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笑一個賤人們💀/更新至第17集

19 1661

#1 莫璃櫻SAKURA><

笑一個,賤人們????-1

韓茜頤

一個多麼美麗的名字

卻被妳們糟蹋成這樣

我是韓茜頤。

就讀離家不遠,升學率佳的樹樂高中。

樹樂高中是當時我們城市最有名的高中,不是隨便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去的。

樹樂高中最為傲的就是它的資優班。

而我,

就這麼巧的

考進去了。

就這麼巧的

被霸凌了。

時光回推6年

樹樂高中/108/資優班

當時的我,正值名為青春年華的16歲

當時的我,過於單純,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會對彼此好

走進班上,才發現,人性的險惡。

聽老師們說,在樹樂高中的資優班裡,每個人都很認真的在讀書,沒時間去搞霸凌。

老師們,你們錯了。

在樹樂高中的資優班裡,個個人都是有特別著裝打扮,仿佛天天都要去參加派對的男男女女。

辣妹們

辣妹們,

在聊著,流行的打扮,

在聊著,藝人的八卦,

在聊著,要欺負哪個看起來不是天生資優的書呆子。

書呆子,

那是不是我呢?

#笑一個賤人們????

19 1661 07/15/2018 15:12
07/15/2018 15:12

  1. #2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2

    – 「喂,那邊的」辣妹們朝我丟書「你看起來很會讀書呢」看起來像老大的濃妝辣妹說。

     – 來資優班的學生不都是很會讀書嘛? 

    – 「喂,林柔在和你講話呢!愣在那裡幹嘛?還不趕快過來?」其中一個辣妹大喊 

    – 我走過去「請問有什麼事情呢?」我不帶一絲情感地問

     – 「我就直說了。要不要加入我們?」林柔的語氣聽起來像在邀請我加入某個幫派一樣 

    – 確實,她希望我加入某個名為黑柔幫的幫派 聽名字就知道,幫主是林柔。

     – 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說出了這句話「好啊。」 

    – 兩個字就足以改變我的人生

     – #笑一個賤人們????


    07/15/2018 19:37
  2. #3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3

    「歡迎正式加入黑柔幫。」林柔露出不懷好意思笑容「加入黑柔幫第一件事就是……」林柔故意拉長音

    「化妝!」其他辣妹大叫

    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孩拿出了一個大箱子

    打開來,裡面盡是化妝用具

    林柔粗魯的把我拉下,我跌坐在椅子上

    她們塞給我一大堆化妝用具,「快點化妝啊!」林柔大喊,其他辣妹嘻嘻笑著

    學校明文規定說不能化妝,不知道那些女孩是如何進到學校的。

    我本身長得還可以,不算醜

    所以我都沒有化妝的習慣

    這是我第一次化妝。

    我拿起眉筆和鏡子,試著勾勒出我眉毛的弧度。

    她們幫我夾睫毛

    接著,她們遞給我眼影盤

    我拿起刷子,上了淡淡一層粉紅色的底色

    我拿起蜜桃色的口紅,往嘴唇上一抹

    整個人煥然一新

    我用的是淡色系,所以不像她們一樣,看起來一副酒店妹樣。

    男生們紛紛轉過頭,盯著我看

    我照了照鏡子,覺得我變得漂亮了

    贏得男生們的關注

    換來黑柔幫的嫉妒

    這樣可以嘛?

    #笑一個賤人們????


    07/16/2018 06:20
  3. #4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4

    事實證明,這是不行的

    她們會以更慘的方式傷害我

    「喂,你們在看什麼♥」

    林柔以為男生們在看她,其實是在看我……

    如果林柔嫉妒我的話,

    辣妹們看起來會把我打得很慘……

    先迴避一下好了……

    「柔姊……我去一下廁所……」

    我衝到廁所裡,用力的把清水抹到臉上,努力想把妝容卸掉。

    我抬頭看鏡子,嗯,這才是我認識的韓茜頤。

    「韓茜頤,過來。」林柔冷冷地叫出我的名字。

    大事不妙。

    辣妹們把我抓過去

    開始用大頭針

    在我手臂上刺出一個個小洞

    鮮血從洞裡流出來

    「啊!!!」我痛苦的大叫

    「男孩們,聽到沒?這就是一個蕩•婦的叫聲」林柔冷冷地笑

    我,不是蕩婦。

    妳,才是。

    她們在我手臂上刺完洞之後開始用針連起那些洞

    這種感覺真是生不如死。

    她們在我的手臂上刻了

    「清純的蕩婦,男孩的理想」

    妳們這群臭婊子。

    #笑一個賤人們????


