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命中注定✦與你相戀(更新至第24話)


#1 黑開水

序章

 

       「大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呢!」

 

                              那是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關於我的真實身分,也就是身世,除了老爸和「妹妹」以外,無人知曉。

                 這個秘密,直到現在都還藏得好好的。

 

          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只到6歲生日那天便消失無蹤。從此以後,我失去了自由,再也不能任性,就算那裡有好吃的,有舒適的,有寬廣的空間…….這一切都不關我的事,有這些物質上的享受,有什麼用?

 

              嘖…為什麼是我…非得要背負這個身分呢?

 

        是的,直到10歲之前,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到了10歲生日那天,老爸那傢伙不知道是嗑了什麼,突然帶我去一個國家—雷特斯,去開開眼界。

 

            就在那裡,我遇到了一位十分美麗的女孩。大大的藍眼睛,長度到肩膀的咖啡色頭髮,年紀比我小的樣子,講話有點口齒不清,呵呵!因為還是小孩子嘛,看穿著的樣子…似乎是平民,但是她的側背包上卻印著雷特斯的國徽,那是王族的物品上才會有的圖案。

 

              好啦,這不重要。

 

           因為記憶有些久遠,也不知是怎麼搭上的,很自然的就和她聊起來了。跟她聊天真的超愉快的,我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她舉起短短的手,撫摸著我的臉龐,漾起迷人且純真的笑容,說道:「大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呢!」

 

       就是那一句話,我到現在還忘不了。除了那群「迷妹」,很少人會稱讚我的長相呢…要是以前的話,因為我的眼睛顏色與老爸和「妹妹」不同,更顯出我的與眾不同,所以根本沒有人會真心對待我,那些人只是為了權勢罷了。

          

                     ………………..

             也許是命運的邂逅吧,先不論她的身分到底是不是王族,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變漂亮了嗎?長高了嗎?

 

                ……..一定有機會再見面的。

 

                   我有自信,我一定認得出她來,不論她現在長相有什麼變化,短髮或長髮都無所謂,只要讓我再次見到那個笑容—-

 

                  呵呵…讓我拭目以待吧。                                                                      

24 69 11/14/2018 19:17
11/14/2018 19:17

  1. #22 黑開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坐在梳妝台前,慢慢梳理自己柔順的髮絲,一想到即將離開這個地方,心中有些不捨。

     

            「等一下就要出發了啊。」整理完行李後,我坐在沙發上,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那就發呆吧。我好像很少像這樣放鬆自己,難怪身體毛病有點多,不是昏倒,就是受傷。

     

                輕撫自己的側腹,傷口還有些疼痛,回去雷特斯後,請維諾幫我換藥吧。

     

          「普雷娜,妳準備好了嗎?」門外傳來敲門聲,聽這個聲音似乎是愛文老師。「準備好了!要出發了嗎?」「嗯,走吧。」

     

             我將房間的門關上後,和愛文老師站在一塊的傑洛幫我提起了行李。「公主!您身體受傷,行李我來拿就好。」「謝謝你…」「妳怎麼無精打采的呢?」「誒?」「都寫在臉上了哦,心情。」

     

           愛文老師蹲了下來,端詳著我的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我不知道。」「啊啊~是捨不得離開嗎?我也是啊!露希恩的風景這麼漂亮,美食到處都有,根本就是天堂!」傑洛激動的說著感想,可我無法產生共鳴。

     

            捨不得離開?可是…..感覺不太對啊,不是眷戀這個國家,而是眷戀某個更重要的事物—–

     

         「普雷娜。」「啊!羅納,早安。」「還挺有精神的嘛,東西都帶齊了嗎?妳是不是忘了拿什麼?」「咦咦咦有嗎?不好意思,我進去房間找…」「等等。」「唔啊!」正要動作時,我的衣領後方突然被羅納拉住,差點就摔跤了。

     

             他塞了一個東西到我手中。「這個拿好,別摔破了,製作方法都寫在裡頭。」「這是?」那是一個差不多兩個拳頭大的盒子,有一點點重量,但還在我可以承受的範圍內。

     

             「妳剛來時想取得的藥,回去後讓妳父親按時吃,病情就會好轉。」「哇!非常感謝你!」「不用謝。」他大大的手掌揉亂我的頭髮,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兩位關係這麼好嗎?」「唔呃….」傑洛丟出這個問題,我不知該如何回答……

