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如果愛情會失憶【完】

34 1981

#1 wsth_2

〖一〗

「湘湘,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

「湘湘,只要你不離,我定不棄!」

……

「湘湘,我愛你。」

……

 

蔣湘起來的時候,天還只是蒙蒙亮,她看著外面尚未完全甦醒的城市,只覺得心像是被誰抓住,怪難受的。

 

不是第一次了。

 

她這兩個月來,不時做奇怪的夢。

 

夢裡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盡的黑暗,以及一把熟悉,但怎麼都想不起是誰的男聲。

 

她坐到書桌前,打開一本厚厚的本子,將腦海里僅存的內容寫下。

 

她的動作很慢,像是要一字不漏記下夢中所有,又像是在靜靜回味夢中一切。以至於當她完成手頭的事情,太陽已經照亮整座城市。

 

蔣湘伸了個懶腰,洗漱完後換了身衣服,緩緩走到街上。

 

為什麼會做這些夢呢?

 

這個問題在她腦海中徘徊了不短的時間,卻一直沒有答案。

 

她試圖從過往的一切找蛛絲馬跡,無奈一無所獲。

 

蔣湘大大吸了口氣,輕車熟路走到一間咖啡廳,點了常吃的早餐就站在一旁候著。她可以坐下的,但更喜歡看著店員磨咖啡的過程。

 

然而當她看向座位,打算找個落腳處時,卻一眼瞧見窗旁的男子。

 

豐神俊美,翩然俊雅。

 

他手持一本厚重的書,全神貫注翻閱,偶爾拿起桌上的咖啡,小抿一口。

 

不知誰的手錶被陽光關照,反射出一片光,不偏不倚落在男子臉上,惹得他輕瞇起眼睛。

 

神差鬼使的,蔣湘捧起剛到手的早餐,往男子走去。

 

「這裡有人嗎?」蔣湘細聲細語問。

 

男子抬起頭,看見蔣湘時微微一愣,目光掃向其他空位,臉上更是多了幾分詫異。但他仍風度翩翩,微笑搖頭。

 

「你第一次來嗎?我以前沒見過你呢。」

 

蔣湘笑瞇瞇的,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前來搭訕。

 

她敢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他,可為何,她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蔣湘莫名就想到夢裡的聲音,如果一定要為聲音配一張臉,那相貌一定是極好的。

34 1981 07/29/2018 13:17
07/29/2018 13:17

  1. #22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二〗
    蔣湘發現鍾承皺起的眉,顧不上眼前的食物,緊張問:「怎麼了?」⠀

    合桃糊還有點燙,白煙若有若無地裊裊升起。

    鍾承感覺自己沒那麼難受了,注視著蔣湘,一本正經道:「可能是見到你,喜悅超出了心臟負荷。」⠀

    蔣湘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臉上卻浮起了絲絲的紅暈。

    她將一勺合桃糊直接塞嘴裡,突如其來的灼熱嚇得她差點跳起來。那口合桃糊吞又不是,吐又不是,恨不得用手扇走那股熱。

    鍾承慌忙遞給她一杯冰凍的飲料:「吐出來,別燙傷了。」⠀

    蔣湘倔強地吞了下去:「才沒有那麼熱!」⠀

    鍾承一聽,眼睛都笑彎了,繪聲繪色說:「可你剛剛眼淚都快出來了,一臉憋屈。」⠀

    蔣湘正吐著舌頭,灼燒的感覺令她的舌頭有些疼,唯有試著接觸空氣,看看會不會有所舒緩。

    聽鍾承這麼一說,她更加委屈了,她也沒料到直接喝會那麼燙。

    坐在對面的鍾承突然伏下身子,蔣湘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舌頭碰到甚麼軟呼呼的東西。等她意識到鍾承含了下她的舌頭,臉一下漲紅,像是要滴出血似的。

    斜對面桌的女生正盯著這邊,蔣湘見了,嚇得迅速低下頭,緊緊抿著脣。⠀

    「你幹嘛呀?」她小聲問。

    鍾承笑眯眯的,眸子裡盡是柔情:「湘湘,你知道嗎?自從我遇見你,就總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見你的衝動。我喜歡看見你笑,也喜歡看見你鬧,以至於有一天你突然疏離了我,我手足無措。還好,你又回來了。」 

    他還記得那時候是月尾,明明有許多事情要弄,但腦海裡總是浮現出蔣湘的身影。

    他發信息給蔣湘,蔣湘總是回應得很簡潔,簡潔到有些敷衍,弄得原本就亂的腦子更亂了。

    蔣湘抬起頭,臉頰還是紅紅的,嘴角卻禁不住上揚:「你知道為甚麼疏離你嗎?」⠀

    「為甚麼?」

    「因為,我好像對你上心了。」蔣湘撅著嘴說:「我不知道你對我甚麼感覺,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女朋友。早知道你喜歡我,我就不慌了。」


    10/09/2018 11:40
  2. #23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三〗
    甜品店開到凌晨一點,他們就待到凌晨一點才離開。鍾承將蔣湘送到樓下,才依依不捨和她道別。⠀

    「那你早點回去休息,明天還要上班呢!」

    蔣湘對鍾承揮揮手,轉身跑進居住的大樓。她三步並兩步,想著如果自己跑快點,還能從窗戶看見鍾承的身影。

    一想到鍾承,蔣湘臉上就掛起了甜絲絲的笑容。

    然而當蔣湘打開家裡的大門,卻發現客廳的燈還亮著,母親正坐在沙發上,順著聲音望了過來。⠀

    「怎麼那麼晚才回來?」

    蔣湘停住了步伐,笑容有些藏不住:「公事嘛!最近又有段時間忙了。」

    蔣媽媽看了她好幾眼,分明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喜悅,那帶笑的眼睛,那彎起的嘴角,一切似曾相識。

