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不再是最初(後記)在那之後,和他過更多的日子。(更新至第3話)


#1 雨觴

 

第一話-離婚協議書

在那以後。

_

我們,是有結婚,也曾經過了一段美好的日子。

_

我也因插畫師之名出過幾本書。

_

結婚3周年那天,那時我26歲。

_

在那天,我很晚才回家,把所有東西,放到梳化旁。

_

「很累。」我細聲地跟自己說,大字型坐在梳化,休息了一回。

_

當我打算洗澡,走到浴室,因為睡房在浴室對面,我竟隱若聽見,從睡房傳出一些聲音。

_

一把少女的聲音,感覺有點像叫聲,「繼續,來,來……」

_

「咁我就唔對你咁溫柔啦!」那是世喆,我聽到。

_

仿佛,就如我們復合時,你給我的一句話。

_

我呆住了。

_

連把門推開的勇敢,也沒有。

_

當我真的打算,打開門時,他們完事了!

_

在那道白色磨沙面的門,我看見他們的過程。

_

世喆推開了門,然後意外地,沒錯他看見我,我立刻走掉。

_

他捉住我的手,我一手鬆開,拿回我的帆布袋和鎖匙,從門後走。

_

他站在客廳,沒有挽留,那少女拿着我常用的那條毛巾,包裹着她豐滿又赤裸裸的身體。

_

想到這,真的嘔心。

_

 

自始,我再沒回過,那家門半步。

_

我們沉默了五,六天,我留在工作室也那麼多天。

_

第七天,你把我衣櫃裏的衣服,寄回一大箱我的衣服給我。

_

簽收後,我打開盒子,有我的衣服,同時有一幅信,是他給我的,我便隨後打開看看。

_

其實這七天,我也好好認真想過,由以前到現在,你好像從未愛過我,我手上拿著的信,裏面你也不多說一句,就連一句「對不起」也沒有,難道和你結婚也只是虛名?

_

裏面沒有你親手寫的信,也沒有所謂的「對不起」只留下一張冷冰冰的memo紙,還有一張無情的離婚申請書。

_

Memo紙上只剩下一句,「離婚好嗎?」

_

一開始,我只流着淚地看著申請書,淚水滴落到信封上,之後我沒有想念你,只是一直以來,我也自嘲自己,笑我自己,是個多麼失敗的人妻。

_

但感激你,放過我,屬回我的一世。

_

我躺在梳化上,整個人望着天花板發呆。

_

回想和你一切的回憶。

_

以前會是快樂的,

現在卻不見得想記起。

_

即使,我在工作時,我見朋友時,也笑着。

_

但也只是「強顏歡笑」而且。

_

於是在這暗沉燈光的工作室,我坐着,然後抹掉自己臉上為他留過的眼淚。

慢慢站了起來,走到平時畫插畫的桌子上,我望着和這間房間相反,那麼光明的天空,把申請書寫完,再絕情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_

我打開了窗口,秋天的氣息,漸漸到來。

_

風輕輕地,擁抱著我的身軀。

_

這個天氣,雖說以前秋冬給我的感覺,總只有悲傷,而現在當我再次呼吸,別有一番,自由的味道。

_

其實我不雖要你,也能活得很好。

_

我打開手機,找你,然後約時間,跟你作最後的離別。

_

「離婚好嗎?」

_

好,很好的,離婚吧!

 

2 49 10/12/2018 00:53
10/12/2018 00:53

  1. #2 雨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二話-從來沒有不堅強的理由

    _

    「喵!」我睡眼惺忪地慢慢睜開眼,然後我見到它,它是我家主子,沒錯是一隻白色異瞳的貓女,我叫它小鈴。

    _

    我摸摸它,按高八度地跟他說,「你是在叫我嗎?」 _

    每次看見它,無論之前有多麼的不快,也會頓時精神起來。

    _

    但輕鬆的心情,必須要收拾好,是時候要嚴肅一點,堅強一點,恨心一點。

    _

    沒錯,約了早上到律師樓,簽下離婚手續。

    _

    我記得,以前中學時期,有一本祈禱書,而那天我記得所祈的,是婚姻。

    _

    所謂婚姻,是指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相愛,然後長相廝守。

    _

    很簡單是吧!

    _

    除了之外,記得結婚大家彼此說的話嗎?

    _

    無論貧窮或疾病,也要不離不棄,無論什麼也要相依。

    _

    曾經是新娘的我,曾經是新郎的你,我們步入禮堂的那一刹,也許過這個謊言。

    _

    當然那時是善意的。

    _

    回想起現在,是時候跟大家交代,

    _

    惡意的真心話,回到一個殘酷而現實的世界。

    _ 「你好,我今日嚟係約咗張律師嘅。」我跟秘書說。

    _ 「係咪book咗今日,辨離婚手續㗎?」秘書問到。

    _ 「係啊!」我用沉重的聲線跟她說。

    _ 「你入去啦!」秘書說。

    _

    我走到走廊的尾房,打開了門。

    _

    我看見了律師和世喆。

    _

    張律師便有禮地說,「你好呀!李小姐,坐啦!」 _

    我坐下去,然後他便再說,離婚的各位協議,就好像膳養費等等的。

    _ 「我沒有任何要求,時間換不到我和他浪費的光陰,現在我什麼也不要他給我,我只要的是不用再和他有任何關係,這己經足夠。」我說完這番說話,然後把戒指脱掉,放在張律師的桌子上,然後站起,「我失陪了,還有工事趕着做,有什麼事,再找我助手吧!她會跟我說的。」我說完之後,眉梢一點也沒看過世喆,冷酷無情地走了!

