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大城小客(更新到第六章)

6 679

#1 捲捲

  yy站是目前網路世界最流行的大型八卦網站,舉凡自家的小貓小狗,到當代巨星的八卦都可以上傳到yy網站自己的部落格上。

  

  在yy站,一個點閱率可以賺2元,如果搭配廣告可以賺5元,要是觀看人數眾多的話,月入十萬以上不成問題的。

  

  上傳後還會顯示人氣排名,一年統計人氣最多則會頒發金色獎牌,第二名則是銀色,第三名是銅色。

  

  成為人氣榜榜主一直都是每個yy客畢生以來的夢想,但是有幾分實力收幾分穫,新人初來乍到只有被砲轟的份。

  

  每日凌晨零點開始,yy客就可以新增每日一報的版面,如果按讚人數越多,版面就會留的越久,否則就會被大量湧入的報導給埋沒,為了留住讀者的目標,yy客可說是用盡其術。

  

  可是在yy新人之中卻突然升起一顆新星。文字犀利,口條一流,見解獨到,藝人秘辛爆料不斷,最火爆的報導都屬Hash公司的魔術師—Ms.Yang。

6 679 07/23/2018 23:29
07/23/2018 23:29

  1. #2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楊小樂盯著手機螢幕嘆氣。

      

      最近藝人年度盛事的頒獎典禮又快到了,為了維護自己在頒獎典禮前的名譽,藝人們個個使出渾身解數。

      

      衣服能包多緊就有多緊,講話都靠在耳朵邊輕聲細語,回家也是專車接送,車子裡面烏漆麻黑的什麼也看不著。儘管是Hash公司的火爆新星Ms.Yang,面對藝人們強勁的手段也是束手無策阿。

      

      順帶一提,Ms.Yang就是正在對手機嘆氣的楊小樂。

      

      楊小樂自從在學校被Hash公司老闆梁奎挖掘後,憑藉她天生一流的口才和長久磨練出來編輯文字的功力,她在yy站馬上闖出一個不小的名號。

      

      但是隨即因為文辭犀利,圖片具有捏造嫌疑,藝人們時不時出來抵制楊小樂的報導,導致楊小樂的yy帳號曾經面臨一度停號的危機!

      

      為了不讓可憐的小帳號再被停權,楊小樂決定再創一個yy帳號,把帳號加入Hash公司的名下,這樣不僅不會受到抵制風波而面臨停權危機,重點是發布最新報導還會被加以宣傳阿。

      

      簡直是一箭雙鵰、一舉兩得!

      

      可是名字總不能就叫楊小樂吧,這樣可能會讓爸媽受到生命危險,也有可能被熟識的朋友認出來讓自己受到生命的威脅。

      

      所以楊小樂動了動腦筋。

      

      Ms.Yang就這樣迅速的攻佔yy站的各版頭條了。

      

      可是現在讓楊小樂心煩的是搞不到藝人的八卦阿,老闆梁奎特派的記者有去無回,拿到機密的更是少之又少。

      

      「看來還是要正統的上」,當楊小樂這麼想,一溜煙地跑去房間裡把腳架、相機、筆記本、口罩和墨鏡都穿戴整齊,想來個出其不意,就被梁奎攔住了。

      

      「做什麼?」梁奎伸出手便擋住楊小樂的去路。

      

      Hash公司的走廊迂迴漫長,走道狹小,身形最為碩大的方小胖常常和梁奎抱怨自己都快沒法打卡走出公司大門了。

      

      「老闆,我得去找八卦,您派的記者十個有九個有去無回,我這小小的編輯人員不能坐以待斃」,楊小樂理直氣壯的看著梁奎,儘管腿長長不過梁奎180身高,我楊小樂靠氣勢依然能贏。

      

      梁奎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孩,扛著逼近5公斤的攝影器材,他眉頭一皺,「不行,我不准你去」

      

      這讓楊小樂更有理由理直氣壯了,「老闆,我是您的下屬,我是屬於Hash的員工之一,我必須為公司盡一份力」

      

      梁奎不再說話,他知道這個小女孩在學校是個乖學生,成績優異,在家孝順聽話,學校還給她頒了個優良獎,性格穩重成熟的她,不可能沒思考就隨便出去。

      

      楊小樂見梁奎鬆了手,扛著腳架就要衝出大門,便聽到梁奎低低的說了聲,「叫阿湯陪你去吧,這樣我才放心的多」

      

