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如果愛情會失憶【更新至第16話】

15 734

#1 wsth_2

〖一〗

「湘湘,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

「湘湘,只要你不離,我定不棄!」

……

「湘湘,我愛你。」

……

 

蔣湘起來的時候,天還只是蒙蒙亮,她看著外面尚未完全甦醒的城市,只覺得心像是被誰抓住,怪難受的。

 

不是第一次了。

 

她這兩個月來,不時做奇怪的夢。

 

夢裡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盡的黑暗,以及一把熟悉,但怎麼都想不起是誰的男聲。

 

她坐到書桌前,打開一本厚厚的本子,將腦海里僅存的內容寫下。

 

她的動作很慢,像是要一字不漏記下夢中所有,又像是在靜靜回味夢中一切。以至於當她完成手頭的事情,太陽已經照亮整座城市。

 

蔣湘伸了個懶腰,洗漱完後換了身衣服,緩緩走到街上。

 

為什麼會做這些夢呢?

 

這個問題在她腦海中徘徊了不短的時間,卻一直沒有答案。

 

她試圖從過往的一切找蛛絲馬跡,無奈一無所獲。

 

蔣湘大大吸了口氣,輕車熟路走到一間咖啡廳,點了常吃的早餐就站在一旁候著。她可以坐下的,但更喜歡看著店員磨咖啡的過程。

 

然而當她看向座位,打算找個落腳處時,卻一眼瞧見窗旁的男子。

 

豐神俊美,翩然俊雅。

 

他手持一本厚重的書,全神貫注翻閱,偶爾拿起桌上的咖啡,小抿一口。

 

不知誰的手錶被陽光關照,反射出一片光,不偏不倚落在男子臉上,惹得他輕瞇起眼睛。

 

神差鬼使的,蔣湘捧起剛到手的早餐,往男子走去。

 

「這裡有人嗎?」蔣湘細聲細語問。

 

男子抬起頭,看見蔣湘時微微一愣,目光掃向其他空位,臉上更是多了幾分詫異。但他仍風度翩翩,微笑搖頭。

 

「你第一次來嗎?我以前沒見過你呢。」

 

蔣湘笑瞇瞇的,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前來搭訕。

 

她敢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他,可為何,她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蔣湘莫名就想到夢裡的聲音,如果一定要為聲音配一張臉,那相貌一定是極好的。

15 734 07/29/2018 13:17
07/29/2018 13:17

  1. #2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 二 〗

    男子確實是第一次來,對於有人搭訕,他也是始料未及。他輕輕一點頭,蔣湘便迫不及待問:「你叫甚麼名字啊?我叫蔣湘,經常來,說不定以後會遇見。」 ⠀

     

    「鄧銘。」 ⠀

    「哦……」蔣湘將尾音拖得長長的,聲音有些軟弱無力,透露著她的失望。

     

    是的,失望。

     

    眼前這把聲音不似夢中低沉好聽,方才的恍然失神,怕只是巧合。

     

    蔣湘安靜吃起了早餐,一直沉寂的鄧銘反而沒按捺住,大口咽下剩餘的咖啡,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在飲酒自醉。

     

    哐的一聲,咖啡杯被大力放在桌上。 ⠀

    「我還趕著上班,先走一步。」鄧銘站起,拿起僅有的手機和錢包。

     

    蔣湘點頭道:「拜拜。」⠀

    一場見面就此落幕,留下蔣湘懊惱自己的唐突。她不應該覺得眼熟就向前的,世界上的人千千萬萬,一兩個相似何以為奇?說不定鄧銘還被嚇著,以為遇上輕浮的女生,以後都不敢出現。

     

    然而當她漫步在街上,卻大老遠發現鄧銘的身影。

     

    他不是上班的嗎?

     

    蔣湘望去,西裝革履的鄧銘的確站在十字路口的一側,身邊還站了個穿著休閒的男人,不禁猜測鄧銘是否從事保險,旁邊的則是他的客人。

     

    說不定他們要談很久。

     

    蔣湘這麼想著,甚至都要轉身了,卻發現鄧銘大步離開。她定在原地,思索是否兜路比較安全,又被自己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

     

    剛剛她還主動撩人,現在卻躲也躲不及。

     

    蔣湘耸耸肩,還是選擇了另一條路。她穿過爬滿青藤的圍牆,又走過充滿風情的石板路,拐個彎,進入一條林蔭大道。

     

    她所住的城市一向以文藝為名,偶爾也會遇見前來拍照的遊人。放眼望去,陶情適性。而在這座城市長大的她也染上幾分藝術氣息,琴棋書畫不在話下。

     

    可能是時間還早,加上這條路本身就少人經過,除了蔣湘便無他人。又走了一陣子,一名男子迎面而來,蔣湘打算閃身讓路,卻不料被男子叫住。


    07/30/2018 18:21
  2. #3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三〗 ⠀

