爺。”通常權少楠的手下面上都會稱他少爺

    “沒事,她救了我。”權少楠一句話,讓所有原本防備著白璃的黑衣人都放下了防備

    “謝謝你,救了我們小少爺。”為首的人叫做方銘,是當年權少楠父親最信任的兩人之一,只是另一個,跟著權少楠的父親一起死在了當年那場事故。

    “不會,舉手之勞罷了。”聞言,方銘就要扶著權少楠離開,但下一秒

    “等等!”白璃叫住他們,站起身來

    “嗯?”權少楠回頭,入眼的是一雙含笑的雙眸

    “你叫什麼?”語畢,白璃不經意的舔了下嘴唇。

    她本就長得精緻漂亮,粉色舌尖掃過嘴角的那一瞬間,帶出三分妖嬈奢靡的味道。


    08/01/2018 21:32
  6. #7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6

    權少楠不禁愣了一秒,不過隨即,就回神過來

    “想知道?”權少楠勾了下嘴唇,眸中多了幾分笑意。他本來就是個十分俊美的男生,眉眼俊秀,五官刀削斧鑿一般渾然天成,此時的他,更是讓冷漠無情的金眸增添了幾分人情。

    “這樣我才知道去哪裡找人賠我一個門。”白璃也學權少楠勾了勾小巧的櫻唇

    “呵…”聞言,權少楠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方叔。”權少楠一個眼神,方銘就知道是什麼意思,這是長久以來培養出來的默契

    “是的,小少爺”方銘拿出一張黑卡,遞給白璃

    “小姐,這是一點心意。”白璃盯著那張黑卡,沒有動作,可漆黑眸中的貪念卻毫無遮掩。

    看到那雙乾淨單純的黑眸此時卻是令人厭惡的貪心,讓權少楠有些不爽,看來,注定要讓他失望了呢!

    “那我就收下啦!”白璃把那張黑卡視為什麼奇珍異寶似的,謹慎而小心的接過

    “告辭了。”方銘也沒了當初的親切感

    “拜拜!”白璃笑的沒心沒肺,還一邊揮動著黑卡,在權少楠的眼中,那是多麼刺眼的東西啊。

    待權少楠一行人離開後,白璃的笑容瞬間消失,只剩一雙陰冷至極的眸子,像蒙了兩層徹骨寒冰。

    手中的黑卡隨便往後一丟,剛好進了垃圾桶,像是…那本來就是屬於在垃圾桶內的垃圾。


    08/01/2018 21:33
  7. #8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7

    白璃家外,是一台最新款的勞斯萊斯箱型車。

    “家主。”原本走在權少楠右後方的方銘快速地繞到車旁為權少楠開門。

    車上

    “方叔,幫我調查那個女人,白璃。”權少楠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指,似有似無的情緒在好看的金眸中打轉。聞言,方銘有些不贊同,畢竟,剛剛也看過那個女人的人品了,他是不想讓權少楠跟她再有接觸的

    “可是,家主……”話還未說完,就先被權少楠打斷

    “那是她應得的。”權少楠肯定且低沉,又帶有一絲的冷酷無情,讓方銘不禁一顫

    “是。”他忘了,這個年紀雖然比他輕的家主,心狠手辣的手段他是見識過的,何況區區一個女人而已,他擔心什麼?

    另一邊,白璃已經換掉了原本穿的白T,換上的是一件歐式制服,與古老的歐式建築風格一致,只不過取之顏色黑色,讓整體多了一點神秘,表現出年輕活力卻不是雅緻,黑色的連身制服搭配黑色的長襪皮鞋,洋溢俏麗的青春氣息而又精緻端莊。