      楊小樂敞開笑顏,「不用了老闆,我一個人就夠了,馬上給您帶來最勁爆的八卦!」

      

      她穿著運動鞋跑的飛快,當初選擇鞋子時,她特別叮嚀他替她準備一雙耐跑的跑步鞋,既不傷腳也不出聲,當初還覺得這個小女孩的要求太奇怪,現在想想也只有她能想出這個要求了。

      

      ✦✦✦

      

      楊小樂馬不停蹄的跑到附近市區一家新開的百貨公司,新穎的建築風格,內建有環繞狀的手扶梯,因為手扶梯建在最靠近牆壁的地方,沿著大樓旋轉下降,還可以欣賞J市的風景之美,還沒完工就被譽為J市觀光勝地。

      

      這家百貨公司是由諾瓦集團所建,董事長的名字就叫諾瓦,他和他妻子只有一個兒子諾拉,可惜諾拉整天飲酒作樂,夜晚夜夜笙歌,整天放款借貸給酒肉朋友,營業額都不知道虧損幾十億,這讓諾瓦夫婦都感到非常頭疼。

      

      就在百貨公司開幕儀式舉行前夕,諾拉又被狗仔拍到上禮拜某個夜晚和前女友在MM旅館前藕斷絲連,據報導傳言諾拉前女友竟然是自己的表妹。

      

      這讓諾瓦夫婦大發雷霆,把自己兒子的銀行卡凍結,還限制諾拉的移動範圍,保母車更是如影隨形,直到今日開幕式才可以自由移動。

      

      ✦✦✦

      

      百貨公司大門莊嚴華麗,門前掛滿了許多彩條和五顏六色的氣球,人潮滿患。賓客可以透過諾氏夫婦提前發的邀請函進入開幕式的現場,其餘的人則是得站在大門前等待。

      

      可惜了這七月的天,太陽光照到楊小樂皮膚都快脫了一層,加上身上扛的這些器具,楊小樂有一段時間氣憤的想把這些砸爛百貨公司的大門,可是這有辱Ms.Yang神聖的稱號,還是乖乖扛起來好。

      

      又過了會時間,來了幾個工作人員搬來一塊長條形舞台,幾個工人開始在大門前組裝,不一會一個簡易型的棚子出現在人潮面前。

      

      一個貌似主辦方的男子拿著麥克風輕輕地敲,麥克風可能因為收音問題發出尖銳的聲音,楊小樂和其他人閉上眼摀住耳朵,等待吵雜的聲音盡快停止。

      

      主辦男子拿著麥克風面無表情的說道,「咳咳,試音試音,非常歡迎各位蒞臨本百貨公司今日的開幕店典禮,諾瓦夫婦為了怕等待群眾因為典禮儀式太過吭長讓各位覺得煩躁,便準備接下來的一連串表演」

      

      楊小樂看向其他民眾熱烈的表情,就知道待會有好戲可看,果不其然當主辦方宣布活動開始時,尖叫聲和歡呼聲簡直要衝破楊小樂的耳膜。

      

      「第一個表演讓我們歡迎目前當紅明星,暗黑系歌壇的新星—沐唯然!」


    07/23/2018 23:41
  2. #3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當沐唯然緩緩從搭建舞台下升起時,沐唯然的死忠粉便圍成了一個圈,包圍著舞台外圍,拿著加油板和飲用水,歡呼聲不斷。

      

      原本已經聚集了不少的民眾,現在更是因為沐唯然的到來增加了許多觀眾,場面混亂,楊小樂被擠到差點不能呼吸,她一腳踏出了擁擠的人潮,便踏到了另一條街。

      

      沐唯然是目前當紅的超級新星,憑藉著去年自己作詞作曲的一首「我只不過落於塵埃之上」發佈在UU影音一夜爆紅,隨即立馬被bonnie音樂簽下。

      

      因為外型帥氣還帶有一絲柔弱感,聲線低音婉轉,粉絲量輕易的破百萬,目前總共有9百多萬粉絲。擁有這麼多粉絲的沐唯然,yy站當時可就大篇幅的報導了有關於沐唯然的報導,可惜除了有關創作音樂上的事情之外,其餘的他都不透漏。

      

      他同時也是記者們最苦惱的採訪對象,話不過三,一個記者問題也不能過三,簡短的回答加上口風極緊,記者們想要套出一些辛辣秘辛可說是難上加難。

      

      「怯,場面都不會控管的天王新星,看我Ms.Yang把你變成無腦殘星!」楊小樂對著舞台方向吐舌,接著一鼓作氣再一次衝進人潮。

      

      楊小樂拿著相機胡亂拍了幾下。

      

      沐唯然不小心噴了幾滴口水、沐唯然頭髮被汗浸濕、沐唯然不小心露出來的腹肌、沐唯然和遠方少女對看。

      

      沐唯然和遠方少女對看!!就是這個了!