    「你知道北橋公園怎麼走嗎?」

     

    男子背對著光,蔣湘看去,只覺得刺眼。⠀

    「北橋公園嗎?」她問。「我也要經過那裡,一起吧!」

     

    蔣湘帶著男子往他來的方向走,又拐了好幾個彎,男子忍不住慨嘆:「我剛剛就是從這裡來的,沒想到是走返了啊!」

     

    「你是來這座城市玩的?」

    蔣湘好奇看向男子,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翻。一身的休閒裝甚是眼熟,再想,驚訝發現他就是剛剛被鄧銘推銷的男子。

     

    男子一臉不好意思:「我也是住這的,不過比較遠,少來這頭。」

     

    他的聲音帶著淺淺的鼻音。雖已入春,但忽冷忽熱的天氣實在讓人防不勝防。蔣湘也沒再說甚麼,很快就帶他到公園門口,在男子再三道謝下分別。

     

    蔣湘往公園右邊的小路走,很快到旁邊的一棟建築。從門口看進去,有塊立起的板,中央寫著大大的「墨」。⠀

     

    隔老遠,蔣湘也能感受到它的氣勢磅礴。她嘴角忍不住上揚,大步走進去。

     

    裡面皆是不同的水墨畫,展現在室內的不同地方。早已有人前來欣賞,或許三三兩兩,或許獨自一人。蔣湘也沒有客氣,從最近的一幅畫開始。

     

    不知道過了多久,蔣湘移步至下一幅畫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咦?是你呀!」⠀

     

    蔣湘望去,又是剛剛問路的男子,頓時哭笑不得:「又見面了。」


    07/31/2018 19:54
  3. #4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四〗

    鍾承也沒料到自己會在畫展碰到眼前的姑娘。

     

    其實他在十字路口時就看見她了,因為街上人少,她又駐步盯著他的方向,想不發現都難。以至於之後兩次遇見她,內心都有點小驚訝。

     

    「早知你也來畫展,我就跟你走了。」鍾承低語,生怕音量太大而引起他人不快。

     

    蔣湘問:「怎麼不一開始就問畫展怎麼走?」

     

    鍾承答:「之前在家附近散步,有人問我園藝會在哪,可我完全不知道。我想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些資訊,就問大坐標了。」

     

    兩人就在這裡輕言細語地聊起來,從如何得知該畫展,到對這些畫的評論。

     

    最後,蔣湘完全無法按捺內心的激動:「天啊!我從來沒遇過意見如此一致的人!」

     

    她開始說起自己與人辯論畫作的經歷。

     

    鐘承看著她說到激動處的手舞足蹈,談到勝利時眉歡眼笑,不由得跟著笑起來。

     

    他們離開畫展,漫步在旁邊的北橋公園,一邊聊起天。原本話題還局限於藝術,可不知怎麼的,他們說著說著就說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之後又變成童年。 

     

    「小時候,我最喜歡吵著到樓下買雪糕吃,就是那款用紙杯裝的牛奶雪糕,奶味可濃了!」蔣湘回味著,不自覺舔了舔乾澀的嘴脣。

     

    鍾承也記得:「小學時我也很喜歡買,夏天一有閒錢就往小食部跑。可惜了,現在已經很少找到。」

     

    蔣湘看著鍾承,眸中多了幾分狡黠。她笑嘻嘻說:「今天你有福了!因為啊……」

     

    「公園的小食鋪有得賣!」⠀

     

    他們異口同聲,又為彼此的默契大吃一驚。

     

    蔣湘倒是好奇:「你不是不熟這頭嗎?剛剛來還迷路了呢!」

     

    鍾承也奇怪,只能將此解釋為可能夢見過。⠀

     

    「不是嗎?」他說:「總是會遇到一些情節似曾相識,仿佛經歷過一樣。說不定我夢見過你會說這句話,所以才那麼順其自然說出來。」


    08/01/2018 22:08
  4. #5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五〗

    順其自然可是個好詞,就好像接下來鍾承請蔣湘吃雪糕,美其名是作為帶路的謝禮,可裡面有多少是「自然」,就不得而知。

    他是想再請她吃飯的,但蔣湘怎麼也不肯接受,只是晃了晃手中的雪糕說夠了。

    鍾承驟然停下,說了句等等就往回跑。

    等他回來,蔣湘就見他手裡拿著個塑料袋,裡面裝滿零食。 ⠀

    「都是童年的記憶呢!」他抬起手,將袋子呈現在她面前,眼裡盡是笑意。「有看過前兩個月,在東橋藝術館以童年為主題的畫展嗎?」

    蔣湘雙眼發光:「你也有看?」

    鍾承就知道畫展更能吸引蔣湘的眼球。他們坐在公園的小亭子裡,一邊分享感想一邊吃零食。

    蔣湘含了顆蜜蜂糖,遙望天空,似乎想起了甚麼:「我幼時天天被追著送蜜蜂糖,嚇得我之後好長段時間,看到它就想吐。」

    鍾承好奇了,催促蔣湘說說是怎麼一回事。

    蔣湘娓娓道來。

    在八歲的一個下午,小蔣湘一如既往地到樓下的兒童遊樂場玩。她看中了滑梯,然而當她呼嘯而下,卻不慎撞到忽然出現的小男生。小男生摔了,手裡的冰棒也掉在地,氣得他追著小蔣湘跑了好長的一段路,說是要為民除害。⠀