    07/16/2018 18:29
  4. #5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5

    哭,是懦夫的表現。
    我不會哭的。

    為什麼我要在高三第一天就受這種苦呢?

    我想,沒人會告訴我。


    我從椅子上起身,直奔廁所

    我先拿幾張衛生紙來擦拭血跡
    那些洞還在一直流血
    我望著鏡子中的我,顯得狼狽不堪。


    之後
    我不論用什麼去疤手術
    都去不掉「清純的蕩婦,男人的理想」這句話
    也導致我未來想去夜店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

    幾個月後

    我的成績每況愈下
    越來越差
    老師甚至懷疑我是走後門的方式進資優班的

    我已經沒辦法在這惡劣的環境下讀書了
    已經絕望
    根本不想讀書了

    我去辦理退學手續
    用剩餘的錢買了一些服裝

    準備開始
    我的夜店人生。
    #笑一個賤人們????


    07/17/2018 20:55
  5. #6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6

    在酒色財氣的台北,我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辣台妹。

    被人看不起,被人隨意玩弄的夜店妹。

    在大街上,

    看見穿著黑色厚底高跟鞋

    紫色露肩洋裝

    深紅色口紅

    浮誇耳環

    披頭散髮的女人

    那就是我。

    「小姐,請出示您的身份證。」一名看起來年紀比我小的男子說。

    此時的我,已經是高三、18歲的女人了。

    這兩年來,我都一直努力在夜店打工,我已經熟悉夜店的百態了。

    這次,我選擇來離樹樂高中近的夜店。

    看看有沒有我所熟悉的「黑柔幫」

    我拿出我的身份證

    他讓我進場了

    「盡情享受您的夜晚。」那名接待男子說。

    我看了看他的名牌

    《實習生/吳宸朔》

    我會享受的,宸朔。

    「大家嗨起來!」台上的熱舞辣妹大喊

    底下的人開始瘋狂尖叫

    我走到吧臺旁邊

    「一杯今日特調」我對服務員說

    《許御傑/優良調酒師》

    嗯?許御傑?

    怎麼記得表妹韓薇薇有和我提過這個名字?

    「請慢用」許御傑說

    「喂,你是不是樹樂高中的」我直接問他

    他愣了一下,隨即說出

    「是的小姐,請問怎麼了嘛?」

    「聽我表妹韓薇薇好像時常提到你」我說

    「喔?韓薇薇?」他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在我還沒回答之前,就被另一名女服務生中斷我們的對話

    《許玥霓/服務生》這是她的名牌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們是不能和顧客聊天的,對不起。」她說

    「喔,好吧!」我說完,準備起身前往舞池

    許御傑從吧臺裡衝出來

    「哥!」許玥霓大叫,不過許御傑並沒有理會她

    「小姐,等我下班,來我家坐坐吧!」他給了我一個善意的微笑

    我想了想

    「好啊!」我丟下這句話,走向舞池

    事情變得有趣了

    #笑一個賤人們????


    08/01/2018 20:10
  6. #7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7

    我在舞池裡隨著音樂起舞
    突然,
    我看見有一名女孩神情凝重地從門口走進來
    穿著樹樂高中的制服
    不怕被趕出去嘛?
    真是好笑。

    她走到吧台旁,點了一杯雪碧
    開始狂飲

    現在的年輕人都喝雪碧嘛?
    還記得我們班都是點可樂的。


    「走,回我家」許御傑搭上我的肩
    「嗯」我說
    我們並肩走回他家
    「你妹妹呢?」我問
    「她去薇薇家住了。」
    他簡略的回答
    「喔…」
    我紅了臉,這樣他家不就剩下我和他?!
    暗自慶幸路燈不紅,不然我的臉一定紅的像一顆蘋果

    他家是個五層樓的房子
    「進去吧」他說
    我沿著他的腳步走到了他的房間
    「你要洗澡嘛?」他問
    「我……沒帶到衣服」我說
    完蛋,他一定覺得我很髒
    「我……這裡有套新的衣服,妳若不介意可以拿去穿」他從衣櫃裡拿出一套新衣服
    露肩上衣
    超短熱褲
    還有……內褲?!
    沒想到這個男生會有這種東西#
    我很沒有防備心的收下了

    他脫掉上衣
    是腹肌
    又帥又有肌肉
    這樣的男生誰不喜歡?
    「走,洗澡去。」
    他的意思是……?
    「跟你一起洗澡?!」我問
    「不然呢?」他反問

    和一個不認識可是帥氣的男生
    一起洗澡,睡覺
    這樣可以嘛?
    被人稱為蕩婦的我
    真的可以這樣嘛?