      

      楊小樂再一次從人群中脫身,她跑到對面那條街上的咖啡廳點了一杯柳橙汁就開始對著手機螢幕敲敲打打。

      

      「萬寵新星沐唯然在本日下午2點30分於J市G區諾式集團最新創立百貨公司中,被諾式夫婦邀請為開幕場表演。

      

      但卻在表演過程中和一名遠方帶著褐色帽子女子深情對看幾十秒(女子如附圖a所見)

      

      那名女子身穿白色連身洋裝,腳著gogo廠牌鞋,臉上帶著qq廠牌墨鏡,和沐唯然深情對望中還淺淺的微笑。

      

      究竟那名女子是否真是沐唯然私下女友,又或者是受到bonnie公司控管而透過今天這場表演私下來探望男友呢,且看本帳號最新報導」

      

      楊小樂一口氣打完了沐唯然的報導,她把報導先備份傳給老闆梁奎,再傳給助手阿湯,接下來要按發送時卻猶豫了一下。

      

      她看著對面表演依舊熱烈,人潮依舊眾多。她把手機收回口袋中,把已經不再冰涼的柳橙汁喝光,結帳走人。

      

      她走到附近商場的頂樓,對著沐唯然的方向喀嚓幾下,收拾東西回公司。

      

      楊小樂靠在圍牆邊用雙手輕捧自己的臉,嘆氣說道,「我這樣是不是心太軟了呢?」

      

      夕陽西下,諾瓦百貨公司開幕式結束,沐唯然也結束了表演,少了沐唯然的場面觀眾少的可憐,只得靠著小雜碎耍一些才藝表演才勉強留住人潮。


    07/26/2018 00:57
  3. #4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楊小樂心情很是難過的走回公司,剛好碰到從部門走出來的阿湯,阿湯特別過來拍拍小樂的肩膀,說,「開心點小樂,你至少字彙有進步,錯字沒以前多了」

      

      楊小樂給阿湯一個白眼,繼續往辦公室方向走。

      

      在進入辦公室後卻看見梁奎坐在給客人坐的沙發上。

      

      大老闆不管什麼時候來上班總是衣冠楚楚,風度翩翩,除了長相極佳,飽讀詩書,聲音磁性外,還是單身,單身阿。

      

      單身了五年之久的大老闆居然桃花是零,有時候楊小樂恨不得把梁奎的身體那裡揉揉那裡搓搓。

      

      咳…還是把梁奎的身家調查清楚好了。

      

      楊小樂看著目前梁奎的臉色陰鬱,眼神怒火中燒,內心就莫名感到害怕。

      

      「Ms.Yang,我沒想到你為了瀏覽量可以捏造不實」他一拳砸向了茶几上的玻璃杯。

      

      楊小樂驚呼,那可是買給梁奎專屬的玻璃杯,有時候兩人討論報導時總是會喝上幾口茶或者咖啡。

      

      「我、我沒有…」楊小樂覺得委屈。

      

      梁奎突然站立起來,他一掌拍在楊小樂身後的牆上,把楊小樂困在梁奎用雙手圈住的地方。

      

      「你發給我這新聞稿備份是什麼意思?你這不就代表你已經發布新聞稿了嗎?你的習慣不就是先發布新聞在把稿子備份寄給我嗎?你說是不是?」

      

      楊小樂被梁奎大炮式的提問打的暈頭轉向,她淚眼花花,簡直快要哭出來似的答腔,「是…」

      

      「那你說,你發這是什麼意思?」梁奎拿出自己的手機,手機螢幕亮著的正是楊小樂在咖啡廳裡打的那篇新聞稿。

      

      楊小樂瞬間冷靜下來了,還好不是修改過後的新聞稿被嫌棄,楊小樂頓時鬆了一口氣。

      

