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誠實渣男的默劇》更新至第五章


#1 I’m you

渣男?通常都是被認為是一個player。但是天生就是?還是因身邊的人和自身的經歷而變成的?「謠言」和「情感」可以改變一個人,但自身也是其實身不由己⋯

5 91 11/16/2018 12:17
11/16/2018 12:17

  1. #2 I’m you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一章

     

    「喂⋯你係咪永遠都會咁愛我㗎⋯」

     

    「乜我有話過唔愛妳咩?」

     

    「係喎,嘻嘻~」

     

    「咁⋯」

     

    「叮叮叮⋯」擾人清夢嘅鬧鐘唔適時咁打斷我嘅美夢,將我拉回現實⋯

     

    「嗯⋯原來已經咁晏㗎喇⋯」我㩒熄咗喺我隔離嘅鬧鐘,上身半裸、慢慢咁行去洗手間⋯我用手撐著洗手盤,望住鏡入面嘅自己,滿面鬍鬚,喺光線下顯出微啡嘅頭髮蓬鬆且凌亂⋯ 身上嘅肌肉線條仲好分明,隨住我嘅一呼一吸上下起伏。以前嘅我,一身肌肉帶俾人一種陽光少年嘅感覺,但係可能就係因為我身材唔錯,個個都覺得我好多女圍,身邊肯定唔只一條女,所以⋯當謠言一起,大家都覺得所有嘢都係我錯,係我辜負佢在先。兩年來每一晚都係發同一個夢⋯有人話:「愛嘅反面就係恨」我自己都分唔清,我腦入面時常都閃過我同佢一齊時嘅片段,但我好肯定我已經唔再愛佢。咁既然唔係愛,唔通係恨?但比起恨,我心裡面更多嘅係傷痛。可能係耐咗,無人會再相信我嘅清白,佢哋都已經徹底咁相信我係一個「渣男」,我就算話「我唔係」,但已經有一班盲從附和嘅人相信咗,咁我講多都無謂⋯咁與其被誤會,咁就不如順水推舟,成為一個真正嘅「渣男」。

     

    喺我攞起鬚刨剃鬚嘅時候,一把女人慵懶嘅聲線喺門外發出。我擰頭一望,見到一個著住黑色性感內衣嘅女人從我房間出黎,睇黎⋯我尋晚又闖咗禍喇⋯

     

    ?:「嗯~你起身喇~」佢嗰把挑逗嘅聲線,如果換著係其他男人肯定把持唔住,但我卻無動於衷⋯

     

    我:「小姐?妳邊位?」我只記得我尋晚落咗酒吧,飲咗啲酒,我記得我抱住咗一個女人⋯之後就乜都唔知喇⋯

     

    ?:「搞錯呀,尋晚明明咁Happy,不過同緊我搞嘢又叫住第條女個名嘅人,都真係得你一個⋯」

     

    我斜眼望咗佢微微化開嘅彩妝,好唔耐煩咁答佢:「係咩,咁恭喜妳啦。」我呢刻淨係想快啲打發佢走,想自己靜靜

     

    ?:「叫咩名呀?RachelSallyNora?喂,叫咩啫嗰條女?」

     

    我:「Rebecca呀⋯」我一邊行返入房執被,一邊用冷淡嘅語氣答佢。我好唔想再提起呢個名,但呢個名卻偏偏喺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哦~Rebecca 喂,有冇下次啫?你唔錯喎,有身材,有姿勢。不如⋯」呢刻嘅佢已經換好衫,身著祕書服、黑絲襪嘅女人。

     

    我:「走吖唔該,我唔想再見到妳⋯」我一手推佢出到屋門,並大力拉開屋門,「笑」住咁同佢講

     

    ?「估唔到你咁無情趣喎⋯唉,嘥氣⋯」佢講完就踩佢對恨天高行出咗門口,留低咗一陣混合住煙酒臭氣嘅香水味⋯呢刻,我唯一嘅淨土又回復平靜⋯

     

    「終於俾我有機會靜一靜⋯」我行入個浴缸到,不斷用溫水沖洗我嘅身體,我嘅雙眼,我嘅靈魂⋯

     

    ==============================

     

    「點解妳要咁對我呀!」

     

    「因為你廢囉,無錢,成績差。」

     

