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你的名裡有星星。(更新至第四章)


#1 xiaoyu.1859

《1》

冬日,細雪飄蕩已有五日之久,道路上行人紛亂的走著,僅限太陽露面時。

吵雜止於夜晚,黑暗籠罩城市,幾顆星石點綴著,不搶盡黑夜的風采只是增添了幾分孤寂。

或許是走累了,男子停下腳步,雙眸凝視著夜空,喃喃自語道:〝已經到天狼星的月份了嗎。〞有些冰冷的雙手合起,靠近嘴旁呼了幾口熱氣。

駐足的時間似乎有些久,等男子回神後,肩上已被一層綿綿細雪覆蓋,他拍拍肩上的雪後便又緩緩的離去。

身形稍顯高大的另一名男子看著前方有些熟悉的嬌小身影,便快步向他走去,離對方只剩一步之隔的他,伸出手將人兒摟進懷裡並以一手覆上人兒的眼眸,男子感到人兒身子猛的僵硬起來,便開口道:〝慕恆,你自己說幾天沒回家了?〞熟悉的中文在嬌小的人兒耳邊以嚴厲卻又溫柔的聲音說著,〝也才一個禮拜……〞被喚為慕恆的男子有些無奈的說道,男子將他轉過來面對自己,〝一個禮拜,嗯?你以為不久嗎?讓我在家守寡?〞男子挑起眉頭,狹長的雙眸瞇起,〝好嘛……謠光對不起。〞慕恆往對方懷裡蹭,撒嬌似的道歉。

〝下次不准這樣了。〞邵謠光輕捏對方鼻子,寵溺的說著,並把頸子上的圍巾卸下給對方繫上,慕恆把臉往圍巾埋了進去,嗅著溫和的味道安心了許多,〝不會了……〞人兒用義大利語說道,那是他的母語、而邵謠光也明白,只要他說義大利語便是代表他會注意對方所說的話,雖然他們平時是以中文與義大利語交錯使用。

〝走吧,再待下去我們會變冰棒的。〞邵謠光牽起慕恆的手,溫熱瞬間從慕恆的手傳到心坎,而他也反握著邵謠光的手,與對方挨的緊緊,一方面是為了取暖,而另一方面是慕恆深怕對方在下一秒就鬆手離他而去,即便他知道邵謠光不會這麼做,但是他怕,他怕極了。

進入家門,迎來的是一隻站起身能與慕恆拼身高的薩摩耶犬撲上與鵝黃色暖和的光,薩摩耶犬在胡亂舔了慕恆的臉之後,跳下回地面繞著慕恆轉了兩圈,坐下在他面前,尾巴晃啊晃,〝對不起維森……我回來了。〞慕恆蹲下揉了揉維森毛茸茸的頭,以義大利語說著,畢竟維森從小聽義大利語長大的,維森嗷了幾聲,往慕恆腳邊蹭。

〝維森,夠了。〞邵謠光說著一口滿是中式腔調的義大利語,無奈地把維森抱到一旁,慕恆見狀輕笑了幾聲,說道:〝吃醋了。〞是肯定句不是問句,邵謠光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頰,〝咳……去洗澡吧,我幫你熱湯。〞語畢,慕恆應了聲好,轉身就要上樓拿衣物,剛跨出一步便被對方從背後摟住,吻了頸子,呼出的氣息搔癢在慕恆的後頸,不經另他臉紅,〝去吧。〞邵謠光不捨的鬆手而又在對方臉頰輕啄,慕恆隨後慌亂的跑上樓,邵謠光看著對方可愛的身影,只是溫柔的笑著。

邵謠光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他,他是多麼令人心疼、令人不捨,邵謠光也暗自欣喜,還好他當時選錯堂課來修;還好他當時有去圖書館;還好他願意花時間等對方;還好那天下了場大雨,還好……那時候的邵謠光有遇見慕恆。

3 87 09/01/2018 14:07
09/01/2018 14:07

  1. #2 xiaoyu.1859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

    今日與往常一般,太陽依舊升起落下,我依舊讀著自身興趣範圍內的書,依舊獨自處在圖書館偏僻的角落。但,你的出現打亂了這一切,也打亂了我的世界。

    午後的陽光已經不那麼刺眼,帶來的是溫暖,而春日午後被微風增添了一絲沁涼。

    人兒靜靜倚靠在圖書館角落的位置,身旁淨是散落一地的書籍,但他似乎不以為意,只是專注的翻閱手上厚重的書,不時皺起雙眉好似思考著什麼。

    邵謠光本是打算來找些有關課程需要的資料,不料它被深藏在圖書館最角落處,他仔細看著木質書架上的標示,好不容易尋到所要的關鍵字,正當他轉身時撞見縮在一旁看書的人兒,而人兒手上所拿的就是他所需要的書籍。

