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友表格

《一撞定情》[全]

0 118

#1 wsth_2

“唔該謝謝,唔該謝謝。”燦燦心急的奔馳在人雜的街道上,重複呼喊着這句沒有回應的說話。

 

“唔使唔該。”語畢,燦燦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欲找尋那句說話的主人。

 

“唔該謝過啊!”一位雙手拿着兩大袋重物的婦人大嚷。

 

燦燦回過神道:“不好意思。”又再跑往課室的路上。

 

一年後 “唔該讓一讓,唔該讓一讓。”

 

時間好像回到一年前,燦燦再度穿梭於人群中,心裡欲街道空無一人可讓她不用左閃右避免得撞到途人。果然最不想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燦燦與元源迎面相撞,髮夾佻皮的勾着元源的毛衣。然而,燦燦卻不而為然只留下句對不起便繼續跑着。

 

友人:喲~有女朋友啦? 元源:沒有啦… 友人:那你毛衣上的請解釋。 元源皺了眉,目光往他的毛衣看,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身上的毛衣掛了一個小小的普通黑色髮夾。 元源:這… 元源想起中午的那個女生,然後笑了笑。

 

艾米:差一分鐘。 燦燦:好彩 艾米:你下次早點出門不行嗎? 燦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得遠的。 門被老師打開,燦燦立刻變得收儉,低着頭,跑着回來滿臉通紅的她自然吸引了老師的目光:燦燦… 燦燦:老師我準時到的! 老師輕輕笑了笑:我知道。很好啊!此時,燦燦的臉變得像熟透的番茄般,更紅了。

 

“呼,終於下堂了。”燦燦說。 “你就不能說得小聲點嗎?”艾米說。眼皮不間斷的跳動並往後面看。燦燦緩緩回了頭後立即收儉自己興奮的情緒,原來老師就在不遠方,他們對上眼後。燦燦着急的離開。滿腦子全都是老師的笑臉令燦燦不斷加快腳步,最後跌倒了。燦燦緩緩的爬起來,拍倒身上的灰塵,命令自己停止故思亂想。

 

“你終於下來了。

 

燦燦帶着奇怪的眼神凝視着元源,氣氛隨即變得古怪,燦燦小心翼翼地問他是誰。源這時才如夢初醒,開始自我介紹。然後從褲袋拿出髮夾,伸手遞給他並說“我想你會好焦急如果知道它不見了”。燦燦神色一變,慢慢伸手去接那個髮夾,留下了句“謝謝你來”就頭也不回的跑了。

 

友人:什麼啊!那個人真奇怪,就這樣跑去。你存心找她!

 

元源:也不能怪她,我突然出現的確會嚇到人家的。

 

友人:對了,你是怎樣知道她在那裡上課。 元源:她背著厚重的書包跑步,我猜她是趕時間上堂。而那區只有那一所夜間學校,其實我也是賭一賭。

 “我太過分了,竟然連它都可以弄不見。”燦燦突然怪責自己起來。

 “但我剛剛是不是太失禮了,人家特地還我髮夾。”燦燦發瘋般搔頭搖頭大叫心裡還在想剛剛那個陌生男人的事。到底他是怎樣知道那是我的髮夾呢和他又怎樣知道我在那裡上堂呢。燦燦想啊想,滿腦疑惑的睡著。

 一整個課堂上燦燦的魂魄早已被昨天的那個陌生男人奪去,即使身邊的艾米一直窮追不捨的質問,她亦不知該如何道出昨天的經過,只一直搖頭避開艾米的目光,儘管內心有千萬句道歉。老師留意到今天的燦燦異常走神,於是叫她下課後面談一番。面對老師,燦燦的心思則更亂,忽悠老師說她趕著回家。驀然,一股力量拉扯了燦燦,回頭一看是老師拉著自己的手。看到燦燦那驚惶失措的表情,很快的,老師低下頭放了手。燦燦邊走邊想著剛剛老師的舉動,當她反應過來時列車上的嘟嘟聲亦響起,燦燦努力跑著,直到看到尾班車消失在眼前。

