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没有名字的催泪小说 #第一话


#1 秘密游乐园

第一话

微风轻轻的打在我脸上,我闭着眼睛,享受着海浪的声音,这一刻是我最想享受一辈子的时刻,没有烦恼,没有病痛,没有上课,没有娱乐,没有交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最喜欢的时光了。

 

“袁玮恩!!几点了还在睡觉吗!!”,洪亮的声音把我马上从梦里惊醒。我带着睡意坐了起来,抓了后脑勺的拿起了闹钟。

 

“什么嘛…才7点啊…”,距离8点还有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呐!一个小时里我可以继续在我的海滩上浪着呢,为什么每次都在美梦的时候被叫醒呐!

 

我揉揉眼睛伸个懒腰的坐起来,经过了窗口的我不忘望出去一会儿,蔚蓝的天空下,我微笑了。

“谢谢你,没让我一直在梦里,虽然我很喜欢那场梦,可是我比较现实的生活。”,我再次转过身子,熟睡的哥哥正在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呼噜声。我笑了,然后穿着拖鞋准备下楼了。

 

当我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阵扑鼻而来的香味吸引了我,完全不考虑洗洗刷刷至睫飘下楼了。

 

妈妈瞧见我慢慢的走下来,“过来吃早饭!”,我偷瞄了爸爸空空的碗碟,猜是吃完了。我缓缓的坐下来,爸爸忽然被热汤烫到了,而他那副狼狈的样子刚好击中我的笑点,对着他笑了很久。“别笑了!快吃早饭待会儿要去宿舍了。”,妈妈就是这样,每次都是那样的紧张我,我是不在状况中了点儿,可是我还是很靠谱的好吗?一个人生活不是问题呢!更何况,一个人生活好像对我比较好。

 

诶等灯!我好像忘了介绍我自己呢!哈咯,我叫袁玮恩,我是这故事的女主角,猜到了吧!我在美国长大,上个月因为爸爸的工作就被调动来到中国上海长期居住了。由于我的学校有点遥远,所以就得搬到了那里的宿舍。我来自小康之家,哥哥比我大4岁,他已经工作了啦,虽然我们的年龄相距有点大,可是他是一个很暖心的哥哥!还是学校的校草,他的名字叫做袁凯,有一声动听的声音,听到我那样形容哥哥,肯定知道我有多崇拜哥哥了吧!我的确是他的小粉丝。

 

我和他没有秘密。我们可以瞒天过海,瞒过父母,我患有血癌这事儿。很震惊吧!我既然有本事瞒着我的病情,还装着没事情的样子,只要有心,去世界都可以隐瞒。我只不想让父母担心。我觉得,这件事我可以处理。就只是血癌,有哥哥的是成人了,他可以当我的监护人,陪我治疗。我会好起来的。

 

我会的。

 

“妹妹。”,“恩?”,在收拾刷牙物品的时候,哥哥躺在我床上,温柔的看着我。“你一个人去宿舍,那么的远。真的好吗?”,我捏了哥哥的脸颊,“还不信我吗?都这样几年了,在美国的时候不也住寄宿学校吗?”,“那个时候不一样,你还有我的陪伴呢,我上大学宿舍那里隔壁楼就是你的宿舍。”,“我真的没事。不久,你也会搬去北京的。”,我安慰者担心的哥哥,他还是放不下。

 

折腾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宿舍门口了。我们到柜台按个钥匙,打开了宿舍的房门,我是一个人住的,所以设计比双人还要简单。白色的床单,可可色的衣柜,简单米色的小书桌。我们把东西放下,爸爸因为上海有紧急事情要回去了。

 

 

他们回家之后,我就开始整理东西了,我宿舍共有20楼那么高,我很庆幸的被分配到第一楼,所以进出都很方便,宿舍没什么设备,空荡荡的,就是有个地方让大家读书,隔壁还有一家咖啡厅。 

 

 

隔天的6点半,我被闹钟吵醒了,我我看了周围,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禁觉得格外孤独,后来我慢慢的爬起来,然后到浴室洗澡,接着就到楼下餐厅买些吃的,看着那些面包,真的不知道要买什么,算了,反正时间还早,回家做饭盒吧。

