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冬雨青流》新增/第5章/尾聲完結

6 636

#1 夏朵

/音樂故事—冬雨青流⑴

懲罰的其中一種,可以是溫柔

 

「出去幫我買個菸,然後老地方見,自己注意點,別被教官發現。」

「嗯。」

日常的對話差不多是這樣,她和他不過處於白齒青眉的樣貌。

似乎不記得,相遇是怎麼來的,好像也不記得是怎麼開始…只記得他說什麼,她便做什麼,要她往東,她也不敢隨便往西。

一切毫無意外的,冬雨一直是那麼看著青流。

她天生或許就是個孤獨的人吧,到哪都沒有存在感。從父親入獄到母親離世,這些年,她都無法感受外頭的陽光,覺得太過刺眼,也不大適應戶外,往哪都覺得空氣稀薄。

一個人犯了錯,彷彿就會被標籤狠狠記著。可是,犯錯的人不是她啊!為何她得跟著被這個世界排擠?沒有人要跟她當朋友,同學、同學的家長,甚至鄰居周圍都用異樣的眼光掃射她。

然而好奇怪…待在青流身邊她卻沒有這種感覺,雖然青流對她少有些什麼情緒的流瀉,多半是平平淡淡,尤其是逞強的時候。大概因為這樣,她心甘情願的跟著青流,不問對錯。

若說,青流對她而言是什麼?那應該就像九歲過後,除了親人,是第一次感受到的,溫暖。母親走的前後幾天,陪她從頭到尾的都是青流,至於親戚則矯情上演著一日的關心,平常站在同一片屋簷下也不見多少噓寒問暖。

寄人籬下的疏離感總是很深的,青流就算是不說話,只是偶爾讓她靠著肩,便好。那般淚流不停卻也止不住心頭暖流。

「青流,你孤單嗎?」

後來不哭的時候,她開口問了連日幾天都很沉默的青流。

「嗯?」

「我有點忘了那是發生什麼,被媽媽罰不准進家門,我一個人蹲在外頭哭,是你偷偷帶著我去你的秘密基地,那邊有一條青色的河流,我覺得好美!你說那是屬於我們的秘密基地,從此在那裡,有青流,還有一個冬雨。」她笑了笑,頓了幾秒,「其實我原以為我媽不愛我,回到家又會吃竹子,結果沒想到媽媽一見我就哭著抱我,我才明白,媽媽是愛我的…」

語畢,她的視線小心翼翼挪動到青流臉上,微張的唇是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厭惡的感覺算不算,反正我連看都沒看過她,我覺得她就是自私的女人,拋棄了我跟我爸。」青流一想到這種事,臉色就變得陰鬱。在那還不會儲存記憶的歲歲年年,他的母親很早就和父親離婚,也不曾回來看過他。只能透過家裡唯一的一張照片,暗自拼湊所謂的母親。

但是拼湊的想像,終究是沒有溫度的。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問這些的,只是想到爸媽的事,覺得孤單的感覺更深了…」冬雨像顆渺小的星星,深深的揉進黑夜裡,看不見發亮。

青流猛然敲了她一記腦袋,而她不解的望著。

「笨蛋,我不是人嗎?孤單個屁。」

「噢…」她撫著自己的頭,嘴角的線條總算延展開來,微微上揚暗示著期待,「那你會一直都在嗎?」

「真囉嗦。」他不知該笑或是哭比較好。

「哎唷!那你就告訴我到底會不會嘛!你答應我我就不會再煩你,好不好?好不好嘛…」冬雨黏膩地搖著他的手。

胸口好似有什麼也不斷的在動搖。

盯著冬雨的眼神,青流自己也解釋不上來,為何沒辦法抗拒?可能,從來都沒有為什麼吧。他當初目睹經過沒有撇下她一走了之,不管一時的憐憫之心,還是有著同病相憐的感觸,都是。總之,她也許注定是他的剋星。

「會……啦。」青流一臉的不知所措,字句短促且模糊。

冬雨依舊笑著,宛如一場纏綿細雨,溫柔的洗滌所有的慘澹。

關於相愛,若是任由生活日日夜夜的靡亂所荼毒,總有一天會氧化。而氧化了以後,再怎麼愛,都不會是愛的模樣…

⠀⠀

 

#未完待續

#有人想猜猜搭配哪一首背景音樂嗎?