    她若有所思問:「不是和男生出去玩了?」

    蔣湘被說中心事,感覺有些不自在了,但又馬上笑嘻嘻說:「媽,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怕甚麼?我好累,先回房間啦!」

    她沒看見母親的眼裡剎那間佈滿憂愁,獨自望著她離開的方向喃喃:「我可不想舊事重演。」⠀

    蔣湘一關上房門,就大步往窗戶邊跑。儘管已經過去一段時間,鍾承應該早已走遠,她還是忍不住去看。

    外面的街道有些冷清,凌晨時分,空無一人的道路更顯蕭條。

    蔣湘一伸出腦袋,就看見本應空蕩蕩的路上站了一個人,再看,正是送他回來的鍾承。他揚起腦袋,笑容對上了她的視線。

    蔣湘嘴角不禁上揚,大力朝著鍾承擺手,鍾承也朝著她擺手,做了個「明天見」的口型,終於轉身離開。

    她就趴在窗台上,看著鍾承的背影越來越遠,最後小得跟螞蟻似的。她困得快睜不開眼,但還是告訴自己,如果鍾承轉過來她就去睡,如果沒有,就徹底見不著再走。

    那邊的鍾承像是察覺到了甚麼,下一秒竟轉過身來,朝這邊揮了揮手。

    蔣湘笑了,為他們之間的默契而高興,心滿意足地離開窗台。

    第二天中午,她早早就守在鍾承的公司門口,等著那抹熟悉的身影步出。

    鍾承是一個人走的,正要往街角的餐廳步去,就感覺左邊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只是當他轉過頭,左邊空無一人,再望向右邊,蔣湘正笑嘻嘻看著他。


    10/11/2018 19:48
  3. #24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四〗

    「先生,一個人嗎?介不介意帶多一個伴?」蔣湘嬉皮笑臉問。

    鍾承很自然牽起她的手,輕輕捏了一下:「還好我今天一個人啊!」

    蔣湘原本沉醉在手心的溫暖,一聽這話,腦海中的警報驀然大作。

    她盯著灰濛濛的地板,假裝不經意問:「平時都跟誰一起呀?」⠀

    鍾承輕輕笑了,他稍微望向右邊,就能看見蔣湘低著的腦袋。

    他將蔣湘的手握緊了些,又和蔣湘挨緊了才回答:「都是些男同事。除去公事外,你是我第一個一起吃飯的女生。」⠀

    蔣湘嘟囔:「我又不是母老虎,別那麼怕啊!」嘴邊是忍不住的偷笑。

    她隨著鍾承走進一家餐廳,藍色的裝潢宛如置身海洋。原本鍾承不是想去這間,但見蔣湘來了,想讓她吃好點就走了進來。

    推門、拉椅子、遞菜單,這些動作鍾承都一氣呵成,明明才在一起第二天,卻好像在一起很多年一樣。

    蔣湘捲起面前的意大利麵,對鍾承道:「你今天的紳士表現簡直可以給九十九分!」⠀

    她吃掉叉子上的面,等著鍾承追問原因。

    果不其然,她還沒嚼兩口,鍾承就問:「還有一分呢?」⠀

    她急急把口中的食物吞下,正要開口,目光就被鍾承的手臂吸引住。

    那有一條約拇指長的疤,經過歲月的洗禮,已經化為淺淺的紅色。可一眼望去,說不引人注目是假的,仔細看的話,還讓人有些心驚膽顫。

    鍾承平時都穿著長袖,儘管夏天,身上也是薄薄的襯衫。如果不是這天捲起了袖子,蔣湘也不會看見。

    她傻了,莫名有些慌,胸口像是透不過氣來似的,小心翼翼問:「你的手臂怎麼有條疤?」

    鍾承漫不經心地往手臂瞥了一眼,笑道:「一場意外,我怕嚇到你,還是不說了吧!」

    「可我想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事情。」蔣湘放下叉子,一臉堅定:「無論好壞,我都願意傾聽。」

    鍾承有些無奈。

    他抽出一張紙巾,柔柔將蔣湘嘴角蹭到的汁抹去,盡量以風輕雲淡的語氣說:「兩年前在街上遇到一個工作不順心的人,他拿著刀周圍亂捅,我躲避不急,也中招了。」⠀

    蔣湘心頭一緊,語無倫次問:「你沒事吧?」

    鍾承揉了揉她的頭髮:「留了點血而已,放心吧!而且我當時撞傷了腦袋,甚麼都不記得了。」

    「失憶了?」

    鍾承點了點頭,繼續道:「據說是失血過多,昏倒時剛好撞到旁邊的階梯。我醒來後甚麼都不記得,還好有父母和朋友,現在大部分的事情都記起來了。」

    蔣湘想說甚麼,可腦海裡卻不自覺幻想當時的畫面。

    大片的鮮血,慌亂的人群,倒下的鍾承,染血的刀子。

    她忽然有些噁心,甚至有種聞到血腥味的錯覺,臉刷地一下變得青白。


    10/14/2018 13:03
  4. #25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五〗
    只是比起感官上的難受,蔣湘更在意失憶這件事情。

    鍾承受傷了,身上的疤記錄了這段過往。雖然丟失的記憶大部分被尋回,但肯定還有部分被永遠埋藏。⠀

    「鍾承。」她憂心忡忡問:「會不會有一天,你把我也忘了?」⠀

    鍾承堅定道:「就算忘了全世界,我也不會忘了你。更何況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蔣湘高興不上來,她知道一切只是空口說白話,如果意外再次發生,她能做點甚麼證明自己的存在?