      「梁奎先生,你腦袋拜託先醒醒好嗎?」楊小樂伸手推一推梁奎的胸膛,示意他離遠一點。

      

      可惜梁奎正在氣頭上,也沒時間管她這動作是否處於曖昧,不為所動的瞪著她。

      

      「好吧,你要這樣說也無所謂。不過你先去看看我的帳號發的真正的更新文好嗎,我根本不是寫這一篇」

      

      楊小樂想從梁奎面前溜走,卻被梁奎粗暴的抓著手臂。

      

      楊小樂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大聲的吼,「靠,你有完沒完,到底看完沒,看字速度有夠慢,你到底是怎麼當上老闆的」

      

      梁奎看完後放開了抓住楊小樂的手,她看著手上還有紅色的抓痕,這小子也太用力了吧。

      

      她氣哼哼的坐在電腦椅上,背對著梁奎。

      

      「Ms.Yang,過來」

      

      她不為所動。

      

      「楊小樂,過來」

      

      她裝作沒聽到。

      

      「小樂,過來」

      

      她嫌不夠大聲。

      

      「寶貝,轉頭」

      

      她嚇的心一跳。寶貝?

      

      「就知道你會轉過來」梁奎放聲大笑,夕陽餘光淺淺的照在梁奎的臉上,竟然讓楊小樂覺得難以言喻的好看。

      

      她氣嘟嘟的走過去坐到他身旁。

      

      「手,伸出來,幫你擦藥」梁奎說。

      

      楊小樂死命的護著她的手,梁奎抓住她的手腕掰到自己的面前。

      

      她看到除了被自己拉紅的印子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傷疤,可能是在今天拍攝時受傷的。

      

      「我沒事啦,你不用管,來,幫我擦藥吧」

      

      梁奎看著她傻乎乎的笑,心底忽然柔軟了起來,他輕聲的對她說,「如果當初找你來幫你安排一點輕鬆的工作就好了」

      

      楊小樂看著骨節分明,手指細長,整體好看到不行的手在幫她包扎,心臟一跳一跳的,好危險啊。

      

      「我是Hash的員工,大老闆你找我過來不就是要衝Hash的業績嗎,我會努力的!」楊小樂拍胸脯保證,但因為太大力不小心拍到咳嗽了。

      

      他拍著她瘦弱的背脊,握住楊小樂的小手,「真放不下心呀」

      

      ✦✦✦

      

      「本日下午2點30分於J市G區諾瓦集團最新創立百貨公司中,諾瓦夫婦邀請萬寵巨星沐唯然(如附圖a所見)為開幕場表演代表。

      

      現場雖然一度控管失控,造成場面混亂,但是沐唯然粉絲依然替安警管理秩序,開幕儀式也得以順利進行。

      

      J市新開幕百貨公司(如附圖b所見)有別於一般建築,內建環繞狀手扶梯,手扶梯位置位於靠近牆壁地方環繞,沿著大樓旋轉下降,但考慮安全請各位民眾不要在手扶梯上嬉戲,兩旁也有扶手可以觸碰。

      

      百貨公司內手扶梯除了下降速度快之外,也可以趁下降時透過玻璃窗欣賞J市的美,因此被譽為J市勝地。

      

      想要遊玩一日的朋友們,諾瓦百貨公司不妨是你一日的好選擇。

      

      想要了解更多有關J市勝地的報導,請追蹤本帳號 Ms.Yang.com」


    07/29/2018 14:59
  4. #5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沐唯然今天的拍攝地點位於J市的一家服飾店。

      

      身穿一襲白色燕尾服的沐唯然翹著腳坐在休息室裡吹空調。

      

      「唯然,等等364拍攝場見」沐唯然的助理崔振拿著類似行程表的板子打開休息室的大門,提醒裡面的沐唯然。

      

      沐唯然現在像是放鬆似的把整個人都埋在沙發上,他把放大片和眼妝都卸掉了,耳裡塞著耳機,聽著自己喜愛歌手的新歌。

      

      崔振從房裡退出去時把「請勿打擾」的掛牌吊在了門上。

      

      有時候唯然會露出像個孩子似的放鬆笑容,崔振明白那時的他不是工作時一板一眼的沐唯然,而是卸下身為歌手身份的沐淺。

      

      一個歌手同時擁有兩個身份是在平凡不過的事,沐淺也不例外。

      