    「就係咁!?我哋一起咗五年,結果妳唔單止一啲都唔留戀,仲俾帽我戴。你真係忍心就為咗妳嗰啲無聊嘅原因,拋棄我哋咁以黎一齊制造嘅回憶?」

     

    「係呀,咁又點啫?我一直都係喺到利用你,當你玩具咁玩。咁玩厭咗喇,咪換囉。好正常啫~你唔係以為我同你會一生一世呀?」

     

    「係,我太天真⋯」

     

    ================================

     

    「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太多人相信同一個謊言,咁虛構嘅現實就會成真。」

     


    11/16/2018 12:18
  2. #3 I’m you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二章

     

    「下一班香港大學,next stop: Hong Kong University」

     

    我以前諗過讀完大學就同佢結婚,我並唔係想做個好成功嘅人,我只係想⋯同佢一齊有個幸福家庭啫⋯可能你會話我一畢業就綁住人,好大男人主義啦,但係我係因為好愛佢,所以先想全心全意咁為佢付出一切⋯

     

    ?:「喂~阿泓~」喺我身後有把我聽咗多年嘅聲音叫我個名⋯

     

    我:「哦~咁啱呀永文。」永文係我嘅青梅竹馬兼同門師兄,一個超級武痴、近到住喺隔離嘅鄰居。佢亦都係少數知道成件事真相嘅人,不過一隻手掌拍唔響,得佢一個都係無能為力⋯

     

    我小學時期好唔鍾意做運動,佢就借啲易拉咗我去佢老豆間武館學截拳道,佢話:「截拳道既可以受傷,又可以鍛煉反應,喺短時間之內快速回擊」過咗半年之後,我已經學晒之後入門嘅招式,但我仲想學更加多嘢,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所以我仲研究埋柔道、空手道同拳擊,短短幾年就學識晒我想學嘅武術。有次我見到永文俾人打傷,一時衝動想幫佢報仇,所以搏哂命咁打嗰個人,差啲搞岀人命。師父大鬧咗我一餐之後,好在永文幫口講好說話,如果唔係我會被逐出師門。之後師父訓練我哋平和,唔好意氣用事。要我哋深藏不露,盡量唔好俾人知我哋嘅實力。出手前要用雙眼去睇對方出拳嘅方式,用耳去聽對方嘅呼吸。如非必要,唔好出手。我原本都諗住無人會發現到,但Rebecca嘅出現令我感到平靜,我少咗去練武,而係專心學業,但有時都會自己會去做gym,以保持身材同埋師父嘅教訓。

     

    永文:「點呀?我琴晚聽到你好夜先返屋企喔,搞咩呀?又落bar呀?」

     

    我:「咁都俾你聽到⋯」

     

    永文:「嗰陣我咁啱冥想緊吖嘛,喂,你返唔返武館呀?你走咗之後,得返我同師父睇住間武館,我想搵你幫手呀!」

     

    我:「我講咗,我唔會再⋯」話口未完,佢就一拳打埋黎,我用雙手先接得住,佢呢拳充滿住濃烈嘅殺氣,如果我接唔住,肯定要入醫院⋯ 我同永文唯一唔同嘅係,佢注重嘅係力量,因為佢細個嗰陣偏肥同矮,師父要佢重視力量,咁就可以一抓到人就一拳搞掂。而我偏重嘅係速度,因為師父話我嘅反應同觀察能力強,要我訓練喺短時間內判斷對手嘅套路然後用相應嘅招數抵擋。

     

    永文:「果然仲喺到⋯」

     

    我:「你明想我入院啫⋯咁一拳中埋黎⋯」

     

    永文:「係你嘅話,實接得住㗎~」

     

    我:「自然反應黎啫,唔講住先。我上堂先,等間見⋯」

     

    永文:「天才真係天才,等間見。」

     

     

    「如果暴力或金錢就能解決得了的問題,那根本就不是問題。」

     


    12/12/2018 00:47
  3. #4 I’m you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三章

     

    「嗯⋯」

     

    「不如換個地方食飯啦⋯」

     

    以往我哋上完堂之後,都會去最近學校嗰間譚仔,嗰到亦都係離我哋學校最近嘅餐廳,無計,我哋兩個都唔係啲咩死臭宅。唔係餐餐都食麥記、大快活就可以搞得掂⋯我就話可以一餐頂幾餐啫⋯但永文呀⋯哈哈⋯