     

         「那個…嗯…不好也不壞吧?」「你看我們這樣算感情好嗎?和這個矮子?」「我才不矮啦!」我捶了下他的胸口,將怒意發洩出來。

     

           「少爺,不是說要道別嗎?怎麼可以對女孩子口出惡言?真是不坦率呢。」「就是啊~少爺,我好想睡覺。」「你們兩個!話能不能少一點啊啊啊啊!」碧歐琪和西奧從走廊另一端走來,引起羅納的抗議。

     

                 「正式來一次吧,少爺,你要好好把握機會。」「…………..」羅納皺著眉頭,沉默了約十秒左右,才緩緩轉頭看向我。

     

    「……..你的表情很可怕。」

    「撇開那個不說,路上小心哦。」

    「好的。」

    「祝早日康復哦。」

    「好的。」

    「要好好休息哦。」

     「好的。」

    「想我要說哦?」

    「去死啦!」

     

            「哈哈哈哈哈!開玩笑的!耳朵靠過來一下。」「你要做什麼?」「過來就對了!聽好哦…」他的手臂勾住我的脖頸,距離在一瞬間縮短。

     

                距離近在咫尺,感受的到他的體溫,還有他的氣息。好緊張,怎麼辦……

                   心跳又加快了——-

     

                      「當妳遇到困難時,就大聲呼叫我吧,我會陪在妳身邊的。」「真的?」「嗯,我發誓,真的。」「一言為定。」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什麼都沒有。」「羅納剛才的說話方式好像小夜哦,很嘮叨。」碧歐琪突然睜大雙眼,開口問道:「小夜?該不會是指夜羽.伊斯萊爾吧?」「沒錯沒錯!小夜真的好有名喔!」

     

              「就是啊,如果有機會的話,真希望能和他比試一下,我好想見識那位天才騎士團長的實力。」

     

             想當年夜羽才16歲就當上了雷特斯王室騎士團長,這件事震驚了各個國家,而且還是憑實力,功績優秀,是大家崇拜的對象。碧歐琪會這麼想也很正常。

     

          「喂,為什麼是稱呼『小夜』?」是我的錯覺嗎?怎麼覺得羅納的語氣帶點煩躁?「因為小時候就認識了嘛,也稱呼習慣了,要改過來有點困難….」「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算了,沒事。回去要加油喔。」「好的!」「再見。」「普雷娜,下次見哦~」「掰掰~」「謝謝各位的關照,再見囉!」

     

            當我在跟大家道別時,羅納卻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為什麼不回頭?

       ———————-

     

          回到雷特斯王宮時,已經中午了。

     

      果然還是雷特斯的氣溫暖和多了,露希恩真是冷死人。

    我拿下戴在頭上的毛帽時,發現老師一直看著我手上的帽子。

     

           「怎麼了嗎?」「這是妳在露希恩買的嗎?」「嗯!」「很適合妳。」「嘿嘿~」「我幫妳把行李放回房間吧?」「麻煩你了!」傑洛提著行李走掉後,剩下我和愛文老師,站在辦公室門前。

     

              等一下又要「那個」了對吧?

     

     

     「我要打開囉?」「開吧。」我會這麼謹慎的原因,就在下一秒發生——

     

               「喀擦。」「我回來……唔哇啊啊啊啊!!!」

     

            「普~~~~~~雷~~~~~~~娜~~~~~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妳!」應該待在醫護室的維諾衝過來抱住了我,十分激烈啊。

     

             「維諾,適可而止哦?公主可是有傷在身。」「嗯?哦啊!對不起!會痛嗎?」聽到亞爾德的警告,維諾才鬆開手臂。「嗯…..一點點。」「啊啊~糟糕,我等一下會幫妳換藥,不舒服要說哦!」

     

               「從你抱我的那瞬間起我就不舒服了。」

     

                      「唔呀!好傷心~~~~」「開玩笑的,有維諾的關心,我怎麼可能不高興呢?」「普雷娜…….」「還有,我拿到了這個。」我翻找背包,將盒子交給維諾。

     

               「這是…..治療用的藥?露希恩還真的有啊!?」「嗯!醫療技術相當發達,這樣就能治好父親的病了吧?」「是啊….做的很好。妳先去休息吧,這幾天一定很累吧?」平常面無表情的亞爾德,難得顯現出擔憂的神色。

       

              「嗯…..那麼晚上見。」

     

           回到熟悉的王宮,又要開始每天處理公務的日子,但是又有一點不同。

           和露希恩攜手合作,抵禦席拉瑞斯的侵略,是目前要解決的問題!