 “啊!這下該怎麼辦。”燦燦崩潰的說。

 “司機,麻煩你開去新界啊。”燦燦說。

 “咦!今天你不跑了? ”一股耳熟的聲音響起。

 “為什麼是你!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燦燦問。

“小姐,這是我的車子。”元源冷冷回道。

 

燦燦被他一說,想起自己昨天的無禮低下點默不出聲,輕輕道出“昨天對不起了。”。氣氛一下子變得冷冰冰,元源感到自己剛才的語氣有點兒過分,馬上開了收音機緩和彼此間的尷尬。

[收音機報導]

據報,一名可疑男子連夜打劫數間便利商店,奪得十萬港元。警方正翻查便利店的監控電視追捕該名男子,呼籲市民若發現可疑男子應逃到安全地方並舉報。 “你自己一個女孩子夜歸很危險,你要小心點。”元源關心說。

“那也沒辦法,誰叫我是新界人。”燦燦說。

 

“那…以後我接你。”元源說。

 

“哈!你等到我的就讓你接。”燦燦輕描淡寫說,她壓根兒不相信元源會等她。

 嗨,今晚早左呢~”元源說。

燦燦一臉驚訝,怔怔看着元源,想不到他真的會等自己。

 你還真是在等我啊…”燦燦問他。

 當然,我是認真的。快上車太晚不好。”元源回道。

 可是,可是我…”燦燦吞吞吐吐。

 什麼事?又是你說讓我等你。”元源不帶溫柔的說。

 不是啦…是因為…我…”咕咕,燦燦的肚子已經替她把話完說。

 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元源忍不著偷笑燦燦。

還好我有多的出來。”,元源探身前座拿起三角飯糰遞給燦燦。

 

燦燦接過飯糰,呆著的看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她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之間只見過數次面,但元源可以待她如此溫柔,她更不明白為何她不拒絕他的溫柔,是因為他若無其事還我髮夾嗎…”燦燦自言自語的說出。

 嗯?你說什麼? ”元源問。

 沒什麼,今天也麻煩你了。”燦燦帶著笑意說。

 燦燦,你…”老師話未道完,新來的同學毫不留情地道老師,課堂上應說課本的內容啊!”

 好,燦燦你待會下課後等我。”好不容易支持到下課的燦燦在走廊等着老師。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燦燦終於忍不着一探課室裡的情況,原來是新來的同學金鎂在跟老師討論功課。燦燦打開門說:老師,我們還是下次再聊吧,我先走了。老師聽到後馬上衝上前跟燦燦說元源的目的可能是不懷好意,要她小心。雖然她很想問老師為何知道元源,但看到同學金鎂一直看著他們,燦燦便努力忍著好奇,點頭離開。燦燦出了學校,見到元源的車在等自己。忽然腦海閃了老師的說話,一時間又變回以往的自己逃跑了。

她幹嘛今天那麼久還未下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元源擔心的使他不禁不走進燦燦的學校問個究竟。豈料一踏進門口,就看到了那個曾經熟悉的背影走出來。他立馬一個轉身,躲到欄杆後。一督背影的主人遠遠走去才敢挪動身子繼續。不好意思,我想問你有沒有見到身材平平,笑容很好看,矮矮的女子走過? ”元源問。

 沒有!哥子,你走吧,我們校門要關了!你要找的人九成九趁你不為意走了吧。唉,現在的痴漢還真多。”保安員說。

 什麼!?痴漢在哪裡? ”元源緊張的問。

 這裡,就在我面前。”保安員說。

 元源帶著失落的表情默默地離開,一直在想燦燦為何不出現。

 情況持續數天,元源都是等不到燦燦。

 情況持續數天,燦燦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但想念他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直到今天,元源一把拉着她上了他一直等不到燦燦上的車,可是今天有點特別是,不是計程車而是私家車。燦燦雖有掙扎但還是坐上了前座,還想問元源一個究竟時,他卻搶先開口了。你為什麼在躲我!”元源激動的問。我…我…”燦燦根本就被嚇着想不到怎去回答,可是心卻越跳越快。你不打算扣上安全帶,是想再找機會逃嗎?”元源冷冷地問。燦燦這回根本就沒有這個想法可是被他這一說,燦燦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難受。就在元源幫她扣上安全帶那刻,她鼓起了勇氣上前親了他的臉,戰戰兢兢道出我好像喜歡上你。”

