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短文


#1 靜月The silence moon

血校.

「宇心,你知道高三有個學姊是吸血鬼嗎?」她是我的好閨蜜,慧欣,我們從中一就認識。

「還真不知道呢…」我表面不在意,而且不害怕,其實心裡恰好相反,我在意得很,而且害怕得很。其實在我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我晚上就經常睡不著。說真的,我表面女漢子,其實內心是一隻膽小鬼,是環境逼我成為女漢子的,從小被欺凌,長大以後為了保護自己,就把自己武裝起來,讓別人看到我這個「女漢子」就不敢再來欺負我,但這些都不重要,只希望有一天,我能夠不用再來武裝自己而已…

今天烏雲密佈,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日子,回到學校,我才剛把書包放下,就看到了這個驚人的場面!

才上第一課,為什麼人那麼少?甚至全班只剩下了三個人,老師呢?在哪裡?

我用了一秒時間思考,想起慧欣一個星期前跟我說的話。天啊!是高三學姐的作為?

轉眼之間,我看到了一個露出獠牙的吸血鬼,她擁有高三標準的身高、好看的身材與美貌,還配戴著一副學霸眼鏡,是一個校花。我快速地找了個地方躲起來,她沒有看到我,並轉身離去。

我看到同學毫無血色的屍體,大概是被吸血鬼吸乾了所有血,之後又一個個的復活過來,變成了吸血鬼,他們看到我,便朝我走過來,露出獠牙。

「不…不要過來…」當我在呼喚之際,我看到同學照常的坐在課室內,老師照常在講課,所有人的目光同時投向我。天啊!幸好是夢!

課間休息時間,我和慧欣下去小賣部買零食,慧欣先去洗手間,留下我一人在外面等候。我看到了地下有一副破爛不堪的學霸眼鏡,上面還沾上了血跡。到底夢中的吸血鬼事件,是真有其事,還是真的只是夢而已?

終.

——————

 

2 35 10/14/2018 00:37
10/14/2018 00:37

  1. #2 靜月jingyue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百追點文.娜璉X睿隣

    「娜璉~早唷」鄭睿隣向著自家女友林娜璉打招呼。

    「睿隣~~」林娜璉一個跳進了鄭睿隣的懷抱,並吻上她的唇。

    兩人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熱吻,舌頭交纏得像是恨不得把對方吞掉,直到快沒氣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對方的唇,恩恩愛愛的牽著手。而林娜璉方才還享受著熱烈的吻,似乎嗅不到任何危險的氣息,還任由鄭睿隣擺佈著自己。

    「親愛的,今晚去我家,我正為你準備著一個驚喜,你的一生只有我能做到的驚喜。」鄭睿隣說著,甜蜜的笑著,似乎要把恐怖的氣氛吞滅,讓林娜璉完全感覺不到一絲危險的感覺。

    對阿,一生只有他能給的驚喜,只有他那樣喪盡天良的人,才能喝掉一個跟自己年紀相約的可愛少女體內的血。

    晚上,林娜璉來到鄭睿隣的家。她的家很大,有一個大游泳池,還有一個溫泉,房間比林娜璉家的客廳還要大。

    鄭睿隣把林娜璉帶到地下室,恐怖的氣氛瞬間把整個地下室包圍,林娜璉突然感覺到,自己死亡的時間到了。

    鄭睿隣把刀子從一個華麗的盒子裡拿出來,並把林娜璉的衣服全部脫掉,把手指一下插入洞口裡讓林娜璉享受最後一次,就把她殺掉。因為林娜璉的洞還沒有濕,就被強行插了進去,所以流了不少血。但想到這是最後一次了,林娜璉就乾脆把死亡氣氛忘掉,享受一番。

    鄭睿隣見她的洞濕了,就停下來,拿起刀往林娜璉臉上劈去。「阿..疼」林娜璉叫喚著,但是鄭睿隣卻沒有因為這樣而停下來,反而在右邊臉龐在劃一刀。「放心,我不會讓你那麼快死掉,我會把你慢慢弄死。」鄭睿隣冷冷的聲音全打在林娜璉的耳朵內,令原本恐怖的氣氛變得更深一個層次。

    「求求你…別殺我…你要錢我給你。」林娜璉苦苦哀求,彷彿忘記了鄭睿隣比自己更有錢,根本不稀罕他的幾個錢。

    「別給我開玩笑了,我會需要你的錢?我才不稀罕你的幾個臭錢呢」鄭睿隣再次開口說話,與其跟平日活潑的他根本不一樣,令林娜璉覺得眼前的人陌生。

    這真的是鄭睿隣嗎?

    鄭睿隣再次拿起刀,在林娜璉的脖子上輕輕畫了一刀。是時候結束了。「林娜璉你為什麼要這麼傻,為什麼要相信我?你將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鄭睿隣到了林娜璉的身邊,輕輕地在她耳邊吹了口氣,「晚安,林娜璉。」說完,輕輕的在林娜璉的唇上留了個吻,林娜璉把身體放鬆,任由鄭睿隣玩弄。鄭睿隣隨手一揮,把最後一刀留在林娜璉的脖子上,更多的鮮血如泉湧而出。鄭睿隣拿起杯子接住血,優雅的喝著,最後把林娜璉的屍體放在一個玻璃做的箱子裡,用紙條寫上「林娜璉」幾個大字並貼在箱子上,安放在一個同樣放著很多玻璃箱的角落…

     

    終。


    10/14/2018 00:39
  2. #3 靜月jingyue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單程票

    *以下為跨團Cp,不喜勿入

    邊伯賢X平井桃

    「親愛的,你行李收好了沒?」邊伯賢跟平井桃是情侶,下個月就要結婚了,這次去英國是為了籌辦婚禮。

    「收好了,時間也不早了,現在去機場吧!」平井桃牽起了邊伯賢的手,另一隻手則是拿著行李。

    一路上,兩人恩恩愛愛的牽著手,上到車也繼續牽著手。整個空間彷彿只剩下兩人,邊伯賢吻了一下平井桃,當他正要結束,平井桃熱烈的回應著,手正在摸著邊伯賢的某個地方,當她想要進行下一個動作的時候,邊伯賢阻止了她「這裡還有人,要做結婚以後慢慢做。」

    兩人來到機場,登上了飛機。

    「已下將有氣流,請各位留在坐在座位上,並扣好安全帶。」機艙內的廣播器廣播著,那時,平井桃在廁所。隨著氣流對飛機的撞擊,飛機越來越不穩定,平井桃一個不小心,撞到了廁所內的鏡子,因為她撞得很大力,所以他暈倒了。

    為了躲避氣流,飛機爬升的很高,氧氣罩掉下來了,邊伯賢發現平井桃還沒回來,衝到了廁所門口,把廁所門一腳踢開,看到平井桃倒在廁所裡。他帶上廁所內的氧氣罩,把手指放在平井桃的鼻子下,可惜已經斷氣。「怎麼…斷、斷氣了!!!」邊伯賢非常驚嚇,想了一想,把氧氣罩摘了下來。

    「桃阿,好好睡吧,睡醒了我們就去結婚。在地球上結不了婚,那我們就在天堂這個永恆的國度裡結婚吧。」邊伯賢撫摸著平井桃冰冷的臉龐,靠近她的唇,落下一個吻,然後擁抱著她,兩人就這樣死在了一起。

    「我說過,我要和你一起經歷生死的。」

    終.


    10/14/2018 00:40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