 

惊讶吧!我还真的回去了,说做就做,在公用的厨房忙东忙西的准备一番,就等着公车去学校啦。 

 

 

7.45分,我到了学校,在看到了校门口,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拎着我的书包,屁颠屁颠的走到教务处报到,学校太大了,我每次都会鬼打墙的走回到同一个地点。“到底是怎样啊现在?!”,我生气的跟着学校地图走。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班,我看到老师在班里,我赶紧的走到了课室前敲一敲门,等老师的反应我才勇敢的踏进去,走了进去。大家看到我的反应就像一个陌生人走进他们的领域一样,几百双眼睛就等着我看,周围的环境也显得特别的僵硬。连平实比较叽叽喳喳的同学们都安静了下来。

 

我按着紧张的心,走到了老师面前。“很难找吧?真是辛苦你了啊,没事儿,我们才刚开始不久,来站到中间给大家介绍去呗!”,看到和蔼可亲的老师我心里的防备线也慢慢的卸下来了。“各位同学,这是我们班上的新同学,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我紧张瞄过了全班,大家都用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我深呼吸,在心里倒数,然后鞠躬,“大家好,我叫袁玮恩,英文名字Wayne,我是美国华籍,我的出现,是因为爸爸被调来了这里,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我再次鞠躬。期待着班上同学的反应。

 

反应不是很剧烈,反而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美国华籍诶,以后怎么相处啊?”,“是啊,会不会不懂得这里的规矩啊?”,“美国人不是都很开放的吗?”,我只听见女同学的窃窃私语,我想要当场翻白眼,可是还是按下来了,爸爸说过,我们异国肯定会遇到很多不一样的对待了,要学会坚强。

 

好,老娘就忍。

 

“好了,玮恩啊,你也长那么高个儿,坐前面的话会挡住其他的同学,不如这样吧…”,老师还没说完,班上的女同学几个就站起来了,“老师!您现在是要让新同学坐那儿吗!”,“是啊!你说过那个位置是空的!”,“对啊!况且他的女孩子!什么资格啊!”,三四个女孩子拼命的反对,我却在原地蒙圈,什么状况啊?

 

“那你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嗯?你们那么反对也没用啊,当事人又没说什么?”,同时,大家具体转身,到最尾端的那个被反对的座位隔壁的男同学,我看着他认真的在做作业,完全忽视了整个班上的状态,等到了老师cue到了他,他放下了笔帅气的抬起头。

 

那张脸,顿时让我灵魂和身体暂时抽离了一会儿,心里顿时加速,眼神没离开过这位看似非常优秀的少年,他的发型和其他同学不一样,微微的蘑菇头,吹来的风把他的头发吹成了中分,可是还是依然的帅气,冷漠的眼神打量着我,也难怪班上的女生会如此的疯狂,连老师都指定他一个人坐。

 

“没意见。”,话一落下,全班人几乎是疯了,我看到了女孩子要哭的哭,生气的生气,而我捂着耳朵不愿意听到那个残忍的喊叫声,可是……他怎么都无动于衷啊?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习惯了吧?“诶诶喊什么!够了!你们是要吓着玮恩吗?玮恩你不用理会他们直接坐那里,打开昨天教到的东西,玮恩你和同桌跟进吧!开始了!!”,我点了头,缓缓的走向了他。

 

坐下来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到了大家还是依然的看着我,貌似千万个子弹要发射到我身上一样。我吞了口水,然后拿出了铅笔和空白的笔记本,对着空荡荡的单线簿子发呆。“还看!好了!来翻开课本第27页,昨天教到了那个部分!”。

 

男孩斜眼的看着我对着空白的笔记发呆,他悄悄的把课本放到了我们桌子的中间。“先看着吧。这里…”,他冷漠的指一指刚才老师所说的部分,然后低着头继续写笔记。

 

就这样,我们俩就看着同一个课本上课了。

 

0 59 07/23/2018 19:20
07/23/2018 19:20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