    11/14/2018 19:27
  2. #23 黑開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回到熟悉的王宮,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我現在一點都不好。

     

     「哈….哈啾!!」早晨的房間響起咳嗽聲。      

      討厭,我感冒了。

     

          「真是的,妳怎麼老是在感冒?在露希恩穿得不夠暖和嗎?」夜羽坐在床邊,輕彈我的額頭。「我想應該是溫差的關係….咳!」「妳又勉強自己了吧?」「……….」

     

               「讓我看一下傷口。」「嗯…….」我拉開長袖,露出左手臂上纏著的繃帶,昨天給維諾換過藥了。給夜羽看過後,他幫我將袖子拉好。「那個王子對妳好不好?」「嗯,大家都很照顧我,一點都不無聊,我還學到很多東西….」

     

           「如果他們有保護好妳的話,妳又怎麼會受傷?」「不…不是的!是我自己沒有跟好,呃也不是這樣,該怎麼說呢……啊!羅納有給我情報!」「什麼情報?」「席拉瑞斯的資料,等我一下,我去找…」我正要跳下床時,手腕被夜羽拉住。

     

            「妳給我乖乖躺好,我去幫妳找,放在哪兒?」「書桌上。」「好的,我拿去給亞爾德吧。」「謝謝…」

         夜羽拿起那疊資料後,靠在牆壁上看著我,臉色很不好看。

     

          我不想把感冒當成藉口,我想要和大家一起討論重要事務,因為我是公主啊!

    但是夜羽那過度保護的態度,使我根本沒辦法溜走。

     

            「小夜,拜託你,我已經答應羅納要幫助他們一起對抗席拉瑞斯,大家都在忙碌,卻只有我一個人在休息……我不喜歡這樣!」「我也要去開會,我會連妳的份一起討論的,不用擔心。」「可是!問題不在那…」

     

             「討論的結果我會告訴妳的,妳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體力補回來,妳要是真的垮掉的話,是要怎麼幫助露希恩?本末倒置了吧。」「唔……」

           

              「大家都很擔心妳,何況又受這麼重的傷…」「又不嚴重!傷口也不深…..」「可是妳會痛吧?」「…………」被說中了。

     

             「總之不要逞強,放心交給我吧,我走了。」

     「嘎擦。」

     

             好安靜。

     

        「呼啊啊啊啊啊啊好煩!」我是真心的….想幫助羅納,不僅是為了國家,還有羅納個人的事。現在什麼都不做的話,我會很對不起他呀!

     

                  好想見他。除了母親,從來沒有這麼思念別人過。

     

      哦?這該不會是傳聞中的相思病!?但是和想念母親的感覺還是不太一樣。

    這種問題,還是去問問維諾大神吧!但維諾醫生的好奇心很強烈,又會被他問問題…..

     

               不管了,先解決自身的煩惱吧!

     

    ————————————–

     

       「唉呀,我現在是擔任心理諮詢師的概念嗎?」「我覺得挺適合的。」「好唷,那親愛的公主殿下有什麼煩惱?」來到醫護室,我和維諾面對面坐著,開始了諮詢(?)

     

               「假如你很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會怎麼做?」「如果是我的話……也許會跑去見那個人吧。」

     

           「哇,真是主動。」「男人就是要主動嘛,但是男女雙方都要主動一點唷?」「好的!」「妳怎麼會有這種煩惱呢?在露希恩有喜歡的人了吧?對嗎?」「不..我和羅納才不是那種關係…」「自己說出來了呢。」「呀啊啊啊啊啊!」

     

               「這樣不行喔,普雷娜,妳可是他的王妃候選人,何況對方長得這麼英俊,不想多了解他一下嗎?」「可是還有很多候選人啊,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別這麼消極啊,羅納殿下對妳的態度如何?」