 元源被燦燦突如其來的告白使得不知所措,怔怔地望着她。燦燦越覺氣氛尷尬,害怕元源會拒絕的她終於忍不住想再次逃跑了。她欲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就這樣一走了之。可是,元源又豈會讓她這樣做。他抓緊燦燦放在安全帶扣子的手,身子一動他的嘴唇往燦燦的唇貼近,毫不顧忌的吻下去。沒想到他還未來得及回應燦燦對自己的心意時,燦燦已經害羞得離開車廂,一直往街頭的盡頭跑着。元源下車大叫燦燦,我……。”

你對燦燦做了什麼?!”一聲怒吼忽然就沖着元源喊去。是老師。他貌似目睹一些事。

 

 你,什麼時候在的。”元源冷冷地問。

 

倒是你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老師的語氣異常的不再溫柔。

 

我想,我沒有必要跟你解釋吧。元源也不服輸的回着。

 

 再者,你的身份只是燦燦的老師,但往後我將會是燦燦的男朋友。所以我們的事不輪到你去干涉吧。”

 

語畢,元源個子一動去找回燦燦。留下沒表情的老師。 呼呼…我竟然一跑跑到那麼遠。什麼啊!沒端事兒就親上來!真是的! ”燦燦的臉越來越紅,一勁子說。

 

不行,不行,我要冷靜,他吻我是不是代表他也喜歡…”說到這樣燦燦傻傻地笑,雙腳一直在原地繞圈。

 

終於找到你啦!”

 

 剛才發生了什麼好事啊?你一直在傻笑,看來與元源進展不錯嘛。”金鎂說。

 

你…認識元源? ”燦燦緩緩把這句話吐出來。

 

當然,他是我前男友。”金鎂一臉自豪地說。

 

哦,是嗎。”面對燦燦的冷靜,不好奇,不難受。金鎂就看著生氣,欲說更多的話刺激燦燦。 

 

燦燦!”元源喘着氣吐出燦燦的名字。看見金鎂在不懷好意地笑,元源二話不說拉起燦燦的手離開。金鎂冷冷一笑,沒再說什麼。

 

你為什麼要逃? ”元源問。燦燦由剛才開始一直低着頭沉着氣。元源再問你是不是後悔了?”,燦燦終於忍耐不着反問他跟金鎂的關係。元源第一次看到燦燦在發脾氣,這還是妒忌的…他忍着笑說她是我的前女友。”燦燦明明知道答案但她聽到後還是覺得很難受。

可是又如何呢~因為我現在的女朋友是…元源抓緊燦燦的手放到臉頰邊緩緩吐出你啊。”

  

<老師的告白>

 

這是我初看到燦燦的臉上展露幸福的笑容,我一直以為只有我一個才能做到。其實我都知道,我越關心她她會越走越遠。明明我已經溫柔,很小心,但她永遠都好像好懼怕我,也許這就是身份的差別吧。在遠處旁觀燦燦與元源的親密舉動,老師他…心裡有太多問號。他問自己到底該不該阻止他們倆。 老師~”金鎂的聲音在他身後嚮起。

有什麽事呢?我叫了燦燦放學等我,我趕着跟她說兩句。”老師說。

啊~燦燦,老師你很關心燦燦嗎?”金鎂直截了當問。

當然,她是我的學生。”老師解釋說。

但燦燦已經有人在關心了,我見到她這幾晚都有人接她回家呢~還是個男,想必他在追求燦燦吧~”金鎂把所有八卦說出。而且他是我認識的哦~是個壞男人。”金鎂冷漠道出。

叩叩叩…是燦燦!