    「那時真的很可怕啊!」回憶時,蔣湘仍心有餘悸:「他一臉兇狠,也不顧手臂擦傷,追我半天就為了打我,怎麼道歉也沒用。」

    鍾承想象蔣湘一邊逃跑一邊哇哇道歉的模樣,沒忍住笑了。

    好不容易憋住,他問:「那送糖是怎麼回事?」

    「他媽媽看見,打了他一頓,逼著他送的。」

    鍾承聽著,一抹熟悉涌上心頭。他一愣,看著蔣湘說:「我朋友小時候也被他媽媽逼過送糖,因為他追著人家小女生打。他也是這座城市大的。」

    話音剛落,他就看見有人大步向他們走來。 「鄧銘!」

    他高興揮手,絲毫沒發現對方蹙起的眉。


    08/02/2018 23:06
  5. #6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六〗

    鄧銘劈頭就問:「你怎麼跑這了?」

     

    鍾承道:「我不是告訴你我在這附近看畫展嗎?對了,這是我剛剛在畫展認識的女生,她叫蔣湘。」

     

    雖然沒料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見,但蔣湘還是秉著「反正逃不了」的想法,打算好好打聲招呼。然而當她對上鄧銘的目光,卻一下屏住呼吸,甚麼話也說不出來。

     

    她分明看見他眼中的怒意!

     

    蔣湘的思緒一下亂了。

     

    她腦海中迅速閃過今早與鄧銘相遇場景,試圖找到令鄧銘對她不滿的原因。

     

    難道是她的搭訕令他認為她是個輕浮的人,而他不滿這樣的人纏上朋友?但她不是啊!

     

    鍾承看見蔣湘的錯愕,這才發現鄧銘的不對勁:「你嚇到人家了,有甚麼不順心的事先收起來,晚些再發泄吧!」

     

    鄧銘沒說甚麼,只是走到鍾承旁邊坐下。

     

    三人之間安靜得過份。

     

    鍾承看向左邊,蔣湘低著頭;鍾承看向右邊,鄧銘看著遠方。他總感覺有甚麼不對,但又說不出怎麼了。

     

    鍾承試圖拉開話題:「你們有看昨晚的連續劇嗎?很狗血的那部,男女主角又出車禍又癌症,昨天終於大結局了!」

     

    鄧銘倒也配合,與鍾承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來,只是在蔣湘要開口,或者鍾承要帶上蔣湘說話時,鄧銘就有意無意插在中間。

     

    終於,蔣湘也覺得留在這是自討沒趣,就先行離去。

     

    鄧銘一直望著蔣湘的背影,直到那身影越來越小,最後消失在路的盡頭,才將目光收回。

     

    鍾承一直看著呢。

     

    他神色複雜,直接對上鄧銘黑白分明的眼眸:「你怎麼一直盯著人家?」

     

    鄧銘一臉認真和嚴肅:「鍾承,你聽我說,千萬不要和蔣湘走太近。她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08/11/2018 11:16
  6. #7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七〗

    蔣湘連續窩在家幾天,試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頭的工作,就連母親好幾次叫她出去走走也不聽。

     

    而這幾天大雨淋漓,成為她拒絕出街的好理由。

     

    好不容易完成手頭的最後一幅畫,她打了個哈欠,把所有畫作放在公文袋。然而當她找郵票時,無意瞥見窗外已經放晴的天空,還是決定親自將畫作送去公司。

     

    雖然公司與家有點距離,但附近有不少商場以及玩樂的地方,蔣湘還是樂意到周圍走走。

     

    因此,她一離開公司,就果斷前往商業區。

     

    「蔣湘!」⠀

    她一愣,覺得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但又不記得聲音的主人是誰。

     

    而且她在這一帶没熟人啊!