    邵謠光緩緩走向他,朝他開口道:〝不好意思,請問能否在你看完這本書時給予我呢?〞帶著滿滿中式腔調的義大利語傳入專心看書的慕恆耳中,他抬起頭,如湖水般澄淨的瞳孔透漏出一絲疑惑,令邵謠光注意的是,對方的五官、臉孔與華人較符合,但卻擁有一對湖水綠的眼眸,本應該不搭調的組合,在嬌小的人兒上卻非常好看。

    許久,慕恆開口道:〝起碼要到七點。〞一口流利的義大利語令邵謠光深信對方是位標準的義大利人,邵謠光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慕恆見狀後便又低下頭去閱讀手上厚重且老舊的書籍,而邵謠光也不再說什麼只是搬了張木板凳在離對方不遠處坐下翻閱其他書籍。

    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似乎就是邵謠光現在的情況吧。表面上他正認真看著手上的書,實質上他正偷偷看著嬌小的人兒。皮膚白皙,看起來不高,有些瘦弱卻也不是皮包骨的那種類型,墨色的頭髮有些長已經到了頸子,瀏海也快蓋過眉毛,對方似乎有自然捲,較短的部分有些翹起,卻看起來不凌亂。長相也屬清秀,沒有男人的剛毅也沒有女人的嬌嫩,但男女的氣質外表卻平分在人兒身上,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男生,邵謠光第一次見到。

    邵謠光看得出神,也就沒在意時間的流逝,外頭不再有暖和的陽光灑落,轉而代之是街邊整齊的路燈亮起,慕恆闔上手上那本老舊的書,放置在大腿上,躬起身子,像隻慵懶的小貓打了個呵欠,不經意的動作卻在此刻撥弄了邵謠光的心弦。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他的腰好細!」此時邵謠光是激動的,他回過頭捂住自己的臉,希望把這思緒壓下,〝給你,但我還沒看完。〞慕恆開口道,而他的聲音宛如一流清淺,迴盪在邵謠光耳邊,〝謝謝你,不如我們交換電話號碼吧?我用完時再拿來給你。〞邵謠光勾起唇角,溫柔地看著他,慕恆點了點頭,從口袋拿出手機,亮出手機號碼的畫面給邵謠光看,邵謠光接著問道:〝我叫阿爾凱德,你叫什麼?〞慕恆愣了一會兒用中文回:〝搖光?〞邵謠光也愣住了,他不解的用中文說:〝你會說中文?你怎麼知道我的中文名字?〞

    〝阿爾凱德是搖光的英語。〞在慕恆講完這句話的瞬間,邵謠光感覺自己被深深鄙視了一回,即便慕恆沒有那麼想,〝原來是這樣,那是什麼意思?〞邵謠光問道,〝搖光是構成大熊座的其中一顆星。〞語畢,慕恆思忖了一會兒又開口道:〝我叫安尼爾。〞那是他的英文名字,慕恆並無打算告訴他自己的中文名,〝安尼爾……好了,我回撥給你。〞

    慕恆掛斷對方打來的電話,並把號碼存起,〝搖光……你的姓呢?〞邵謠光接過他的手機重新把自己的名字打了一次,〝不是那個搖,是這個,我姓邵。〞慕恆點了點頭呢喃道:〝可是星星的搖光是那個搖……〞

    邵謠光沒聽到他說了什麼,從板凳上起身後他發現自己比慕恆還要高上一顆半個頭,對方幾乎只到自己上手臂的一半,「雖然我一米九……但他也太小隻了吧……」邵謠光這麼想著,而慕恆仰首看向他一臉疑惑,〝咳,安尼爾你幾歲?〞邵謠光撇開目光,此刻他的心裡是非常激動的,「太可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十。〞後者簡易說道,〝欸?〞邵謠光頓了下,此刻他心裡還是激動著:「二十!比我還大!」邵謠覺得自己小看了身前嬌小的人兒,明明看起來還是個小孩子啊……是自己長的太老了嗎,〝如果沒什麼事我先走了。〞慕恆淡然開口,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太大的變化,〝好、好的。〞邵謠光目送慕恆離去,直到人兒從他視線中消失,他才不捨的拎起書開始翻閱。


    09/01/2018 15:27
  2. #3 xiaoyu.1859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3》