老師,我們還是下次再聊吧。我先走了。”燦燦不想再無了期地等下去。 『最後還是不聽我的話啊,真是個壞學生。』

 

 

燦燦和老師一同走出校門,有說有笑。元源收盡眼裡,嫉妒心一併湧出。燦燦若無其事向他招手他更生氣轉頭走開,燦燦驚訝得追上他,匆匆跟老師道別。

 

 

我們去哪啊?嗯?去邊到啊?”燦燦問元源。元源一言不發越走越快,不理燦燦。燦燦努力的追上他,問他是不是生了她氣。元源不說。燦燦努力找話題,說那間飾品店的玩偶很可愛,那間甜品店的心太軟像很好吃的樣子,那間書店有售賣他喜歡的書。但元源還是一直走一直走。燦燦累了,她不想再這樣忍受元源莫名其妙的情緒,她調頭走背離元源。元源突然聽不到燦燦的聲音奇怪不得,回頭看不到燦燦,一督她離自己很遠,他知道自己的不是立馬跑上去抓住燦燦的手,一把擁入懷中,只見她啜泣不成聲。元源內疚的摸她的頭安慰她並說對不起

 

 

上到車上,元源向燦燦表明剛才是因為嫉妒而無故生氣。燦燦哭出淚委屈地說我剛才只是跟老師碰巧在升降機遇到才一同走出學校。”她一邊擦眼淚,身子亦不停在震抖這叫元源心痛,他後悔剛才自己的無理不停向燦燦道歉對不起啦~別哭啦~”燦燦湊上前看著元源的眼睛,問他的是不是真誠為剛才的事感到抱歉。忽然元源貼近燦燦的臉:你不打算閉上眼睛啊?燦燦還未搞懂什麼情況,說:什麼。沒事我自己來。”元源用手掩蓋燦燦的雙眼,哭到懵懵懂懂的燦燦忽然就被元源的嘴唇偷襲了。

 

 

 

你…上不上來我家? ”元源問。

 

 

吓!我…”燦燦被嚇得前言不接後語。

 

元源說:沒事沒事,我只是見現在已經是凌晨,送完你回到家會很晚。啊! 你當我沒有提過…元源尷尷一笑安慰燦燦。好啊!”燦燦輕輕道出。

 

 

你真的沒問題? ”元源問。

 

 

難道你有不軌企圖? ”燦燦帶著懷疑眼神反問元源。元源連忙搖頭否認,逗得燦燦正樂。

 

 

 

獨立樓房,私人游泳池,私人花園…所有超乎燦燦想像的房子,這裡都有,燦燦難以置信元源一直住在這寬大的家。腳不痛嗎…”燦燦細細聲說。

 

什麼?我沒聽到。”元源問。燦燦笑笑猛搖頭。

 

爸爸,你回來啦? ”忽然有一位小女孩跑出來衝向元源,熟練的一把爬上元源身上。逗得元源笑逐顏開。燦燦顯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為了表現成年人大方的姿態,她還是笑著禮貌地與小女孩打招呼。但小女孩只無視燦燦,個勁兒向元源撒嬌。燦燦被元源家的傭人帶到客房,她正準備去洗澡,房門就被人打開。

 

 

是剛剛叫元源做爸爸的女兒”。燦燦走上前,蹲下來問她找她有什麼事。你不好奇你男朋友為何會有個小女孩叫他做爸爸嗎?”小女孩問。燦燦怎麼可能不好奇,不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呢!

 

 

嗯!我很好奇!但我相信元源未跟我說是有他的理由,我會等他主動跟我說,我不想作無謂的猜測影響我與他之間的關係。”

 

 

 

元源正打算打開燦燦的房門,小女孩便從燦燦房間走出來,她跟元源說:這個比你之前的不錯,有意思。元源費解的思索這句說話,打開門後見到燦燦背著他坐在地上。

 

怎麼了?”元源心急的跑上前看燦燦發生什麼事。燦燦回過頭感奇怪的反問元源她能有什麼事。元源聽到後才緩過氣放心下來,我以為沁沁跟你說了些難聽的說話”。

 

原來她叫沁沁啊! ”燦燦說。

 

 

她竟然沒向你自我介紹?”元源問。燦燦回道:我們沒說多句,她就說睏了要去睡然後你就進來了。

 

 

元源放下心頭大石,燦燦見到元源輕鬆下來問他為何那麼擔憂。元源結巴起來,他怕讓燦燦知道她並不是第一個他帶回家的女朋友。燦燦見到元源的緊張,她便拿起物品轉移話題說她要洗澡睡了希望元源出去。元源抓住燦燦的手,冷靜下來問她不好奇沁沁是他的誰嗎。燦燦點了頭說:但我會等你主動跟我說。元源難以置信看著燦燦,她並不像以前的女朋友發瘋的又喊又叫。他…更愛眼前這個女人了。

 

 

元源重新解釋沁沁只是他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因為家人長期出差到國外,所以沁沁才會叫自己做爸爸。原來你地一直都相依為命,但其實這些事你沒有必要對我隱瞞啊!”燦燦悶悶不樂的喃喃說出。元源急著解釋和道歉說:我怕你知道後又會逃離我身…突然燦燦傾前咬了元源的嘴唇,元源眼睜睜的看著燦燦,很快燦燦挪動身子向元源說:你好嘈啊!