     

    直到鍾承出現在眼前,蔣湘才收起詫異,掛起一個笑容:「是你啊!」 

     

    鍾承也笑了:「看來我的聲音辨識度不高。」 

     

    「你是在這裡工作的?」蔣湘好奇問。

     

    雖然她不是經常來這,但也眼熟不少人,更何況鍾承的樣貌也算出眾,沒理由毫無印象。

     

    果不其然,鍾承表示他只是路過。

     

    他說:「你要去商業區嗎?一起啊!」

     

    他沒有告訴蔣湘,前兩天他無意在一本書發現插畫師的名字是她,之後順藤摸瓜,找到這間公司,已經在這裡站了幾天。他甚至能看見保安看他的眼神充滿警惕,只怕蔣湘再不出現,他就要被當嫌疑人抓走。

     

    至於鄧銘的警告?

     

    那天鍾承再三追問,鄧銘也不願意多加解釋,還強行轉移話題。

     

    他完全沒把那句話放心上。

     

    得知有可能在這裡遇到蔣湘,他就神差鬼使過來了。


    08/12/2018 20:08
  7. #8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八〗
    空氣有些悶熱。

    連續幾天的大雨,加上剛剛出的太陽,蔣湘完全能感受到蒸發的水氣將她包裹起,難受極了。

    鍾承側過臉問:「吃了午飯嗎?要不要一齊?」

    蔣湘搖頭說還沒,卻突然笑了。

    見鍾承一臉疑惑,她解釋道:「和你在一起,整天都是吃東西。」

    雖然他們見的次數不多,但蔣湘還清楚記得上一次在公園吃零食的情景。然而再往下想,蔣湘就笑不出來了。

    她記起鄧銘的態度,頓時愁眉苦臉起來。 ⠀


    「吃那間怎樣?」鍾承指著不遠處的餐廳,只當蔣湘是苦惱午餐吃甚麼,熱切給了建議。擔心蔣湘沒吃過,還特地補充一句很好吃的。

    蔣湘也不挑食,直接答應,隨他走去餐廳。

    午膳時間的人特別多,蔣湘和鍾承也算幸運,不用等,只是要與別人拼桌。

    他們在店員的帶領下走到一張小圓桌,那裡坐了一對母女,女孩看起來四五歲的樣子,睜著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看著他們。

    鍾承問:「吃點什麼?」

     

    蔣湘翻開他遞來的餐牌,很快就敲定魚香茄子飯,鍾承叫了份一樣的,兩人一邊吃一邊聊起天。

    鍾承喝了口奶茶,裝傻問:「你是做甚麼工作的?感覺很自由嘛!」

     

    蔣湘說:「畫插畫,剛剛遇到你那裡有間公司,那是其中之一工作地方。你呢?」 

    鍾承樂道:「我是美術編輯,甚麼時候來我做的公司啊?保證把你的畫放在最棒的地方。」 

    蔣湘奇怪,美術編輯都那麼閒的嗎?只是還沒來得及問,就看見對面的小女孩還在盯著他們。儘管頭是面向她的母親,嘴裡也嚼著午飯,但一雙眼珠子依舊盯著他們。

    鍾承也看見了,他轉過去,直接逗起小妹妹,惹得她咯咯大笑。

    蔣湘也不知是覺得鍾承表情搞笑,還是被小女孩的笑聲渲染,忍不住跟著笑起。


    08/13/2018 21:32
  8. #9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九〗
    女孩的母親眼裡帶有幾分欣賞之色:「沒想到你那麼會哄小孩,現在很多人怕孩子煩,都退避三舍。」 ⠀

    鍾承反倒不好意思了:「閒時會幫孩子補習,有些家裡還有弟弟妹妹,久了就應付自如了。」 ⠀

    這點女孩的母親看出來了,蔣湘也看出。

    她之前沒想過鍾承還有這技能,畢竟一個一米八的高個子男生,與一個不足一米的小娃娃在一起,這反差有點大。

    離開的時候,小妹妹還特地對鍾承和蔣湘擺手,說下次再見。

    鍾承和蔣湘遊走在商場。

    他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直到蔣湘有些累了,才想起甚麼:「鍾承,你來商業區應該是有事情做的吧?」⠀

    鍾承一拍腦袋:「我答應了一個孩子考試有進步就送禮物,差點就忘了。」⠀

    這理由不過胡謅。

    他不喜歡讓孩子把物質與考試掛鉤,最多答應帶他們出去玩,好好放鬆一下。然而剛剛才說完補習,這個理由說出來,才不會讓蔣湘覺得突兀。

    蔣湘點點頭,似乎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趣。她問:「是男孩還是女孩?」⠀

    鍾承說:「男孩。」 ⠀

    兩人不約而同想到剛生完孩子,產婦與醫生的對話,撲哧笑出聲來。

    蔣湘隨著鍾承往玩具店走去,輕車熟路的樣子讓蔣湘覺得他經常去買禮物。然而才走到一半,蔣湘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鍾承說先停下談完電話吧,免得分心。