    就像那道疤證明了鍾承的過往。

    她當然不會用那麼極端的方式,而那道疤記錄的也不是甚麼讓人愉快的事情。

    她希望有一樣東西,不僅能象徵了她,還有一定意義。

    面前的意大利麵還在散發誘人的香氣,只是蔣湘早已提不起食慾。鍾承見她停下,也沒再吃,只是靜靜看著她。

    餐廳外有一對小情侶路過,兩人的手機拿在手中,各套了一個同款手機殼。

    蔣湘一愣,頓時兩眼發光。⠀

    「鍾承,我們去街上走走吧!」⠀

    鍾承感覺蔣湘一定想到了甚麼,儘管她是臨時提出逛逛,可她像是有目標出發。

    很快,他們停在一間精品文具店,蔣湘拉著他的手,停在畫具那一區。⠀

    「你現在還有在畫畫吧?」⠀

    她的目光掃過一排又一排的成列品,像是在尋找甚麼。

    鍾承說是,卻不知蔣湘要作甚。

    不遠處的成列品忽然晃了蔣湘的視線,她定眼一看,趕緊將鍾承帶了過去。⠀

    「終於找到了!」她喜出望外,拿起一套畫具打量:「這是HIBISCUS在三年前就推出的限量版畫具,才剛上市就被一掃而空。因為反應很熱烈,HIBISCUS特地選在三年後的現在再推出改良版。」⠀

    鍾承點頭。

    這些事他早有耳聞,更加知道HIBICUS這套畫具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它是情侶款。

    試問有多少文具會有情侶款?光是這一點,就足夠引人注目了。

    蔣湘執意自己買了兩套,再將一套塞在鍾承手裡。

    她抱著他,把臉埋在他的肩膀,聲音若有若無:「你一定要記得我。在你畫畫的時候,在你吃飯的時候,在你發呆的時候,在你…任何時候。」⠀

    鍾承開車將蔣湘送到家才回公司,他看著車子裡的畫具,嘴角是無奈的笑:「傻瓜。」⠀

    有個人影大步往這邊走,鍾承發現時,對方已經來到身邊:「鍾承,你去哪了?」⠀

    挺拔的身形並不難認,鍾承轉向鄧銘,只是說有事,就反問他怎麼了。

    鄧銘正要開口,卻瞥見鍾承車子裡新買的畫具。他頓時臉色大變,深情複雜:「你剛剛和蔣湘一塊?」

    鍾承頗為吃驚:「你怎麼知道?我們交往了。」

    他敢肯定自己沒看錯,在自己說完這句話後,鄧銘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不明白,不明白鄧銘是甚麼意思。

    鄧銘語氣沉甸甸的:「你忘了我告訴你,不要和蔣湘走太近嗎?她沒你想象中那麼簡單。」

    鍾承有點不高興了:「蔣湘沒你想象中那麼複雜。」

    「你有想過我為甚麼那麼說嗎?」鄧銘垂眸,再次對上鍾承的雙眼時,裡面寫滿了憂傷,「鍾承,我和蔣湘曾經也是一對。」


    10/19/2018 11:23
  5. #26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六〗
    鍾承一直都知道,鄧銘有一段忘不掉的愛情。

    儘管他遺忘了過去,但在無數個夜裡,喝得酩酊大醉的鄧銘都會打來電話,聲音沙啞問:「鍾承,你說她為甚麼不要我了?」

    他不知鄧銘口中的「她」是誰,詢問母親,母親只是說那是一個漂亮的女孩,仿佛有著耗不盡的活力。

    就這麼想,蔣湘似乎真的符合。

    鍾承的腦袋忽然嗡地一聲,像是電台收不到信號,甚至開始疼起來。

    他記起北橋公園裡,鄧銘對蔣湘的異常,就來原本樂意談話的蔣湘都靜了幾分。這是不是意味著,從一開始他就被蒙在鼓裡?

    鄧銘說見他沉默,又道:「蔣湘以前見過你很多次,不可能不記得你。」

    鍾承試圖回憶初見的細節,無奈記憶早已模糊。

    他憑理智道:「裝失憶對她沒好處。如果她記得我,肯定是因為我們的關係,那她也會知道和我一起就極大機會遇到你。」

    「鍾承!」

    鄧銘臉色更差了:「你怎麼知道這不是她的陰謀?」

    鍾承感覺到鄧銘的反常。

    他所認識鄧銘是怎樣的呢?應該是舉手投足都散發著儒雅氣息的。

    他們一起讀書時,鄧銘靜靜看書都能吸引來女生的目光,那時的他是不會有這樣的表情,更不會將一個人否認成那樣。

    鍾承認真道:「鄧銘,過去的就任由它過去吧,不要再糾結了。人是會變的,就算以前的蔣湘怎樣,我都不介意。我認定的是現在的她,將來的她。」

    鄧銘忽然笑了,在停車場昏暗的燈光下,竟有幾分像能預測未來的巫師:「鍾承,你會後悔的。」


    10/21/2018 22:35
  6. #27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七〗
    世界是無邊際的黑暗。

    深夜時分,整座城市都陷入靜寂。平日鬧騰的小孩,工作了一天的大人,無一不在休眠狀態。

    蔣湘睡在床上,深陷夢裡,嘴角始終帶著淺淺的笑。⠀

    「湘湘,等將來我們一起了,就在城東租一間房子。」⠀

    夢中黯淡無光,那輕輕柔柔的聲音卻給她帶來莫大的慰籍。⠀

    「那裡有你最喜歡的風景,還有承載我們回憶的遊樂場。」⠀

    她記得這把聲音。早在夢裡,她就聽過千千萬萬遍了,只是今天怎麼感覺異常熟悉?就像現實裡也經常圍繞在身邊。⠀

    「我們可以盡情畫畫,一起開屬於自己的畫展。」⠀

    蔣湘的眉頭不自覺皺起,開始把聲音與認識的人一一匹配。⠀

    「蔣湘,我真的很後悔當初認識了你!」⠀

    一聲嘶吼驀地出現在夢中,蔣湘的心一下提到喉嚨,睜開眼從床上跳起。

    她大口喘氣,驚魂未定看著前方,目光空洞。

    她認得那把吶喊的聲音!