    這本來是瑞雅高中的制服,但是經由白璃改良後,變成了現在他們琉璃社的社服。

    琉璃社原是一個叫做黑龍幫的幫派,由一群瑞雅高中的學生們組織而成的黑社會。但是在白璃高二時,前任老大畢業了,因此被前任老大看中的白璃就順理成章的接下了幫派。

    白璃接手後,毫不猶豫的廢除了幫派,改之成現在的社團,琉璃社。


    08/01/2018 21:34
  8. #9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8

    因為她懂,她知道想要讓幫派強大起來,必須得攀附其他的資源,例如瑞雅高中。而用黑龍幫的名義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只好用這個方式。

    瑞雅高中大門,銀白色的馬沙拉第穩穩的停在旁邊,一雙纖細的腿,踏著黑色端莊的皮鞋落地。

    在太陽的照料下,打出一道靚麗的身影,在俏麗黑色的短裙下是一雙修長的腿,長髮柔柔飄落,划過白皙的面龐,陽光將她的皮膚照的通亮,黑眸红唇,那一瞬間,好像是看到了真正的女王殿下一般。這張臉縱容已經看過了幾百遍,還是會每一次都忍不住驚艷。

    “小璃。”很快,白璃的到來已經傳遍了整個校園,沒辦法,誰叫白璃是瑞雅高中的校花,又偏偏不常來學校呢?

    “嗯。”來者是白璃社的副社長,林郡洋,他的每個動作都很文雅,面帶淺笑,玉骨冰肌,恍若悄然綻放的白玉蘭,高潔綻放的那瞬間,迷人眼球。他順手接過白璃的書包,又順勢摸了下白璃的頭,然後成功的被白璃拍掉爪子後,兩人才離去。

    白璃和林郡洋在大家曖昧的注目禮下回到教室。大家都覺得他們是一對情侶,但是只有林郡洋知道,他們真的只是同班同學兼同桌兼很好的朋友罷了。想到這,林郡洋的心不禁有些痛痛的。

    “處理完了吧?”一坐下,林郡洋就擔心的一直問白璃她這次出任務的情況,沒錯,這就是為什麼白璃常常不在學校的原因

    “嗯,解決了。”白璃也都耐心的回答完林郡洋的問題。

    她跟林郡洋認識很久了,他對她什麼心思白璃早就知道了,可是……她沒有辦法回應他的感情,這份感情始終沒有結果的,所以她不會給林郡洋任何機會。要是有一天林郡洋開始行動了,那她會選擇轉身離開,她不要林郡洋苦苦的守候她,這對林郡洋不公平。


    08/02/2018 15:55
  9. #10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09

    與此同時,一台勞斯萊斯正開往郊區

    “少主。”方銘恭敬的開口。聞言,正在假寐的權少楠緩緩睜開那雙黃金眸

    “嗯?”僅僅一個音節,足以讓人感到萬分驚恐,這是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是來自上位者的霸氣,讓人心甘情願的屈服。

    “屬下已經查到白璃的資料,但是……這些資料好像都被人刻意遮掩。”方銘皺著眉頭,將資料遞給權少楠。權少楠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除了姓名和性別,其他都是不詳,連照片也沒有。

    “其它查不到?”權少楠是知道方銘的能力,只要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人,那就沒有方銘查不到的理。方銘有些挫敗的道

    “屬下盡力了。”真不是他不想,他已經動用了所有的資源,卻還是查不到任何有關白璃的蛛絲馬跡

    “那她的背景要不是真的乾淨,那就是非常不簡單了。”權少楠的面無表情下,是一陣波濤洶湧,只要很仔細的觀察,就會發現那雙深邃的金眸裡濃濃的興趣和征服欲。

    “屬下無能。”方銘自認,這一仗,他敗了

    “沒事,先去解決藍霸天的事。”

    “是。”

    車子緩緩的開進一個廢棄停車場,裡面已經被權少楠的人佈滿,中間有個人跪倒在地上,渾身是血,卻換不到同情。

    車穩穩的停在一旁,權少楠緩慢優雅的下車,黑暗中的日光燈照射下來,襯得他那英俊的臉龐更是深邃立體,稜角分明。權少楠薄唇一抿,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邪魅的像來自地獄的路西法。