    之後,他目睹蔣湘的眉在聽完電話後逐漸皺起,臉上更是掛了幾分憂愁。

    她說:「我有點事要回公司一趟,抱歉要先離開了。」⠀

    其實她不用抱歉的,因為這次的一起不是約好,只是一個巧合。

    鍾承說:「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不如我陪你吧!」 ⠀

    「你不是還要買禮物嗎?」 ⠀

    「不急的。」 ⠀

    事實證明,鍾承的陪伴是正確的。途中蔣湘差點因著急而走錯方向,還好鍾承及時提醒。

    蔣湘直接就往上級的辦公室衝。鍾承見沒人攔住,便選擇跟了上去。他一路都沒問蔣湘究竟發生了甚麼,生怕她會更加煩亂。

    越過員工辦公桌時,一名抱著文件的女生與他們迎頭遇上。她有些驚訝,隨後熱情揮手:「鍾承,好久沒見到你了!」


    08/14/2018 21:39
  9. #10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
    蔣湘認識面前的女孩,她叫王馨,負責行政的。幾年前,兩人在機緣巧合下相識相知,不時會一起出去吃頓飯,可以說是蔣湘在公司裡少有的熟人。

    她不知王馨與鍾承是甚麼關係,也從沒聽過王馨提起鍾承。此時她的心正亂成一團,毫無探究的打算。

    她朝鍾承說:「你們聊。」然後徑直往前走。

    鍾承也顧不上身邊的姑娘,衝著她一點頭算是打招呼,就追著蔣湘去。

    他走到前面的轉角,那裡已經空無一人,只有兩道閉緊的門。左邊寫著經理室,右邊寫著雜物房,毫無疑問的,蔣湘進了左邊那間。

    他敲了兩下,一打開,就聽見蔣湘大聲喊:「我沒抄襲!」 ⠀

    抄襲?

    鍾承推門的手一頓,半晌才反應過來。

    抄襲可是大罪,要是出版的文字或圖畫被發現非原創,是會遭抵制和唾棄的。加上最近社會反對抄襲的聲響嚴重,多多少少會對抄襲者的事業造成影響。

    站在門口附近的女人瞧見鍾承,疑惑問:「你是誰?」⠀

    鍾承指了下蔣湘:「蔣湘的朋友。能問一下發生了甚麼嗎?」 ⠀

    女人一托眼鏡,犀利的目光直直盯著蔣湘:「蔣湘剛交上來的稿件被發現跟前幾天另一名員工的稿件極度相似,還好發現了,不然直接出版,被外面的人指責,那就完全無法挽救了。」 ⠀

    鍾承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他與蔣湘相處的時間不長,但蔣湘對畫作的熱情,他是看在眼裡的。

    經理的眉毛皺成一團,他看著蔣湘,語氣裡盡是無奈:「我也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可口說無憑,你要拿出證據才行。」⠀

    蔣湘急了,她從一開始就擔心證據問題。

    她又不會在頭上放個監視器,把自己二十四小時看到的東西記錄下來,又怎樣證明在此之前她確實沒見過另一幅畫?


    08/15/2018 22:32
  10. #11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一〗
    經理辦公桌上放了兩幅畫,左邊那幅蔣湘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正是她今早呈上的,而右邊那幅無論構圖還是色彩,都與她的極為相似,甚至還要精緻上幾分。

    雖然這次的作品大部分是這幾天呆在家畫的,但偏偏這幅,是她在兩星期前就完成。那時她靈感乍現,就直接提筆記錄下來。

    蔣湘一急,就顧住鑽牛角尖,只往證明自己沒見過另一幅畫的方面去想。

    整件辦公室靜悄悄的,除了經理,就只有剛剛問鍾承話的女人,以及蔣湘和鍾承。

    鍾承躡手躡腳走到蔣湘旁邊,他問:「那幅畫你給誰看過?」 ⠀

    蔣湘絲毫沒發現鍾承也跟了進來,她有些驚訝,看著他回答:「沒有,我……」 ⠀

    她突然想起了甚麼,驚呼:「趙婷!我給趙婷看過!」 ⠀

    經理點點頭,眉頭也鬆開幾分:「另一幅畫正是趙婷的。」 ⠀

    為了避免爭吵,經理特地不叫趙婷過來,甚至沒告訴蔣湘另一幅畫是誰畫的。兩人若同時在場,那肯定會脣槍舌劍,據理力爭說自己是原創。

    只是蔣湘說不說得出趙雅的名字,都無法代表她是抄襲者還是被抄襲者,最後還是要看能拿出多少證據。

    鍾承接著問:「你是在哪裡給她看的?」⠀

    蔣湘這次回答得很迅速:「餐廳。易如商場的歐姆餐廳。」⠀

    經理聞言,立即讓秘書跟蔣湘去找歐姆餐廳的老闆,問能不能調監控出來一看。鍾承自然是要跟著去的,三人浩浩蕩蕩出發,王馨老遠看見了,還沒來得及過去說兩句,他們就離開了公司。