    我覺得其實不行。


    08/03/2018 20:59
  7. #8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8????

    我坐在浴缸中,
    看著面前的小鮮肉脫衣。
    「喀」的一聲
    燈被人關掉了。
    我聽見腳步聲,
    好多人的腳步聲。
    「啊!」許御傑被打昏了。
    有人點了我的啞穴,使我不能發聲。
    他們粗魯的將我抬起,我努力掙脫,但力量不足以抵抗他們。
    「別動,林柔會讓你好過些。」
    啊,是林柔指使他們的呀。
    「別和她說那麼多。」

    我被打暈了。

    醒來後,我被放置在疑似是飯店的地板上。
    「唉呦,韓茜頤,好久不見呀~」
    林柔用一種嗲到無言想拿她的腦袋去掄牆的聲音說。
    她捏了捏我的臉。
    「臉皮也變厚了呀~居然感搶我男友?!」她翻臉。
    「小姐,我這一生沒搶過妳男友啊!我甚至不知道你男友是誰。」我感到莫名其妙。
    「啪!」她甩了我一巴掌。
    「這樣有讓你清醒一些了嘛?」她冷笑
    「神經病。」我說。
    「我神經病?你才神經病吧?先在學校勾引男生,後來退學,跑去當酒店妹,現在又來引誘我男友。你才是真正的神經病,麻煩妳搞清楚。」
    她用她那俗氣的的大紅色高跟鞋往我臉上踹。
    「真是他媽的死賤人。」我說,「自己沒有能力贏得男生的注意,把錯怪到我頭上,真有妳的。」我直視她的眼睛。
    「妳……」
    林柔那原本美麗的臉龐因憤怒而扭曲,她用高跟鞋往我臉上用來一踏。

    嘴唇被高跟鞋刺穿了,血的味道。

    「妳還不懂嘛?許御傑是我男友!」她怒視我。
    我咬了咬下唇,好痛。
    「強姦她。」林柔冷冷的說。
    幾名壯漢把我拖出去。
    「哈哈哈哈」我發狂似的笑
    「林柔!妳遲早會得到報應,毀在我手中的,哈哈哈哈。」

    理智線在那時斷裂。
    #笑一個賤人們????


    08/03/2018 21:00
  8. #9 柏欣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


    08/07/2018 13:48
  9. #10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9

    我拿起手機

    螢幕是破碎的。

    肯定是被林柔踩碎的。

    看了看時間

    下午4點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

    發生了好多事情。

    我被丟包在那個飯店房間裡

    衣衫不整的我,

    已經沒有任何關於昨天的記憶。

    隱隱約約記得林柔讓人強姦我。

    還有那在我身上的傷口。

    現在痛的不只是傷口

    還有一直被傷害的心

    我披著林柔遺留在這裡的大衣

    走出飯店

    今天,出了大門,

    我會成為一個嶄新的自己

    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知名的微笑

    「哈哈哈哈哈」

    我猶如發狂似的對著飯店大笑

    路人看著我

    「她是不是瘋了?」

    他們交頭接耳

    的確,我瘋了

    可能比林柔還瘋狂

    我在大街上邊跳邊笑

    「哈哈哈哈哈

    林柔妳這死賤人

    哈哈哈哈哈

    看我怎麼對你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我以後一定會弄死妳

    弄死妳弄死妳弄死妳

    哈哈哈哈哈」


    08/18/2018 19:04
  10. #11 別問我是誰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韓茜頤很慘


    08/22/2018 15:57
  11. #12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是呀,

    她被搞瘋了。


    08/23/2018 08:30
  12. #13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0

    我邊走邊狂笑,

    走到了銀行旁,

    發了瘋似地提出了我的所有存款,

    我把所有錢都放入大衣口袋中。

    不知不覺,走到了夜店前,

    啊,又是那個「吳宸朔」

    「喂,吳宸朔。」

    低頭滑手機的他似乎被我突然叫他的名字嚇了一跳,

    抖了一下身體後,

    說:「請問有什麼事情嘛?」

    他冷淡的神情讓我不寒而慄。

    「讓我進去吧?」

    我指了我自己又指了一下夜店大門。

    「請便。」

    他說,隨即低頭繼續滑手機

    呿,這小子的態度真令人不爽。

    我敲了一下接待櫃台,說

    「你這什麼態度?」我怒視他。

    吳宸朔皺了皺眉後,說

    「不爽可以離開。」

    他依然沒被我嚇到,依然那麼的冷漠。

    我不爽他的態度,不過我想喝酒。

    我悶哼了一聲並進入夜店。

    依然是酒味濃厚,

    依然是扭腰擺臀。

    以前看那些下流的人

    並沒有什麼感覺,

    現在只覺得令人作噁。

    噁心。

    這個形容詞滿適合形容

    林柔和她的夥伴們。

    「好想去嫖妓喔…」

    隔壁的大叔突然對調酒師說,

    而那位調酒師絲毫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

    「妓」?