    蔣湘坐在黑暗中,有點緩不過神來。

    是鄧銘,她敢百分百肯定!

    蔣湘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儘管心跳緩和下來,她還是怔怔坐在床上。

    她怎麼會夢到鄧銘呢?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她對鍾承的思念明顯更多。

    她忽然想起前兩天,鄧銘出現在他們初遇的咖啡廳。其實她也很久沒去了,但得知那裡推出新的早餐就跑去嚐嚐,誰料嚐著嚐著,就把鄧銘嚐來了。

    蔣湘至今還記得鄧銘陰沉的臉,他說了幾句莫名奇妙的話便匆匆離開。

    「蔣湘,你不要再裝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呢?」

    「這樣下去對誰都沒好處。即使兩敗俱傷,我也會讓你離開鍾承。」

    蔣湘當時拿著銀白的叉子,目光停在鄧銘離開的方向,將他的話反復思考幾遍都得不出一個結果。

    她有想過問鍾承,但又覺得鄧銘可能只是受刺激了,才說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鍾承說過,他和鄧銘早在讀書時就認識,一起走過許多高低起伏。

    這麼看來,鄧銘一定也想鍾承好。

    蔣湘突然覺得喉嚨有些乾,在黑暗中摸索了一會兒,把杯子放到嘴邊才發現裡面空空如也。

    她到客廳倒了些水,回房記下方才的夢。這時她已經毫無睡意,便打開燈開始工作。

    她正構思最後一副畫的模樣,客廳就傳來一陣腳步聲,沒多久,母親就出現在房間門口。


    10/25/2018 19:19
  7. #28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八〗

    「媽!」蔣湘朝著母親喊。

    蔣媽媽見外面亮燈才出來瞧瞧,沒說兩句便要回去,然而轉身之際,余光捕捉到一件熟悉的物品。⠀

    「HIBISCUS的情侶限量款?」

    她明顯愣了。

    蔣湘下意識就撒起謊:「前幾天看見,覺得漂亮就買下。」

    她莫名有些緊張。

    儘管母親沒反對過她談戀愛,但還是想先探清母親的想法。⠀

    「湘湘,你也長大了。」

    母親的凝望令她有些無措:「我永遠是媽媽的孩子。」⠀

    蔣媽媽嘆了口氣:「你遲早要嫁出去的,只希望你的另一半有能力給你優質生活。

    蔣湘想,只要鍾承在身邊,再艱苦的生活也會變得優質吧?只是想到要離開家人,就有點不捨。

    她畫完最後一副畫,當下就決定翌日去交稿,晚些還可以去找鍾承。

    到公司時,步子都是輕快的。

    她一看見公司,就想起自己被誣陷抄襲時,鍾承表現的義無反顧。即使大家都懷疑她,質疑她,他也願意站在她身邊幫她。

    會不會早在那時,鍾承就已經對自己有情?

    蔣湘臉上的笑意快藏不住了,可當她看見王馨出現在面前,嘴角一下耷拉下來。

    「湘湘,你又來交稿了啊!好久沒聯絡了。」

    蔣湘看著王馨,心情怪複雜的。

    她對她絕對不是討厭,之前的相處也是真心以對。

    她欣賞王馨的處事態度,也喜歡王馨的為人,但一想到上次王馨對鍾承熱情的招呼,她就有些難受。

    他們究竟是甚麼關係?前度?追求者?愛慕者?

    蔣湘有一肚子的問題,但還是選擇避而不談。她忽然有點怕自己接受不了答案,三個人的關係因此僵持。

    「聽說現在上頭很看重你,你每天都很忙啊!」蔣湘逼著自己不去想她和鍾承的關係:「我可不想找你吃閉門羹。」

    王馨哈哈笑了:「才沒有,你不要聽別人瞎說。我等會兒就有空,不如一起午餐?」

    蔣湘沒有拒絕,跟著王馨去附近的餐廳。王馨原本說著公司的瑣碎事,卻突然話題一轉。⠀

    「哎!你和鍾承是怎麼一回事啊?」

    蔣湘一僵,努力擠出笑容,以玩笑的口吻問:「那麼關心鍾承,你不會和他有一段過去吧?」

    王馨笑了,爽朗的笑聲引來好幾人的側目:「蔣湘,你在說甚麼呢?和他有一段過去的不是你嗎?」


    10/30/2018 23:06
  8. #29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二十九〗
    「和鍾承有一段過去的不是你嗎?」

    直到鍾承出現,蔣湘還覺得自己有些渾渾噩噩。

    甚麼叫和鍾承有一段過去?