     

        「算是…友好的表現?」「嗯!這不是很好嗎?妳對他有好感吧?」「我自己的感覺嗎?我想是有的,只是自己沒發現而已。」「發覺自己的心意很重要的,知道嗎?對方是個好人,要好好珍惜。」

     

            「有時候,羅納會對我說一些奇怪的話。」「什麼話?」「有點隱喻的意思,好像是在暗示我什麼似的…..我應該快想通了,可是又想不起來。」

     

               「先理解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妳就一定能明白,這段感情就會有進展。」

     

    「我知道了。還有…我不排斥他的碰觸,這樣說好像有點怪怪的…..他給我一種安心的感覺,雖然行為有些強勢,但就在不知不覺間,我產生了一個——想待在他身邊的想法。」

     

               「我和羅納聊過很多,和他的外表不同,羅納是背負過去的傷痕,一路走過來的,我身為雷特斯的公主,更不能輸給他。如果只因為這些小傷和感冒就停止工作,那不是遜掉了嗎?」

     

       「妳那是太拚命才會這樣。」「可是我….!覺得自己沒幫上什麼忙。」「沒這回事。」「咦?」我抬起頭來,維諾直直注視我的雙眼,堅定的說道:

     

     「普雷娜,大家都知道妳很努力,不用那麼逼著自己,妳能平安的回來,對我們來說就足夠了,這是真心話。」

     

     「亞爾德也是,小亞看似沒什麼反應,其實他很關心普雷娜的,從小到大和他相處這麼久,妳也明白吧?」「嗯!亞爾德是個溫柔大哥哥!」

     

             「妳在露希恩的期間,夜羽整天都擺著一張沉悶的臉,直到妳回來後才放鬆了些,呵呵,還以為他怎麼了呢。」

     

           「他是保護過度,啊!要是他知道我跑來找你,我又會被他唸了!」「放心,我不會跟他說的。」維諾比出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前,輕輕一笑。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離題了,哈哈~總之啊,下次見到羅納殿下時,妳就試著向他表達妳的思念之情吧,如何?」「啊,嗯。我會嘗試看看的。」

     

            「喀擦。」開門的聲音。「普雷娜在這裡嗎?」

     

          「哦唷?小亞,我們剛剛才提到你呢。」「我在門外都聽到了。公主,妳先看看這份資料,是我們開會的結果。」亞爾德進到醫護室後,將幾張羊皮紙遞給我。

     

          「這是…….」

     

      上面的內容,是和席拉瑞斯有關聯的—-激進份子的報告,情報提供者是羅納和….愛文老師?老師怎麼會有情報?上次也是….算了,這不是重點。

     

        「我簡述一下內容吧,我們開會得到的結論就是—–席拉瑞斯會派人襲擊妳的原因,百分之百是害怕露希恩和雷特斯聯合起來的力量。」

     

          「咦?席拉瑞斯?害怕我們?」怎麼可能…侵略性如此強的國家居然會害怕我們?不對啊?

     

       「等等,我覺得有矛盾的地方….」「就是因為害怕,所以他們才想試著拉攏妳,成為席拉瑞斯的一份子,但是妳的拒絕,等於對他們造成威脅,所以才想至妳於死地,但是沒成功,對吧?」

               

          這是「沒用就丟」的意思是嗎?好可怕…….

              

     

           「更重要的是—席拉瑞斯國王害怕的並不是雷特斯,而是露希恩。並且對露希恩抱持著強烈的敵意。」


    11/14/2018 19:28
  3. #24 黑開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害怕露希恩,也就是說—–

              席拉瑞斯害怕羅納的存在。

     

             「進度快的話,大約4天後就會和露希恩一同前往席拉瑞斯,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暗中偷襲,所以這次的任務危險性挺高的。」「他們會害怕露希恩,一定是因為露希恩掌握著什麼優勢,對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您待過露希恩,應該有什麼想法,說出來看看吧。」

    「嗯……席拉瑞斯的國王….是個戰鬥狂,而襲擊我的那名露希恩前官僚,我認為就是他在警戒著露希恩,好把它當成理由,來併吞整個大陸。」

     

            「而露希恩的優勢嗎……關於羅納,我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他總是能在第一時間掌握敵方的情報,一般都是國君主動向情報販子購買情報才是,但是羅納——是自己去尋找的,不過,關於這方面的原因,我已經知道為什麼了。」

     

            因為她的生母—-就是一名情報販子啊。

     

              「能說原因嗎?」「對不起,我不能說。但是—-如果事情進展順利的話,到時就有機會讓你們知道了。」

        這件事涉及羅納的身世,如果不小心洩漏出去的話,不僅是國民,還可能會引發各國的爭議—-

     

    !

