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布娃娃的日記》外傳 P.4 (更新至P.4 最終回)


#1 Blackative

凱氏357年947日
最近,常傳著某隻布娃娃的傳言,說是偷竊犯養育出來的孩子,就一定不是一個好學生,至今為止這隻布娃娃待人接物都不如其他布娃娃的好,就是最好證據。

不過那些傳言有多少可信度,我還是有所保留,畢竟那個布娃娃跟我一樣都是有著深色膚色的布娃娃,只要是目無表情,不管做甚麼都一定會被說「態度不好」。

今天有傳那隻布娃娃偷走了商科班學生的參考書。

整件事很奇怪,畢竟那隻布娃娃是理科班的,偷商科班的參考書也沒用,既然如此,怎可能還會冒著被責罰的風險去偷?

她與那隻布娃娃似乎有著點交情,她不相信那隻布娃娃會進行偷竊的行為,便與隔壁班的風雲人物合作,她負責入侵學校的系統,翻查閉路電視,而那個風雲人物則負責使用學校廣播來責罵所有老師。

本想我想要約她出來,好好跟她說我對她的想法。

但現在似乎不是那個時候,我也只好在這件事解決前,甚麼都不說。

到了今天,似乎事件都解決得七七八八,那隻被誣衊的布娃娃最終在群眾壓力中被釋放。

只是,到了中午,看到她獨自一人坐在課室,我正打算找她好好聊聊時,便看到一群穿著正裝的布娃娃正往課室這邊靠近。

我被嚇得不禁躲在課室隔壁的醫務室內,待他們都經過醫務室後,再從門口開出一條小縫,觀察外面的情況。

只見他們強行帶走她,她即使一臉不知所措,也在反抗,也逃不過被他們抓走的命運。

我感覺應該是她入侵學校系統的事被發現了吧。

我想著我一定要站出來拯救她,但我的雙腿就像被牢牢地釘在地板上,動彈不得。

我看向旁邊,並無可以用來當作武器的東西,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再看向外面,他們早已離開了課室,遠離我身處的位置了。

我衝出醫務室,只見她不斷回頭看——直至她與我的視線對上。

她本想要向我求救,但又不斷對我使眼色,叫我好好躲好,不要讓他們發現我目擊到這個場面。

我跑向在醫務室對面的洗手間,拿出一瓶廁所清潔劑跟漂白水,想著要混合兩者,做出Cl2出來……但這也會傷害到她。

不過,我相信任何一瓶的殺傷力都不會低。

但正當我決定要拿出廁所清潔劑,要走出洗手間時,他們早已不見蹤影,我正想要追上去時,感覺被不知名的東西敲到頭部,我眼前一黑,還沒來得及認清身後的布娃娃的身份就暈倒了。

回過神來,已經是深夜,我已經在自己的宿舍房間的床上。

這使我不禁以為剛剛發生的事,都只是一場夢。

但從我頭部傳來的陣陣劇痛,都在狠狠地提醒我——這是現實,我不得不面對。

強忍著頭部難以忍受的痛楚,我馬上跑去她的宿舍房間,查看她的狀況。

只是——

「咦?怎麼了嗎?」她一臉若無其事,揉了揉眼睛,但卻打起精神地打開門,看向我問道。

「你……沒事嗎?」看見她沒有甚麼大礙,我總算是可以放下一塊心頭大石。

「沒事啊?能有甚麼事?」她一臉莫名其妙地笑著回問道:「話說……你是哪位?我好像沒有跟你說過話?」

聞言,剛才泛起的安心感悄然失蹤,心中只剩下黯然。

她似乎被選擇性刪除了記憶。

也對,畢竟做了入侵學校的系統的事,可是要處以死刑的罪名……但我看,應該她於校方還算是有用吧,所以校方才沒有奪去她性命,只是刪除一切她對學校不滿的記憶,以及對我這個目擊者的相關記憶,好讓我也不能對誰控告校方的惡行。

只是,我黯然,並非是因為她忘掉我,而是我來不及向她訴說我的心裡話,我與她之間就要結束了。

我怨恨,怨恨自己又懦弱又無能,要是我能夠在我一看見你被強行抓走時,能做些甚麼,也不至於會落得如此下場,更不至於在她還沒知道,就把一切給忘掉。

我想,她以後都不會向我展露出溫暖的笑容了吧,反正我也沒有那個資格讓她對著我微笑。

只是,只要一想起她,我的胸口就不斷傳來要令我撕心裂肺的痛,眼睛變得乾乾澀澀的,感覺像是被HCl的煙燻到眼睛般痛苦。

我深明白,像我這種懦弱的背叛者,根本不可能再若無其事地再跟她相處。

但至少,即使她再也記不起我,也希望我以後可以有一個贖罪的機會——

在她背後保護她。
-TO BE CONTINUED……?-

0 50 10/15/2018 21:11
10/15/2018 21:11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