    明明他們近幾個月才認識。

    她忍不住笑了,跟王馨說你真幽默,不料王馨一臉詫異看著她。

    「湘湘,你很奇怪耶,這又不是甚麼不見得光的事。每次鍾承來陪你送稿,甜蜜的模樣都羨煞了好多同事。」

    她說得有模有樣。⠀

    「你初次來談合約還是名大學生,我們也是那時候認識。你一向獨自交稿,忽然有一天,有個男生出現在你身邊。你說他叫鍾承,和你同一所大學,是你男朋友。

    「你覺得他進公司不好,就讓他在門口等。好多同事都看見了,他的目光一直追隨你的背影,看著你時,眼裡都是帶笑的。」

    蔣湘試圖回憶交稿的情況,但更多是自己孤身一人。

    「兩年前,你又開始自己一個來公司。我問:鍾承呢?他不陪你嗎?你卻一臉疑惑。⠀

    「我想你們是分手了吧,就不敢再在你面前提起他,不過你們又一起了,真好,我們都覺得你們是愛著對方的。」

    蔣湘想說王馨的笑話也太真實,可心頭的熟悉卻讓她有些不安。

    她們遇到兩個公司裡的女同事,一問,說法與王馨一致。

    蔣湘在公司附近坐了好幾個小時,想著王馨的話失了神。

    如果是真的,她怎麼會毫無印象?她又沒有受傷,更沒有失憶。而鍾承,身邊的人也會告訴他吧?

    可如果是假的,為甚麼直到離開那一刻,王馨還一臉認真?

    她忽然想起王馨說,她和鍾承是兩年前「分手」的。兩年前,不正是鍾承受傷那年嗎?

    蔣湘渾身一顫栗,拿出手機時,手指涼得不可思議。

    她輸入幾個關鍵字,順利找到當年的新聞。

    「男子失業持刀亂砍,途人身中多刀送院!」

    蔣湘的頭有些暈,強迫自己逐字看完,卻在看見最底的圖片時整個人怔住。

    那和她當天想到的畫面一模一樣。


    11/01/2018 23:19
  9. #30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三十〗
    蔣湘的呼吸開始急促,她懷疑自己忘了甚麼,儘管記憶不曾出現空白。

    王馨的說辭,新聞的圖片。

    還有午夜夢回時出現的那把聲音。

    她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那聲音。那低沉柔和的語調緊緊包裹著她,可她卻深陷黑暗,尋不到對方的身影。

    那鄧銘為何又會出現在夢裡?

    她還記得他的嘶吼和憤怒。難不成他和那把聲音認識?

    一張笑眯眯的臉一下出現在腦海。

    蔣湘愣了,恍然看見腦海中的人越走越近。⠀

    「湘湘。」⠀

    低沉的、柔和的。

    還和鄧銘認識。⠀

    「湘湘?」⠀

    蔣湘一個哆嗦,抓住鍾承在面前晃動的手,連聲音都是顫抖的:「鍾承,你以前讀哪所大學?」⠀

    鍾承不明所以,但還是回答:「東大,怎麼了嗎?」⠀

    蔣湘臉色白了許些。⠀

    「那你以前有女朋友嗎?」⠀

    鍾承見蔣湘的樣子,還以為她胡思亂想,擔心自己與前任餘情未了。

    他輕輕笑了,彎下身,對上蔣湘驚慌失措的雙眼:「你是我的第一任,也會是我的唯一一任。」⠀

    然而蔣湘暈乎乎的,完全聽不進鍾承的甜言蜜語。她沒心思在外面逗留,鍾承就將她送回家。

    蔣湘剛擰開家裡的門,母親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湘湘,剛剛的男生是誰?」⠀

    蔣湘嚇了一跳:「甚麼男生?」⠀

    「送你回來的男生。」⠀

    蔣湘含糊說是朋友,就急急要進房。只是剛走兩步,又停下來,看向母親問:「媽,我兩年前有沒有生過大病,或者撞傷過腦袋?」⠀

    蔣媽媽說:「沒有。」⠀

    蔣湘有些急:「你真的沒記錯?出車禍、受刺激,這些也沒有?」⠀

    蔣媽媽皺起眉:「你很希望自己出事?」⠀

    蔣湘見自己也問不出甚麼,搖搖頭就走進房間。

    她在床上發了一陣子的呆,忽然蹲在地上,試圖在床底的舊物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可是甚麼都沒有。

    就連日記也恰巧斷在了五年前。

    她倚靠在床邊,有氣無力看著房間的混亂。

    如果她和鍾承以前真的認識,又為何會不留任何痕跡?⠀

    「我真的很後悔認識了你!」⠀

    鄧銘的聲音驀地出現在腦海。

    蔣湘打了個冷震,卻意識到鄧銘可能知道甚麼,手忙腳亂撥出電話。

    號碼還是鍾承給的,說是萬一有事聯絡不上自己,還能找鄧銘幫忙。⠀

    「嘟嘟——」⠀

    還沒有人接聽。

    蔣湘在雜物堆來回踱步,床底下一巻東西吸引住她的目光,疑惑拿起,驚訝頓住。

    是HIBISCUS三年前推出的情侶限量款畫具!