    在兩人於圖書館相見的那天後,已過了兩三天,邵謠光也把資料查詢完,準備打電話給慕恆,不料對方卻無接應,他也只好先把書還給圖書管了。

    帶著希望見到對方的心情,邵謠光是欣喜也是失落,他可想他了,這樣說雖有些奇怪,但慕恆那可愛的面容在他腦中揮之不去,或許是一見鍾情,又或許邵謠光單純只是個變態,後者的機率應該是比較大的。

    邵謠光走向那天遇見慕恆的書架,對方在,不過似乎是睡著了,邵謠光蹲下看著雙手摟緊書蜷縮在角落的慕恆,「睡覺的樣子也好可愛啊……」邵謠光心中難掩激動,伸手輕捏了對方臉頰,而對方只是微微蹙眉並無醒來。

    〝安尼爾、安尼爾。〞邵謠光輕晃著對方肩膀,想喚對方起床,〝唔……嗯?〞慕恆緩緩睜開雙眼,呆愣愣的看著邵謠光,〝給你。〞邵謠光將書籍遞給對方,人兒似乎還未睡醒,只是隨便的點了點頭答謝,接過書本,〝你剛怎麼睡著了?〞邵謠光坐在對方身旁,輕聲問道,〝昨晚,累。〞慕恆打了呵欠並回答對方。

    邵謠光有些疑惑的看著慕恆,後者又說道:〝嗯……昨天是春季大三角出現的時候。〞邵謠光不是很明白只好點了點頭,他剛想開口問話,卻被鋼琴聲所打斷,慕恆趕忙接起手機,對面傳出一溫柔的男聲:〝小恆,你現在在家嗎?〞慕恆抬眸看了眼邵謠光隨即回答手機對面的那人:〝不在,可是我可以現在回去。〞男人輕笑了幾聲道:〝你在圖書館對吧,我要拿書給你我現在過去吧。〞慕恆應聲好後便掛斷通話。

    慕恆一臉疑惑地看向正盯著自己的邵謠光,只見邵謠光被慕恆發現後也沒避開視線只是直勾勾地看著,慕恆也沒多做什麼反應,翻開手上的書籍又再一次沉淪於天文中,然而我們帥氣(變態?)的男主角邵謠光心裡正有無限的遐想。

    「那個男的是誰?為什麼可以讓安尼爾的面癱臉有變化?為什麼安尼爾看起來那麼開心啊啊啊……而且那男的還用很寵溺的聲音說著,話說他剛剛叫安尼爾什麼?小恆?」邵謠光心裡充滿著對慕恆的疑惑,〝安尼爾,剛剛那是……〞言未完,慕恆連仰起頭都懶的仰起便回道:〝教授。〞邵謠光瞬間鬆了口氣,換來的卻是慕恆把身子往和他反方向的地方挪。

    兩人話題停於此,邵謠光見對方又再次專注於書籍便也只能隨便拿取書架上的書翻閱。約莫一小時不到,慕恆所說的教授來了,邵謠光呆愣了片刻,注視著眼前高大的男人,好吧,或許身為一米九的他沒這資格說他高大,但慕恆絕對有這資格,男人看來和邵謠光差不多高,而且是標準的高加索人,金髮碧眼,嘴角掛著微笑,看來非常賞心悅目。

    「@#;*$=[“~(<,*.*^&=#;……」邵謠光的心中正是如這串文字般毫無章法可言,男子看著在慕恆身旁的邵謠光,眼神閃爍著一絲警告,邵謠光看見了,慕恆只是將手上的書放下,站起身子看向男子,〝小恆這是你朋友嗎?〞男子道出帶著些許義大利腔調的中文,而慕恆偏著頭想了片刻,回答他:〝算是吧。〞邵謠光心中正默默淌血,男子向邵謠光伸出手道:〝是小恆的朋友那麼也是我的朋友,你好,我是阿爾瓦。〞

    邵謠光趕忙站起身向對方握手,道:〝你好我是阿爾凱德。〞不知道是心裡作用還是真的如此,邵謠光覺得手被對方握的有些疼,但他依舊掛著笑容,當阿爾瓦鬆開手時,邵謠光在背後甩了甩手,心裡想著:「疼死了……」

    〝還要看書嗎?巴奈特先生回國了,早點回去用餐吧?〞阿爾瓦寵溺地看著慕恆,伸手揉了揉人兒的軟髮,〝真的?叔叔回國了?〞平時毫無波動如湖水般沉靜的雙眸在此刻宛如被雨滴撥弄而產生了漣漪,慕恆臉上滿是欣喜,迫不及待地拉著阿爾瓦就想立刻回家,他向邵謠光說聲再見後就匆忙的離去,只剩邵謠光一臉呆滯站在原地連要回對方的再見都還沒說出口,兩人就已經以不尋常的速度消失在他的視線。