    蔣湘從來沒那麼慶幸過。

    餐廳老闆聽聞他們的目的,爽快讓員工找出監控記錄。

    蔣湘的位子離監控近,可以清楚看見她先到餐廳,然後遇到趙婷的情景。蔣湘和趙婷不知道說了甚麼,前者拿出一張紙,隱約看見上面有東西。蔣湘說:「這就是那幅畫。」⠀

    蔣湘覺得沒必要看下去了,可再一次跟老闆道謝之際,她卻看見監控裡的自己離開座位去洗手間,趙婷東張西望,最後鬼鬼祟祟從自己的袋子拿出畫作,用手機拍了幾張。

    秘書將監控拷貝一份,誰料趙婷仍不肯承認,說那不是畫,只是普通的詩詞,覺得寫得好才翻拍。她還掏出手機,把相冊打開,以證明沒有畫作的翻拍。

    秘書當下就找了個技術人員,將趙婷手機裡刪除的文件全部恢復,果不其然,除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照片,還有蔣湘的畫。

    證據確鑿,趙婷直接被開除。她抱著七零八落的東西,狠狠瞪了蔣湘一眼,甩頭離開。

    蔣湘這才鬆了口氣。

    她往左邊一瞥,鍾承還站在身邊,察覺到她的目光,低頭一笑。

    蔣湘感覺自己亂糟糟的心一下安定下來,她也擠出個笑容,無奈又感激:「鍾承,幸好有你。」


    08/21/2018 11:47
  11. #12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二〗
    天空是淺淺的藍,蔣湘一晃,就能看見周圍的景迅速倒退,幾片軟綿綿的白雲出現在眼前。

    咯吱一聲,鞦韆回到原來的地方,又再次被帶上天空。

    清風迎面拂來,撫過蔣湘嫩白的肌膚。她咯咯笑起,側過頭,看著身後的人說:「再大力點呀!」⠀

    鍾承無奈笑了,似乎不明白眼前的姑娘甚麼時候喜歡上這玩意,他嚇唬道:「小心摔出去啊!」⠀

    蔣湘毫不在乎,閉上眼享受這份舒適。

    好一會兒,蔣湘才跳下鞦韆,仰頭對上鍾承的寵溺:「走,本姑娘帶你吃飯去。」 ⠀

    她伸出手,鍾承立即把手搭上:「喳!」⠀

    兩人十指緊扣,踩在樹葉落在地上的影子,蔣湘一抬起頭,就可以看見鍾承那帶笑的眼睛。鍾承發現蔣湘的視線,沁下腦袋,輕輕在她脣上一啄,柔聲問:「怎麼了?」⠀

    蔣湘不語,只是傻傻看著他笑,感覺自己的心跳得飛快。 ⠀

    「砰砰!砰砰!」⠀
    ⠀ …… ⠀

    「砰砰!砰砰!」⠀

    蔣湘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是熟悉的佈局和傢具。床頭的鬧鐘才指向五點,可她卻覺得自己前所未有地精神。

    這是怎麼了?

    她捂住自己的心臟,愣愣看著蓋住窗戶的窗簾,感覺整個胸腔都在迴盪著心跳的咚咚聲。

    她還清楚記得夢中的一切,自己的笑,鍾承的臉,以及那個脣上若有若無的吻,仿佛那不僅僅是一場夢,而是一段真實發生的記憶。⠀

    真實到,她到現在還有種醉醺醺的幸福感。

    蔣湘做了個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可鍾承那張臉還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

    鬧鐘驟然響起,蔣湘從床上跳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在床上坐了許久,連外面的天色都亮了。

    這鬧鐘還是因為鍾承設的。

    前兩天,鍾承說公司臨時有個插畫家辭職,問她能不能幫忙。她見自己時間也足,就一口答應,並約了今天商議詳情。

    工作是不能拖,可偏偏昨天的夢弄得自己心神恍惚。她告訴自己,這只是個夢,就老老實實在約定的時間將近之時,離開家裡。


    09/07/2018 11:28
  12. #13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三〗
    蔣湘足足轉了兩趟公車才到鍾承的公司附近。城市的兩頭,說近不近,但好在也不算遠。