#提示是梁文音

6 636 07/27/2018 18:13
07/27/2018 18:13

  1. #2 柏欣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最幸福的事?


    07/27/2018 21:01
  2. #3 夏朵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2柏欣

    謝謝妳的回應,不過答案不是哦^^可以繼續看後續來猜猜~~


    07/28/2018 11:02
  3. #4 夏朵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音樂故事—冬雨青流⑵

    愛是為了擁抱,為了牽手

     

    成長是一件苦裏滲甜的事。甜,須等捱過成長才會領悟出的另一番滋味。那就好比是成長過程背上的包袱,每個人要承載的東西不盡相同,本質卻是一樣。走過的每一段不舒服不會消失,能昇華為一個人的堅強時,這就是長大。

    擔子還會再往上疊的。

    「菸少抽一點吧!對身體不好。」

    「沒事,我就抽一下。」

    「是不是,想起媽媽了?」

    「沒有。」

    承不承認倒也不重要,冬雨是看得出來的。能讓青流流連在雲霧中唯有兩件事,一是父親又去外面幽會情人,二是想起母親。前者他通常會說,後者他是死都不願承認。如果他不想多說,她也不會多問一個字。

    家是一把雙面刃。對某些人來說是幸福,而對另一群人來說是折磨。不能擁有完整的愛,就在無窮無盡的渴望裡掙扎,卻怎麼也溺不死。真正使人痛苦的往往不是死亡,是想死都死不了,只要,內心還殘存一絲絲希望的話…

    菸燃未至二分之一處,忽然幾名不速之客出現。

    「哇,學弟這麼悠閒,躲在這裡抽菸把妹妹唷?說好的保護費呢?再拖我可是要收利息了~」對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其他兩個臉色也沒好哪去。

    「我手邊只有菸,拿不拿隨便。」青流把菸盒塞進對方胸前口袋,拉著冬雨就想掉頭。

    「幹!你個死單親配上殺人犯的女兒真是恰恰好嘛!給我站住…」

    話未完,下一秒是一拳揮在左臉令對方當場摔在地上。人還沒反應過來,青流猶如殺紅眼般和對方在地上扭打,最後四個人打起來…

    所幸都是些外傷,沒什麼大礙。四人被記了幾支小過,外加勞動服務,然後集中在保健室上藥,時不時有些劍拔弩張的氣流。大人在,自然也沒人敢怎樣。

    放學,冬雨陪他一起回家,在學務處那時青流的父親正忙著沒能趕來了解狀況,到家,青流立馬就挨了一頓打罵,冬雨在一旁頻緩。稍晚兩人吃過飯,就一起寫作業。

    「有時候我會覺得很不了解你。」冬雨停下筆,「你再怎麼生氣,都不是會動手的人…」

    「因為我受夠了那些人講妳。」青流也放下筆。

    「你真的不必那麼做的,這樣只會讓你受傷。」

    「難道妳就不受傷嗎?這些年是怎麼過的妳我又不是不清楚。」青流像是道出多年來的忍氣吞聲。每一次她都是默默承受周遭的霸凌,被欺負了受傷了也不會喊痛,這些他都看在眼裏,想替她出頭,又擔心日後會招來更多的麻煩,他討厭這種無法全然保護她的心情。