    藍霸天看著一身白素T的權少楠朝他走了過來,他身姿挺拔,身材健碩,下身那黑色的褲子更是襯托出他修長的大長腿。這一身是白璃幫他買的,因為白璃的衣服權少楠根本穿不下去。


    08/02/2018 15:56
  10. #11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0

    “你…你個乳臭未乾的兔崽子,有什麼資格當家主?我呸!”藍霸天唾了一口口水,雖然他深受重傷,但也是一條好漢,體內的傲骨不允許他求饒

    “我有沒有資格,不是由你來決定,你想要家主,可以商量,但你錯就錯在對我出手。”語畢,低氣壓頓時充斥在整個停車場裡,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手腕上的手指,骨節微微發白,冷冷的視線掃過地上的藍霸天,金眸一瞇,薄唇上下一碰

    “動手。”輕飄飄的話說出來感覺落地有聲,兩個字像是狠狠的用了力氣砸在地上,讓人畏懼。

    勞斯萊斯再次出現,只不過這次前往的方向是市區。

    空蕩蕩的停車場已經沒了人,留下的,只有一地的灰燼。

    “噹…噹…噹…噹……”鐘聲響起,中午午餐時間到了

    “那我們下堂課再繼續說,下課。”

    “謝謝老師。”

    “小璃,我們去吃飯。”一下課,林郡洋就飄到白璃的身旁

    “好。”白璃爽快的答應,拿了一下飯卡,然後跟著林郡洋一起去飯堂。

    俊男美女總是惹人眼球的,更何況白璃還是大家最關注的校花。

    “郡洋哥哥。”剛進飯堂,就聽到一個嬌羞稚嗲的聲音

    “高蒨蒨?她怎麼在這裡?”林郡洋聞聲看去,一個女孩穿著瑞雅高中的普通制服站在不遠處向他揮手

    “郡洋哥哥,你是來找我的嗎?”高蒨蒨小跑步過去,卻看到林郡洋身旁有個高挑的身影。

    高蒨蒨是個轉學生,她並不知道白璃是誰,但是她眼睛不瞎,白璃那麼漂亮,一山不容二虎,高蒨蒨瞬間對她有了敵意

    “郡洋哥哥,她是誰啊?”


    08/02/2018 15:57
  11. #1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1

    聞言,白璃終於正眼看向身前這個比自己矮整整一顆頭的高蒨蒨。這個女生看起來單純沒心機,而且還一臉傲氣,估計是哪家被寵壞的小公主吧!白璃勾唇道

    “我叫白璃。”白璃露出有善的微笑,但在高蒨蒨的眼裡卻是極為刺眼

    “我管你是誰,郡洋哥哥是我的,誰都不許跟我搶!”高蒨蒨一把推開白璃,然後向前抱住林郡洋的手臂,眼神挑釁至極。白璃雖然毫無防備的被推了一把,但到底是訓練過的,怎麼可能真的被推倒?

    “小璃!”林郡洋看到白璃被推,心中一緊,雖然知道高蒨蒨傷不了她,但還是忍不住的擔心,見白璃只是後退了幾步,沒摔傷,提起來的心才放下。

    “高蒨蒨!你幹什麼!”林郡洋甩開高蒨蒨的手,目光冷冽凌厲,自認公主般高高在上,也確實如公主般被寵著的高蒨蒨哪受過這種氣,哇一聲就哭了出來

    “哇…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你的未婚妻呢!”高蒨蒨非常高調的大哭,她心中委屈,雖然母親讓她先不要說出這件事,但是只有這樣做,才能讓大家知道郡洋哥哥是她的,誰都不能搶!

    不得不說,高蒨蒨雖然沒什麼心機,但並不笨。

    此時,一旁看戲的眾人都驚呆了,這個推他們校花的人竟然是校草的未婚妻!現場很多女孩的心都粉碎了,如果只是一個緋聞女友的話,他們還有機會,可是現在是未婚妻啊!他們哪裡還有機會?