    鍾承是踩著點到的,他急匆匆走進公司對面的咖啡廳,一眼就看見靠牆坐的蔣湘。 ⠀

    「抱歉,太多事情要弄,現在才來。」他拉開蔣湘對面的椅子,滿臉歉意。

    蔣湘感覺自己呼吸有些急促,她將點好的咖啡推到鍾承面前,視線卻始終沒落在他身上:「先來點咖啡提提神吧,月尾嘛,沒法子,挨過就好了。」 ⠀

    她知道好幾個雜誌都屬鍾承所在的公司,甚至有幾本月銷量過萬,聽起來不算多,但在這個電子時代來說算不錯了。加上迎合推出的電子雜誌,一到月尾就忙到神龍見首不見尾。

    鍾承呷了口咖啡,從公文袋裡掏出幾份文件:「先填一下個人資料吧!雖然工作比較臨時,但合約還是要的。」⠀

    蔣湘接過,一個個秀麗的字在她筆下生起,鍾承也拿出手提電腦處理公務。咖啡廳裡靜悄悄,只能聽見鍵盤的噠噠聲,以及筆劃過紙張時,若有若無的刷刷聲。

    沒一會兒,蔣湘就將所有資料填完。她又核對了一遍,確定無誤才在最下面簽上自己的名字。

    蔣湘想告訴鍾承她可以了,可薄脣剛啟,就看見他正專心弄著甚麼。

    她一下抿緊了脣,大氣不敢出,靜靜看著他認真的模樣。他炯炯有神的雙眼此時緊盯著熒幕,上面濃密的眉毛微微蹙起,似乎遇到了甚麼難題。

    蔣湘還沒來得及挪開目光,鍾承就抬起頭,不偏不倚對上她的視線。

    他笑了,眼睛彎彎的,一下與蔣湘夢裡的笑容重疊一起:「填完了?」 ⠀

    蔣湘的心咯噔一下,強作鎮定說:「對。」⠀

    鍾承又跟她說了一下這次插畫的內容,可才說到一半,他放桌上的電話就鈴聲大作。掃了一眼,他對蔣湘說了句抱歉就拿著電話離開。

    蔣湘看著他的身影走遠,最後消失在門口才收回目光。她閉上眼,又連續做了好幾個深呼吸,試圖讓自己的心平復下來。

    怎麼剛剛有一剎那,她把夢跟現實弄混了呢?

    鍾承笑的時候,簡直和夢裡一模一樣,她差點就以為自己還在夢中,與鍾承有非比尋常的關係。


    09/10/2018 11:39
  13. #14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四〗
    咖啡廳的門被推開,蔣湘一看見鍾承回來,立即收起自己的小心思,若無其事地抿了口咖啡。

    鍾承三言兩語交待完放才沒說完的工作,就拿出另一份合同說:「看一下內容,沒問題的話就簽個名吧。」⠀

    合約的內容與她以前簽的差不多,蔣湘很快簽上自己的名字,將它交給鍾承。⠀

    「還有其他要弄嗎?沒有的話就不打擾你了。」⠀

    鍾承看著蔣湘,總感覺眼前的姑娘不太對勁。

    從遞資料到接合同,再到遞合同,蔣湘全程沒瞧自己一眼,可以說除了剛填完資料的對視,就完全沒有眼神接觸。

    就連此時,她也是盯著桌子發問。

    她以前是那麼拘謹的嗎?

    鍾承幾乎想也沒想,就肯定地否認了。

    他還記得前幾天她在聊天時的神采飛揚,以及談及畫作的手舞足蹈,沒理由今天就突然低沉起來。 ⠀

    「你是不是遇到甚麼煩心事了?」鍾承認真問。

    蔣湘搖頭如波浪鼓,原本在肩後的頭髮也滑到胸前。 「有甚麼事不妨告訴我,就算幫不了你,也能讓你舒服些。」⠀

    蔣湘哭笑不得,她總不能說自己現在煩惱的事情和他有關吧?片刻,她整理好自己的言辭,才小心翼翼問:「如果不小心把夢裡的感覺帶到現實,應該怎麼處理?」⠀

    鍾承顯然沒聽懂,蔣湘接著說:「比如你在夢裡很討厭一個人,醒來後,明明那個人沒在現實中做甚麼壞事,可你就是忍不住討厭他。」 ⠀

    蔣湘特地把喜歡變成討厭,以免鍾承發現了甚麼。

    鍾承思索了一陣子,認真說:「會不會是對方有甚麼事情,令你在潛意識裡對他反感,但你自己沒意識到?夢是一樣很神奇的東西,它可能會把我們一直忽視的東西呈現出來。」 ⠀

    蔣湘愣了,終於抬起頭看鍾承。只是她的眼睜得老大,明顯被他的話給嚇著了。

    照鍾承的意思,她是在心底迷上了他,所以才做了這個夢。只是,這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09/11/2018 11:56
  14. #15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五〗
    鍾承想,黑色星期五的稱謂不是無緣無故的。