      從單親家庭成長的沐淺,自幼受到媽媽的照顧,卻在15歲那年面臨媽媽過勞死的消息,他自責,他難過,卻也扛起照顧自己的責任。

      

      他像艘漂泊不定的船,從鄉下小鎮拼搏到了繁華都市。亮麗的都市外表下其實藏了個危險的內在,裡面迂腐,骯髒,充滿官商勾結和隨處可見流浪的小孩,他害怕自己成為那些可怕的人,也害怕自己再被拋棄,於是他在街頭賣唱。

      

      一個二手音響,一把吉他,一件老舊的襯衫,沐淺過了幾個月這看似漫長的生活。

      

      恐懼孤獨成為了沐淺賣力打拼的原因,他不希望成為沒有人要的孩子,他希望靠著自己的雙手,撐起自己的未來。

      

      他那時的歌圍繞在孤獨、黑暗的氛圍,可年幼孩子心底那份天真卻也包裹於沐淺的每首歌之中。

      

      他不敢忘了自己的初衷是給自己一個完整的家,他用自己編的曲,做的詞,唱著內心的想法,雖然有時嘶吼,卻也在歌曲的收尾回歸平靜。

      

      「我只不過落於塵埃之上」便是在這黑暗的時期所做。

      

      不過最為低潮的時光,沐淺遇見了堪稱生命中的恩人—陳瑄青。

      

      她一眼看中了沐淺天生優秀的資質,她帶著沐淺回到員工宿舍入住,沐淺當時身上什麼也沒有,一把吉他和音響就足夠他生活。

      

      陳瑄青問著他的姓名,他眨著那雙大眼睛,眼神裡波光粼粼,天不怕地不怕,「我叫沐淺,你是來救我的嗎?」

      

      救?這個詞好是熟悉,有多少人在社會上打拼向她求救,流著淚哭訴自己是個失敗者,她卻一個都沒有伸出援手,不是自己缺乏同情心,是他們少了上進心,只想攀著自己是bonnie音樂公司的老闆而坐擁高薪職位。

      

      可是她現在也糊塗了,她被眼前男孩的這番詞語震懾了。

      

      沐淺轉了轉眼睛,見她沒說話就抓著自己那把吉他想從房門溜走,陳瑄青趕緊拉住她的手,她終於下了決定。

      

      :「我不是來救你的,因為你要用你自己做的音樂爬上頂峰,我只不過是你創作過程中的一個推手罷了」

      

      「我只不過落於塵埃之上」這首歌在陳瑄青宣布沐淺加入bonnie音樂時開始製作。

      

      作為一位歌手,陳瑄青認為避免風波,他替沐淺取了藝名叫沐唯然。

      

      沐唯然這個名字也足夠讓沐淺能站在歌手界和其他歌手並肩齊步了。

      

      沐淺過了幾年仍然把初衷記在了心裡,他把自己賺進的第一筆收入拿來請陳瑄青吃飯,在飯後卻收到一臺新的手機。

      

      「拿去吧,以後去外地或者出外景都用得著」

      

      他想起陳瑄青遞給他手機時的眼神,那是種驕傲,好似這從前能力還未被發掘的孩子有了成就,同樣的,沐淺也在那眼神裡看見了屬於家人的溫暖。

      

      ✦✦✦

      

      「陳姐,我今天在J市,嗯嗯,好久不見,改天回到D市在找您吃飯,好,好,沒問題」沐淺把通話掛上。

      

      如今他也20了,再也不是那懵懂的小孩,他覺得他有能力可以把工作做到更好。

      

      「唯然,拍攝時間還有一小時,該化妝了」崔振敲了門,在門外說道,他知道沐唯然化妝的時間至少需要半小時以上。

      

      「好」沐淺重新帶上了新的放大片,他把手機放進包包裡,和其他個人物品一樣放在休息室裡,他打開門,跟著崔振的腳步往化妝室的方向走去。


    08/07/2018 15:04
  5. #6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楊小樂今天被梁奎指派一個任務。

     

      

     

      去J市採訪暗黑系新星沐唯然。

     

      

     

      藝人們的各種採訪和發表會都是楊小樂的出沒時間。Ms.Yang的報導風格都是以火爆、語句迅速和出其不意為主,因為問題讓人難以捉摸,也常套到藝人們不願說出的隱私問題,因此在記者界有魔術師一稱。

     

      

     