    啊,可以開家妓院賺錢。

    可以用我的舊家當妓院。

    可是買不起妓女…

    腦中忽然出現林柔說過的一句話

    “買不起的話,用偷、用搶的就好啦”

    我似乎明白要怎麼做了。


    08/23/2018 08:33
  13. #14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1

    嘴角泛起和林柔一樣的賤笑。

    看來今天不用喝酒了。

    我衝出夜店,回到住處。

    口袋有一大包錢,

    真的滿重的,

    更何況是125萬現金。

    突然想到這件衣服是那個瘋女人的,

    我趕緊把它脫掉。

    現在應該煩惱的是,

    要如何把林柔弄到我的妓院?

    我知道林柔有一個手下,

    叫方志原,

    聽說他之前被學妹嗆的滿慘的。

    不過這不是重點,

    他是個見錢眼開的小子,

    這點我可以加以利用。

    我拿起手機,撥電話給他。

    「8000,綁架。」我冷淡的說。

    「綁誰?」他問。

    「林柔和那六個女人」我說。

    「林柔?8000?你在跟我開玩笑嘛?」從電話中的另一端聽得出來他在大笑。

    林柔那種賤人不值得花大錢取得。

    不過,為了妓院的生意……

    嗯,好吧。

    「12000。」

    「成交,什麼時候?」

    「明天下午。」

    語畢,我掛掉電話。

    林柔,等著瞧吧。

    我會讓你體驗到生不如死的痛苦,

    讓妳彷彿行屍走肉般,

    讓妳不知道如何是好!

    「哈哈哈哈哈」

    房間裡迴盪著我的瘋狂笑聲。

    此時,

    房門突然被打開,

    一張紙條掉在地上。

    我撿起來看。

    《韓茜頤,妳的心壞掉了。》

    是啊,

    我的心壞掉了,

    自從遇見林柔之後,

    就壞掉了。

    我再次瘋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心壞掉了,

    壞掉了!」

    我也壞掉了。


    08/23/2018 21:21
  14. #15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2

    我家一樓有一個大客廳,

    2、3樓有7間房間,

    剛好可以給那七個賤人接客。

    我衝到情趣用品店買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東西,

    都是讓那七賤人幫我賺錢用的。

    我又去床墊店買了7張雙人床墊,

    呵,也是給她們用的。

    我佈置好房間,

    看起來有妓院的感覺了。

    我很滿意。

    現在已經下午2點了,

    方志原那個小子怎麼還不帶人來?

    我急了,於是打電話給他。

    「人呢?」我問

    「錢呢?」他反問

    呿,這小子跟我耍嘴皮子?

    「錢早就準備好了。」

    我笑著說。

    「人早就準備好了。」

    他笑著回答。

    這麼快?!

    我告訴他我家的地址,

    不到3分鐘門鈴就響了。

    我滿心歡喜的看著面前的7個賤女人。

    「她們被打到輕微腦震盪,不記得以前發生的事情。」

    方志原說。

    這樣很好。

    我立馬付他12000元,

    他立馬騎摩托車走人。

    「進來吧。」我賤笑道。


    08/24/2018 08:36
  15. #16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3

    我介紹她們各自的房間,

    她們的基本生存功能還可以,

    只不過真的不記得她們自己是誰了。

    我幫她們取了名

    林柔變叫做《林涵若》

    我則是叫做《韓碧雪》

    我覺得挺不錯的。

    接著,

    我就放她們在屋子裡面自由活動,

    只是不能進到三樓——

    我的寢室。

    我衝去夜店大叫

    「誰要來嫖妓,免費的!」

    並說出了我家的地址

    我又衝回我家,

    發現好多人已經在排隊等著了。

    林柔,很棒呀。

    準備體驗地獄的感覺吧。

    「歡迎進到賤人妓院。」

    我對男人們笑著說。


    08/28/2018 16:31
  16. #17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4

    我的屋子,

    滿載著猥瑣的目光,

    色情的笑聲,

    以及女人們的叫聲。

    這就是我想要的嘛?