    無力感在蔓延,擴大,吞沒了他整個人。

    倘若可以,他真想帶著她一起離開,這世界要說多大就有多大…可,要覓得一個容身之處真有那麼容易嗎?逃,是能逃多遠?人活著,不就是因著牽絆二字。

    哪都一樣。

    「成長的過程,跌跌撞撞哪裡不會有傷口?我們,早晚要習慣的。」她笑了,空氣裡瀰漫著苦澀的味道。

    青流深深地望著她,一場大雨驟降。那一瞬間,他伸手將她用力的摟在懷中,沒有一絲縫隙。他緊蹙著眉頭拉下視野的窗,不再壓抑。

    「抱歉,就讓我任性一次…」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兒當自強?痛才是真的!其他的全是鬼屁。

    她的心也隨著青流的啜泣滴滴答答,隨著他的背影起起伏伏。長久以來都是她依附著青流,理所當然著,因為天塌下來的時候,青流都會替她擋著,當然她也盡力不讓自己成為青流壓力的來源,能忍的她都忍住了。

    一個傷痕纍纍的人,背負的東西越沉,有時越需要的不見得是同等的堅強,而是適當的喘息。

    「青流,不論怎樣,我都會在你身邊的。就像小時候,你說過,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

     

    #未完待續

    #快來猜背景音樂是什麼


    07/29/2018 08:59
  4. #5 夏朵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音樂故事—冬雨青流⑶

    只是不喜歡懷疑什麼

     

    青埋在春泥裡是剛萌芽的期待,既不屬於綠亦非屬於藍,那是綠裡放藍的色澤。滋味不太形容為苦,說是酸吧!一面酸,一面苦,揉合成甜的成長。青春,是短暫又無限的可能。

    有時是渴望自由的鳥,飛了就不再回頭;有時是含苞待放的花,不確定是否會順利的綻放結果;也有時是深刻的停留…就像,她的目光總是在他身上。

    他對她也是嗎?

    「吃吃看,口味合嗎?」

    坐在校園的長椅上,冬雨遞給青流自己親手做的餐盒,裡面是簡單的菜色,但都是青流愛吃的。他們差了一屆不同班,卻近乎天天都膩在一塊吃午飯。身邊不時會飄來縷縷的香,每年春季是不一樣的味道,順著風的氣息降落在各處。

    「妳做的?」青流接過手瞪大了眼睛,迎面而來是冬雨的招牌微笑,他先咬了一口滷蛋,「怎麼做了便當?」

    「因為你老嫌學生餐廳賣的便當難吃啊!挑嘴。」她嘴上無奈的抱怨,眼裡盡是相反的甜滋滋。

    「不過妳這便當來得不是時候哦~」青流一手搭在她頭上,「我一會要跟朋友去餐廳吃飯,幫他慶生,要一起來嗎?」

    「慶生…嗎?」是啊,怎麼說她畢竟和他仍是有段距離,相似不等於相同。青流起碼是有朋友的,不像她,只有他。

    「我去去就回,等我。」見冬雨猶豫他就明瞭也不多說,手還在她的髮絲裡親暱地游來游去,擱淺。

    「那…」她想問那個便當…

    「那我的午餐以後就交給妳囉。」剎那間青流一頭貼近她耳畔,話語輕輕。隨後拍了她肩膀,視線持續在遠方,「bye~」他跟風一樣的消失在翠綠的林蔭,徒留餘香。

    「情味於人最濃處,夢回猶覺髻邊香。」她閉垂眼睫呵了口氣,品著花香。「是茉莉花開了…」

    後來,她自己獨自處理剩下的便當,青流沒有回來也沒說什麼,那天過後他看起來多了幾分明朗。最近,青流加入籃球校隊,不時有學妹在身邊圍繞……是她太敏感了嗎?感覺那道距離變得明顯了。

    校內比賽將至,青流連日放學留下來練習,剩冬雨自己回家。她朝他揮了揮手道別,轉身後在想,是不是自己太依賴青流,才幾日不在一起就覺得心裡頭怪怪的,他對她還是很溫柔的,不是嗎?