     

    永文:「啊唔該,我要~雞肉加雲吞加紫菜加白菜再加粗麵同加辣,唔該曬~」區區一間快餐店點解我哋兩個食呀⋯我嘅食量都已經夠驚人啦⋯,而永文嘅食量係我嘅四、五倍⋯食咁多就係為咗平衡身體所需嘅營養,以前第一次同Rebecca食嘢嘅時候,佢都嚇親⋯

     

    ===========================

     

    Rebecca:「嘩⋯你平時都食咁多㗎?」佢手指住我碗「傑作」,面上嘅驚訝表情,而家我都好記憶猶新⋯

     

    我:「咁我餓吖嘛⋯同埋妳係咪唔食㗎喇,俾埋我呀。」

     

    Rebecca:「嗯,但⋯」佢話口未語,我就一手拿咗再佢剩咗一半之前嘅飯

     

    個次係我同佢第一次見面,嗰日係我哋咁啱都係俾阿sir留堂,所以只好食飯盒⋯我估唔到我竟然咁夠薑搶女仔飯盒黎食⋯

     

    =============================

     

    「喂,嗰個師兄咪啲人成日講嗰個「渣男」?」

    「喂,佢咪係嗰條「人渣」?」

     

    呢啲擾人嘅閑言閒語,好似一拳一拳打喺我心上,迫我諗返起現實。件事雖然已經過咗年幾,但估唔到知道嘅人竟然係有增無減,睇黎Rebecca都係算留低咗個好名聲喺大學裡面⋯

     

    我:「哼⋯估唔到⋯」我正當想攞起筷食嘢嘅時候,我被我眼前嘅位人兄嘅行為驚親⋯

     

    永文:「阿泓,點解你可以忍咁耐㗎!你大可以一拳打冧晒啲Pk㗎!我哋兩個實搞得掂㗎!」佢嘅右手抓住枝未開嘅可樂,我清晰見到罐上嘅握痕⋯

     

    我放低我手嘅筷子,好理性咁同佢講:「咁你想點?而家即刻衝過去打佢一餐?得!咁你同我諗定之後點同學校解釋,同點同師父解釋!」呢刻嘅我心裡係憤怒,係怒火中燒嗰種。但越係呢種情況,但越需要理性、冷靜。我要等一個機會,我要報仇雪恨,但亦唔可以違背師父嘅教誨。而家嘅我只可以等,等一個可以一掃而空嘅機會。

     

    「有時有啲決定,會影響身邊所有人,最重要嘅,係會影響自己一生。」

     


    12/12/2018 00:48
  4. #5 I’m you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四章

     

    「一共35蚊⋯」

     

    同完永文食完午飯之後,我就去咗返我份兼職,兩年前同Rebecca分手之後,日日唔係落酒吧就係喺屋企頹廢咁過⋯俾阿媽打完一鑊之後,佢就介紹咗我去佢個fd開嘅茶餐廳做收銀,阿媽叫到⋯咁無得唔做啦⋯同埋,與其喺屋企等到發霉,不如搵啲嘢做,咪當賺下零用錢囉⋯

     

    Sarah:「喂~琴晚條女掂唔掂呀?佢對妳好評不斷喎~」佢係老細個女,我第一日返工就俾佢日日煩⋯ 久而久之就熟埋。熟咗之後,佢就日日拉我落bar飲酒同要我保護佢⋯ 最後就要我陪佢癲埋一份⋯ 

     

    我:「真心咪搞我啦。琴晚唔係因為妳係咁灌酒,我使醉!?真係俾妳害死⋯」

     

    Sarah:「咩喎~我諗住俾你放鬆下吖嘛~唔通你⋯你諗住食咗我?」佢講完使揞住全身⋯佢呢種既冇身材又爛滾嘅女人,真係唔知佢遮黎做乜⋯

     

    我:「小姐⋯妳呢啲咁嘅爛滾女,我完全係無!興!趣!」

     

    Sarah:「你!你⋯哼!」

     

    佢講完就好嬲咁踩住高踭鞋一嘢衝咗出去,睇黎真係俾我踩中咗地雷⋯

     