    一陣劇烈的疼痛貫穿她的腦袋,仿佛在警告些甚麼。⠀

    「湘湘,如果你在回憶的過程中腦袋發出劇痛,那就是在告訴你不要再接著回想了。」

    一把陌生的聲音出現在腦海。

    「因為,那段記憶並不存在。」

    「喂?」

    鄧銘偏偏這時接起電話。

    蔣湘捂著腦袋,試圖按住那股痛:「鄧銘,我是蔣湘。我想知道,我和鍾承以前究竟發生了甚麼?」


    11/06/2018 21:47
  10. #31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三十一〗
    五年前的秋天,蔣湘還是名大二的學生。

    她早早起來,只為美術社今年首聚。

    去年蔣湘剛入學,懵懵懂懂就錯過入社的時機,這年早早蒐集資料,直奔等了一年的美術社。

    前輩很熱情,聚會才開始五分鐘,現場就一片火熱。

    為了讓大家產生共鳴,美術社特地以童年為主題,現場還放了許多以前的熱門零食,分享大家的童年趣事。⠀

    「來來來,接下來是這位可愛的學妹了!」⠀

    社長把一個麥克形狀的糖遞給蔣湘,充當臨時的麥克風。⠀

    「咳咳。」蔣湘清了清嗓子:「那我就說一個因為滑滑梯而被男生追的故事。」⠀

    現場頓時一片起哄。⠀

    「我八歲那年玩滑梯,不慎踢到一個吃冰棒的小男生。你們猜後面怎麼了?」蔣湘一臉神秘。

    社長故作沉思,猜測道:「一見鍾情?然後你們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蔣湘沒好氣笑了:「他追了我跑好幾圈啊!你能想象嗎?那麼小的孩子,圍著周圍的房屋跑了五六圈就為了打我!還好他母親阻止了,還要求他送糖道歉。」⠀

    周圍的人毫不留情大笑起來,社長一邊笑,一邊拍了旁邊的男生幾下:「鄧銘,怎麼那麼像你小時候啊?」⠀

    那個被叫鄧銘的男生倒是恬靜,就連笑都不像其他人般放肆。

    他對蔣湘莞爾,問:「你以前住在天允路那帶?」⠀

    蔣湘一臉錯愕:「你不會就是?」⠀

    他們的關係一下被社長大肆宣揚,鄧銘身邊的人都知道,有個大二的小學妹曾被鄧銘窮追猛打過。

    重點是,那小學妹長得不賴。

    鍾承就在那時知道蔣湘。

    他笑鄧銘,現在溫文儒雅的他以前居然如此暴躁,對那麼可愛的女孩子都下得了手。

    鄧銘反駁:「你怎麼知道她以前可愛?」⠀

    鍾承晃了晃手機,蔣湘的照片早在他們的圈子裡流傳:「五官標致的女生,小時候一般也不差。」⠀

    半個月後,北橋公園旁的美術館有一場盛大的畫展舉行,是國外某知名畫家的。

    蔣湘特地找了一天去看看。

    她眯著眼,踏過石板路,卻被一名男生喊住:「蔣湘?」⠀

    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我是鄧銘的朋友,名字是鍾承。」⠀

    蔣湘這才對眼前的人有些印象。

    她對他笑了,問:「你怎麼在這?」⠀

    鍾承回答:「我去北橋公園看畫展,但好像迷路了。」⠀

    蔣湘早就想找人一起看,無奈大家要麼沒時間,要麼沒興趣。她知道鄧銘是讀藝術的,相熟的也是圈子裡的人,就很自然以藝術打開話匣子。

    反正,談不來藝術還可以談鄧銘。

    讓蔣湘沒想到的是,他們比她想象還要投機。兩人當下就交換了號碼,約好有機會再一起。

    一切好像那麼理所當然。

    在無數個日夜後,鍾承對蔣湘表白了。沒有華麗的辭藻,沒有鮮豔的玫瑰,但有一顆熾熱真誠的心。

    大家都難以置信:「鍾承,你怎麼把鄧銘的小學妹勾走了?」

    鍾承牽著蔣湘的手,一臉得意。

    那時候的鍾承還有些年少輕狂,不屑被人壓在頭上,大四時,更揚言要做一個自由自在的流浪畫家,賣畫為生。

    然而,這樣他卻甘願被蔣湘壓制著,把她寵上了天。


    11/08/2018 22:34
  11. #32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三十二〗

    蔣湘喜歡去城東的遊樂場,鍾承就不時帶她去玩;蔣湘喜歡嚐咖啡廳的新品,鍾承就算好時間,早早買一份給她。

    大四的尾聲,明明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鍾承還是會抽時間陪蔣湘。⠀

    「媽?」⠀

    蔣湘正依偎在鍾承懷裡,卻被突如其來的人嚇了一跳。

    她很快又笑了,拉著鍾承打招呼。

    初次見丈母娘,鍾承難免有些緊張,聊了一陣子才恢復平時的姿態。

    蔣媽媽問:「大四了啊?有想過出路嗎?」⠀

    鍾承神采飛揚:「我想開自己的畫展,賣畫為生。」⠀

    他悄悄捏了下蔣湘的手,側過臉對她笑。

    到時候他要和蔣湘在城東住下,湘湘最喜歡城東的風景了。

    沉醉在未來的他,絲毫沒發現蔣媽媽擰起的眉。

    那天之後,蔣媽媽好幾次拐彎抹角叫蔣湘離開鍾承,可都被視若無睹。

    最後忍無可忍,與女兒爆發了衝突。⠀

    「你跟著他會吃苦的!」蔣媽媽既憤怒又擔憂,「賣畫能賺多少錢?他又不出名!」⠀

    蔣湘不肯退讓:「我不在乎!」⠀

    蔣媽媽不想和女兒鬧僵,那次之後就沒說甚麼。蔣湘以為自己的決心得到認可,卻不知母親一直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讓他們徹底分開的機會。

    蔣媽媽說得對,鍾承畢業後過得並不容易。沒有一夜成名,只有無盡的支出和微薄的收入。

    鍾承除了畫畫,開始外出找兼職。

    他自己用最簡陋的,想把其餘都給蔣湘,蔣湘捨不得鍾承辛苦,把兼職得到的錢換各式各樣的東西給他。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