    天空緩緩渲染成黑色。回家的途中她抬頭望著,想起童年常常和青流去秘密基地看星星的日子,長大之後就越來越少。回憶猶如星星,遙不可及,城市的霓虹太過燦爛壓過了那些細碎,恍如黯淡。

    突然一隻手從她身後勾住她脖子。

    「在路上遊蕩幹麼?不是叫妳早點回家嗎?」青流拍了她前額。

    她卻將他搭在肩上的手挪開,這是第一次。

    「幹麼?不爽喔?」他感到莫名其妙。冬雨搖搖頭不發一語的走著,兩人的距離拉遠了,青流不斷在後面喚她。他加快了腳步,抓緊時機扣住她的手腕出力一扯,令她一時間失去重心的傾倒他。

    「好痛喔~妳幹麼撞我胸膛…想撞進我心裡是吧?」明明是他故意的,還惡人先告狀。

    「才沒有。」冬雨的眉頭糾在一團。

    「好好好,沒有就沒有,你們女生真的是奇怪耶!在氣什麼又不講。我還以為冬雨跟其他的女生不同呢!」青流滿嘴的嘖嘖。

    「我只是覺得自己很不懂事,總依賴著你,一點也學不會長大。」她抿著唇,沮喪之中又參雜點渴望。

    「妳多慮了,我覺得沒什麼。這幾天沒跟妳共進午餐,都跟練球的一起,放學也沒一同回家,坦白講,我也好不習慣。」青流輕撥著她的瀏海,沿路細膩的順至髮尾勾進耳後,「真好看。」

    她僵直身子,心顫了一下。

    「我說,妳的髮圈。」

    「你…」冬雨好氣又好笑地捶了他一把,而他大笑。

    ⠀⠀

    ⠀⠀

    #未完待續 

    #青流各種撩妹技巧XD


    07/31/2018 15:39
  5. #6 夏朵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音樂故事—冬雨青流⑷

    時間會走,人也會變的

     

    肉眼在接收畫面的訊息傳遞,在轉瞬之間覆蓋一層又一層,對於太差卻無關緊要的劇情有時人會選擇遺忘。記憶有限,所以它會淘汰壞的。

    大學了,曾經灰濛濛的光景依稀在褪色。前幾年冬雨的父親出獄後,家才有了實實在在的暖意。難免,還是會碰到一些酸言酸語,現在的她已經能夠坦然的一笑置之,她知道,如果不開心,父親肯定會更加無所適從。

    從小她就是這樣一個逆來順受的人,很少把苦掛在嘴邊。

    可命運這種事就和天氣沒什麼區別。貌似每天相同,看不出變化,往往容易忽視。一旦察覺出什麼的時候,不是為時已晚,就是突然的令人措手不及。

    「我覺得我好像喜歡上系上的學妹。」

    「嗯…」

    只是,青流失敗了,學妹有男朋友。那種滿懷的苦悶化作一夜的酒,一杯又一杯,說是酒精的使然嗎?他突如其來地吻上冬雨的雙唇…

    「青流…」她試圖推開他,「我不是學妹…」

    「我知道。」他一把握住抵著他胸懷的那隻手,盯了她一會,隨即抹去視線,吻得更加細膩綿軟。

    她該拒絕他嗎?但心是藏不了的…過後,青流便消失在她生活裡,手機不通,去他家也找不到人。冬雨的心是焦慮的,慌亂的,是無法思考的,她不懂,為什麼他吻了她,然後不見了?

    約莫半個月去,冬雨再度找上他家,他終於開門讓她進去,而她一口氣問了他一大堆問題。

    「我真的受夠了!妳是我的誰嗎?管這麼多幹麼啊?」青流一向都不會對她粗吼的,更不會甩開她的手。曾幾何時他對這種關心,感到厭倦?

