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1 翔你

就像是我的岸吧,當我不知道漂向哪裡的時候,總有個地方可以回頭。

#蔡傑曦 #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

記得是在國中畢業前夕的日子,我寫了張紙條給數學老師,裡頭就寫到了蔡傑曦的這句話:「就像是我的岸吧,當我不知道漂向哪裡的時候,總有個地方可以回頭。」那段日子記得依舊清晰,彷佛鬼打牆般的,我就是遇不到老師,他在的時候我都剛好不在,因此我都會趕在放學前把寫好的紙條偷偷放在他桌上,反反覆覆,以這種方式溝通。

當時學校安排了一大堆活動給即將畢業的學生,我真心想一一推開,平常習慣的生活都被忙碌蓋過了,真想再和老師聊聊。

還好在畢業當天,同學提醒我老師在某棟樓,我才趕上最後碰面的機會能說句再見。我說了好多東西,零零總總,有太多話,最後都只能用一句再見概括。

上了高中,感受到國中與高中時差,高一的一切都過得好快速。趕車的路上看過上午五點多的太陽,也見過每到下午天空都會灰濛濛的頭城,跟時間白米賽跑,我終究還是輸了。那樣清閑悠哉的日子還有多少。

公車搖晃著,刷臉書時突然看到了國中粉絲專頁的貼文,我好奇打開了相片,看到了數學老師,就像見到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有時候都會調侃自己可能長輩緣比較好,才會和老師當朋友呗。

他顏面中依舊眼神微微帶著悲傷,雖然在相片裡是笑著的。

我對身旁同學說:「突然好想回國中哦,我們還有時間回去嗎?」心生懷念,那些坐在樓梯角那慢悠悠的時光,感覺一切都有種不會變的錯覺。

「……之後好像都沒時間了。」她答。

是啊,一切都不會變真的只是錯覺。忙碌的生活中,再怎麼拿捏、剝削時間都沒辦法分一分一秒來見一個想念的人。

那天見天氣微陰但無雨,下午五點半左右的時間,在最為熟悉的國中站下車,趁著空閒我們走進了校園,處室幾乎都關門了,僅剩教務處還亮著,陰暗的走廊,沿途遇到幾個正要回家的老師,他們笑說:「現在幾乎都關了。」

「是啊,我們也只能趕在這個點數來。」我道。

「其實像你們這樣的學生並不少,有些就算路過也都覺得開心。」我有些詫異,但也覺得正常,原來懷念這裡的不只我們。

微溫的記憶染上天空中那無盡的灰,懷念的氣息帶著空氣中微涼的潮濕。

想念蔓延在此,卻只能無聲述說。

0 67 09/04/2018 18:52
09/04/2018 18:52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