      楊小樂穿上運動鞋,指揮著助理阿湯共同前往拍攝現場。

     

      

     

      拍攝現場位於J市的一角,靜謐的小巷前停滿了幾輛廂型車和大批前來觀看沐唯然的人潮,頓時把寧靜的小巷弄的喧騰起來了。

     

      

     

      「阿湯阿湯,這裡這裡,你有沒有帶記者證?」楊小樂指了指掛在胸前用來識別身份的證件,他們這次要自由進出都得靠這張小小的證件才行。

     

      

     

      「有的」阿湯扛著攝影機點點頭。

     

      

     

      「好,那我們出發吧,go!」楊小樂拿著無線麥克風和筆記本走進拍攝現場。

     

      

     

      這次沐唯然是替這家服裝公司拍攝一系列的主打服裝,從西裝到一般T恤都有。

     

      

     

      現場早已聚集了多家八卦媒體,個個都架好了攝影機和攝像鏡頭,一群一群的坐在一旁聊天,有大牌的記者也有無名的記者,他們有意識無意識的問著對方有什麼新的新聞,明明知道好不容易挖來的新聞不會隨便告訴別人,為何還要互相探問呢?

     

      

     

      楊小樂和阿湯架設好鏡頭後也在一旁等待拍攝開始,閒的發慌的兩人一個忙著發呆,另一個忙著打電話視訊。

     

      

     

      「我說阿湯啊,現在是工作時間」楊小樂探頭和正在視訊另一頭的小芳姐打招呼,「小芳姐好,阿湯都不好好工作,你要幫我唸唸他」說完便朝阿湯吐舌。

     

      

     

      「楊小樂,待會信不信我把你掐死」

     

      

     

      楊小樂趕緊逃跑,卻在逃跑時不小心撞了人,「對不起!」她馬上彎腰道歉,深怕得罪了高層人士,讓他人替Hash留下無禮莽撞的形象。

     

      

     

      「沒關係,你沒事吧」眼前人身高高出楊小樂至少一個頭,頭髮和梁奎相似,都是梳上去的油頭,臉上乾淨的皮膚,意外好看的雙眼,但是有著不同的眼瞳,楊小樂清楚的看到一邊是黑色,一邊是灰色。

     

      

     

      真是漂亮啊。楊小樂心想。

     

      

     

      能在這裡出現也算是什麼樣的大咖吧?身為好奇心很重的Ms.Yang找到機會馬上詢問,「你的眼睛為什麼是灰色的?」

     

      

     

      「唯然,往這裡!」那名男子馬上轉頭往聲音出處看去,耳朵上的墜飾發出清脆的金屬聲,聲音聽的非常舒服。

     

      

     

      楊小樂也往聲音出處看著,她總覺得這男子和某張照片非常相似。

     

      

     

      記者的雷達發著紅光瘋狂旋轉,沐唯然!他就是沐唯然阿!

     

      

     

      「你看到了?」沐唯然轉頭看向楊小樂,一臉鄙視。

     

      

     

      她點頭如搗蒜,「看到了,一邊灰色一邊黑色」說完還自帶招牌笑容。

     

      

     

      他氣憤的抓住楊小樂的手,然後推向牆邊。

     

      

     

      咦?這個推牆的節奏不對吧。

     

      

     

      「你是記者吧?待會你出去就會發了狂似的在報導上寫著我的瞳孔顏色不一,說我是異種人,然後順便爆料我的一些瑣事好來賺取稿費對吧」他靠她絕近,對方的氣息都可以清晰感受得到。

     

      

     

      瞳孔顏色是沐唯然心底的秘密之一,因為就連赴約友人的吃飯邀請時他都會特別帶瞳孔變色片,除了崔振和陳瑄青外,他沒有讓其他人知情。

     

      

     

      現在卻因為疏忽而讓外人撞見了,而且還是個可恨的記者。

     

      

     

      Bonnie公司裡有多少藝人是被記者們捏造的報導詆毀,進而落魄的,就連陳瑄青都特別提醒過沐唯然別靠近記者,因為誰都不知道下一秒他們會爆出什麼料。

     

      

     

      楊小樂被壓制的手傳來陣陣的疼痛感,雙腳也瘋狂的顫抖,她現在只想趕快跑回梁奎身邊。

     

      

     

      「對、對不起看了你的眼睛,我還有工作必須…」

     

      

     