    “高蒨蒨!你胡說!”林郡洋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他以為高蒨蒨在說謊,心裡只想趕快解釋讓白璃不要誤會

    “我沒有騙你,不信你自己去問阿姨。”高蒨蒨此時的臉上還掛著兩道淚水,看起來楚楚可憐,而她口中的阿姨,就是林郡洋的母親。話都說成這樣了,而且高蒨蒨看起來也不像在說謊,讓白璃瞬間相信了。

    但林郡洋還是不肯接受事實,他得立馬回家一趟

    “小璃,你不要相信她的話,我現在馬上回家問清楚,等我。”語畢,林郡洋快的像一陣風一樣跑走了,見沒戲了,眾人也散了,只剩下白璃與高蒨蒨還在原地不動。


    08/02/2018 15:58
  12. #13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2

    雙方沉默著,誰也不發一語。白璃眼中的打量很是放肆,毫無遮掩,她是故意的,她在試探高蒨蒨。而高蒨蒨也不甘示弱,雖然氣場沒辦法壓過白璃,但是他們高家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高蒨蒨雖然心思單純,沒有城府,可是她從小就被教育不能丟高家的臉。

    最終,高蒨蒨還是敗陣下來

    “你跟郡洋哥哥是情侶?”高蒨蒨冷靜了下來,不管這個白璃的回答是什麼,她都只看結局,結局就是,林郡洋是她的

    “不是。你呢?真的是林郡洋的未婚妻?”白璃簡約的回答後,又反問高蒨蒨。高蒨蒨聽到白璃的回答後,這才對她少一分敵意。

    “是,我是阿姨親口認定的媳婦。”聞言,白璃的眼眸閃過一抹算計狡黠的眼光,說真的,高蒨蒨長相也不差,甜美可人,一張精緻的娃娃臉,個性雖然衝動,但也不是個壞女孩,能成為Z國四大家族林家繼承人的未婚妻,就代表她有一定的家世背景。

    最重要的是,她從高蒨蒨那雙漂亮的大眼眸中看到了對林郡洋滿滿的情愫。就憑這些的條件,她是支持高蒨蒨跟林郡洋的,說不定高蒨蒨能夠打動林郡洋呢?說不定她能讓林郡洋放棄這段不可能的感情呢?

    評估了一下後,白璃倒是想賭看看,但同時她也不想強迫林郡洋,所以白璃心裡這樣想著的時候,臉上是沒有任何表示的。

    “喂,你聽到我說話了吧?所以,你別想打郡洋哥哥的主意。”高蒨蒨見白璃面無表情,心中也不好胡亂揣測她的想法

    “嗯,不會。”白璃淡淡的應了一句話後,邁著長腿離開了,她本來就沒什麼食慾。只留下一臉懵樣的高蒨蒨還留站在原地。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放學後,白璃開著愛車回到了家,但是這個家,並不是帶權少楠去的那個地方,因為那裡根本就不是她真正的家,只是她名下眾多房子中的其中一棟而已,是為了掩飾她正真住的地方。


    08/02/2018 15:59
  13. #14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3

    時光飛逝,轉眼間,平凡的一個星期就這樣過去了,白璃的生活作息就是吃飯睡覺上學再吃飯睡覺上學,沒有任何變化,悠閒自在的很。而在這7天中,林郡洋倒是沒有再回來也沒有打任何一通電話給她,不過白璃倒不擔心他,畢竟身為林氏繼承人沒點本事,那他可能早已死過好幾百次。

    目前她最感興趣的就是上次她救到的那個神秘男子,身中3槍失血過多還能很好的藏身而不被發現,真的很不簡單,當時要不是她多事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打暈了他,估計他還真的有辦法脫身。

    “嗯…真想跟他打一場架。”白璃小聲的嘀咕,這就是屬於強者的傲氣。當真正的強者碰到強者時,不會退縮,反而會勇往直前,就像白璃這樣,一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就想跟他打一架,當然也不是愚昧的向前衝,而是有實力才衝。