    蔣媽媽冷眼看著,恨不得把女兒揪走,又不想讓女兒記恨。

    蔣湘大四這年,還真讓她等到了機會。

    蔣湘與鍾承逛街時,遇到一個工作不順心的人拿刀衝來,鍾承怕蔣湘受傷,整個人擋在她面前。

    蔣湘是沒事,鍾承卻情況不妙。

    有好幾刀差點傷到要害,加上失血過多,直接被送進手術室。

    蔣湘也不記得自己等了多久,只知道眼睛都哭腫了,手術室的燈還亮著。

    鍾承遲遲未醒,蔣湘為此四處奔波,生怕留下甚麼後遺症。

    一天,蔣媽媽說她認識一名資深的醫生,或許可以幫上甚麼。

    蔣湘驚喜交加,顧不上真假就跟著母親出發。

    目的地安靜得過分,蔣湘一進去就感覺不對,但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扼要說明鍾承的情況。⠀

    「你太緊張了,先放鬆一下吧!」⠀

    醫生看起來倒是親切。⠀

    「鍾承的情況比較重要。」蔣湘惴惴不安。

    醫生沒糾結下去,開始分析鍾承的情況,最後給蔣湘一顆大大的定心丸,說鍾承很快會醒來。

    蔣媽媽插話了:「既然來了,不如也看看我女兒的情況,她最近累壞了。」⠀

    聽到鍾承的問題不大,蔣湘松了口氣。她和醫生從身體情況談到日常,緊繃的心逐漸放鬆。⠀

    「湘湘,你最近太過疲勞,不如就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

    蔣湘坐在躺椅,莫名睏得過分。⠀

    「這不太好吧?」⠀

    蔣媽媽柔聲說:「睡吧,有媽媽在,沒事的。這些天你擔驚受怕,好不容易安心下來就好好歇歇。」⠀

    醫生笑得溫柔,對蔣湘點頭。

    蔣湘還真的睡了過去,意識迷糊間,聽到醫生在身邊徐徐開口。

    那聲音仿佛有說不出的魔力,一下把她帶入深淵。⠀

    「湘湘,你醒來後,生命就再也沒有一個叫鍾承的人。」⠀

    「你會忘記所有關於鍾承的事,包括他的喜好,他的朋友。」⠀

    「你不曾談過戀愛,也不會好奇鍾承這個名字的主人是誰。」⠀

    「湘湘,如果你在回憶的過程中,腦袋發出劇痛,那就是在告訴你不要再接著回想了。」⠀

    「因為,那段記憶並不存在。」


    11/11/2018 22:23
  12. #33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三十三〗
    鍾承昏迷的第三天,蒼白的嘴脣微微顫動。

    守在床邊的鄧銘見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書,湊到鍾承身邊。⠀

    「鍾承?」他大氣不敢出。

    鍾承依舊緊閉雙眼。鄧銘正要起來喊醫生,卻隱約聽到鍾承在呢喃甚麼。⠀

    「湘湘……」⠀

    鄧銘將耳朵貼近,總算聽清那個名字。

    醫生說這是好事,鍾承很快就會醒來。鄧銘等到鍾承的父母就匆匆告別,打算找蔣湘過來。

    蔣湘已經一天多沒出現,只是大四忙了點也無可厚非。

    鄧銘打算去東大找蔣湘,卻恰巧在路上遇到蔣媽媽。有幾次他和鍾承走一起,也和蔣媽媽打過招呼,他看出了蔣媽媽的不友善,但此時迎面遇到,還是硬著頭皮向前。⠀

    「阿姨,好久不見了。」⠀

    蔣媽媽面無表情,點點頭就要離開。

    鄧銘趕緊說:「阿姨,蔣湘是在學校嗎?鍾承的情況有好轉,她知道了肯定很高興。」⠀

    蔣媽媽停下步伐,轉身,一臉嘲諷:「我女兒不會再和鍾承在一起了,沒錢學甚麼人談未來?怎麼給我女兒幸福?」⠀

    直到蔣媽媽的身影遠去,鄧銘都怔怔不知反應。

    他想,蔣湘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呢?明明和鍾承熬了一年也無怨無悔,整天甜蜜羨煞旁人。

    只是當他遇見蔣湘,她的疏離認證了蔣媽媽的話。

    她看著他,眸子裡盡是陌生:「同學,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也不認識鍾承。」⠀

    鄧銘愣了,想起好友還為她挨了幾刀,火氣一下湧到胸口:「蔣湘,我真的很後悔當初認識了你!」⠀

    如果不是他,鍾承又怎會認識蔣湘?

    那時蔣湘才被催眠了不足一天,腦袋好像缺了甚麼,心裡也空蕩蕩的。她捂著胸口,莫名有些難受。

    可能是催眠的效果,她很快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繼續自己的校園生活。

    那邊的鄧銘回到病房,鍾承的父母已經離開。

    鍾承似乎還在喃喃。鄧銘氣不過,大吼:「她不要你啦!她嫌棄你不務正業,你還想著她作甚?」⠀

    鍾承的脣果然沒再動了。

    當天晚上他就醒來,只是誰都認不出,也甚麼都記不起。

    醫生奇怪,檢查時並沒發現問題,但不排除是撞到樓梯的後遺症。

    出於保護的心態,鄧銘和鍾承的父母決定不告訴他蔣湘的一切,更把所有與蔣湘有關的東西丟了。

    醒來的鍾承畫畫能力並沒有倒退,卻一反常態要找穩定的工作。

    鄧銘有些不安問:「不是說不喜歡被人管著嗎?」

    鍾承確實不喜歡,卻莫名覺得一定要這麼做。

    一個月後,鍾承正在談工作的路上,卻突然覺得一抹熟悉涌上心頭。他望向人海,沒有一張熟悉的面孔。

    蔣湘不記得鍾承,鍾承也忘了蔣湘。

    就像從未相識,在街上擦肩而過。


    11/13/2018 20:24
  13. #34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結局篇〗⠀

    「既然你離開了,為甚麼又要回來?」鄧銘聲音低沉。

    他一想起蔣湘的行為,就替朋友不值,還因此騙鍾承他與蔣湘交往過,試圖讓鍾承放棄蔣湘。

    面對蔣湘的問題,他沒有長篇大論,只是冷冷說你不是最清楚嗎?