 

 

燦燦欲站起身離開,突然元源轉身把她撲倒。房間彌漫著曖昧氣氛,燦燦嚇得不敢動彈,元源問她誰很嘈,但燦燦還沒吐出你字時,二人的雙唇已經緊貼著。元源抱起燦燦到床上,燦燦的身子隨即越縮越細。元源洞察到她的緊張,便停下來低聲在燦燦耳邊說:放心,我說了今天我是沒有不軌的企圖,但…難保下一次沒有。

 

 

 

早晨陽光落在房間上,燦燦懶洋洋的爬起來自言自語說最後昨晚還是沒去洗澡就睡著了。”燦燦環顧四周但始終找不到元源的身影,她緩緩下樓的時候便聽到沁沁在喊爸爸,燦燦想起她昨晚被這個小女孩嚇到就忍不著氣大聲說:你不可以隨便叫人做爸爸啊! 我沒有隨便叫人做爸爸!這個真的是我爸爸!”沁沁大聲反擊。面前映射在燦燦眼簾的並不是元源,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你好。想必你就是元源提起的女朋友了。”那個男人說。

 

 

伯父你好。初次見面。我叫燦燦。”

 

 

燦燦小姐,請坐啊,與我們一起共進早點。”元源的父親伸手向燦燦示意座位,當燦燦正欲安心去吃那豐盛的早餐時,整幢房子卻在迴響起她的名字,音量越來越大聲更逐漸逼近,燦燦左顧右盼赫見滿頭大汗的元源,燦燦正準備向元源招手時他已經不解思索的奔上前一把把她牢緊著,嚇得燦燦一個措手不及。

 

 

原來你未走…”元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雖然只是短短五個字卻盡表他的不安。

 

 

嗯…不走了…”燦燦溫柔的說大派定心丸安撫著元源。

 

 

這個神情總覺得我在何時曾目睹過,元源的父親看著燦燦心裹泛起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可是不靈活的腦袋幫不了什麼忙。

 

 

 

真沒想到你會…”燦燦忍不著笑,一想到向來穩重帥氣示人的元源也有慌張失措的時候她就按捺不住笑意把話停到一處。

 

 

夠了,剛才我老爸也笑話我了,現在連你都。你是不是想遲到啊?”元源沉不著氣問。

 

燦燦依然掛上笑意,卻摟緊元源雙手與他一起慢慢走進地鐵站,此情此景儼如一對新婚夫婦的日常。

 

 

“今晚見!”元源和燦燦分開後回到家中很快就被父親叫住了。

 

 

“找日請她再來吃頓便飯吧。”父親不多說,顯得這句話如一般的命令而不是詢問。

 

 

“嗯。我會的。”元源說罷便上樓開始他的工作。

 

 

 

“喂!其實你到底了解你男朋友的事多少?”金鎂故作友善的若無其事坐在燦燦身旁問。

 

 

“請你另尋座位,這個位不是屬於你的。”燦燦冷冷回道。

 

 

“咳咳,金鎂小姐,坐在燦燦旁邊那個是我,麻煩你離開。”艾米毫不留情的驅趕金鎂,把金鎂弄得火冒三丈留下哼一聲便離開。

 

 

“沒事吧?”艾米關心的問。

 

 

“沒事。不過還好你來了,不然我快要忍不住煽她。”燦燦有回笑意與艾米面覷而笑。

 

 

“今天過得還好嗎?”元源遞過雪糕給燦燦漫不經心問候起來。

 

 

“還可以吧。”燦燦接過雪糕,但她卻嘟起嘴來。

 

 

“發生什麼事了?”元源關心的問。

 