    “唰——”忽然,一隻粉筆以雷霆萬鈞之勢飛了過來,承載著老師的憤怒,直直朝白璃的腦袋飛去。

    然而,就在粉筆砸到她之前,一隻修長白皙的手飛快的伸出,將粉筆穩穩的接住

    “老師,您的粉筆掉了。”語畢,白璃漫不經心的把粉筆準確的丟回粉筆盒,語氣淡淡,像是完全沒看見老師氣的通紅的臉。

    “你……”這個老師是這學期剛來的,是一位新手老師,年輕志大,所以總是免不了志氣高昂,不喜愛學生在底下做些小動作。白璃常常不在學校,所以她並不認識白璃,當她看到白璃正在看著窗外,完全沒有心思在課堂上的時候,她真的是氣炸了

    “老師,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因白璃是坐在窗戶的旁邊,所以此時白璃背著陽光,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芒,笑容甜美的模樣好似綻放在陽光中的花兒。

    老師看著她精緻的小臉有些發愣,不過隨即就回神過來了

    “咳咳…請你把剛才我讀的那段翻譯出來。”這節是英文課,剛才老師唸的是剛剛自己隨口說出來的句子,並不是課本上找的到的,所以她篤定白璃肯定回答問題不出來的。


    08/02/2018 16:00
  14. #15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4

    聞言,白璃小巧可愛的紅唇微勾

    “Love is not the sweet words under the shade of flowers, not the honey words in the peach blossoms, not the light years, not the hard compulsion, the love is based on the common language.”純美式音腔在教室中響起,甜美的聲線讓眾人有如在聽一場美妙的音樂饗宴。

    而老師明顯愣了一下,她剛才明明看白璃沒在聽課,怎麼白璃講的出來呢?最重要的是這個口腔分明是正宗美國人啊!

    “我…我問的是翻……”

    “翻譯是:

    愛情不是花蔭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蜜語,不是輕綿的眼淚,更不是死硬的強迫,愛情是建立在共同語言的基礎上的。”相對於老師的震驚的面孔,白璃自信的笑容顯得相當奪目耀眼。

    “那…那意思……”

    “意思是指,得到愛情,不是用什麼甜言蜜語,不是用什麼共同患難,更不是用什麼強逼的,而是擁有相同的話題。”白璃鼻樑拔挺,睫毛打下,又黑又長。面上清冽如雪,又瑩瓷姣好,白蓮般的雪膚,像是冬天飛揚的雪花,好看至極。

    “噹…噹…噹…噹……”鐘聲響起

    “老師下課了,沒事我就先走了,再見。”語畢,白璃帥氣的勾起書包,纖細的雙腿大步的離開了

    “再見……”老師被她專業的口語驚呆了,下意識的回答,等她意識到自己根本還沒說下課的時候,人已經走遠了。

    離開教室後,白璃一如往常的走向停車場牽車,忽然,一隻長而有力的手臂拉向白璃白皙的手腕。

    “誰?”白璃快速的向後踢了一腳,然而,後面的人卻比她快速

    “是我。”這個冰冷的聲音,低沉暗啞得相當好聽,宛如低沉的琴音,能撩撥人的心弦。

    猜到來者是誰後,白璃果然不再出手。權少楠看白璃不再掙扎後,才放開禁錮她的手

    “你怎麼在這裡?”白璃緩緩的回頭,入眼的是冷硬的線條,如刀削般的五官,哪怕是隨意那麼一站,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來的氣質都是那樣優雅、尊貴,宛如王者高高在上!