    我:「唉⋯得嗰18歲就咁,唉⋯」

     

    老闆娘:「真係辛苦晒你呀!阿泓。晚晚都要睇住我個女⋯」老闆娘行過黎,佢係一個非常和藹可親嘅女人,頭上一絲絲嘅白髮,語氣好溫柔。有時真係會諗「如果佢係我阿媽就好咯」。

     

    我:「唔辛苦。我今晚會捉返佢返黎。老闆娘妳唔使咁擔心。」

     

    老闆娘:「唉⋯佢以前好哋哋,成績、操行各樣嘢都無問題。就係遇到嗰個衰人,搞到阿女無心向學。入咗大學又唔返,日日掛住飲酒⋯」

     

    我:「佢都係一時迷失咗啫。放心啦老闆娘,我會幫妳睇住佢。」講完我便除低個圍裙,去拉返Sarah返黎。

    「七點幾呀⋯」通常係呢個鐘數,佢九成係去咗酒吧。

    「我走先喇老闆娘,聽日見啦。」

     

    老闆娘:「嗯?嗯!哦!拜拜⋯」

     

    「家人嘅支持係人嘅一大動力,冇咗就好難再搵得返。」

     


    12/12/2018 00:49
  5. #6 I’m you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第五章

     

    Sarah佢人呢?」

     

    又黎到蘭桂坊呢個酒池肉林,呢兩年除咗喺屋企同學校之外,就係黎呢到飲酒。而家諗返係嘅話,我覺得自己都算好彩⋯點解?因為我醉嘅時候冇打爛嘢,而係瞓著咗⋯

     

    豪:「喂,又黎搵女呀?」豪哥係呢間酒吧嘅老細,以前我每晚都係落黎呢間Sweet Dreams酒吧。喺同一個鐘數黎,坐同一個位,再喺同一個鐘數走⋯佢晚晚都睇住我,防止我闖禍⋯

     

    我:「唉⋯冇計⋯佢人呢?」

     

    豪:「咦?佢呀⋯咪喺嗰到囉。」佢指向不遠處趴喺枱上面,已經醉到不省人事嘅少女⋯我行過去,坐喺佢隔離。聽見佢呼呼入睡嘅樣,真係覺得佢瞓著個樣可愛得多⋯

     

    我:「咁咪好囉,收埋把口即刻靚女幾多⋯」正當我諗住慢慢等佢起身嘅時候⋯

     

    ?:「鬆開你對臭手呀!」一陣尖銳嘅尖叫聲,我下意識望向聲音嘅來源,見到一個女仔比條友捉住咗對手⋯不過呢啲嘢酒吧算係家常便飯,正當我諗住無視佢哋嘅時候⋯

     

    「砰!」玻璃破碎嘅聲音再一次令我不由自主咁望咗過去,原來嗰位小姐比條友推跌咗⋯但係周圍嘅人有啲同啱啱嘅我一樣掂行掂過,當睇唔到,有啲想上前幫手,又唔夠膽,總之冇一個人救到佢。我望住個女仔喺暗綠燈光下微微顫抖嘅背影,暗暗握緊拳頭,終於覺得自己要做返啲嘢⋯

     

    我:「小姐!小姐!」佢頭上有輕微受傷,但唔係好嚴重。

     

    男:「走開啦!唔關事嘅行開!」個男人滿面通紅,眼神空洞。睇黎都係醉酒犯事。通常呢啲情況講多無謂,醉酒嘅通常都係「左耳入,右耳出。」唉⋯

     

    我:「先生⋯」話口未完,個男人就一拳飛埋黎,不過比起永文,慢得多⋯可以輕鬆避開。

     

    第一拳

     

    「先生⋯」

     

    第二拳

     

    「唔好意思⋯」

     

    第三拳打埋黎嘅時候,我閃身避開,再起腳絆倒佢。喺佢搖搖晃晃咁撐起身,一邊低聲咒罵邊想還手嘅時候。佢企返身想還手嘅時候,我一拳打落佢返面到。

    「唔該你,唔好起身。」

     

    我:「豪哥,幫我睇住佢哋,我去一去七仔買繃帶⋯」

     

     

     

    「拳頭唔應該用來傷害人,而係用來保護他人。」

     


    12/14/2018 01:43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