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新生


#1 玫瑰色méiguisè

只記得是痛的,很痛的。

 

但已經不記得那樣的痛覺,是像掐轉著心臟、還是欲裂的劇烈頭疼,更不曉得當時是怎麼樣捱過來的。

 

像是注射了局部麻醉,可以無痛看著剖開後那腐壞的組織正在被切割然後縫合;像是看了一齣的哀淒的虐心劇,酸楚卻沒有後座力的播映著。

 

 

那頓失的歸屬感、習慣的不習慣、未來的不安與茫然,像是瞳孔上還貼著一層薄霧,婆娑得看不清楚路程中的風景,也感受不到腳踩著平地的踏實,就那樣被懸掛晾著。

 

 

我不知道需要多少的時間一片一角才能拼湊回來?

拖著沉甸的悲傷行囊,每走一步路都覺得疲累,有時候覺得卑怯,有時候覺得軟弱了,有時候覺得匱乏了所有,沒有了,空的。

 

 

但我還想要可以活著呼吸,我多麼奢想還可以聞到所謂幸福的芬芳,所以用了最後透支的勇氣孱弱卻堅毅地轉身,殘忍的毀滅性完結,換取彼此新生的機會。

 

 

那個難捱的春夏過去了,你好嗎?

我很好。

 

我把那段悲劇嚼成一泥土壤,豐厚了我的人生,也重新孕育了希望的種子。

 
 
follow me:IG

0 89 09/06/2018 13:08
09/06/2018 13:08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