    他清晨剛回到公司,就被臨時叫去城東處理雜誌設計上的問題,回來之際,公司的車又拋錨,唯有去乘地鐵。

    值得慰籍的是,因為過了上班高峰期,地鐵的人並不多,還有好些位置空著。鍾承一連坐了好幾個站,眼看就要轉線了,就有一個臉色慘白的中年男子上來。

    他顫巍巍的樣子引來好些人的注目,直到他坐下,才收起好奇的目光。

    鍾承也不例外。

    幾個站之後就是醫院,想必這位男子是去求診。鍾承剛把視線從男子移到車廂電視,就聽到「哇」的一聲,以及甚麼東西倒地上的聲響。

    他側過頭,剛剛上車的中年男子竟彎著身,身前一地嘔吐物。一股酸臭瀰漫開來,附近的乘客立即捂住鼻子,跳到一旁,再一臉嫌棄看著男子。

    鍾承與男子還是有一段距離的,但他仍清楚看見地上的骯髒,頓時感覺自己的胃也不太舒服。

    「好惡心!」乘客開始囔囔,「明知道自己不舒服還不帶嘔吐袋!」

    鍾承正要說甚麼,就看見一名少女大步往男子走去,她遞給他一張紙巾,輕聲問:「你沒事吧?」

    是蔣湘!

    鍾承一下認出那纖瘦的身影。

    上次咖啡廳見完後,他們見過的次數就屈指可數,就算碰上,也只是說兩句就匆匆分離。

    蔣湘安撫了男子幾句,開始蹲下身子,用紙巾一層層覆蓋地上的嘔吐物。

    鍾承看著那道瘦弱的身影旁若無人地收拾地面,驀地失了神,心頭莫名涌起一個奇怪的念頭:他想把她抱在懷裡。

    蔣湘用完了整包紙巾,可眼前的污穢還有一塊沒擋上。她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眼睛對上人群,「請問誰能給點紙巾嗎?」

    鍾承這才回過神,慌忙掏出紙巾,走出人群。

    蔣湘沒料到會遇見熟人,頓了一下,才對他眯著眼笑:「謝謝!能否順便幫忙通知車長?這名男子應該沒甚麼大礙,但最好還是檢查下。」 

    鍾承看著她流光溢彩的眼,傻傻愣愣點頭,卻站在原地不動。蔣湘原本都低下頭了,可見那雙腳還在前面,疑惑抬頭。鍾承這才如夢初醒,走到旁邊,用緊急通話裝置告訴車長這邊的情況。


    09/14/2018 11:48
  15. #16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十六〗
    由於快到下一站,列車繼續前行。一靠站,大家就看見好幾個人員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將面無血色的男子帶離。

    蔣湘跟著他們離開車廂,大致說出男子告訴她的情況,最後目睹他們遠去。 ⠀

    「你怎麼來這了?」⠀

    蔣湘收回目光,好奇問鍾承。 ⠀

    「公司有點事,要出來跑一趟。」⠀

    惟恐蔣湘不信,他還特地將今早倒霉的經歷說了一邊。蔣湘被他誇張的語氣逗笑了,好不容易停下來,又問:「你等會兒去哪?」⠀

    鍾承反問:「你呢?」⠀

    「我坐多五個站後下車。」⠀

    鍾承想也沒想:「真巧,我六個站。」⠀

    蔣湘的臉上閃過一絲疑惑,為了確保自己沒記錯甚麼,她還特地瞄了眼地鐵的路線圖:「是去玩?可你不是在上班嗎?」⠀

    鍾承這才想起,六個站之後正是城市裡最出名的情侶遊樂園。一到節日或者甚麼特別的日子,遊樂園裡總是人山人海,就連地鐵上都是一堆黏在一起的情侶。

    他慌忙解釋:「最近遊樂園不是搞活動嗎?有本雜誌在想要不要登呢!不然我一隻單身狗,跑那折磨自己幹嘛?」⠀

    他還特地強調了單身狗幾個字。⠀

    「哦……」蔣湘的頭微微低著,試圖掩飾嘴角禁不住的上揚,「我也是,總感覺單身跑去遊樂園怪怪的,所以我還沒去過。」⠀

    下一班列車進站,他們一起上去,找了兩個相連的空位坐下。

    車門關上,馬不停蹄就往下一站趕。對面的玻璃映著地鐵上的人,蔣湘可以清楚看見,玻璃上的他們靠得很近,鍾承就在她右邊,低頭在她耳畔說著話。

    有點像那些耳鬢廝磨的情侶。

    蔣湘的耳根一下紅了,腦海裡浮起夢中鍾承的笑容。只是她越回想,記憶裡的畫面就越模糊,最後只隱約看見一個輪廓。

    她急了,想將那畫面抓住,可怎樣也無法挽留。想起鍾承就在身邊,幾乎是沒有任何思量,就將頭轉了過去。

    蔣湘一下對上他近在咫尺的眸子,笑意盈盈,如沐春風,輕輕拂過她的心。眼珠子緩緩往下移,滑過那高挺的鼻樑,落在暗紅的薄脣。

    她能感受到鍾承溫熱的氣息,看著他的脣,不自覺咽了口口水。


    09/21/2018 11:50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