    白璃怎麼樣也想不到,這個神秘的男人會出現在這。


    08/02/2018 16:03
  15. #16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5

    “來找你的。”因為站的靠近,所以權少楠溫熱的氣息全灑在白璃的臉上,只不過,感情遲鈍的白璃絲毫沒有發現現在的曖昧。

    “哦?是嗎?”白璃微微勾唇

    “但是……我可沒告訴你我讀哪呢!”聞言,權少楠目視著白璃,線條冷毅的唇角也泛起了一抹弧度,玩索的打量著她,深邃的黃金眸,神秘而迷人,令人難以捉摸。

    過了許久,低沉好聽如提琴的聲音才伴之而來

    “你猜。”白璃一聽,嘴角弧度更深了一分,用斜睨的目光看向權少楠,拋去一個媚眼

    “你調查我。”這句話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白璃撩了撩自己的髮絲,往權少楠靠近一步

    “對嗎?”粉嫩嫩的小手俯上權少楠的胸膛,開始不輕不重的撫摸著。然而,沒多少下拳頭就變成鷹爪狀,往權少楠的胸口偷襲而去,速度迅猛,正常人肯定始料未及。

    但權少楠是什麼人?他豈會被白璃抓住!

    權少楠一個後空翻,避開了白璃的鷹爪。白璃不死心,繼續向權少楠攻擊,可全都被權少楠躲掉了。

    權少楠只守不攻讓白璃有些被刺激到,到最後他實在看不下去了,才又一把抓住白璃的手

    “你……”白璃的手被抓住後她才清醒一些

    “還打嗎?”權少楠難得這麼耐心的跟誰說話,語氣溫和的像爸爸在哄無理取鬧的小孩,讓白璃簡直快瘋了。

    但白璃也是訓練有素的,快速調整好心情後,白璃驀然勾唇,她扭轉了手形,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整個人撲入權少楠結實的胸膛。


    08/09/2018 17:04
  16. #17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6

    少女清新的香味飄入鼻尖,從未這樣親密接觸過女人的權少楠直接愣住。

    而白璃就是趁著這個點,她又想再度偷襲,不過卻沒想到權少楠很快就回神,先下手為強。

    白璃被權少楠一把擁入懷裡,因為身高的關係,所以白璃必須揚起頭才能看到權少楠。入眼的是一張冷冽的臉龐,他的五官就像是上天專門雕刻出來的,狹眸、高鼻、薄唇,完美得無懈可擊。

    見白璃看自己看愣,權少楠微微勾唇,一抹好看的弧度自他的嘴角蔓延開來

    “好看嗎?”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沙啞,卻魅力十足。

    聞言,白璃瞬間清醒過來,她又惱又羞的瞪著權少楠,她一貫冷靜優雅,怎麼這些在這個男人面前就全部毀滅?

    “放開我。”看著懷裡的小人兒粉嫩的櫻唇嘟起,權少楠更不想鬆手了,他快速的俯身向下,冷冽的薄唇不偏不倚的停在白璃水潤的唇上,僅此一秒,就鬆開了她。

    “權少楠。”語畢,權少楠就飛快的離開了,只留下一臉慒樣的白璃。

    “家主,你怎麼了嗎?”方銘一臉擔心的看著權少楠,自從上了車後,他家家主就一直摸著嘴唇,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

    “沒事。”這一句問候才把權少楠拉回現實。其實今天權少楠並不是故意去找白璃的,他是要去辦一件事,結果剛好巧遇她。自從上次告別後,雖然對她有些失望,但是她的身影卻一直圍繞在他的腦海裡,更何況權少楠調查了一下,他那張黑卡根本就沒被動過,也就是說,不是白璃還沒用,就是白璃不屑用。

    更讓權少楠驚訝的是,白璃竟然是琉璃社的人。他之前就一直有在關注這個社團,因為太特別,太突出了,沒想到這個女人是黑社會的,難怪不怕他。

    這個白璃實在太令人驚喜了,權少楠暗暗發誓,他絕對要把白璃的所有秘密挖出來。


    08/09/2018 17:04
  17. #18 冰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7

    是夜,白璃穿著睡衣站在洗手台前,一邊刷牙,一邊自言自語

    “嘖…什麼人嘛!”白璃一想到下午那個吻,就恨不得去換一張嘴唇,想著想著就越刷越大力,刷到牙齒疼的時候才願意漱口。

    刷完牙後,白璃打開了一台筆記型電腦,白皙的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跳動,彷彿是一隻隻蝴蝶在天空中飛舞。

    她先是開了一個不起眼的網站,然後又按照一個詭異的順序按下按鈕,神奇的事發生了,原本一個不起眼的網站在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個黑客系統。

    “黑客‘0’已上線”此公告一出,聊天室瞬間就炸了

    喵喵貓:“0哥,你終於上線了。”

    補夢者:“對啊,你已經很久沒上線了。”

    0哥我腦公:“0哥哥,我想死你了。”

    藍蝴蝶:“樓上不是男的嗎?”