     

         等等….該不會!

     

     「我…我想到了一件事!」「什麼?」「…..席拉瑞斯會不會利用人民引發騷動,再利用這場騷動趁機消滅我們?有這種可能性吧?」「唔….這就麻煩了呢….」維諾趴在桌子上,眉頭緊皺。

     

            「等一下,是什麼原因會讓人民引起騷動?」亞爾德手撐在桌子上,十分專注的問道。

     

            「不只有露希恩,要是秘密沒有守住,其他國家也會知道,這是很嚴重的事!雖然那名露希恩前官僚已經被抓到了,但他的同伴—-激進份子,甚至席拉瑞斯國王也一定知道露希恩的秘密…啊!」

     

        「普雷娜,妳知道露希恩…不,羅納殿下的秘密嗎?」「唔..那個…..不是我不相信你們,可是,我得顧慮羅納的心情,我不能說啊。」

     

                    秘密被別人說出來,這種感受非常不舒服。

     

                  「……露希恩能變得如此強大,是因為國家大部分的事務,都是羅納在處理的,從小時候開始。我都有看見,露希恩的人民,碧歐琪和西奧,大家都很喜歡羅納,雖然還是有部分的人質疑他,但是羅納從不背離自己的信念。」

     

              「講白一點的話,露希恩能這麼繁榮,都是羅納自己一肩扛起的。」

        「換句話說,席拉瑞斯就是害怕羅納的能力對吧?」「是的。」

     

          「碧歐琪?誰啊?長的可愛嗎?介紹給我認識好不?」「人家是露希恩騎士副團長唷?」「誒?」真是的,維諾總是對女性的名字有反應。

     

    「席拉瑞斯害怕羅納,但也知道羅納的秘密,利用這點放出消息引發騷動,再用這個理由趁機併吞所有國家,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些事件幾乎都有關聯嘛。」

     

         亞爾德統整了討論內容,並寫在羊皮紙上。

     

       「另外,愛文提供的情報也很重要,雖然席拉瑞斯是發展迅速的國家,但人民的生活並不富裕。」「誒!?是這樣嗎?」「嗯,因為都把錢花在研究軍事武器上了嘛。」

     

            「原來如此啊….」真是個自私的君主。

     

    「再加上他們相當厭惡除自己以外的所有王族,才會搞出那些令人頭痛的事。」「………….」母親就是被他們殺死的。

        

       不能重蹈覆轍,絕對不可以。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哦?」「既然生活困苦,表示他們的人民一定不支持政府,那麼,何不反過來說服他們,幫助席拉瑞斯讓經濟好轉呢?」

     

            「行得通嗎?」「凡事都要試試看才知道吧?如果對方還是不聽勸的話—–」

    「那就讓他們好看。」

     

       嗯?是我的錯覺嗎?怎麼覺得自己的說話方式有點像羅納。

     

          「哦哦~公主真帥氣呢!」「這方式也不錯,好,我會參考看看的。那我先告辭了,普雷娜,有其他想法也記得告訴我。」「好的!」亞爾德說完後,就直接離開醫護室了。

     

          剩下我和維諾。

     

               「普雷娜好像變成熟了哦。」「咦!有嗎?」「嗯!我有感受到,妳的氣質,眼神,以及想法,都有所成長,這是值得讚揚的事。」「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事啊!畢竟我是雷特斯的公主,不好好努力怎麼行呢….哇!好痛!」

     

                 「沒…..沒事吧!?」「唔…..動作太大,拉扯到傷口了。」「我知道妳現在興致高昂,但身體的傷要顧,很快就痊癒了,回房間休息吧。」「好的,謝謝你陪我聊這麼多。」「不會不會,我正閒著呢,呼啊~好困。」「那就不打擾你了,再見!」

     

      「喀擦。」

    「…..有這麼多夥伴關心妳,真羨慕呢。」醫護室中,只迴盪著維諾自己的聲音。

     

         ————————

             

    「對不起,我早上說的太過分了。」「小夜!?你怎麼跪在地上!快起來啊!」

     

    剛回房間就看到夜羽跪在地毯上,連上半身也貼在地毯上,是想嚇死我嗎!?