 

“到底你喜歡我什麼?”燦燦低下頭看著快融化成水的雪糕問,任憑雪糕滴到她的衣服上,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是元源的回覆。

 

 

“這個嘛…等等我一下”元源笑著拖緊燦燦。燦燦無奈的笑看著她眼前這個傻傻的男朋友正打算一口氣啃掉整個雪糕。“行行,你先慢慢吃吧。”燦燦才不想因為聽他的答覆而要他噎死。

 

 

“因為你很可愛。”燦燦聽到這個答覆馬上投下鄙視的眼神沒好氣的說:膚淺! “因為你很特別,很體貼很尊重我,不會聽流言蜚語來判斷一個人,你好好,所以你不需要太在意金鎂的話。

 

 

 

“元源你醒醒!!!求你醒醒!嗚…”燦燦竭斯底里地喊着。

 

 

 

她的眼淚一滴一滴滴在元源的臉上,但他絲毫沒有反應。路人們一直怔怔盯着又不幫忙報警,正當燦燦絕望之際。路人忽然大喊“燦燦小姐”, “請問你可以嫁給我嗎?”元源說了這句說話後。

 

 

 

燦燦很生氣的轉身離開,元源立馬起來追上燦燦並捉起她的手,笑著說“你不給我回覆啊?”燦燦本來想不理他,但他卻輕描淡寫他剛才的企劃。燦燦實在沉不著氣,回頭斥責元源“你覺得這樣好好玩嗎?我剛剛以為你真的被車子撞到,我以為我以後都見你不到了!”雖然是一張生氣的臉但語氣完全顯現她的擔心。她一邊說着一邊流淚,“我真的很怕很怕。”元源知道自己的不是,他正經地向燦燦道歉並重新求婚。

 

 

 

“嘩~他竟然動用咁多人來向你求婚,咁大場面比着我都不知道該喊還是該笑。但一般人不是都會立刻攬著他答應求婚嗎?點解你會走的?”艾米問。

 

 

燦燦冷冷地說:你仲記唔記得我和他第一次見面是因為什麼?

 

 

艾米說“記得,因為髮夾!”

 

 

燦燦點了點頭說:其實那個髮夾有一段故事

 

 

“那一天我約了與很久沒見的朋友見面,這次是我最後一次機會見她了,因為早一陣子我就她要到海外升學甩下我而耍了點脾氣,整個暑假都不跟她見面,但是明天她就要走了,所以我跟自己說就當是跟她道別所以我就約了她在遊樂場見。那時紅燈明明見到是紅燈…但我還是衝出馬路…不…明明說好一起衝過去…最後我沒有…我旁邊有個叔叔及時拉住我,最後只得小芊出了馬路,就在我沒搞懂發生什麼事時,那…那輛車就…就駛過小芊…係我害死佢的!!!”燦燦淚如雨下的說出當年的事。艾米拍燦燦的肩膀安撫她的情緒:我都有留意當年的那宗新聞,不關你的事啊,是那個醉駕司機。她已經安全過到對面馬路,但那個司機突然衝上那邊行人路先造成慘劇。事情過左去咁多年,你要放下呀!珍惜眼前人!燦燦低下頭,眼淚打落她那對小手上。

 

 

“明明原本只是相隔幾個時差而已,但現在卻陰陽相隔…到後來我才發現原來當天小芊父母是要帶她走了,但她說約了我所以讓她父母先離開,因為她打算親手送我…就只不過是這麼一個髮夾,但最後..她…我…”  燦燦泣不成聲,再也說不到任何話。

 

 

面對盛大的婚禮,以及來賓的頻頻到來道賀。燦燦的靈魂確實飄到別處了,元源察覺到燦燦的不安,便抓緊她顫抖的雙手,問“緊張嗎?”

 

燦燦輕輕地點頭。“那你這次會不會跑啊?”元源不經意地問。燦燦頓了頓,想起那天跟他告白時元源也有問過類似的話,但這次不同的是她知道自己很愛他。

 

 

 

“會啊!跑進你的心裡…

 

能讓你喜歡上我真是太好了!”燦燦說。

 

 

-完-

 

0 118 07/27/2018 20:21
07/27/2018 20:21

回覆帖子