      下巴被一雙有力的雙手抬起,他靠她的唇極近,「就你這張嘴害許多藝人身敗名裂,說,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人取消你們採訪的資格」

     

      

     

      取消資格?楊小樂想都沒想過好不容易爭取到採訪的資格竟然因為不經意看到瞳孔而被取消,但是生氣歸生氣,作為一個良好的記者楊小樂覺得有必要好好說清楚講明白。

     

      

     

      「我叫Ms.Yang,Hash公司的記者,你想要把我弄到撤職都無所謂,但是今天這個採訪你不能波及其他Hash的員工,他們都為你今天這場拍攝做足很多準備」她挺直了背,說話也變的大聲起來,記者不是給你好欺負的。

     

      

     

      「哼,那又如何,你們只不過想來蹭我的熱度,心裡都在想什麼時候我能出糗好讓你們有新聞可以報」

     

      

     

      不同於剛才的姿態,沐唯然眼神明顯比之前黯淡,語調也流露出更為霸道的感覺。

     

      

     

      她覺得他是有隱情的,就跟自己一樣,隱藏原本的身份讓自己好辦事。

     

      

     

      「我不會說出去你瞳孔的事情,但是你要保證不會取消我們的資格」楊小樂舉起手掌對天發誓。

     

      

     

      「我能相信你?少來了」

     

      

     

      見他想轉頭就走,楊小樂猝不及防的抓起他的手腕,「我叫楊小樂,是yy站的版主Ms.Yang,如果我爆出去了你同樣可以把我的真實身份說出去,你應該知道真實身份被揭露會危及到許多人吧」

     

      

     

      那是她對他求情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這樣他還不肯答應,楊小樂就真的沒輒了。

     

      

     

      經過了幾秒的思考,沐唯然點了頭,雖然很輕,但是這也讓楊小樂鬆了一口氣。

     

      

     

      「那就這樣啦,你趕快戴上變色片吧,我走啦,掰掰」楊小樂馬不停蹄的跑向拍攝的方向,也不忘向沐唯然揮手再見。

     

      

     

      什麼公司形象的,這是作為記者第一重視的。

     

      

     

      ✦

     

      

     

      「唯然!你怎麼還在這裡,該去梳妝了!」崔振用比方才更嚴厲的口氣提醒沐唯然。

     

      

     

      沐唯然看著自己的掌心,感覺有什麼溫熱的觸感還停留在那,惹的自己莫名臉紅,畢竟連陳瑄青的手腕他都還沒碰過,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和除了媽媽以外的女人觸碰,雖然是在極度憤怒的狀態之下。

     

      

     

      「崔振,女人的手腕那麼纖細嗎?」沐唯然輕輕地說著。

     

      

     

      這次換崔振被這番話搞得莫名其妙了。


    08/13/2018 01:33
  6. #7 捲捲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拍攝 

     

              楊小樂經過幾間化妝室的大門,最後穿過好幾束指名送給沐唯然的花束之後,匆匆趕來拍攝現場。

      

      「阿湯、阿湯!」楊小樂一邊揮手一邊喘氣,都怪沐唯然害自己這麼狼狽。

      

      遠處的阿湯早已收起手機,站在攝像鏡頭前擺好攝像位置。

      

      這次的錄影是梁奎親自向服飾店和沐唯然的經紀人接洽的,能進來拍攝的就只有幾家市面上比較有名的八卦媒體和新聞雜誌,原本Hash公司是不准參與這次的拍攝,直到梁奎動用了關係才得以讓阿湯和楊小樂進行拍攝。

      

      楊小樂心想,「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絕對不能讓別人搞砸!」

      

      等楊小樂調整好呼吸後,她跑去阿湯的身邊拿無線麥克風和一本筆記本,上面紀錄著今天的行程還有拍攝完要採訪的問題。

      

      阿湯正對準沐唯然拍了幾張照片,卻忘了關閃光燈而招其他記者怒視的眼光。

      

      「幹嘛,楊小樂你以為你大牌明星嗎,跑去哪裡玩了?」那個語氣有多憤世嫉俗就有多憤世嫉俗。

      

      她忙摸著頭,笑哈哈的道歉,「就撞到工作人員阿,你知不知道這裡的工作人員都超級壞的,比梁奎罵人的時候還壞呢」說完還朝正在拍攝棚裡的沐唯然使眼色。

      