    我趕緊拉著他站起來,他的臉色還是跟早上一樣不好看。

     

    「一定是因為天氣太熱,導致情緒有些煩躁,才會說出這麼過分的話,真的很對不起,要是害妳有心靈創傷的話,我真是罪該萬死。」

     

            「我不在意啦!我沒問題的!別那麼悲觀好不好?」

    「妳剛剛不是去醫護室嗎?不是心靈創傷?」

    「不是。」

    「咦?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我沒那麼玻璃心。」

      「那真是太好了,妳去醫護室做什麼?」

    「找維諾聊天啊。」

    「…………..」 

    「又怎麼了啊!?真不像平常的小夜。」

     

               「忌妒。」「 嗯?你說什麼?」「沒事。」

    夜羽剛剛好像說了什麼,但太小聲我聽不清楚…..

     

                 「普娜。」夜羽拉住我的袖子。「什麼?」「我—」「碰!」「「!!??」」

     

          我和夜羽都被窗外傳來的巨響嚇到。

     

            「嚇…..嚇我一跳!是什麼東—–雷希!?」「雷希?」「是羅納的貓頭鷹!天啊,又撞牆了嗎!」剛剛的巨響,是雷希用力撞到窗戶的聲音,我將牠抱進來,取出綁在牠腳上的信後,雷希又飛走了。

     

      搖搖晃晃的,沒事吧?

     

             「這是什麼?」「是羅納寄來的信!我想…應該是事情有所進展了。」


    11/14/2018 19:28
  4. #25 黑開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我攤開信後,發現裡面寫的根本不是公務的內容,反而比較像是問候之類的信。

     

                『唷,這幾天過得還好嗎?露希恩已經和席拉瑞斯約好會談的時間了,妳可以準備出發來我這囉。對了,傷口還好嗎?注意自身安全,否則我會很傷腦筋的….但是—–我絕對不會讓妳再次受傷。如果雷特斯有新的討論結果,務必寫信告訴我啊。P.S:不要太想我。』

     

           …..噗!誰…誰想他了啊!!!

     

          「…….真是輕浮的傢伙。」「你說什麼?」「我沒說話。」「誒……..」夜羽又來了,平常話不多的他,今天怎麼一直自言自語?再加上那銳利的雙眼,真的有點可怕。

     

         對了!我得把討論的結果寫信寄到羅納那邊去!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考慮這個新戰術呢…..

     

           羅納原本的計劃,就是和席拉瑞斯國王當面對談,要求對方停止侵略的行動。但是最近又發生了攻擊我的事件,使兩方的關係惡化,事情可能無法順利進展….

     

             如果用相反的方式—幫助席拉瑞斯提升經濟,對方覺得對他們有利,也許會答應也說不定。

     

                還得把席拉瑞斯是針對『羅納』這個點告訴他,我想,對方一定有派人監視我和羅納一陣子,看準羅納和我的互動後,才鎖定我為目標的。

     

          也就是說—–要是羅納繼位為露希恩國王,將會對席拉瑞斯大大不利,因為羅納一定會對他們報復。

     

         所以席拉瑞斯除了盯緊羅納外,還得想辦法剷除最可能成為王妃的人,盡可能拖延時間。

     

          等等…..席拉瑞斯,怎麼會這麼快就答應三方會談(露希恩,雷特斯,席拉瑞斯)?聽起來很奇怪啊….