    那幾個字硬生生烙印在冬雨心底,滿池子的柔水霎然乾涸。

    「對不起,是我越界了。」她深呼吸的忍住,句尾還是洩漏了半點顫抖聲。

    青流對她仍是存在不忍的,只是不比起從前,「算了…要不是妳愈來愈自以為是,我會發這麼大脾氣嗎?」

    「你從來都沒說過你不喜歡。」她沒有看他,目光聚焦於地面,語氣這時淡了許多。

    他愣了一下,隨即恢復神情出門,留下冬雨失魂的坐在他家沙發。

    吵架時隔沒幾日,就出現另一名自稱是青流的女友找上門,對冬雨是極盡所能的找事想逼退她。一言一行都是利刃,即使輕輕一劃,都能皮開肉綻的見血。冬雨也不再連絡青流了,他等不到她來聯絡他,也找不到她,終於兩人在學校碰見,冬雨立刻掉頭轉身。

    「為什麼看到我就要走…」他攔住她。眼下她的行為更讓他匪夷所思的說不出話——她居然完全不看他一眼?

    像是很久很久才緩過神似的,她望著他,嘴角帶出淺淺的勾勒,「你有女朋友嗎?」

    「什麼?幹麼這樣問?妳是不是聽到外面的流言蜚語?妳聽我說,事實不是妳想得那樣…」

    事實是她什麼都知道。

    曾經,她想打給他說聲思念,手機彼端永遠在通話中,只能是他打給她。當他手機響,也是走到旁人聽不見的距離竊竊私語。有時,她會偷偷跟上,卻是一次次撞見他臉上掛著神采飛揚的笑容,以及渾身掩飾不住的花香氣味…

    明明,他們之間本來就沒有過美麗的名分,又為何她會一遍遍痛到喘不過氣?又何來向誰解釋?又何來為誰心碎…

    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不是嗎?

    「要幸福哦。」她嘴角勾著,面部竟是扭曲的。

    「那妳為什麼哭?我不會因為有女友就不理妳啦!別這樣,我知道妳怕孤單…」青流依舊溫柔伸手想觸摸她的雙頰,那淌下的真心。她卻退後,搖頭。

    「不是這樣子的!對不起…讓你困擾這麼久,是我太喜歡你,太害怕失去你了,不自覺把你勒得緊緊。你可以放心了,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多說什麼。只要你是幸福的…」她抽抽噎噎的笑著說完。

    青流頓時感覺喉嚨有股熱流不斷攀升,呼吸和心跳也變得紊亂…

    ⠀⠀

    ⠀⠀

    #未完待續 

    #陣痛

    #猜猜背景音樂是什麼呢

    #準備尾聲了唷


    08/05/2018 16:13
  6. #7 夏朵

    請簡要解釋為什麼你覺得應該要舉報這個回覆。

    報告
    取消

    /音樂故事—冬雨青流⑸

    我從來都不說不,不是因為我願意,是因為我愛你

    我從來都不生氣,不是因為我沒有脾氣,是因為我愛你

    我從來都不哭,不是因為我沒有眼淚,是因為我愛你

     

    所以,哭過就好了

     

    該來的,躲也躲不掉。他是心知肚明的,卻始終不願正視她的感情,一而再地濫用著溫柔相互傷害。

    「找個好男生照顧妳吧…我不適合妳,妳也知道,我很花的~」笑容已然支撐不住,從他臉上崩塌。

    一直以來,青流不是對她沒感覺,相反的,是極力克制自己不去愛她…

    很多時候靠著裝傻來淡化裡頭的矛盾。過去太沉重了,歷盡這一路的風風雨雨,本來,他以為自己可以就此忽視那些去愛她,結果到最後弄得一身傷。

    他厭倦了這種一觸及她,就宛如擺脫不了過去的陰霾。寧願,和那些淨如白紙的學妹們嘗盡甜蜜多舒服輕鬆,又有誰知道…就連他都無法置信,當他發現自己就要和冬雨切割的時候,他就難受得不得了…