    0哥我腦公:“我被0哥哥掰彎了不行哦!!!”

    恩哼:“你們就不怕0其實是個摳腳大叔?”

    0哥我腦公:“你才摳腳大叔,你全家都摳腳大叔。”

    喵喵貓:“幹,笑死。”

    捕夢者:“+1”

    藍蝴蝶:“+1”……

    聊天室快被吵到炸的時候,這個話題者卻完全沒有想要去理會聊天室的意思,她忙著調查權少楠的身份呢!

    恩哼:“那…你們都0哥0哥叫,又知道0是男生了。”

    0哥我腦公:“如果是女的更好!”

    恩哼:“……”

    喵喵貓:“不會吧,我知道的高手都是男的,0哥那麼強,又那麼高冷,應該是男生吧!”

    藍蝴蝶:“而且我們叫他0哥他也沒有反駁我們啊!”……

    “靠!怎麼就那麼多人替他說話。”另一邊,一個身姿頎長,清瘦俊逸,白衣勝雪,墨發隨意的弄亂,卻也是亂中有序。只見他忽然轉身站起,那是一張不食人間煙火的臉,雖然沒有權少楠的俊美,卻有著一臉清心秀氣的五官,讓人看了十分舒服。

    但是,那憤怒粗魯的樣子,不管誰看了,都不會把這個人和他的長相聯想起來。

    背影殺手什麼的,基本一轉身就真相了,而這家夥一開口,也真相了,哪裡是什麼男神,不過是長得好看點而已……


    08/11/2018 07:44
  18. #19 冰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8

    這個人就是聊天室裡‘恩哼’,他原本是最被矚目的黑客,但是自從‘0’出現後,他就漸漸被人遺忘,他不甘心,試著黑過‘0’的電腦,但卻連防火牆都破不了!

    所以‘恩哼’試著把輿論引到‘0’的身上,不料,‘0’的粉絲們根本就不為所動,就連‘0’本人都懶的理自己。

    這種感覺真他媽不爽啊!

    “算了,先睡覺。”凌齊聖把電腦銀幕關掉後,就仰頭躺到床上,看著空空如也的天花板

    “總有一天,我要把你找出來。”語畢,凌齊聖就睡著了。

    而白璃這裡,已經又過了1個小時,連一個除了權少楠這個名字以外的質料都沒找到?怎麼可能!

    “呵…終於找到了。”白璃以一個極舒服的姿勢坐在沙發上,那嬌美的小臉上滿是寒霜逼人,卻又冷冽的冰清玉潔,眸光凌厲,有種狂妄、高傲的狠絕之美。

    她剛剛查了一下,發現權少楠在Z國根本沒什麼特殊身份,只是一個被收養的養子少爺而已,別人相信,但她白璃就不信這個邪了。如果沒交手過,這個資料她可能會信,但顯然……沒有如果。

    所以白璃不惜動用了一切的黑客權限,搜索在各國名叫權少楠的人,經過各種篩選後,終於被她找到了。

    其實權少楠的資料不難找,難的是他的身份被整整十萬個密碼封鎖起來了。好在,白璃是‘0’,讓整個黑客界聞風喪膽的‘0’,只需要一台電腦,就能把你祖宗十八代全部挖出來。曾經不是沒有人想要把‘0’找出來,但最後都反被追蹤,很多黑客的真實的身份全被公諸於世,因此大家還給‘0’取了一個叫“黑客殺手”的綽號。