    可蔣湘還是記起來了,就像海水突然涌入,灌滿她的腦袋,還有一些化作淚水,毫無預警落下。

    她掛了鄧銘的電話,撥通鍾承的,柔柔的聲音立即傳來:「湘湘,想我了?」⠀

    蔣湘卻甚麼也說不出,低聲抽泣。

    她聽到電話那頭靜了,又隱約聽到鍾承的聲音,最後傳來兩個字:「等我。」⠀

    等我。

    她也默默在心裡說。

    蔣湘胡亂抹去臉上的淚,毅然走到母親前,小小的身板擋住電視的光:「媽,我都想起來了。」⠀

    說完,眼淚又忍不住往下掉。

    蔣媽媽倒是平靜。

    其實早在看見那套情侶款畫具,她就開始惶惶不安。

    曾經的蔣湘也和鍾承有一套。她知道,因為是她親手丟掉。以至於再次看見畫具,再次看見他們在樓下的身影,她就知道歷史又重演了。

    真是好笑。

    當年千方百計阻撓的事,還是抵不過上天的安排。⠀

    「媽,你為甚麼要那麼做?」⠀

    蔣媽媽看著女兒,笑得無奈:「我不想你下半輩子要吃苦耐勞。」⠀

    那是她寶貝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她怎能看著她為了一個男人挨苦?

    蔣湘哽咽道:「可你有沒有想過我是怎麼想的?有沒有想過,你的行為真的是為我好嗎?」⠀

    蔣媽媽由始至終,不過是希望女兒有個好歸屬。

    出發點是好,卻用錯方法。以至於最後傷了別人,又苦了自己。

    她看著女兒,多年來的執著化為一口濁氣,緩緩吐出:「隨便你們吧,我不會再阻止你們了。」⠀

    她沒有告訴蔣湘,在看見那套情侶款畫具後,她就偷偷去調查鍾承。

    沒有任何技巧,只憑多年前的記憶,獨自來到鍾承所住的地方。她等了很久也沒看見鍾承,卻在離開之際發現錢包被不見了。⠀

    「錢包呢?」⠀

    她急得滿頭大汗,來回走了好幾回也沒在地上發現。⠀

    「需要幫忙嗎?」⠀

    蔣媽媽循聲抬頭,看見鍾承那刻只覺得造化弄人。偏偏這是打聽消息的最好機會,一咬牙,就告訴他自己的情況。

    之後鍾承幫她很久也沒找回,去警局備案後還滿臉歉意。⠀

    「抱歉,沒幫上甚麼忙。」鍾承說,「裡面應該有很重要的東西吧?」⠀

    蔣媽媽失落說:「其他沒甚麼,只是幾張女兒小時候給的卡片,再也拿不回了。」⠀

    她還特地問了下鍾承現在的情況,聽到他有穩定的收入,談起蔣湘時又一臉溺愛,心下多了幾分慰籍。

    這回是真的沒理由阻止了。

    鍾承硬塞了點錢給蔣媽媽做路費,蔣媽媽坐在車上,看著鍾承遠去的身影,心裡五味雜陳。

    對於母親的轉態,蔣湘可不止一點驚訝,傻傻看著母親問:「真的?」⠀

    蔣媽媽抽出一張紙巾,輕輕拭去女兒的淚:「真的。」⠀

    門鈴驟然響起,蔣媽媽看著女兒,聲音裡滿是柔情:「是他來了吧?」⠀

    鍾承原本在門外焦慮不已,可蔣湘出來後甚麼都沒說,只是把他街上亂逛。⠀

    「湘湘……」⠀

    蔣湘停住了,對著鍾承張開雙臂:「背我。」⠀

    鍾承有些摸不著頭腦,他捏了下蔣湘的手,蹲下身子,將她背起。⠀

    「鍾承,你知道嗎?原來我們早就認識了。」⠀

    蔣湘抱緊鍾承,用腦袋蹭了蹭他的肩膀。

    鍾承驚訝地「嗯?」了一聲,蔣湘接著說:「你說過就算忘了全世界也不會忘了我的,現在要怎麼辦呢?」⠀

    鍾承想也沒想就說:「那我只好一輩子呆在你的身邊,聽你講回以前的故事。」⠀

    「那你聽好了,這個故事我只說一遍。」⠀

    蔣湘趴在鍾承的肩頭,感受著他的氣息:「剩下的,我們一起去經歷。」⠀

    在聽到鍾承說他曾失憶時,蔣湘就已經很想問:如果愛情會失憶,我是否會在你的世界銷聲匿跡?

    可現在她不會問了,因為她知道無論她和鍾承再忘記對方幾次,也會再一次遇到對方,再一次經歷曾經經歷。

    因為愛情有奇跡。⠀
    (完)


    11/14/2018 23:46
  14. #35 wsth_2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小說《如果愛情回失憶》已經完結咯~

    大家可以關注IG:wsth_2 看其他小說

    或者點這裡也可以到我們IG哦

    每個讃都是作者最大的動力o(*≧▽≦)ツ

    謝謝大家一直看到最後o(*////▽////*)q

     


    11/14/2018 23:52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