    表面,是那些學妹拒絕他,實際上他對任何人也都沒有放太多感情,不是他不想放,是他無論怎麼分散,都沒辦法把對冬雨的愛完完全全抽走。

    那晚的吻近乎是沒由來的,淹沒理智的,卻是他唯一一次面對自己的心,然而失控過後的後座力是如此之大,他恨自己一時的情不自禁而將彼此推往剪不斷理還亂的狀態…

    此刻他看著她哭,他的心也揪著,但是最靠近胸口的話說不出口,嘴裡盡是些言不由衷…若挽留了,只是繼續折磨彼此。

    不如放手吧!好過她為了他一次次淚流…

    「嗯。」冬雨再一次用力的抱著他。那視線破碎的分崩離析,仍是不停散落,劃傷她的臉。而他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把手伸向她,為她撫平所有的傷口…

    青流輕輕的將擁抱拉開,目光纏繞在冬雨的髮絲上,淡然一笑,「我覺得女生留著長髮的模樣,在微風中飄蕩,有種說不出的迷人,不過,妳老是綁著頭髮。」

    「頭髮放下來會亂的…」她也淡淡地笑了。

    回家,冬雨安安靜靜的吃著晚飯,父親也看出她的異樣,卻選擇不去多問。飯後,兩人整理桌面,洗碗的時候,她沉甸甸嘆了氣。

    「爸,從以前我就想問,你會後悔嗎?那件事。」冬雨停下手邊動作。

    「後悔,的確有過吧!感覺特別對不起妳,沒有盡到責任陪妳長大。至於那個男人…他死有餘辜。」父親眼裡頓時充斥著冷然。

    「我只記得青流的媽媽是爸的朋友,可我不懂,爸是否對青流的媽媽太過上心了?」是多心嗎?她隱隱約約覺得這中間有些她不知道的祕密…

    「因為我一直深愛著秋雅,從沒變過。我們曾相愛沒有結果,後來秋雅負氣嫁給青流的爸爸,沒有如願以償幸福,離婚之後,秋雅跟了另一個有暴力傾向的男人,我實在看不下去,那天又喝了些酒起爭執就犯事了。」

    她聽完是陣陣劇烈的心悸泉湧上來,來得又猛又急,聲音發顫著,「那、那青流知道嗎?」

    「知道,他曾經來找我談過此事。」父親面無表情地一把從她手上接過碗,泡沫還在流動。

    「他這個傻瓜…為什麼都不說啊!為何要這樣忍著呢…」她哭得聲嘶力竭,和水流聲重疊在一塊。她才明白為什麼母親對她有股若有似無的怨念,為什麼青流要這樣漠視她的感情…

    不論青流走的多快,多遠,她永遠都在原地等著他。就擔心他迷路,回頭找不到方向…總是怕他感覺到一絲煩,一絲吵,她可以為了他,活得有多細碎,飄飄欲墜。

    花心也好,不理她也好,只因為是他,她都喜歡。

    在沒有他的路途,空氣變了,陽光不再熾熱,雨也開始滴滴答答的下著。

    有多久沒跟青流聯絡了,他還會想起她嗎?

    偶然在路上看見一個像他的背影,腦海有過多少個悸動的念頭想衝過去緊緊抱著。可是她不敢,萬一他不是,又或者他是,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她能承受的。

    悲傷就是這樣,時不時的狂瀾著。

    「知道嗎?其實我有無數多次都好想好想生氣,但是每當你一個溫柔的觸碰,就瓦解我怨你的力氣。原來我的心會這麼疼著,是因為沒辦法對你生氣,因為我對你,是如此的喜歡。」

    冬日的雨落在青色的流水上,泛起了波波漣漪…

    ⠀⠀

    ⠀⠀

    /後記/

    這篇不是一個真實故事改編,但裡面女主角的心情曾是我初戀時的心情寫照,所以在寫的時候心裡是有些不好受,會想起某些畫面,算是給自己一個紀錄……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故事囉❤️❤️❤️

    ⠀⠀

    #完結篇

    #梁文音 #哭過就好了

    #這樣相信所以深呼吸著割捨

    #還是謝謝你讓我長大了


    08/07/2018 12:20

回覆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