    09/03/2018 23:33
  3. #4 xiaoyu.1859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4》

    兩人腳步逐漸放慢,映入眼簾的是樸素卻不失莊嚴的宅邸,在義大利可說是佔地坪數頗大的宅邸,只見慕恆開啟鐵柵欄門,一隻如雪球般圓滾滾的薩摩耶用短胖的四肢助跑撲到開門者身上。

    慕恆把牠抱起胡亂揉了一把毛絨絨的白雪球,薩摩耶開心的汪了幾聲,〝維森。〞慕恆喚了一聲薩摩耶的名字,牠開心地又是嗷又是往牠的主人身上撒嬌。

    〝小恆。〞一名中年男子與一名看似比慕恆稍大的男子走出宅邸慢步往慕恆走去,〝叔叔、伊凡哥。〞阿爾瓦與慕恆並肩而行向兩人走去,〝巴奈特先生、伊凡。〞阿爾瓦也向兩人打招呼,眼前的中年男子便是阿爾瓦所說的巴奈特先生,同時也是與慕恆擁有血緣關係的叔叔,而伊凡是巴奈特的獨子。

    很久沒這麼多人齊聚,少不了的寒暄幾句後便將場景轉換至宅邸的客廳,〝小恆最近表現怎麼樣?〞巴奈特一身深棕色西裝,顯得四周有分壓迫感,阿爾瓦聞言道:〝很好,應該不用再一年他就能去研究所工作了。〞慕恆只是看著他倆對話,一手抱著維森另一手正揉著白色雪球。

    〝小恆,你想去嗎?〞巴奈特看向慕恆的目光柔和許多,而慕恆先是呆愣了片刻後說道:〝想。〞一個字,便足以表明了,巴奈特表示同意地點了點頭,又言:〝伊凡,有空帶小恆去你們大學校區轉轉,認識些天文科系相關的學生也行。〞伊凡坐在慕恆左側,看著他的目光帶著寵溺,伊凡應聲好,而慕恆抬首眸子微微瞇起,笑意很淺,但,足矣。

    聊了好一會兒,卻被一陣悠揚的琴聲所切斷,三人疑惑地看向慕恆,後者只是緩緩取出口袋中的手機,螢幕上寫著邵謠光三字,即便有些不解,他依然按下了接通。

    〝喂?〞邵謠光過了半晌才開口,〝怎麼,了?〞慕恆語氣依舊平淡,但這語調才是邵謠光所熟悉的,〝呃……就是……你哪天有空啊,你能不能教我天文的相關資訊……〞其實那天來借書純粹是因為自己選錯課所以必須花額外的時間學習,〝明天,可以,圖書館。〞慕恆回答他,〝那下午五點能嗎?〞電話內的人問道,〝能。〞語畢,兩人也沒再多說什麼便互相道了句再見後掛斷通話。

    巴奈特首先開了口:〝小恆,那是?〞慕恆收起手機望向問話者,道:〝圖書館,認識的。〞阿爾瓦思忖了一會兒便說:〝是今天那個……阿爾凱德?〞慕恆點了點頭補充道:〝他是,華人,學生的樣子。〞伊凡聞言,他道:〝會不會是我們學校的,最近有一批留學生來。〞

    〝他的,中文名,是邵謠光。〞慕恆呆愣愣地看向自己的表哥等待回應,〝嗯……我明天去學校調名單,看看是在哪一班。〞伊凡瞇起的眸子裡藏了些許對邵謠光的不滿。

    而次時邵謠光正在圖書館內翻著其他有關天文的書籍,〝星宿一……參宿一……什麼鬼……〞正在抓頭抱怨的正是邵謠光,他渾然不知接下來他會發生何事。

    抱怨的同時,邵謠光也製造了「些許」噪音,結果就是他被請出圖書館且三天內不得進入,他無奈的緩緩走回自家且傳訊息給了慕恆:

    抱歉,我們改個地點好不好?

    慕恆接收到後,立刻回應:那,來我家。

    邵謠光看到訊息後把手機著捂在胸口前(你是少女看到初戀對象傳訊息給你嗎),在自家開心地於床鋪上翻滾,嗯,果然是我們帥氣(變態)的男主角會做的事呢。


    09/09/2018 13:14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