      剛被眾記者怒瞪過的阿湯也心有戚戚焉,也點點頭表示認同。

      

      ✦

      

      沐唯然雖然是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但卻是天生的衣架子,身高高就算了,不管什麼衣服套到他身上立馬升級成另一檔次。

      

      也因此試裝加上拍攝的時間比別的偶像快了好幾倍,不管是眼神還是姿勢個個都到位,要清新脫俗還是勾魂攝魄樣樣都行。

      

      ✦

      

      很快就到了採訪時間。

      

      沐唯然坐在現場提供的椅子上,翹腳帶著墨鏡,十分有「我想與外界隔絕」的氛圍。

      

      當然記者也有一把刷子的,各家記者全部都衝成一團,到最後有掉麥克風的,也有掉筆記本的,場面有一瞬間的混亂。

      

      楊小樂終於擠到了好問問題的位置,連忙打暗號給阿湯,叫他集中精神。

      

      阿湯是最清楚的了,畢竟Ms.Yang是最不按牌理出牌的。

      

      沐唯然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團黑乎乎的人頭當中揮手的楊小樂,他記憶力一向很好,尤其是抓住他把柄的女人他更是忘不掉。

      

      第一個問題馬上就提出了。

      

      一個紅色頭髮的女記者提問,「請問您今年還有替別家服裝店拍攝的打算嗎?」

      

      沐唯然泰若自如的回答,「沒有打算,只有這一次」

      

      面對這類問題沐唯然早有回答的S.O.P,如果說還有打算,根本是自尋死路,因為記者會提問是哪間服裝店,反而會讓不願先公開的服裝店惹麻煩。所以先回答沒有打算,不僅讓這家服裝店長面子,也讓自己避免回答不必要的問題。

      

      另一個大牌記者Kiki姐也提問,「今天穿的印有rowa,諾瓦的長版T恤是給前陣子新開的諾瓦百貨公司宣傳嗎?」

      

      沐唯然同樣神色自如的回答,「沒錯,是替諾瓦打廣告」

      

      其他人都震驚,打廣告居然說的那樣理直氣壯,真是佩服。

      

      輪完了大牌的記者之後,小牌的,無牌的,不聞名的也紛紛提出問題,雖然稱不上是辛辣卻也在挑戰沐唯然的底線。

      

      突然一隻手直直的在一團黑中豎起,沐唯然受夠這吵雜的氛圍,還沒看清就指著那雙手要他提問,「換他,他最後一個」

      

      場面突然安靜下來,誰也沒想到那雙手的主人會是Hash公司的Ms.Yang。

      

      連沐唯然都驚訝,他原本是不想給Hash公司任何的提問機會,上回是她跟他交換條件答應不給他們離場,這回他則不想讓他們抓到小辮子。

      

      她看著眾人的投來羨慕的眼神,她乖巧的遵守秩序,提問的時候舉手,這有什麼好意外的。

      

      楊小樂得意的鼻子都快翹起來了。

      

      她這次把筆記本給收到口袋,其他記者把她要問的問題都問完了,她現在來問點別的好了。

      

      「你都幾天洗一次頭髮阿?看你髮型師幫你噴了好幾次水,都快把你的頭髮給噴塌了」

      

      ……

      

      這廝的思維有那麼跳耀?

      

      沐唯然被這道問題問倒了,什麼S.O.P都不管用,他只好說出實情,「那不是水,是定型液,還有我一天洗一次頭」說完還自行先離席,不留讓他人繼續問話的機會。

      

      這到底是什麼鬼問題?

      

      楊小樂開心的又蹦又跳,阿湯則在後面默默無語的收好器材。

      

      出其不意可是當記者的首要本領!

      

      其他人正準備收工回家彙報今日採訪的內容,頓時服裝店一片寂寥。

      

      ✦

      

      結束了今天的採訪,楊小樂和阿湯在夕陽的餘暉下跑去吃路邊攤。

      

      楊小樂自從一坐到路邊攤的椅子後,接了電話,嘰嘰喳喳的說不停。

      

      當阿湯把器材都放好之後,楊小樂把菜單上三分之二以上的菜都點過一次,吃的連嘴角沾上醬汁都不曉得。

      

      他拉出一張椅子坐下,點了一碗陽春麵,「今天是梁奎請客對吧」

      

      楊小樂還沒把嘴裡的麵條吞完就開心的狂點頭。


    08/28/2018 19:01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