    沒錯,

    我想要的。

    我想要,

    讓林柔生不如死。

    對,

    這就是我想要的。

    而這種方式最能達到我要的效果。

    我讓7個賤人站在男人們面前。

    「歡迎來到賤人妓院,

    請選擇您想要被服務的女人。」

    我對男人們說。

    他們依序站到那7個賤人們面前。

    「幹,不要發呆,還不趕快帶少爺們去妳們的房間?」

    我對她們叫囂。

    「是……」

    她們說,

    並帶那些齷龊的男人們上樓。

    阿,我的房子。

    跟我的人生一樣,毀了呢。


    09/14/2018 18:48
  17. #18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5

    你問我,為什麼我會那麼討厭林柔和她的那些「狐群狗黨」?

    其實我和她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林柔和我在幼稚園大班時同班。

    當時,

    我原本有一個超級無敵好朋友叫做黃庭誼,

    我們兩個每天都形影不離。

    直到有一天,

    黃庭誼突然不在找我玩,

    跑去和林柔一起玩盪鞦韆。

    我走過去,

    想加入她們。

    她們一看見我走過去,

    馬上站了起來。

    「妳過來我們兩個的秘密基地幹嘛?」

    黃庭誼躲在林柔身後說。

    「我想加入妳們。」

    我露出真摯的微笑說。

    我向她們伸出手。

    「滾開啦死妖女……」

    黃庭誼用力打掉我的手。

    為什麼,

    我最好的朋友會變成這樣?

    「林柔,我們走。」

    黃庭誼勾起林柔的手,

    頭也不回地走回教室。

    好吧,

    我唯一的朋友離開了我,

    那我只好去找其他人了。

    我去找總是友善對待大家的宋怡苓。

    「怡苓~我跟妳一起玩溜滑梯好不好~?」

    我走上階梯,對怡苓微笑。

    沒想到平時總是以笑容面對人的怡苓,

    居然對我翻了翻白眼後便溜下滑梯,跑回教室。

    我望著宋怡苓的背影,

    看著她跑回教室門口。

    林柔叼著棒棒糖走出來迎接她。

    「怡苓!妳沒事吧?

    那個妖女有沒有傷害妳?」

    林柔大叫。

    故意要讓我聽見。

    她在宋怡苓身上東看看西看看。

    接著,她們勾肩回教室。

    林柔轉頭,

    看著愣在溜滑梯上的我。

    鄙視。

    鄙視的目光。

    勝利,

    勝利的奸笑。

    此時,我才明白,

    一切都是林柔在搞鬼。


    09/14/2018 18:49
  18. #19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6

    在幼稚園畢業時,

    林柔跑過來我前面,說

    「茜頤~我想在妳的畢業紀念冊上留字!」

    「好啊!」我很開心,

    覺得林柔終於願意把我當成她的朋友了。

    林柔打開我的本子,翻到封底,

    接著咬破自己的手指。

    「林柔!妳在幹甚麼?妳流血了!」我驚慌失措地大叫。

    她無視我,用她的血在封底寫上「緣分未盡」四個大字,

    對我露出病態的笑容後走了。

    她的鮮血滴在我的白色蕾絲裙上,

    至今仍洗不清。


    09/19/2018 22:38
  19. #20 莫璃櫻SAKURA><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笑一個,賤人們💀-17

    林柔送我的<緣分未盡>四個字,

    至今我還記得。

    而我們又在三年級時相遇。

    我考上了華興國小資優班,

    進到那所學校就讀。

    剛開始和林柔同班時,

    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直到同學開始斜眼看我時,

    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我發現同學們對我的態度明顯不同後,

    我有去和老師反應。

    老師說她會再觀察。

    大家對我的方式越來越差了。

    走過我的座位會故意撞我的桌子,

    鉛筆盒裡面的筆突然不見,

    課本被原子筆亂畫後被丟到資源回收桶中,

    桌墊被割爛丟到生態池裡面……等。

    我去和輔導老師反應,

    說大家都霸凌我。

    「公立學校沒辦法對霸凌者做出任何動作。也無法包庇被霸凌者。」

    她斬釘截鐵地說,擺明了學校愛莫能助。

    「那有什麼辦法能改變現況?」

    我問她。

    「第一個,

    去告她們。

    第二個,

    自己承受。」

    自己承受?

    叫我自己承受?

    神經病嗎?

    「知道了。」

    我起身,走出辦公室。

    我以為老師會追出來,說

    《妳如果需要找人談談,我隨時都在。》

    而她只是坐在辦公室內望著我的背影

    我曾經把期望投在老師們身上,

    而老師們只會讓我失望。


    09/21/2018 19:21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