    _

    其實鬆一口氣,很不喜歡這樣的我,但在受傷之後,我接受了這種,如此恐怖的「自己」。 _ 「你是有打算再出書嗎?說好了今天來找我談新書的,你現在是想怎樣?」大慨又是編輯打來罵我了。

    _ 「那…….大姐我……今天忙著…..辨離婚…嘛。」我跟我親愛的編輯說。

    _

    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說,我要離婚,我要回復單身。

    _

    其實編輯是我的閨蜜,她就是立花。

    _ 「你怎麼不跟我說?那麼大件的事。」立花她激動地說。

    _ 「我….我就是….不想你擔心。」我跟她說。

    _ 「李韵盈,你快來我公司,要不然你去死吧!」她又激動地說。

    _

    從小至我懂事而來,我也習慣什麼事也自己背上身,不快的自己消化就好,我不想要別人的過度關心,因為我根本沒有籍口去不堅強。

    _

    家庭從少就很窮,即使表面風光,内裏根本兩個世界,我家是創意創業的,一直在人眼中,我們很風光,很正面。

    _

    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媽患有輕度的精神病,我很深刻的有一次。

    _

    那時我十歲,我不懂反抗,我媽幻聽了。

    _

    我剛剛起床,那天她趕着出門,又要叫我去看手作市集的舖位,她很急,然後每次也總掛着「死」字在口邊,然後我二話不說,立即梳洗,沒有說任何説話,但她竟聽到我在說話,還要是批評的那種。

    _

    然後,她便走到我面前罵了我一番,把我的頭髮拔起,然後又罵着我,又在我面前訴說自己的人生有多苦。

    _

    這件事情,讓我知道,有什麼傷心的事,也不能顯露出來,這樣會令別人不快樂,什麼我也令願自己在睡房裏,抱著被子和毛公仔,自己哭飽好了。

    _


    10/21/2018 14:13
  2. #3 雨觴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三話—美好回憶,變壞了!

    _

    「你怎麼可以這麼草率地跟他…」立花很憤怒地說,「唉!我不想跟你說話。」 _ 「有時草率,可能也未必是壞事。」我喝下一口她給我的薄荷茶,便放下茶杯跟她說。

    _

    想到此處,不禁令我想起以前的我和立花。

    _

    以前的我,做什麼事也總是慢半拍,然後我總會問立花,「怎麼了?」然後大慨她也會很不耐煩地跟我說話。

    _

    很懷念以前的那個你,雖說以前你很不入流,到了中四還跟小孩一樣穿童裝,有時吃一個三文治就已經滿足一整天,在你的世界好像沒存在過戀愛這樣東西。

    _

    自從那天的事,我只可以無奈地看著你的背影,慢慢地成為現在那個不再天真的你。

    _

    你成熟了很多,以前她會不停逃避,不去面對,但現在處事的方式比以前也成熟了許多,有了一種平時沒有的,女人味。

    _ 「想什麼啊!醒啦!李韵盈。」她用手拍一拍我的頭。

    _

    但對我說話的口頭禪,依然沒有變過。

    _ 「沒有呀!就是想起以前。」我苦笑地說。

    _ 「以前,還以前呀!26歲在這個世代,已經是中女了,你知道嗎?還去辨離婚。」給了我一個嫌棄樣,然後說。

    _ 「我知道,你不用說我也知道。」我只好這樣回她。

    _ 「但…你真的沒事?」她帶點擔心地說。

    _ 「沒事呀!不要擔心。」我跟她說。

    _ 「既然你單身了,陪我去一個交流會好嗎?」立花興奮地說。

    _ 「交流?不會是認識伴侶的….. speak dating吧?」我說。

    _ 「正是呀!」立花拍拍我的膊頭,然後說。

    _ 「我想可以的,或許。J我說。

    其實我又怎麼覺得沒事發生,由我在家裡捉姦在床那天起,至到現在辨下離婚手續,沒有一刻是不痛的。

    _

    本來一切記憶,美好就夠。

    才發現一直以來,早而溶爛。

    _

    其實一直而來「回憶」也沒美好過,反而令我白白浪費我能達到成功的那一段光陰。

    _

    在我畢業的那兩年,我因為一幅插畫拿了獎,有一段時間很多人紛紛找我合作,找我出書,但我通通也拒絕了!

    _

    甚至連獎學金,可到外國讀書的機會,到最後我也放棄了。

    _

    而那時其實我並不享受這種成為「少奶奶」,每天只在家裡,發呆然後又過一天,我總是習慣麻目自己,騙自己喜歡這種生活。

    _

    回憶裏,現實是痛苦的,我現在回想起那一段段零碎片段,從來害怕的,也只有我,卻從來沒有快樂而言。

    _

    當我走過街道,有時候我竟然無意害怕了暗淡無光的後樓梯。

    _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我是不是被他侵犯了?

    _

    但卻又不是,因為當時我是自願的?

    _

    嗯哈!我在嘲笑自己,其實沒有複雜的原因,只是因為當時,「我還愛他」。 _

    雖然事後,我夜晚獨自淋浴時,想起也會害怕,我害怕自己真的懷孕了!

    _

    每次也會照照家裡的全身鏡,當我看著赤裸的我,我也偶爾留意自己的肚子是否變大了。

    _

    我害怕自己的一生,就因為一時興奮而把我的前途毀了。

    _

    慶幸的,最後我竟沒有事。

    _

    其實想起,也感到反感。

    因為我們在這後樓梯所發生的事,並不是兩人抱擁、親吻那麼如此簡單。

    _

     


    11/01/2018 00:21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