    這有可能是陷阱嗎?席拉瑞斯會用這個機會,趁機擊倒羅納,……可能性很大。

     

        但是,他們打不贏羅納的。

     

            羅納一定有想到這個可能性,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才向席拉瑞斯提出會談。而且——還有許多國家,在背後支持我們。

     

               絕對沒問題的。

     

                  「前往露希恩時,我也會同行。」「小夜也要去?」「當然,因為我的職責—-就是保護妳。信上不也這麼說了,如果做不到,我會很對不起羅納大人的……..大概。」

     

            「你怎麼用這麼兇狠的表情說這些不服氣氛的話?」「我哪有。」「明明就有!」「…………..」

     

          羅納,你放心吧,等一切都結束之後——

     

           我會解開你心中的枷鎖的。

     

     ——————————–

            「普雷娜。」亞爾德非常難得來到我的房間,一副要出門的打扮。

     

           「亞爾德!早安啊~呼….」啊!慘了,在亞爾德面前打呵欠,會不會又被指正姿態不優雅呢?

     

           「早安,妳整理好儀容了嗎?」「嗯!整理得差不多了。」「妳看起來還是很想睡的樣子。」「誒嘿嘿…….」「昨晚又熬夜了嗎?」「我才沒有,我可是傷患耶!晚睡又沒好處。」

     

         「那很好,把之前欠缺的睡眠補回來,事不宜遲,我們出門吧。」「出門?去哪裡?」「去市區,帶妳放鬆。」「……..啊?」我沒聽錯吧?

     

           亞爾德,要帶我,去市區,放鬆?

                   …………………….

     

                  ………………

     

                  ………,,,

     

               我和亞爾德,單獨兩個人,坐在咖啡廳的角落位置,在這邊比較不容易被發現,那是因為—–

     

            「亞爾德只要一出門,那群追求者就會一湧而上呢!」「某方面來說,這挺令人困擾的。」「因為亞爾德很受女性歡迎嘛!」像這樣子一起出門,好像是我小時候的回憶了,好懷念呢。

     

                他就像哥哥一般,從小就非常照顧我和夜羽,同時也很寵我…….

            現在依然如此,只是不會顯露在眾人面前,應該是怕旁人誤會吧。

     

             「那個…..我錢會還你的。」「不用,我請妳吧。」「謝謝……」「妳做好決定了嗎?」「什麼決定?」「是否要成為羅納大人的王妃。」「………..」啊。

     

            該怎麼回答才好哇…..

     

           「你跟他相處得還好吧?」「嗯,羅納意外的….是個好人,雖然看起來是充滿謎團的人,又很愛捉弄我,其實….他非常認真,他為了找尋重要的東西,一直想把露希恩建立為理想中的美好國度。」

     

                 「我都有看到,他埋首於辦公桌前處理公務的樣子,他不理會旁人懷疑的目光,為了讓國家順利發展,為了等那個人回來,他一直都很努力。」

     

             「看到他那個樣子,我就想說—-不能讓席拉瑞斯,以及所有懷疑羅納的人傷害他,所以我要讓大家明白—-羅納,其實是個能為大家著想的好人,血緣什麼的,根本就不能證明一個人的價值..!」

     

                遲早也得公開的,亞爾德,以及我信任的人們,一定能夠理解。

     

                「我不討厭羅納,倒不如說,其實我很—–」「可以了。」「唔?」亞爾德突然插話,制止我繼續說下去,和冷靜的嗓音不同,他的眼神十分溫柔,能夠給人安心的感覺。

     

                「剩下的,就在他面前確確實實的表達出來吧,妳的心意。」「….好的!」「那這樣就沒問題了,今天會帶妳出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看來無須擔心。」

     

           「那個…….」陌生的聲音響起。

     

    一名戴著帽子,穿著薄外套的女性站在我們的桌子旁,微喘著氣,似乎是奔跑過來的。

     

           「對不起….雖然有點失禮,希望我沒有認錯人….那個…請問—-」「妳要不要坐下來呢…妳好像很緊張。」我讓出位子,想讓女性坐下,卻被她猛搖頭拒絕。

     

              「沒關係的!我只是想—-看看妳的樣子……唔唔怎麼辦我這樣好像變態嗚嗚!」「冷…冷靜一點!妳還好嗎?」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咦?她的五官……和某個人好相似……..

    因為她戴著帽子,有陰影遮住的關係,所以剛剛沒看清楚,但我大概知道她是誰了——      

     雖然只是我的猜測,她可能是—–溫蒂的母親!?

     

       「有社交障礙真的好困擾啊….不行!…身為王妃這樣子是不行的…!」         


    11/14/2018 19:29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