    08/14/2018 11:59
  19. #20 冰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19

    “原來他跟我一樣……”白璃嘴角微勾,似嘲非嘲。雖然資料上只有權少楠的一些基本資料,但最讓白璃驚訝的是,他竟然跟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是一座非常大的孤島,沒有任何人為開發的痕跡,是很純粹的森林,只有各類野生動物在那邊活動而已。

    那時她才年僅6歲,被人口販賣給一個神秘組織。那個組織很殘忍,買了整整十萬個小孩,把他們全都丟到孤島自生自滅,當然,也包括白璃在內。組織對孩子們說

    “想活下來的,就靠自己爭取,不要想試著逃跑,沒有用。”

    在那邊沒有名字,只有組織幫大家按照排名給的數字。白璃起初是10036,但只要把比自己排名高的小孩殺掉,自己就可以取代他,成為那個數字。當然,數字越小,福利越好,所以大家都自相殘殺,也有不聽話想要逃的,但……都死了。

    “所以他也是逃出來的。”這句是肯定句,權少楠的實力在她之上,她都逃的出來,權少楠怎麼可能逃不出來?

    “那他是幾號呢?”白璃黑眸深了深,眼底一抹興趣和狡黠。她逃出來時是在12歲的時候,代號是17。當時傷痕纍纍的她好不容易重新適應環境,還在短短幾年內創造屬於自己的財富。

    “還以為只有自己逃出來了,原來還有其他人。”其實白璃不太敢想像還有從孤島逃出來的人,因為在孤島長大的小孩眼中只有殺人,如果從那邊出來的孩子到街上亂殺人,那實在太可怕了。

    白璃是孤島上比較特別的,她在那邊學了很多本事,但她卻從來沒殺過人,會變成17,純屬誤會。


    10/20/2018 13:39
  20. #21 冰墨❄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腹黑少主專寵 霸氣流氓妻20

    有機會,一定要去找權少楠問一問,看他對那個組織的了解有多少,因為這個組織實在太危險了,殘忍的訓練那麼多殺人機器,背後肯定有什麼陰謀,如果不趕快除掉,日後一定會影響到國家的未來,甚至全世界!

    翌日,白璃一大早就到了琉璃社的基地,這個琉璃社在前任老大的帶領下,完全就是一群打架鬧事的小混混,但自從白璃接管後,就完全不一樣了。白璃親自擬定一些課程讓大家訓練,然後每個月親自來一趟,教導他們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如果有不乖的或是偷懶的,一律驅逐。

    一到那裡,所有人都已經集合完畢,以前都是林郡洋跟她稟報一個月內發生的大小事,但現在他不在,所以白璃讓她比較放心的人來說

    “老大,這個月的財務管理那邊沒什麼問題,大家也都有確實的做訓練,除了……”因為白璃的氣勢太強大了,所以儘管那個人比白璃高、比白璃強壯,卻還是不敢直視白璃漂亮的雙眼

    “嗯?”白璃好看的黑眸微瞇,她接管琉璃社後,從來還沒人敢違抗她的命令,因為她曾經跟前任老大打一架過,白璃大獲全勝,要知道,他們老大可是他們大家一起上都打不贏的存在,所以她的實力大家都有目共睹,這也是為什麼前任老大會把他這麼重要的幫派交給白璃。

    “一個新人,很厲害的高手,好像叫做……”

    “我叫柳靖宇。”一個低沉如磁又有些沙啞粗狂的聲音在眾人的耳畔響起,白璃聞聲看了過去,只見一張俊俏白皙的小臉,正刮起若有若無的笑容,似挑釁,又不失禮貌。

    柳靖宇屬於那種長得小帥小帥,模樣俊俏的男生。栗色小短髮,粗粗兩條黑眉毛,白白淨淨,特別受女生們歡迎。如果只聽聲音,還以為是哪個粗狂的大漢,再看看他的臉蛋,原來是個聲音粗狂的小帥哥。


    10/20/2018 13:39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